八月读书小结

渡边 2016-09-02 16:28:35
八月读书九种。

其实本可以读更多,只因月初参加了影随茵动发起的大部头打卡计划,开了一本六百多页的《尽头》,拖了不少进度,好歹赶在月末读毕。长篇短篇我一向来者不拒,但内心肯定还是偏向长篇,对于读长篇的好处,斯坦贝克说得很好:

“读大书比小书更重要:我们必须把一本书看作一枚打入个人生活的楔子。当小楔子快进快出时,头脑就会飞快地彻底愈合成受攻击之前的样子,但一本大书或许会让头脑在愈合后留下楔子的形状,由此,当楔子最终拔出时,头脑再也无法恢复到跟它之前一模一样。一本大书的意义更重大,和它共处的时间越长,就能赋予它更大的力量。一本大书,即便不是特别好,也要比一个出色的短篇小说更加有效。”(《巴黎评论2》)

但自己本月所读还是短篇居多,就算是小楔子,有的偶尔也会钻到脑中特别的地方,久久不肯离去,或成为某种必要的填补。

杜鲁门•卡波蒂两本




我还是习惯叫他卡波蒂,带个蒂字,显得贵气,就像蒂凡尼一样,他配得上一个华丽的名字。卡波蒂少年成名,才华横溢,从小就知道自己会写文章,也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并且在30岁前就得到了他想得到的一切,40岁后又亲手毁掉了一切。

卡波蒂就像是从塞林格笔下格拉斯家族走出来的孩子,天才,漂亮,敏感,性格古怪。他17岁辍学,开始在《纽约客》发表小说,24岁完成处女作《别的声音别的房间》,技惊四座。在上世纪上半叶的美国,名作家会被大众和媒体当作明星一样追捧,而卡波蒂的名气大到足以和海明威这种级别的人物争抢娱乐头条和新闻版面。另外他个子矮小,只有一米六,但行为出格,衣着怪异,嗓音像女人一样尖细,看到书封上他阴柔骚气的照片,你可能会怀疑他是同性恋,没错他就是。

卡波蒂有两本书最为人所知,《蒂凡尼的早餐》和《冷血》。前者被搬上荧幕并由人见人爱的奥黛丽•赫本主演,后者则被公认为现代非虚构文学的里程碑。这两本书使卡波蒂名利双收,为庆祝《冷血》的巨大成功,他在纽约广场饭店举办盛大的化装舞会,万众瞩目,名流云集,风头一时无两。《冷血》将他送上巅峰,同时也耗尽了他的灵气。从此以后,卡波蒂一头扎进声色犬马的沉沦之中,纵欲酗酒吸毒,最终成功地在六十岁前把自己作死了。

电影一样的人生对不对?感兴趣的可以看看《卡波特》这部片子,虽然以《冷血》的创作经历为主线,但主演对卡波蒂本人的诠释十分到位,RIP,菲利普•霍夫曼。

读卡波蒂会让我不自觉地想到塞林格(两个都是心头好)。不单因为两人的文体不无相似之处,一样擅长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一样饶舌到近乎烦人又抓人的文风,一样会时不时蹦出让人惊呼“卧槽”的漂亮句子。

还因为两人都是不讨好大众的怪咖作家,都靠超凡的文体独步天下,都在全世界拥有黏度极强的书迷,两人留下的著作都不算多,但却同样创造了几乎等量齐观的文学奇迹。可能卡波蒂的所有短篇加起来都敌不过一本《九故事》,但一本《冷血》完全可以秒掉《麦田里的守望者》。卡波蒂在《应许的祈祷》中借人物之口说塞林格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又是个傻瓜蛋”,我看他俩是半斤八两,都是纯真得让人想落泪的天才傻瓜蛋,也都十分能作,只不过两人作的方式不一样,卡波蒂是“世界这么乱,纯情给谁看?”而塞林格则是“世界这么乱,别烦我滚蛋!”

扯远了,回到书,《卡波蒂短篇小说全集》收录了卡波蒂的主要短篇作品,创作时间贯穿了作者的大半个写作生涯。从前期的“南方黑夜系”到后期的“美国白昼系”,止步于晚期的“骚浪贱货系”之前。读这一本可以看出,即便天才不可一世如卡波蒂也有模仿练笔寻找文体的苦闷阶段,前半部的篇目大多生涩晦暗,火候不足,风格飘忽不定,却可以窥见难得一本正经的杜鲁门,而从中间的一篇《过生日的小孩》开始,就渐渐变成我们所熟悉的那个华丽妖娆死不正经的卡波蒂了。

《应许的祈祷》是卡波蒂的遗作,也是一部未竟的长篇,主要内容是扒一众名流丑事,挖上流社会墙角,脏话连篇,尺度极大,但很好看,卡波蒂刻薄起来,毛姆根本不是个儿。本来卡波蒂是计划将本书写成《追忆逝水年华》一样的大部头的,结果还没写几篇,就已经成功地把自己的上流朋友们得罪光了,卡波蒂本人也遭到上流社会的“驱逐”,就连他的编辑为此书所写的序言,也对他极尽刻薄之词,以报复卡波蒂最后一段时光的拖稿成性和恶劣不堪。

库切两本。

今年的计划是刷完库切的小说。
男神的好就不必多说了,三个字,酷,切,帅。

《福》



这个《福》不是谭恩美式的中国元素小说,而是《foe》,取义于《鲁滨逊漂流记》的作者丹尼尔•笛福(Daniel Defoe)。这本书是对这部经典的一次颠覆或者说解构,故事可能不太有趣,但可以激发很多思考。库切的小说从来不缺乏隐喻,这一部的延展性和可解读性极强,是绝佳的论文材料,文学经典的解构与重建,互文性的文本,殖民主义与强权的批判,甚至女权主义,在这本书中都可以各取所需。库切在2003年的诺贝尔演讲辞中,用不小的篇幅再度提及了鲁滨逊,可见,这一部虽稍显力度不足,但在库切的整个小说系统中不可等闲视之。

《男孩》



如果你还没有读过库切,从这本开始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本是库切的自传青春三部曲之一,第二本《青春》去年已经读过,很喜欢,期待第三部《夏日》。这本《男孩》是一部难得清新恬淡的库切小说,纯真而忧郁的男孩,普通却平静的童年,流畅又舒服的文笔。可以单纯当做库切早年的自传来读,也可以从中窥探日后库切追寻主题的雏形。

《七年》



这一本有些特别。

作者是瑞典当代作家彼得•施塔姆,文风如宜家一样简洁舒适,落落大方。这是部爱情小说,讲的是一个男人在拥有温柔多金、美貌又高学历的完美妻子的同时,却与一个相貌平平、性格古怪、生活窘迫的女护工纠缠不清的故事。听起来很俗套又不可信,但在作者的处理之下,整本书竟然意外地凄恻动人。语调不紧不慢,文笔冷静克制,却时刻能让人感受到克制之下的柔情暗涌。
在这本书的短评中看到友邻bookbug说,读这本让他想到《挪威的森林》,巧了,自己在读的时候心里也一直在设想,这其实是《挪威森林》中没有写到的,永泽和初美的故事。

《尽头》



耗时半个多月读完,唐诺这块“大楔子”的确让人一时难忘。卡尔维诺说,能激发人思考的书,就是好书,这一点《尽头》做到了。已写长文,感兴趣的可移步上一篇日志。
 
初读唐诺,觉得挺好,但又说不出他好在哪里,随着他东拉西扯,大段大段绵密繁复的文字直把人往云山雾绕里带。邓安庆兄对这本偏爱有加,喜欢到“舍不得读完”,他说“倒不是说唐诺写得有多好,应该是他说的我感觉自己都能懂”,我倒并没有这种幸福的“合拍感”,但在阅读当中,看他写得有理,就反复看两遍,用铅笔划下来;见他黑我村上,也就一笑而过。《尽头》是唐诺的读书总结,他写得好,点个赞,点个喜欢,然后还是得老老实实读自己的书去。

下个月的大部头计划已经选定《活着为了讲述》,这也是我钟爱的老马同志的最后一本了,真是让人兴奋又惆怅。

以上。
渡边
作者渡边
44日记 4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渡边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