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川端康成作品中的少女情结

沈黎昕 2016-08-28 13:33:22

川端康成所著的《山音》里有一位已婚少妇菊子,尽管从事实上讲是如此,但是她的性格举止更像纯洁的少女。这在川端康成的小说里并不例外,相反少女是他小说恒久的主题,他的成名作《伊豆的舞女》中的主人公就是一位纯洁的少女;《古都》中一对双胞胎姐妹的形象深入人心;《睡美人》里更是塑造了多位睡熟的少女,而写《山音》时川端康成已经步入老年。这可感受到作家的这份追求。 我看的这本《伊豆的舞女》是本合集,译者是叶渭渠先生。里面还有《禽兽》、《睡美人》和《山音》。我也是从这时起不禁感叹大师的功力的。要我关注起他小说作品发展情节的是《山音》,因为在这之前我的注意力主要沉浸在审美意蕴里。并且,我认为《山音》是他在技艺表现上最娴熟的佳作。 《山音》的故事很简单,从表面看上,整部小说无非写的是一些生活琐事,作为儿媳的菊子照顾全家人的起居,公公信吾与丈夫修一在一个公司上班,公公婆婆除了养育修一外,还有一个女儿房子。房子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 如此普通的家庭结构里,修一有了外遇,房子婚姻失败,信吾对儿媳菊子有着一种特殊的感觉,感觉之外缭绕不去还有步入老年的危机感。这样的桥段实在是很普遍,相比来说这里没有令人惊讶的悬念设置,也没有一段爱情开启时打动人心的场面,更没有日本肥皂剧中常常出现的爆笑段子,只有平静,然而平静中却已是一潭死水,这样的日子像极了现今现实生活中的都市男女,可是这里竟连争吵亦没有,所以它似乎并不比我们现实生活来的波澜起伏。 这生活压抑到何种程度呢?信吾知晓儿子修一有了外遇,小说中用信吾的心理活动表述出对儿子的不满;女儿婚姻失败带着两个孩子回来生活,同母亲保子一样她的行为举止上表现出一种粗俗,对信吾的悲伤她们无从体会;小孙女里子随意地杀害小生灵透着一丝残忍;公司的女职员肆无忌惮的生活态度……这都令信吾的生活蒙上了一层阴影,反过来说信吾似乎有着一颗敏感而脆弱的心灵,尤其是随着年老的身体,对死亡的恐惧也越发地加深了。 对信吾来说,菊子的出现不能不说是一大惊喜,小说中用“闪电般的光明”来形容菊子对信吾的震动。她虽然已成为修一的妻子,但还保持着少女的初心,四季花草的变化触动着她的心灵,人际关系里坦诚相待,用一颗真挚的心灵照顾着每一个人的情感,身体动静之间都充满美感。

当我越发被这一形象的反差设置感染之后,越发地想看菊子接下来的命运如何。信吾的性格一向沉静,对菊子的好感不会有任何夸张的外露,所有的爱护都凝结在一点一滴平凡的生活之中。 可是与其说爱护,这情感里似乎又掺杂了一些其它的因素,这里很难不令我联想到男女之情,这份情感仿佛水在杯里快溢出来,然而又没有。可信吾的情感中有这样一撇却是我感官层面中体会到的事实,小说里最明显的无非是信吾回忆起自己少年时的爱慕对象时,感到菊子有她的影子。 写到这里,信吾病态的情感已很明显地展现出来。这是信吾的两层悲哀,一层是家庭成员之间表象关系中的悲哀,一层是年老的信吾遇到菊子后惊喜之余的悲哀。也许对后者可能会联系到这种感情的不可实现,然而在于面对如此纯洁的女性,伤害她的人却是自己的儿子。另一方面自己一生所要追求的幸福早已随时间埋葬,菊子不过是一个影子,她的出现无非更加深了幻灭感。 很难说这种执念是好还是不好,为情所累不过如此。信吾在这方面所做的努力,川端康成设计了一个非常巧妙的象征寓意表达了出来。 小说里提到两种植物,樱花与八角金盘。信吾希望樱树独立而木,枝丫无阻地伸展开去。可是旁边的八角金盘滋生的厉害已经妨碍了它的扩展。但是樱花依旧怒放了。注意这个事情之前信吾刚刚因为报上一则老夫妇自杀的新闻与妻子和菊子谈论了一些,他觉得问了一个令菊子痛苦的问题,菊子因之哭泣,为此信吾遭到妻子的责备。这令他更加厌恶八角金盘。 对八角金盘的厌恶是坏情绪激起的连带反应,而樱花的盛放与八角金盘这组植物的关系却伴随着人物关系秩序出现裂缝时出现了,所以信吾对植物的看法投影着对这几个人无法隐藏的内心意愿。 樱花树仿佛菊子的化身,粉嫩的枝头如同菊子纯洁的心灵,飘落的樱花好像菊子刚刚泣泪的样子,信吾对樱花树的希望犹如对菊子的爱护。而八角金盘阻碍了信吾这一美好的愿景,或者说是阻碍菊子幸福的因素,最大的危机便是儿子修一对菊子的伤害,而自己刚刚不经意的提问也伤害了菊子的内心。信吾为之懊恼着便更加厌恶八角金盘了,其实是隐隐中对自己的责怪。 隔了几节,八角金盘重新回到视线,这时菊子因修一有情妇的事,已打掉了与修一的孩子。信吾锯断了八角金盘,但年老体力不支,其他的枝条由修一帮忙锯断。可是旁边还有几株小樱树,起初信吾想要修一锯掉,可又有些疑虑,菊子也提议锯断,但听爸爸的话又希望留下了。最后信吾的思绪停留在它会不会像新宿御苑的大树下枝壮观地生长下去?而这个想法又是菊子不经意间提起他们去新宿御苑才生出的。 因为之前信吾同菊子去了新宿御苑,信吾没有对保子与修一说起这件事,而菊子就这样自然地吐露出来。所以信吾有一层刻意隐瞒的意味,然而为什么不自然地说出呢?这同思慕少年时爱慕的对象一样,属于心底的秘密。这是信吾一生珍藏不被外界触碰的地带,与菊子接触使得这一切隐隐地复苏了。 这里信吾与儿子修一合作锯断了八角金盘,寓意着他们对菊子的未来有着共同的愿景,最后留下的可爱的樱树枝丫似乎隐喻着菊子任性而天真的性格。另一方面,信吾的衰老反衬出菊子的青春活力,隐含着一层浓浓的物哀之美,这美并非来自于风流放荡,相反是执着的追求。 如果将菊子的形象放大来看,一位具有感染力,要身边的人都为她的真诚所打动,如此纯洁、光明的化身又是谁人不希望追求的呢?所以深陷泥沼的信吾被唤醒的是最初的爱,那是一个人心底最柔软的部分。他所追求的是一份精神上的慰藉,是他最初感到爱的光芒时人性的美好。 也许,在川端康成的情感深处,少女是挥之不去的倩影。《睡美人》中江口老人的垂暮与裸睡的轻盈少女在强烈的反差中,一层无法褪去的哀愁笼罩在整个空间里。当年少时为这美而欢歌,便种了一生的追求,然而时间无情,终于落下了隐隐的悲哀之色。之所以为“情结”,便是这浓浓的化不开的情感,无意识地隐藏在心灵最隐蔽的地方。

插图均为竹久梦二作品

日本文学:| 百魅夜行:说说日本神秘又迷人的妖怪 | 说说日本的怪谈:人有情魑魅亦有情 | 说说川端康成作品中的少女情结| 蕴含情色美学的怪谈——大首篇 |

外国文学:| 艺术朝圣之旅:对波德莱尔诗作《灯塔》的解读 | 19世纪的艳情诗:面孔的允诺 | 读《晨昏三钟经》:无缘再见的,那径直去爱吧 | 漫画艺术与文学想象的深度融合:伊比库斯的预言 | 书写孤独与绝望的爱伦·坡与波德莱尔 |

中国文学:| 郁达夫挽徐志摩:只为佳人难再得(上) | 郁达夫挽徐志摩:只为佳人难再得(下) | 与郁达夫同为创造社成员——陶晶孙 | 郁达夫的梅毒发作了 | 从这套《鲁迅全集》说起:鲁迅与郁达夫 | 王任叔笔下的郁达夫、郭沫若和林语堂 |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 |关于郁达夫先生的旧版书 |

沈黎昕
作者沈黎昕
25日记 8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沈黎昕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