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读一篇《我们诞生在中国》的影评,不如先读读导演陆川对于电影的态度

王逅逅 2016-08-25 22:25:16
写在前面:

在电影院中看完《我们诞生在中国》后,已经是晚上九点。我是跟朋友在西单看的,虽然排期很少,上座率却很高,基本上是满座。观众中有很多小孩,也有老人,总体上来讲,是一部可以全家观看并且可以看后一起讨论的影片。

对我个人而言,如果不是迪士尼,我也不会去看这部电影。如果不是讲草原上的交配的,我基本上是没兴趣的。《我们诞生在中国》虽然有一个很本土的名字,实际上却讲了四个动物家庭的故事,它更像是一个迪士尼动画故事片,而非风景宣传片。

回家后我便上网看影评。虽然总体评价还是很高,但是陆川的黑点还是大家讨论的中心之一,比如他曾因《九层妖塔》被豆瓣提名为最渣导演,还因《王的盛宴》被评为最渣导演(囧)……

看了看评价,我觉得其实也没什么意义。我倒是好奇陆川的想法,于是去翻了翻他的采访,发现他在采访中其实已经谈到了许多有意思的话题,在这里摘录下来,分享给大家。






 关于拍摄雪豹 ▼

我举个例子,雪豹擅长运动,运动半径是80公里,我们追着它拍,经常一两个礼拜才拍到有用的镜头。最后呈现的雪豹影像都是在18个月的摄制时间里面不断慢慢积攒起来的。


关于长达三年的拍摄时长 ▼

内心有点不安,因为没拍过。关键是要花很多时间,我问迪士尼制作周期有多长,他们说三年吧,我就有点崩溃了。特别喜欢野生动物,又喜欢西北,最重要的是和迪士尼合作,我才接下了这个项目。


关于周迅配音 ▼


“关于周迅的配音,我个人是非常喜欢的,主要的合作者也很喜欢。我们找周迅主要是想要一个故事的讲述者而不是传统的配音演员。周迅用声音去塑造角色,我觉得是很成功的,她的音色让人有陌生感,不像赵忠祥老师那样声音浑厚,而且观众可能习惯了在看动物题材的影片时由男性配音,所以才会有一些不赞同的声音出现。但我个人非常喜欢周迅的声音。”


关于拍《我们》的初衷 ▼

最早做这个电影(《我们诞生在中国》)时候,看到的更多是挣扎。因为我知道中国的野生动物生存环境很差。但是迪士尼要求我去拍一个给全世界小孩看的快乐的电影。这个要求一开始我是拒绝的,我说你们不了解中国。后来我发现其实是我不了解野生动物。

当面对三百多个小时的素材的时候,我在动物的生命轨迹中,看到至少百分之七八十是快乐的。这让我特别触动。即使生命再艰难,支撑他们在阳光下奔跑,在风雪中伫立的力量,是一种生命本初的快乐。当我捕捉到这种真实的快乐之后,我就尽情地去抓这些快乐的瞬间。


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在剪这个片子期间,我的孩子出生了。有孩子前后我阅读素材的能力和角度都不太一样。熊猫的素材我在有孩子之前是有点拒绝的,因为它每天在那吃,卖萌,傻白甜,我找不到那种戏剧冲突,这是我做电影习惯性要去依靠的东西。但是我有了孩子之后,再看熊猫和孩子的镜头,我发现我会爱上那个镜头。


关于排片率低 ▼

“我不是很懂发行,但是排片这么少还是很吃惊的,第一天只有1.6%,整个团队心情都有点沉闷。”排片不好是记者抛给陆川的第一个问题,对于影片的尴尬排片率,陆川分析认为有多个原因:“可能跟这种题材的电影大家都没有见过有关,也或许是发行跟地方影院的交流不够。好在这两天排片慢慢在长,越来越多的观众走进影院看这部电影,我们希望见证更好的排片和票房,期望越来越好吧。”


在接这个片子的时候我没有太想发行这块,我认为导演就是要做好一个剧本,拍好一个片子,如果只考虑哪种类型的片子发行好,然后去拍,我觉得不够刺激,也没有吸引力。像这部片子就非常强烈地吸引我去做。我就是想做一部无欲无求的电影,无压力才能纯粹。”《我们诞生在中国》上映三天,口碑普遍不错,排片率也缓慢增加到2.9%。


关于《可可西里》(2004)和《我们诞生在中国》(2016)的对比 ▼

如果说《可可西里》和《我们诞生在中国》在感受上给我的区别,那就是拍《可可西里》的时候,我在人身上发现了兽性,而拍《我们诞生在中国》的时候,我在动物身上发现了人性。



关于在大自然中拍摄时的伦理道德 ▼


这个问题在这个阶段是不能透露的。但是我可以告诉大家,自然电影拍摄期间是全部以纪录片的方式去制作的,它有严格的拍摄伦理和拍摄道德,不许投喂,不许干涉,不许改造自然环境,不许用各种方式引导动物去做和它们生活习性不一样的行为。在制作期,则完全是按照商业电影故事片的方式,需要去塑造人物,需要剧情,需要有视觉的情感高潮,它要完成一个故事。


关于和迪士尼的合作 ▼

第一,我和迪士尼合作,发现他们的宗旨就是任何的作品都要讲一个好故事。其实自然动物的纪录片,凡是好的都有故事。只是强剧情和弱剧情的区别。在美国迪士尼内部,他们在说服我去拍摄的时候,他们说是故事片。但是在世界范围内,这到底是纪录片还是故事片,各个国家的规定都不明确。这将来可能需要纪录片行业的同事去探讨。


第二,自然电影在美国基本上一年多会出一部,有固定收看的人群,所以它的票房相当好,而且是在全球放映。在中国显然这部片子是迈出了第一步。至于未来,其实中国有很多特别好的纪录片导演,中国电影现在也不缺钱。我真的希望有更多这类型的电影,因为毕竟这五种动物只是凤毛麟角,还有太多的珍稀动物没有被关注。所以我觉得应该一年有一部,对于一个国家来说这是起码的。我希望这个片种能够发展起来。


关于对《我们诞生在中国》的广泛好评 ▼

我并不觉得这是个正常现象。当然,受表扬不会难过,就像受了批评不会开心一样。我自认为从第一部电影到这一部,有一个东西是没有变过的,就是在不同的电影形态上去做探索。因为去做探索,不可能每一次都做到完美。我很坚持我对电影的看法。就像《王的盛宴》当时很多人不喜欢,但在我内心它是我做的最好的电影之一。因为它有真的表达,有对这个时代和历史真的表达。它就是做得很好,只是不够商业,不够通俗,但我不觉得是坏电影。

如今一边倒的评价确实让我觉得好奇怪,觉得中国观众太冲动了,表扬是一窝蜂的表扬,批评也是一窝蜂的批评。


我觉得公平地说,导演们都在努力,没人说上来就想拍烂片的。问题在于这个探索跟中国观众的接受度之间,是有距离的。你距离是一步,让观众看得见你的背影,那就是个能够被接受的东西。如果是四步,观众够不着闻不到的时候,他们就会说是烂片儿。但是这个评价确实是很残酷的,现在基本上评价语言很贫乏。

“烂片!”“烂在哪?”“就是烂,特别烂,不用说了,烂!”——这就缺乏学术的一种探讨。

我其实发现,我对这些思考的太少,而经典电影时期,那种以一种上帝的、神的姿态去灌输一个教义的那种方式的电影,那种时期已经结束了,电影实际上重新跌落人间,又再次成为它出生时候的那个属性,就是娱乐大众。当时电影出现的时候,在帐篷里边,你投个硬币就可以看一段拉洋片,这就是电影的幼年时期,身份就是屌丝。但是后来他们逐渐登堂入室,进入象牙塔,成为了艺术。但是在中国,观众还有新一代的这种观影主义,又一次活生生的把它拉到了人世间,拉到了尘埃里。但是在这个时代怎么去做电影?如果你选择的是大众电影的话,因为大众电影是本杂志,哈哈哈哈。


/


最后,我个人感觉,如果你想要到电影院里,跟朋友家人开开心心度过一个半小时,并且有一点影后思考的话,推荐去看一看。毕竟,大部分同时期上映的电影都还达不到这个效果。


图片及资料来源:澎湃新闻及网络




微信公众号:missgogowang
instagram:missgogowang

-------------------------------------

一个购物狂,严肃的思想,和不那么严肃的时尚

王家卫说,“我昨天遇到一个人,感觉他非常有意思,印象深刻。但后来就再也碰不上了,人生就是这样。”

愿我们都能给彼此留下深刻印象,而又能在某天相遇。



王逅逅
作者王逅逅
301日记 32相册

全部回应 45 条

查看更多回应(45) 添加回应

王逅逅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