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中邪》导演马凯谈片场灵异事件

陆支羽 2016-07-29 10:39:01
马凯凭借《中邪》获FIRST最佳艺术探索奖
马凯凭借《中邪》获FIRST最佳艺术探索奖

采访| 陆支羽
公号| 看电影看到死

第十届西宁FIRST 青年电影展颁奖典礼上,马凯导演的恐怖长片《中邪》荣获最佳艺术探索奖。与此同时,还荣获了豆瓣影评人选择奖。

看电影看到死主编陆支羽独家专访了马凯导演,深度感受了一下这位恐怖片新锐创作者的邪力。

剧 情 简 介

刘梦和丁鑫是两个大学生,为了探索乡村的迷信文化,两人决定一同去乡间拍摄一部纪录片。王婆是村里有名的算命大师,每当村里有人“中邪”都会邀请她前来“还人”(驱邪的仪式)。伴随与王婆的深入交流,刘梦和丁鑫无形中卷进一件有预谋的事件中,当迷雾渐渐隐退,深藏的谜底托盘而出。

导 演 阐 述

因为资金有限,所以想用这种拍摄手法会比较适合的。希望通过恐怖片的外衣,去呈现一些地方的迷信传统。

马凯(左) 陆支羽(右)
马凯(左) 陆支羽(右)


采访:陆支羽
受访:马凯(电影《中邪》导演)


陆支羽:马凯导演你好,是什么样的经历或想法促使你拍摄这样一部恐怖片呢?是否跟以前的成长有关系。

马凯:确实有。首先肯定是特别喜欢这个类型片嘛,然后再就是没钱,没钱的话拍伪纪录片是最合适的
马凯凭借《中邪》获FIRST最佳艺术探索奖
马凯凭借《中邪》获FIRST最佳艺术探索奖

采访| 陆支羽
公号| 看电影看到死

第十届西宁FIRST 青年电影展颁奖典礼上,马凯导演的恐怖长片《中邪》荣获最佳艺术探索奖。与此同时,还荣获了豆瓣影评人选择奖。

看电影看到死主编陆支羽独家专访了马凯导演,深度感受了一下这位恐怖片新锐创作者的邪力。

剧 情 简 介

刘梦和丁鑫是两个大学生,为了探索乡村的迷信文化,两人决定一同去乡间拍摄一部纪录片。王婆是村里有名的算命大师,每当村里有人“中邪”都会邀请她前来“还人”(驱邪的仪式)。伴随与王婆的深入交流,刘梦和丁鑫无形中卷进一件有预谋的事件中,当迷雾渐渐隐退,深藏的谜底托盘而出。

导 演 阐 述

因为资金有限,所以想用这种拍摄手法会比较适合的。希望通过恐怖片的外衣,去呈现一些地方的迷信传统。

马凯(左) 陆支羽(右)
马凯(左) 陆支羽(右)


采访:陆支羽
受访:马凯(电影《中邪》导演)


陆支羽:马凯导演你好,是什么样的经历或想法促使你拍摄这样一部恐怖片呢?是否跟以前的成长有关系。

马凯:确实有。首先肯定是特别喜欢这个类型片嘛,然后再就是没钱,没钱的话拍伪纪录片是最合适的,因为它有一个标准,伪纪录片就不需要再去做一些道具各个方面,就不会大费周章。其实我没有上过大学,就没学过这方面,所有的只是自己对于影像的一种…看电影看出来的一种感觉,我也不知道到底对还是不对,只是觉得应该往这个方向去拍。

像文艺片的话,实话说因为我的文学功底特别低,看的小说也很少,所以很多文艺片我其实是看不懂的,可能就是和类型片比较贴切一些。

马凯在《中邪》片场
马凯在《中邪》片场

陆支羽:在横店做演员的这段生活,对你创作有什么样的影响,后来为什么又决定拍电影了呢?
 
马凯:横店的演员,就是小特约、小群众、龙套。我喜欢呆在横店是因为它的资源比较便宜,它不会像北京,如果说我要在北京筹拍一部戏,演员、设备、场地的资金是很大的,如果是在横店,首先有很多演员,虽然他们90%都不是职业的,不是职业学院出来的,都是半路的。但是我觉得他们身上有一种学院派里没有的质感。
 
学院派每天都是台词,你出来以后身上有一种气质你是很难去磨灭的。但是横店那帮演员他们身上有生活的东西,特别接地气。然后拍《中邪》我就果断选了他们当主角,当时其实因为我做过演员、副导演、助理,我要找一些职业的演员也能找来,但是我觉得拍这种纪实性的,他们身上所散发出来的东西可能更贴切一些。

电影《我是路人甲》剧照
电影《我是路人甲》剧照

陆支羽:你有看过尔东升导演的《我是路人甲》吗?
 
马凯:我看过,不喜欢。那是尔导想像中的横店,不是真正的横店。
 
陆支羽:后来是一个什么样的刺激让你决定暂时不做演员,你要去拍一部电影,而且是恐怖片?
 
马凯:挺长的这个刺激,是四年前嘛,四年前我觉得在这行呆了快六年了,然后前两年一直是做演员,就是小龙套,就是跟组演员。那时候我就会觉得他们拍的东西好像很傻,你知道尤其是电视剧,就是推拉摇移升降那些镜头都给一遍,就OK了,就没有什么,我觉得这好像是个人都能做的东西。那时候我觉得我也可以,就不是很坚定,也是想往编导这块稍微去发展一下,也没有说我很坚定的要去做了。
 
那个时候也是一边跟组,一边业余的时间强迫自己去看一些文艺片,之前我全是看类型片商业片,比较刺激人的那些,但是四年前我就开始强迫自己去看文艺片。为什么要用强迫,因为对于我那个时候来说,我很难去接受他们那种拍摄方式,但是他们获了很多国际大奖,我相信肯定是他们有好的东西,我那时候不明白嘛,就强迫自己看。我一开始看的是黑泽明,一天强迫自己看黑泽明的两部作品,生逼着自己看完了,就觉得今天功课完成了。

电影《中邪》剧照
电影《中邪》剧照

陆支羽:感觉是为了学习而不是感受电影的魅力。
 
马凯:对对对,就是强迫自己,你必须要完成给自己规定的指标,然后也会看一些,在网上搜了很多那种国外的电影剧本,每天就规定要看几个小时电影剧本,就那个时候只要我没事,不拍戏的时候,每天几乎都是那么度过的。
 
然后看文艺片的影响,它不是说你立竿见影的,它是有一个潜移默化的一种影响。就是在过了两三年以后,那种影响就会呈现出来了。你慢慢会适应这种文艺片,你会觉得有些商业片你就没法去看了,就不再看,就觉得拍的怎么那么烂,就这么度过来的。

徐童在《算命》片场
徐童在《算命》片场

陆支羽:在我印象中,《中邪》的前半部分让我想到徐童导演的《算命》,后面才慢慢转变为恐怖。就是它有一个代入的过程,我比较好奇为什么采用这种方式,而不是一下子就让人看到它是个恐怖片?
 
马凯:有很多很棒的恐怖片,其实它在一开始就给你定型,你已经知道这个电影是要讲一个什么样的故事,而我这个前三十分钟很长嘛,几乎你不知道,这就是好像一个讲算命的,我也是有点尝试吧,就不想让大家一开始知道它到底要发展到什么样的一个东西,所以前面会比较长一点,到出片名的时候都三十多分钟了,就是我希望给大家一种意想不到的,不会想到会发展到恐怖这个类型上去。
 
陆支羽:我感觉你很摸得透类型片的效果。你平时看恐怖片会倾向于哪个国家的,比如欧美恐怖片,国产恐怖片,还有泰国的、日本的,你会比较喜欢哪个国家的?
 
马凯:这几个国家我其实都看过,因为我恐怖迷嘛。日本的清水崇的作品我看的挺多的。我不太喜欢那种,其实他节奏还是比较缓慢,比较阴沉,拍得很棒,我不喜欢和拍得好是两码事,是个人口味问题,就他拍的真的是水准很高的。但我不喜欢日本的那种感觉
 
我觉得泰国还是处在一种一惊一乍的阶段,当然也有拍得比较好的几个,但是大部分还是单纯为了吓人而去设计的一些东西,而不是故事推到那个上面去了。
 
相对我还是喜欢欧美的。欧美的那种,它大部分都是以一个现实作为一个基调,就是你生活中的那种感觉。就像温子仁,他拍摄的一些恐怖片我是特别喜欢。


陆支羽:我平时不太敢看恐怖片,但也看了不少恐怖经典,比如《灵异第六感》里面有个设定我特别喜欢,他说当你感觉冷的时候身上的汗毛会竖起来,其实是鬼在触摸你,只是你看不到,这样的设定我特别喜欢。然后包括泰国电影里有部叫《鬼影》,他说你脖子酸的时候其实是有鬼骑在你身上。

马凯:那个超牛我跟你说那个,鬼影那个桥段超牛,真的我也特喜欢那个,我特别喜欢这样的设定。就那结果出来的时候真是,那种才是会让你发毛的东西。
 
陆支羽:对对,就是平时会体验到的一种生活状态。
 
马凯:他不是靠单纯的化妆或者是音效去。
 
陆支羽:影片《中邪》的成本很低,在资金不充足的情况下你是通过什么手段,来制造电影的恐怖效果呢?
 
马凯:确实很低,当然我们的那个投资人,我管他叫老大,我们预算其实就四五万。
 
陆支羽:这就是一个小成本啊。
 
马凯:我们其实就想拍给新媒体,投网络那种。然后我们男一号不是把腰给摔断了嘛,然后又花了三万多。我们原先的场地是设在村里,比较荒村的一个场地,后来又加了山庄。其实我在拍的时候,我搜集了很多资料,尤其是一些网上那种拍鬼的,就说我拍到鬼了,就是自己录的那种。日本那种综艺节目,他们就经常拍那种嘛,我是看了很多那种东西,我看他们是怎么去渲染一些气氛,我是研究了很长时间。然后很多伪纪录的恐怖片我也研究了很多。

电影《中邪》剧照
电影《中邪》剧照

陆支羽:为什么它一直都没有配乐,始终只使用环境的声音呢?
 
马凯:我觉得伪纪录片给他规定的那种基调,其实就是以现实作为一个基础,你既然拍一个纪录片,尤其是这种纪录片,他不可能出现那种恐怖的东西,那音乐从哪里来呢?你拍着拍着怎么会有东西进来呢?那就可能和这个,我规定的这个情景它就偏了,所以就不可能加进去嘛。我们那个制片人,他说你拍恐怖片为什么不加那个,你应该加些音乐什么,不能加,加了就搞砸了。因为他没接触过电影这东西,他不能理解的,还劝了我好几次,我说不加不加,加就废了。
 
陆支羽:这个拍摄过程中这个片子最大的障碍是什么?
 
马凯:就是噪音,有很多其实没有办法去重拍几条,因为你看着可能是比较荒的一个地方,但是旁边那个马路车是不断的,就是因为我们那些场景都是围绕那个马路附近拍摄的,所以很多时候只能拍一条,只能赶到那个时间段正好没有车辆流过,然后就拍了那么一条,就是可能那一条也不是特别满意,但是你没的选。

男主角丁鑫扮演者董天文
男主角丁鑫扮演者董天文

陆支羽:影片在西宁公映后,大家有一些比较灵异的说法,都说你们在拍摄过程中遇到了一些灵异事件,有这个说法吗?
 
马凯:可能是凑巧也算不上,但是就是特别坎坷,遇到的麻烦事特别多。比如说我们那个制片人,他和那个灯光师拿着本子去聊的时候,他把一个人给撞了。还有一个就是,拍了四天了,前四天的素材都不能用,因为声音问题,就是嘈杂的你根本没法听了,这四天拍的素材全都不能用了,然后又得重拍。
 
还有就是我们请算命的时候,当时找了一个演员,来现场的路上,然后他说有点肚子疼,他说疼得不行了,说要去趟医院然后就去了,我们就整个人都在那个拍摄场地等他,然后他从医院打电话说他得胆结石了,就来不了了。再有我们剧组所有人都感冒了一次,也挺难受那种。再就是最后那个,我们男一号就把腰给摔断了。
 
马凯在豆瓣青年电影人沙龙上发言
马凯在豆瓣青年电影人沙龙上发言

陆支羽:作为非科班出身的一位导演,你平时会有一些不自信的时候吗?
 
马凯:有,有时候特别自信,有时候也非常不自信。就是你比如这个片子拍完以后,你不知道他是对的还是错的,因为没有人告诉你,因为我周围那些朋友,大家都是没有接触过这些东西,也没有办法向他们很好地去咨询。只有我和一个姐姐,就我们那个剧组的场记,我们两个特别喜欢看,我也就是和她交流电影比较多。然后,只是自己看电影的一种感觉,认为这么拍是对的。
 
陆支羽:当时《中邪》剧组是怎么样成立的?你如何找到这样一群人,来拍摄一个小成本的恐怖片。
 
马凯:我做过副导演助理,所以接触过很多演员,我当时就是和我们老大在山东聊好要拍这个的时候,我就回到横店,回到横店然后就开始写剧本,写了十多天就把初稿写出来了,然后就开始找人,因为我积累了一些人脉。当时找了挺多的,然后就是去试戏,我去找感觉看看对不对,然后很简单,我们整个团队十一个人,六个主要演员,然后剩下的就是我、场记、摄影师。

电影《中邪》片场照
电影《中邪》片场照

陆支羽:对于非职业演员,那如何指导他们来入戏、来进入到这个恐怖片的状态里面的呢?
 
马凯:我们在前期,在没有开拍的时候,我会把那个大部分戏里面的每场戏都会试一下,都会让大家去排练。因为大家都不是职业的,也没有演过很多的戏,就是我想要告诉他们,我要的那种质感,就是你怎么表演出来那种东西,不要像电视剧里面一板一眼那种东西。我印象很深的有一场戏,就是大庆抱着他姐哭的那场戏,那场戏是试的最多的,试了有一个星期吧。
 
你想你没有见过亲人那么死,所以你说你应该是什么样的一种状态,这就难了吧,就需要你去想象了嘛。然后大庆他就是试了好几个版本,就每天其实都会试,试了就觉得很电视剧,太电视剧了就没感觉。后来我说,你去网上看一些事故现场的录像,看看别人怎么哭的,然后去找那种感觉,就找出来了。这个哭就很有意思,好像很随意,其实我们在后边做了很多功课的。
 
陆支羽:影片里面的驱邪仪式,有参考过其他经典影片里面的一些段落吗?
 
马凯:驱邪仪式那是真的,那些都是真的。我没有很刻意的去借鉴,但是肯定是受他们的影响,这是肯定,我没有去想很刻意的去看他们是怎么拍摄的,但是肯定是受了那些前辈的影响,但是我想不起来了。

电影《哭声》剧照
电影《哭声》剧照

陆支羽:罗泓轸的《哭声》你看了么?谈一下感受吧。

马凯:太牛逼了,就太牛逼了。你看他驱魔的那种张力,我相信罗导他肯定是,根据他们那个民俗的驱魔东西,肯定那都是真的,他们驱魔的时候就是那个样子,这肯定是真的,以我对罗导的认知,如果我拍我也会那么拍。他就是拍的太牛逼了,不敢和他相提并论。韩国的那种驱魔仪式的那种张力,拍的很厉害。
 
陆支羽:你这几天在西宁的感受如何?面对各种赞美或批评的声音。

马凯:我心态首先肯定是受宠若惊,就是觉得哇太抬举我了,特别抬举我,然后整个人也是飘着嘛。然后也看了很多评价,就是比较靠谱的一些影评,觉得他们说的特别对,其实在剧作上一些创作,我其实是不够的,因为说实话就不知道你怎么去在剧作上一些创作,因为没学过,只是凭着自己的感觉去弄,但是他说到了一些点上,我觉得会对我有很大的一个启发。
 
陆支羽:国内市场上有很多恐怖片,大家普遍评价都很差,你个人平时会看这些吗?
 
马凯:说实话我看的特别少,因为也是比较了解吧,只会去选择性的接触一些。我觉得我很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不功课做得多一点,你去看一些,多看一些恐怖片,你抄也不至于抄的那么烂嘛。


陆支羽:你以后一直会拍恐怖片吗?还是会有其他类型的尝试?
 
马凯:接下来的两部,我有剧本了嘛,之前写的,好几年前就开始写的,这两部都是牵涉这种恐怖的,一个是比较商业化一点的,就是纯娱乐性的一种恐怖,另一个就是稍微去探讨人的一些,是五个故事组成的一个。
 
陆支羽:这些故事都是你原创的吗,还是有一些借鉴?
 
马凯:看新闻,听他们笑话,反正就是杂在一起的,就是根据那些东西去改编的。
 
陆支羽:你后续的这两部影片都找到资金了吗?
 
马凯:有好几个公司他们有那个意向,但是现在还正在深谈。他们其实挺想的,因为毕竟也是可能比较娱乐化一点,他们更想接触。

FIRST红毯上的《中邪》剧组
FIRST红毯上的《中邪》剧组

陆支羽:他们会尊重你的想法,就是对恐怖片的一些理念上的吗?比如要用哪个明星之类的,你会因为这些方面有所妥协吗?
 
马凯:不会,我一点都不会妥协,要么就不拍嘛,我宁愿不拍,就是我。我控制欲可能比较强,就是说整个影片就必须是我来弄,我们可以一起聊,我特别喜欢大家一起聊,但是结果是我来定,你聊你给建议没问题,我特别喜欢听,我们在拍的时候就是大家一起来弄。
 
陆支羽:创作的掌控权永远在导演手上是吧。
 
马凯:对,演员我也必须要定,我还用上一拨演员,这是我在跟谈的一个基础。因为大家真的经过那个事以后,你不可能再撇下他们说你单独去飞了,那是不可能的事我做不到,我要用必须还是他们,还是他们来演,就是你看重的就只是我对于恐怖片这种类型片的一些东西,但是其他的你不能去干涉,你要是去干涉的话,那就不用再继续往下聊了。


完 整 获 奖 名 单


公号| 看电影看到死
采访| 陆支羽;编辑| 航天器
2016年7月29日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感谢大家关注公众号“看电影看到死”(扫描最后二维码)
展开查看全文
陆支羽
作者陆支羽
154日记 40相册

全部回应 4 条

添加回应

陆支羽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