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很热很热的夏天,我偏偏要吃火锅

项微微 2016-08-08 12:05:28

写给在别处的夏季之乡愁。欢迎关注微信号在别处:in-elsewhere
                       
      “她此刻希望未曾与他结婚,并不是因为她不爱他,不想回到他身边。而是因为没有告诉母亲和朋友使得她在美国度过的每一天都好似一场梦。没法与她在家中度过的时光相提并论。她有种奇怪的感觉,仿佛自己分裂成了两个人。一个奋斗过布鲁克林的两个冬季和许多艰难时日,并在那里陷入爱河;另一个是她母亲的女儿,是大家都认识或是大家以为都认识的那个艾丽丝。”

    上海电影节期间和朋友美羊羊一起看了电影《布鲁克林》,看爱尔兰胖姑娘在纽约当柜台小姐、读夜校、谈恋爱,在家乡和纽约之间挣扎。“漂泊他乡,就会在故土与他乡都成为异乡人”。《纽约客》给托宾原著的评语使我们胆战心惊。我们热烈的讨论着艾丽丝到底应该在纽约和爱她的意大利水管工一起奋斗,还是干脆嫁给家乡的富二代老乡忘掉自己的美国梦,依稀觉得几十年前的纽约,和现在的上海,也不无区别。
    
    像我们这些,偶尔会被朋友顺嘴说出的那句“硬盘”给击倒的沪漂,也是常常会分裂成两个人的:一个是在上海挨过很多个寒冬苦夏黄梅天的上班族,为食物和皮包都在黄梅天里集体发霉而恼怒,和上海男人的

写给在别处的夏季之乡愁。欢迎关注微信号在别处:in-elsewhere
                       
      “她此刻希望未曾与他结婚,并不是因为她不爱他,不想回到他身边。而是因为没有告诉母亲和朋友使得她在美国度过的每一天都好似一场梦。没法与她在家中度过的时光相提并论。她有种奇怪的感觉,仿佛自己分裂成了两个人。一个奋斗过布鲁克林的两个冬季和许多艰难时日,并在那里陷入爱河;另一个是她母亲的女儿,是大家都认识或是大家以为都认识的那个艾丽丝。”

    上海电影节期间和朋友美羊羊一起看了电影《布鲁克林》,看爱尔兰胖姑娘在纽约当柜台小姐、读夜校、谈恋爱,在家乡和纽约之间挣扎。“漂泊他乡,就会在故土与他乡都成为异乡人”。《纽约客》给托宾原著的评语使我们胆战心惊。我们热烈的讨论着艾丽丝到底应该在纽约和爱她的意大利水管工一起奋斗,还是干脆嫁给家乡的富二代老乡忘掉自己的美国梦,依稀觉得几十年前的纽约,和现在的上海,也不无区别。
    
    像我们这些,偶尔会被朋友顺嘴说出的那句“硬盘”给击倒的沪漂,也是常常会分裂成两个人的:一个是在上海挨过很多个寒冬苦夏黄梅天的上班族,为食物和皮包都在黄梅天里集体发霉而恼怒,和上海男人的恋爱总是不顺利,似乎也只有沪漂能理解我们的乡愁;一个是回到成都走街串巷吃串串香吃烧烤但是免不了朋友越来越少的中年少女——当然,并没有成都富二代在家乡痴情地等待着。

     究竟更喜欢哪一个自己呢?我也说不出来。就跟艾丽丝一样,每当我假期回到了成都,在上海的生活就都远得像做梦一样,只有成都的一切才是实实在在的。但上海,是不能不回的。曾经有个上海男朋友说,我和我姐姐每次从成都归来,他跑到机场来接我们的时候,都会发现我们姐妹俩集体变漂亮了,脸也不肿了,背也不驼了。起码能美个十天半个月,像个真正的“成都妹儿”那样。嗯,当然他最终还是娶了个瘦瘦高高的上海妹子。

    随着年纪的增长,家乡的变美魔力在消退,脸不是肿纯粹就是胖,体重只是有增无减,吃辣的能力也节节败退。我在成都上的高中是外语学校,那时候我们班级里有同学高二就率先出国了(也逃过了高考),暑假回来,好几个人都因为猛吃了串串香而被送入了医院急诊,成为当时的校园美谈。我当时笑得多么开心,哪能料到自己也有这么一天啊。
     肠胃炎迟到了十年终于还是来了。前段时间跑去吃了一次小龙坎火锅。那是一家我春节期间在成都吃也需要排队一小时以上的正流行火锅店。上海店一开,我几乎第一时间就去报道了。对锅底,我是满意的。欢畅地吃了黄喉、鹅肠、毛肚、千层肚(我的最爱!)和藕片。结果,第二天回家就扁桃体高高肿起,发烧了,也第一次领会到了肠胃炎是怎么回事。那个拍着肚皮大声告诉别人:“我的胃可是铁胃,吃了火锅马上吃冰淇淋也完全没事”的少女已经不见了。
    休整了几天,我还是不长记性,在已经热起来的天气里又跑去吃了一坐一忘的辣子鱼(由成都妹儿林竹推荐),特别下饭。然并卵,第二天又发烧了。

小龙坎
地址:淮海中路1号H1美食不夜城2楼
项老师提示:锅底很棒也很辣。但是猪牛羊羊肉丸子之类的不好吃。四川本地火锅特色菜要点,黄喉毛肚鹅肠以及现炸酥肉这些品质不错。虽然等那份酥肉我们等了几乎一个小时。

    那之后,我就忧伤了起来。肠胃炎和乡愁一起发作。我爸听说我不能吃辣了,绝望极了,在电话里对我咆哮:“四川女的怀孕了都可以吃辣呢!”他认定是我离开家乡太久了,提出了要来上海给我进行食疗:辣椒疗法……
    没隔几天,我爸爸人未到声先至,我收到了一包他快递给我的自制麻辣牛肉干……爸爸很“贴心”地告诉我:给你做的微辣的噢!

    天气渐渐越来越热,我心也越来越焦急。在大夏天,我们成都人都是要吃火锅的,而且……不开空调吃火锅才是正道。让汗从身上淋漓而至,像是给自己蒸了个桑拿,也可以当做是三伏炙——三伏那天,经过上海某个小街道,我还真的见到了一群阿姨每人脖子上都安装了一个三伏灸——我想她们晚上一定是继续跳广场舞的。
    吃火锅之前,先吃了两回拉面,体会到了在夏天蒸桑拿的爽快。那是刚刚在K11开幕的『ラーメン凪』纳吉拉面。已经在日本开了有十年的纳吉拉面在炎热的夏日带着拉面魂和生田主厨一块儿降临。我先吃了一碗“納吉王”(纯美豚骨汤),再来一碗“焰王”,除了“焰王”本身的辣度之外,我给自己偷偷又加了三个辣,而我旁边比我年轻十岁的四川妹子,给自己加了五个……我想起有回我的家乡朋友和90后小妹抢男朋友,铩羽而归。她带着哭腔说道:“你知道吗?那个小妹儿敢在红锅里面烫莴笋叶子!”她看着小妹儿把拖着浓厚辣油的绿叶菜唆进嘴里,终于知道了时间是贼,偷走了她的吃辣能力和男朋友。
纳吉拉面
地址:淮海中路300号K11三层
项老师提示:纳吉和豚王之争我就不累述了。反正吃拉面我最近都来这家。前段时间因为有零件故障需要回日本调换,暂停营业了几天,如今中午排队的队伍已经很红火。反正大家都不怕热!(我有纳吉的扇子!)。除了四大天王之外,这家拉面还经常推出限量款“特定王”。我吃的第三碗就是夏威夷虾风味的,非常喜欢。(我爱吃细面,加辣度,加蛋)。这款限定听说只到本月底。我还要再去吃一次。

图注:焰王——以納吉王汤头为基底,加入大蒜、辣油、唐辛子等香料提味,搭配以熟成味噌与特制猪绞肉共同制作而成的“焰王球”。

    大汗淋漓吃完拉面,我感觉自己吃辣的本领回升了一点。(加上爸爸寄来的辣椒油和牛肉干,父爱如山!)。三伏天里,我又给自己安排了霸道火锅。最早听说霸道火锅已经是几年以前,由于其极其麻烦的微信预约制度我一直没有前往。最近发现霸道火锅的中午挺好约的(可能中午就去吃火锅的人也真的不多),不需要像晚上那样提前那么久。这家火锅开在一个老洋房里,每天只供应几桌,大众点评查不到。

霸道火锅
地址:陕西南路地铁站附近,离“一起牛油果”餐厅很近
项老师提示:要想预约霸道火锅最好是加上他们的微信。提前一天点菜点锅底。霸道的火锅并没有很香(不晓得是不是我告诉了老板娘我有肠胃炎因而点了微辣鸳鸯锅的缘故,家乡人民都看不起我点鸳鸯锅了。)几个配菜倒是很新鲜,值得点的是(牛)黄喉、卤肥肠(每天由店家现卤)。虽然对火锅不满意,但是我还是打算再去吃一下他们家的酸辣粉(不用预约)。我对家乡菜真是爱得深沉。

    尽管吃辣的本领在衰竭,但我依然坚守着每周至少吃一次家乡菜的原则。不算很美的美男作家老王子曾经告诉过我,他发现了减肥的秘诀,那就是,不管身在何处,都坚持吃家乡菜!从那时起,他就在生活中守候着他们大河南的面食。而我的安全感来至于哪里呢?有天瞥见在北京当经纪人的南京人金吉吉在微博里说:“昨日与友人聊天,说到内心强烈的安全感来源于何处,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八年前我自己拎着小箱子跑来北京的时候,一直到今天,都做好准备随时滚回南京。我甚至想好回到家乡的生活,找一家小店面,卖好的手冲咖啡,没事写书写剧本。结婚生子,每天接送孩子上下学。那日子也很好,所以,还有什么不行的呢?”
    我想说,她的这条退路怎么和我想得一模一样啊!我连具体地点都幻想好了,我的咖啡店就要开在成都宽巷子旁边的魁星楼街,紧挨着冒椒火辣串串香——这样泡着咖啡跑出去拿个热门串串香的排队号码牌也比较方便。

    在《布鲁克林》小说的最后,留在爱尔兰的母亲告诉那些其他来找艾丽丝的人,“她回布鲁克林了。”在回纽约的火车上,艾丽丝想到多年之后,这句话对听到它的人意义越来越浅,但对她却越来越重。
    “她回上海了。”我也想象我爸爸这样子对隔壁的王大爷说道。想起我爸在厨房里炒制着麻辣牛肉干的背影,我多希望有天我能衣锦还乡,对他说:“上海虽好,但我还是比较喜欢吃火锅。”但我们都清楚的知道,这一天也许永远不会来,因而那句“她回上海了”就显得格外沉重了起来。
  
展开查看全文
项微微
作者项微微
61日记 8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项微微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