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与乱想30 帕斯捷尔纳克

戚小存 2016-07-13 16:02:53
《致友人》
或许我不知道,若是钻进黑暗
夜晚也就永世不会进入光明
我——是个畸形儿,千万人的幸福
抵不上百来人无所事事的幸运?
难道我没有比较五年计划
没有随它升降、沉浮?
但我怎么背负沉重的胸襟
与因循守旧的事物共同相处?
在伟大的苏维埃时代也是枉然
崇高的激情被剥夺了立足之处
留下了诗人位置的一片空缺
即使不空,也是危如朝露。

《致茨维塔耶娃》
过去的一切——如春天的庭院
它的四周烟雾弥漫
我反正都一样,不管在我身边
穿上什么式样的连衣裙
过去的一切,像消逝的梦
其中也有着诗人的命运
波涛翻腾汇入许多支流
诗人如烟雾向前推进
从不幸世纪的窟窿之中
跨入到另一个难以通行的绝境
他会浓烟滚滚地冲出
压扁在饼中的命运的泥沼
如同谈论泥煤,后辈们会说
这种时代可以燃烧。

看得我有点难过的两首诗
[我——是个畸形儿,千万人的幸福
抵不上百来人无所事事的幸运?]
[如同谈论泥煤,后辈们会说
这种时代可以燃烧。]
这两段尤其难过。
戚小存
作者戚小存
42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戚小存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