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话

大春Sway 2010-01-18 02:22:07
       星期六下午,一个女客人面带愠怒问我:你这到底是电影院还是水吧哦,好笑人哦!
    我先是哑然,一阵茫然失措。短暂的断电后,我突然笑了起来。
    “对啊,我就是放电影的!”

      突然想说这个,也不太清楚为了什么。可能是发烧让我糊涂,习惯性的胡思乱想吧。因为我竟然走在大街上哼起了一首连我自己都很难想起名字的曲子。等回到水吧才惊觉那是Bob Dylan的you belong to me。
    然后我就想起了最近看过的两部台湾电影,《不能没有你》和《听说》。
    我不是想说这两部电影我觉得有多么精彩。我只是想知道,有多少人注意到了有这么一个人在两部电影都曾出现过。
    《不能没有你》一开场,和主角一起“跳大神”的那位大叔,也在《听说》中善意的提醒彭于晏:“年轻人,你要投币她才会动哦!”
   李龙禹,一个灯光师,演员。可我更喜欢称呼他为电影工作者。我想起了他,是想到了一个词:执着。

   我们都知道台湾电影的大环境起起落落,丝毫无产业可言。或许对于艺术电影来说,问题不大,那些艺术家依旧可以随意挥洒他们的梦想与才能。但是那些依靠电影生活的人,面对如此的环境,应当是艰苦的吧。
   于是,很多人离开了这个他们热爱的行业。就好似那个老生常谈,有谁还在坚持梦想一般,有多少人还在坚持?

   李龙禹,1974年在电影《刁蛮千金傻小子》中任灯光,1975年掌镜《热浪》,1991年在《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中出任一角。
   在刚刚过去的46届金马奖上,李龙禹荣获最佳台湾电影杰出工作者奖。
   我记得颁奖礼当时掌声雷动。带着感动,所有人站了起来。陶子姐一直呼唤着他上台。李老师带着一脸的平静,仅仅说了两个字:谢谢。
   那一刻,在我的心中,有某样东西被触动。甚至带给我戴立忍痛哭流涕更大的感叹。

   今天,我突然想起,那时,被埋藏着让我以为不曾发觉的那样东西,就叫做执着。

   今年是2010年。在这个并不算好的环境中,有个人淡然的一直默默工作了几十年。一直支持着这个行业,提携后辈,淡泊名利。梦想,除了这个词语,在我匮乏的脑海里想不出更能描绘这种感情的字句。
   第46届最佳台湾电影人提名者是三位:戴立忍,高捷,李龙禹。对于另外两位,大多数爱电影的朋友基本都知道。金马奖能把最终的奖杯授予李龙禹,真的是对执着和梦想的最大褒奖。
   在海角七号横扫金马的上一届,在魏德圣夺得那一届最佳台湾电影人时,在提名名单上,已经挂着一个人的名字,依旧是这个没有多少人知道的幕后工作者,李龙禹。
    

   坚持,梦想。这两个单词,很简单也很神圣。就像电影对于我而言,仅仅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但却是带给我最大快乐的一部分。我还能为了这个梦想继续坚持么?
   如果,再见那个女生,我会对她说:谢谢你把这里看成一家电影院。
   谢谢。一如李龙禹的简单。和他紧握奖杯的双手。
大春Sway
作者大春Sway
26日记 10相册

全部回应 12 条

查看更多回应(12) 添加回应

大春Sway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