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8.8 超能力

帽子米饭 2016-08-08 13:55:41
几年前的日记里有一句话,自我判词。我活到现在所有的痛苦都是来自于过于发达的脑补能力。
现在想把后半句也加上,可这过于发达的脑补能力也带给了我无限的快乐,既是一个赐予,又是一个负担。
忘了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自己有这个倾向的。大概是在小学?我的人生曲线走了一个先低后高的路子,小学的时候各种悲惨,家里状况百出。当我第一次发现父母不睦这个残酷的事实时,我动用我的脑补能力自我催眠,编了这样一个故事。
孟子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筋骨劳其体肤,所以呢,爸爸妈妈其实特别相爱特别幸福,但他们害怕这种幸福会宠坏还是一个小苗的我,于是决心演出这么一场残酷人生的戏码来给我看,让我饱受折磨,锻炼意志,如果我能够坚强地挺过这一切(吵架,离婚,绑架威胁,要债等等),有一天他们会走过来,对我说,你太棒了,宝贝,你完成得很好,其实我们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一家三口,现在我们开始过我们真正的生活。
小学时候,除了家庭破碎,在学校的生活也很悲惨。因为早早戴上了眼镜的nerd形象,备受欺负。我再次动用我发达的脑补能力,编了这样的一个故事。
我其实是玉皇大帝的最钟爱的小公主。但因为淘气被惩罚离开天庭,在人间饱受折磨赎罪。当我熬完这五年后,小学的毕业典礼上,天空将在我面前劈成两半,中间有神仙驾着祥云缓缓下降,向我伸出手来,“公主殿下,该回家了。”然后我将像美少女战士中的女孩一样瞬间变身,穿上五彩的华服,在所有小学同学和老师的目瞪口呆中骑上那匹属于天庭的白马,登上仙界,过上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
初中的时候,我暗恋的男生,和我当时最后的闺蜜在一起。我动用我发达的脑补能力,编了这样一个故事,他其实还是喜欢我,为了接近我才接近我的闺蜜,他迫于无奈与她在一起,其实只是为了离我更近一点。
故事编到这里,编不下去了。它们都太不堪一击,自欺欺人。只能让我在片刻时分中感到快乐,很快我就会梦醒。
在一些很小的事情上,我的能力也忍不住地失控。因为和妈妈相依为命,所以我变得极端依赖她。她六点下班,本来应该六点半回家,如果六点半还没有听到那熟悉的脚步在楼道中响起,我的脑海中就开始上演车祸,抢劫,凶杀等各种狗血桥段,六点四十五如果她还没回来,我就已经整个人都跪在水泥地上,哭着向上帝祈祷让我妈妈活下来,脑海中是一副她倒在血泊中没人救她的可怕画面,六点五十分,熟悉的脚步声响起,我一个箭步跳起来跑去开门,咧嘴笑着好像一切脑内小剧场都没发生过。
这种能力随着年龄增长而持续膨胀。大学的时候,一些社交场合仅有过一面之缘的有好感的男生,在回校的火车上或当天晚上我的脑内,已经演出了一遍我们俩从相识到约会到热恋到吵架到复合到见家长到结婚到生孩子到因为孩子教育问题吵架到再次复合到变老的一生之旅。想象完这一切的我心满意足,好像真的已经度过了这样的一生一样。
在脑海中,我已经度过了数十次不同的人生了。
有的时候这种能力真的会让我快乐。比如因为感冒或痛经,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的时候,我会点开某个新古典乐队的女声,在缥缈的仙音中,想象我自己是指环王中的亚玟公主,正因为索伦的力量而气息微弱,而我的骑士阿拉贡正在远方为我和邪恶力量作战。又或者套用Avantasia在《the metal opera》里的剧情设定,我是关在高塔里的女巫妹妹,等待着我的哥哥破除万难来救我。又或者套用faun的《sigurdlied》,扭曲著名的德国神话,想象自己是布伦希尔达,在高耸的城堡中因为思念而生病,而我的英雄正在远方为我屠龙,剧情如下发展:

布伦希尔达坐在穹顶的宫殿下面,等待着她屠龙的英雄归来。
无数王子贵胄前来求婚,她却置之不理。
她的英雄在比太阳背面还远的地方,拿着宝剑屠龙。
她的英雄会乘着战车归来,从竖琴和繁花中拯救她。
带她去星空下一望无际的荒原流浪,看群龙在苍蓝色的天际起舞
布伦希尔达坐在穹顶的宫殿下面,等待着她屠龙的英雄归来。
她等待着呀,等待。可她的父亲却再也受不了等待。
她被逼嫁给一位王子,婚礼将在下个满月之夜举行。
她的英雄此刻,仍然在比月亮背后还远的地方,追踪巨龙的踪迹。
布伦希尔达平静地接受了婚礼,没有流下一滴泪水。
当月亮再次升起的时候,她穿着洁白的裙子,一步步走过穹顶的殿堂。
王子的笑容映照在她平静无波的眼睛中。
她手中握着小小的匕首,暗淡无光。
在万里之外的地方,同样的月光下,她的英雄齐格飞举刀刺向巨龙的心脏。
同时此刻,布伦希尔达的匕首也插进了自己的心脏。
齐格飞听到一声哀嚎,从古至今没有比这更凄厉的声音曾响起过。
他在巨龙的血泊中,看到自己的爱人倒下的身影。
古老的寓言在他脑海中回响,当你屠龙成功之日,也将是你失去所爱之时。
他痛苦地嘶喊,仿佛要挖出自己的心脏一样。
月亮不见了,在嘶喊声中,他感到自己变成了巨龙,死在了利剑,不,比利剑还要锋利,比烈火还要灼热,比死亡还要寒冷,比分离还要痛苦的,命运之下。
布伦希尔德,布伦希尔德。
穹顶的宫殿下面再也没有她的身影。

啊,一切都历历在目,画面感可强了。我躺在床上,我不再是我,而是亚玟,是安娜,是布伦希尔达。
偶尔,我的脑补不会围绕着我自己打转,而是去填补一些别的空白。比如罗柏受到弟弟死去消息的那一夜,他和简妮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是如何向简妮描述临冬城,而简妮又是如何温柔地安慰他。又或者,理查在战场下救下安的那一刻,安心里到底是怎样的心情。她被父亲的野心嫁给遥远的亨利六世之子时,又是怎样的心情?她有没有可能在童年时就是喜欢理查的。而那次航行,她亲眼目睹自己姐姐失去孩子的噩梦般的航行,又是怎样成为缠绕她的噩梦的。不好意思啊,我就是忍不住想象这些画面,这些细节,这些姑娘,如果我化身为她们,会经历怎样的快乐和痛苦。
走在北京冷死人的冬天里,我会想象自己正在穿越冰原去寻找巨龙或独角兽。春节的烟花爆竹声,我会想象成战场。春节晚会上舞蹈演员的衣服我也可以借用,成为我脑内小剧场中人物的道具和服装。甚至,经过一棵树,被落下的雨滴砸中脑袋,也会让我产生,啊,我果然是选中的神之子的感觉。一定将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的发生了,雨滴预示了一切。
本来还觉得蛮浪漫的,直到写下上一段的最后一句才恍然意识到,这就是无可救药的中二病啊!
但还是很开心有这种能力。虽然它很令人痛苦,想象另一种可能,只是冷了一场很长的战,明天就会复合。在发现这不是真的那一刻,更加痛苦。可还是忍不住想象,想象一切不可能,拜脑补能力所赐,我做梦也蛮精彩的。梦见天空下火红的太阳雨,梦见最蓝的大海,梦见海啸,梦见灾难,梦见驾驶飞船冲向漆黑的太空,梦见和古代哲人坐在圆桌上辩论,梦见杀人,梦见被杀,梦见有人爱我,梦见变成僵尸。梦见一切。
哎,还是不错的能力,希望我永远不要失去。







帽子米饭
作者帽子米饭
17日记 9相册

全部回应 3 条

添加回应

帽子米饭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