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色生香:阿莫多瓦的御用女演员

时间之葬 2016-09-01 14:02:04
《关于我母亲的一切》剧照,背景是玛丽莎·佩雷德斯
《关于我母亲的一切》剧照,背景是玛丽莎·佩雷德斯


佩德罗·阿莫多瓦的新片《胡丽叶塔》,继续着他一向钟情的女性书写。三代人、母女间,复杂的情感纠葛是自《情迷高跟鞋》起便熟稔的母题,在《关于我母亲的一切》和《回归》中被演绎得炉火纯青,就连女仆这一标志性的角色,都是由外型独特的萝西·德·帕尔马饰演,熟悉阿莫多瓦过去作品的人,一定不会忘记在《神经濒于崩溃的女人》《捆着我,绑着我》《荡女基卡》《我的神秘之花》中她令人印象深刻的表演。而萝西也成了阿莫多瓦这部新作里仅有的可供识别的脸谱符号。

在阿莫多瓦光彩炫目的影像世界里,女人总是比男人出彩。她们或妖冶、或娇媚、或狂野,有的还很有点神经质,变性人也一再出现。不少人都相信,身为同性恋的阿莫多瓦,似乎拥有一颗女人的心,而他也用自己的绝大部分作品,表明他的确比女人更懂女人一点。在阿莫多瓦的创作生涯中,有四位御用女演员,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她们不但是阿莫多瓦的灵感缪斯,同时也各自代表了一类女性特质。而这些特质,正是阿莫多瓦电影的灵魂。
《神经濒于崩溃的女人》中的卡门·毛拉(上)和萝西·德·帕尔玛
《神经濒于崩溃的女人》中的卡门·毛拉(上)和萝西·德·帕尔玛

卡门·毛拉:神经质

卡门·毛拉是西班牙电影史上最伟大的女演员(可以没有之一),其四获戈雅奖影后,并先后在威尼斯和戛纳折桂的荣耀,在西班牙无人能及。而作为阿莫多瓦自处女作便开始合作的第一位缪斯,她的辉煌也与阿莫多瓦密不可分。

毛拉第一部引发广泛关注和赞誉的影片是《神经濒于崩溃的女人》,凭借在该片中的精彩演出,她获得了当年的戈雅奖(她的第一座)和威尼斯影后。这次颇为惊艳的表演不但是她后来一系列辉煌的起点,同时也像是她与阿莫多瓦早年合作的一次总结。

在阿莫多瓦的这些早期作品中,毛拉总是那个令人难忘的女一号,而且她的角色身上总是带有一丝神秘的神经质。这种神经质在阿莫多瓦的处女作《烈女传》中就极为明显,在片中毛拉饰演的是一位半勾引半被强奸的疯狂女孩,在这次意外的性关系之后,她开始了对男方(一名警察)的报复行动。在《黑暗的习惯》中,则是一个与老虎为伴的修女。在《我为什么命该如此》里,她成了一名被生活琐碎压垮了的家庭妇女,最后失手杀死了自己的丈夫。而在《神经濒于崩溃的女人》里,她又是一个被有妇之夫抛弃的失意情人。可以说,毛拉的“神经质”正是阿莫多瓦早期作品的标签和符号,也是这些电影予人印象最深刻的部分。那些夹杂着几许离奇的荒诞不经,是阿莫多瓦观察苦痛现实的方式,也是他针砭时弊的讽刺手段。
《我的神秘之花》中的玛丽莎·佩雷德斯
《我的神秘之花》中的玛丽莎·佩雷德斯

玛丽莎·佩雷德斯:深沉

在阿莫多瓦的大部分代表作里,总是毫无违和感地混搭着色彩明媚的浪漫与奇情,同时还不乏深情。而在他生涯中期作品里,赋予这片深情的,正是玛丽莎·佩雷德斯。

与卡门·毛拉年龄相仿的佩雷德斯,在西班牙国内出名比毛拉更早。当后者于1977年初涉影坛之时,佩雷德斯早已主演过70多部电影和电视剧了,60年代的她还是当时的著名青少年偶像。在阿莫多瓦的电影里,佩雷德斯总是以母亲的形象出现,沉稳端庄的她断然不可能像阿莫多瓦电影里的那些年轻女性一般妖艳浪荡风情万种,也没法像卡门·毛拉一样神情恍惚,她的背后,总是背负着一段沉重的过去,以及挥之难去的一段深情。

在《情迷高跟鞋》中,佩雷德斯是被女儿崇拜却又嫉恨(这种矛盾纠葛的情感,是阿莫多瓦最擅长的把戏)的母亲,一位著名的女歌星。她无法改变自己,更无力改变过去,因此最后她试图弥补女儿的方式,是顶替后者的杀人罪。在属于她的独角戏《我的神秘之花》中,她是一位被丈夫抛弃的小说家,遭遇着接踵而至的种种不幸,她执着地试图挽回早已死去的婚姻,拒绝了另一个对她一往情深的男人。最后才在心灰意冷后找到自己的救赎。在《关于我母亲的一切》里,佩雷德斯是主人公曼努埃拉身后亮眼的巨幅红色海报——她主演的《欲望号街车》,一部描述现代女性之悲惨处境的经典话剧。而在《吾栖之肤》里,佩雷德斯客串出演的老仆人,也像是一位替罗伯特(安东尼奥·班德拉斯饰演的整形医生)守护着诸多秘密的母亲。无论戏份多少,佩雷德斯的深情,是阿莫多瓦鲜亮明快的电影里最浓墨重彩的点缀。
《情迷高跟鞋》中玛丽莎·佩雷德斯和维多利亚·阿布里尔
《情迷高跟鞋》中玛丽莎·佩雷德斯和维多利亚·阿布里尔

维多利亚·阿布里尔:狂野

与玛丽莎·佩雷德斯一样,维多利亚·阿布里尔也早早成名,开始了自己的演艺生涯。在阿莫多瓦的作品谱系里,阿布里尔所代表的,恰恰是与佩雷德斯截然相反的两极——后者有多深沉压抑,前者就有多狂放不羁。

在两人联合主演的《情迷高跟鞋》中,两人饰演的性格对比鲜明的母女让这一点体现得尤为凸出。丽贝卡(阿布里尔饰)是一个始终生活在母亲(佩雷德斯饰)阴影下的女孩,这一方面是因为母亲曾经为了事业自私地抛下她不管不顾,另一方面更是因为母亲的光环太过耀眼,即便是她后来成为了当红主持人,依然觉得难以望其项背。她用尽一生去模仿和追赶令她又爱又恨的母亲,甚至嫁给了母亲的旧日情人,而讽刺的是,多年后与她重逢的母亲,居然与这个旧相好重又擦出了爱情火花——原本就嫉妒的母亲还成了情敌,丽贝卡愤而杀死了自己的丈夫。在《荡女基卡》里,阿布里尔饰演的是更加奔放的主持人,胸前挂着一对夸张的假乳,头顶着一架摄影机每日追踪犯罪事件进行现场直播,无论在多么危险的处境采访多么危险的罪犯,她对被采访者说的第一句话永远是“我问什么你答什么,不然我把录音笔插到你喉管里”。阿布里尔在阿莫多瓦电影中最耀眼的角色,无疑还是《捆着我,绑着我》里的色情片女演员玛莉亚。在被精神病患者里奇(安东尼奥·班德拉斯饰)绑架之后,她却在被捆绑时找到了快感,继而在被囚禁时找到了爱情。

阿布里尔的角色往往是阿莫多瓦电影里最执拗最奔放的人物,这种巨大热情浇筑下的偏执,则往往让她显得逾越常规、不可理喻。而这些非理性的因子,成了阿莫多瓦一系列匪夷所思的剧情转折之关键所在。阿布里尔也是阿莫多瓦电影里最性感的演员之一,身材热辣面容秀美的她从来都不吝在银幕上展现自己的身体,她所代表的拉丁式性感,本身就是阿莫多瓦电影最诱人的风景。
《破碎的拥抱》中的佩内洛普·克鲁兹
《破碎的拥抱》中的佩内洛普·克鲁兹

佩内洛普·克鲁兹:妩媚

维多利亚·阿布里尔在《捆着我,绑着我》里的表演,有一个意外的附加衍生物,那便是激发了佩内洛普·克鲁兹的表演欲,使其立志于成为一名演员。在《捆着我,绑着我》两年之后的《火腿,火腿》中,克鲁兹贡献了她惊艳的银幕首秀。同年出演的《四千金的情人》还获得了当年的奥斯卡最佳外语片。

风情万种的克鲁兹是阿莫多瓦创作风格日趋成熟后最重要也最稳固的银幕代言人,与阿莫多瓦的一系列合作也令她的事业扶摇直上,成为好莱坞的一线女星。在《活色生香》里,克鲁兹饰演了在片头打酱油的妓女母亲,在平安夜的公交车上产下一子的她,也成了这部电影里最令人难忘的女性角色。而在《关于我母亲的一切》中,克鲁兹再次演绎了一位待产的女人,只不过这一次她的身份成了修女。

真正令克鲁兹大放异彩的是阿莫多瓦的晚期代表作《回归》和《破碎的拥抱》,在这两部电影里,妖娆多姿的克鲁兹焕发出一切女性应有的魅力——热情、性感、坚强,还不时透出几分魅惑。雷蒙黛和莱娜加在一起,便构成了人们对热辣抚媚的西班牙女郎的全部想象。尤其是在《回归》中,克鲁兹的演技也赢得了人们的一致认可,不但令其第一次获得了奥斯卡提名,且在戛纳折桂。当年在戛纳,有克鲁兹和卡门·毛拉领衔的《回归》六位女演员集体获颁影后的一幕,也在业界传为佳话。这不仅意味着阿莫多瓦的先后两任缪斯都得到了艺术电影的最高殿堂的加冕,更意味着阿莫多瓦多年来致力于书写的多姿女性,也早已成为当代电影界最动人的符号。
《回归》中的女演员集体获得了当年的戛纳影后
《回归》中的女演员集体获得了当年的戛纳影后


(原载《电影世界》2016年9月,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时间之葬
作者时间之葬
95日记 25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时间之葬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