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大學瑣憶

未觸齋 2016-08-29 20:23:08

臺灣大學瑣憶 按:今年上半年到臺灣大學交換,要求撰寫心得一篇,以換取課程成績,我其實只是旁聽,并沒有選課,也不需要成績。但是,一直想寫點什么記錄自己的旅臺生活,于是便有了這篇瑣記。我的生活比較單調,大部分時間是在學校度過的,但也獨自背著雙肩包去過不少地方。本文主要回憶在臺灣大學的幾處剪影,以表懷念。 2016年2月至6月,我有幸到臺灣大學文學院進行一個學期的交換學習,在短短的四個月中,我過得非常開心,自己也學到了很多東西。離開臺灣之后,那個地方,必將成為我一生美好的回憶。且不說臺灣的秀美山河,也不談寶島人民的熱情文明,更不用講臺北市的時尚先進,單單是臺灣大學的高雅便利,便令我產生一種難以割舍的情懷。

我是北京大學中文系的一名博士研究生,帶著畢業論文與工作就業的雙重壓力來到臺灣大學,最讓我欣喜若狂的是圖書館豐富的藏書與便利的借閱環境。臺灣大學圖書館總館環境優雅,安靜舒適,設有各種各樣不同類型的體驗區域,有板正的桌椅,也有柔軟的沙發;有單獨的隔位,也有圓形的咖啡小桌。(當然不是用來喝咖啡的,而是適合兩三個人輕松自由地閱讀。)每一個區域內都會給讀者以不同的感受。我最常去的地方是二樓文科閱覽區東壁的隔段小桌和密集書庫。隔段小桌那里有很濃厚了學習氛圍,每個人都在自己相對獨立的空間內閱讀、思考、寫作。圖書館內空氣凈化系統非常棒,允許讀者脫掉鞋襪,光腳讀書,踩在軟軟的地毯上,真有一種與圖書館融為一體的感覺。這個區域人氣很旺盛,有時,我早上因為貪睡了一會,等到了圖書館,就很難找到合適的位子了。沒關系,密集書庫也是我非常喜歡的一個地方。顧名思議,密集書庫就是將書架安裝在固定的軌道上,密集地擺放,以此容納更多地書籍,這種陳列方式對文科專業學生來講,真是益處極大。每次在密集書庫中查找資料,一種真切的坐擁書城的滿足感油然而生。密集書庫的管理員是一名阿姨,姓王,性格溫和可親,友好善良,在短短的數月間,我不僅得到了王阿姨不少幫助,而且也與她結下了深厚的友誼。一開始的時候,我看的都是豎排古籍,阿姨怕我讀著太累,便給我一把直尺,以妨串行。第二天,我自己買了尺子,便將原物奉還,阿姨說:“沒關系,本來是要送給你的。”當天看不完的書,晚上離開的時候,需要放在門口的臨時書架上,我便留一張字條,備注第二天繼續看,暫不上架,阿姨便會幫我留下,省了再去取書的時間。后來,即使我不留字條,阿姨竟然知道哪本是我閱讀的,特意幫我留下。這件事令我非常感動,一個書庫的管理員,能夠將為讀者服務做到如此細致的地步,真的很讓人尊敬。一次,我笑著對阿姨講,我們每天把書拿出來看,每天都會亂掉。阿姨很認真地說道:“不怕亂,書就是要亂的,越亂說明來讀書的人越多。”3月份,北京大學圖書館專程組織到臺大參觀學習,真心希望內地的最高學府在不久的將來也為海內外學子、專家創造優越的讀書條件,提供優質的閱讀服務。

北京大學研究生申請到臺灣大學交換,需要聯系接收導師,我的接收導師是臺大文學院前任院長葉國良教授。葉教授師從屈萬里翼鵬、孔德成達生二先生,治經學、禮學及金石之學,卓然大家。我認識葉教授是在四年前,先生在山東大學訪學期間,當時我拿了自己的一篇論文,向先生請教過。這次申請交換,便與葉先生取得聯系,希望先生同意做我的接收導師。葉先生平易近人,很爽快地答應了我的請求,交換期間,我也旁聽了先生開設的《古禮書與古禮儀節研究方法討論》課程。葉老師的課不是簡單地講通論,而是結合自己的研究成果,講解一些具體知識,如冠禮命字的原因與意義、左旋右旋禮容考釋、二重證據法的不足與具體實踐等等,對研究生來講,老師將這些疑難問題講解一番,對我們理解和深入研究有很大幫助。葉老師還鼓勵大家評價當代專家學者的論文、著作,在課堂上展開批評、討論。在此期間,我評論了楊朝明的《孔子出妻說及相關問題》、張壽安的《禮之實踐與人倫秩序》等文章,得到葉老師的贊許。在葉先生的討論課上,臺灣同學表現出來的思辨性、主動性也讓我十分感慨,從他們身上,我也學到了很多東西,同時也交了不少可以談論學習的好朋友。在將要離開的時候,我到辦公室與葉先生告別,并請求合影,先生欣然允諾,指指對面,說那是孔先生坐過的地方,屈先生以前也坐過那個座位。然后把椅子拉開,重新放了一張學生竹椅,這才坐定。葉教授學問令人望洋,其尊師重道之精神更讓我欽佩不已。能跟葉先生學習一段時間,對我而言,倍感榮幸。 在臺灣大學上課的日子裏,還有一位老先生,也給我深深的感動,那就是原臺北故宮博物院研究員莊吉發先生。莊先生精通滿文,對清宮檔案如數家珍,簡直就是一部活詞典。退休之後,莊先生在臺大開設滿語課程,到今年已經80歲了,一口氣講四節課,臉不紅,心不跳,不喝水,不坐息。老先生傳授給大家的,不僅僅是一門絕學,更是一種勤奮治學的精神。5月份我在臺北故宮古籍善本室查閱資料,幾乎每天都能碰到作為一名普通讀者的莊先生前去翻檢舊籍檔案,并且他的名字總是出現在當天讀者登記表的最上一行。離開臺灣以后,每次想到莊先生,我都有一種莫名的內疚感,總覺得自己在虛度時間,不務正業。 臺灣大學的生活也是十分令人留戀的。讀書之餘,我喜歡到生態池去看烏龜,拍夜鶩,有時會遇到水雞,看它們無憂無慮地游來游去。晚上,我會去綜合體育館游泳,在一位熱心臺灣朋友的指導下,我學會了滾翻轉身。宿舍地下室也有一個小小的健身房,每周之間去跑跑步,做做力量,加上臺灣空氣質量比較棒,將近半年的時間,我也沒有過頭疼腦熱。我的舍友跟我一樣,也是一名大陸交換生,雖然我們年齡差別比較大,但相處地很融洽。臨別之前,我們一起南下,去阿里山看了小火車,在高雄坐了摩天輪,到墾丁體驗了潛水,共同度過了一個愉快的學期。

離開臺灣已經兩個月了,前幾天看到朋友圈裏分享的臺灣大學校園航拍,看到寬闊的椰林大道,意義深遠的傅鐘,城堡似的圖書館,微風蕩漾的醉月湖,還有遠處燈塔般的101,不禁燃起一陣興奮。正如另一位交換生的留言:我仿佛跟你熱戀過。這句話也道出了我的心聲,這時候,我才發現,原來我已經深深地愛上了臺灣大學。現在兩岸的交流還不算暢通無阻,但我和我兩地的朋友們都在期盼著能夠自由自在地牽手。無論將來如何,無論以一種什么方式,我們都希望雙方都會互相敞開歡迎的大門,讓我們緊緊地抱在一起。

未觸齋
作者未觸齋
13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未觸齋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