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北海道到东京,日本夏天的四场花火

萨库拉 2016-07-01 14:17:39
进入七月,去日本一定不能错过的,那就是遍布全国各地的花火大会了。一说到花火大会,眼前呼啸而过一百部日剧。花火大会和穿浴衣的少年少女,简直是青春片的标配。作为一名十八岁的少女(你走开),不亲身经历一下怎么行?!

请随手列举五部出现过这种场景的日剧/日影
请随手列举五部出现过这种场景的日剧/日影


于是去年夏天,从北海道一路向南去东京的路上,看了整整四场花火大会。如果看花火可以当饭吃,我应该已经是个两百斤的胖子。

看过日本的花火大会,会觉得人生之前看的烟花都白看了。


✿ 旭川道新納涼花火大会 ✿
时间:7月底8月初(今年是8月4号)
花火数:4500发
人数:1万2000人
难度系数:一星

七月在美瑛WWOOF(点击查看),Host妈妈告诉我们旁边的旭川月底有花火大会。她专门给我们放了假,早早地在日历上那天标记“Sakura & Karin 休”。我和夏威夷姑娘Karin兴奋地跑了两次旭川买浴衣,配好腰带、木屐,扳着手指终于数到了7月30号。Host奶奶帮我们穿浴衣,Host妈妈开车送我们去车站,我们盛装坐在后座上,开心得像去春游的小学生。

浴衣虽然比和服简单,但还是需要专业的Host奶奶上阵
浴衣虽然比和服简单,但还是需要专业的Host奶奶上阵

Karin笑得跟花儿一样
Karin笑得跟花儿一样


旭川并不大,来花火大会的基本都是本地人。人们随意地坐在石狩川河畔,阶梯上,草坪上,像是夏天晚饭后的一场乘凉。花火就在河对岸发射,没有距离感,所有人都身在其中。这是我去过最有亲和力的花火大会。后来经历过东京花火大会提前占位的战斗场面,愈发觉得小规模的花火大会,有一份悠闲的可贵。

到处都是空位,只用把席子随地一铺
到处都是空位,只用把席子随地一铺


在等待花火大会开始的间隙,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观察穿着浴衣前来的少年少女。(来人啊,这里有个怪阿姨!)尤其是女孩穿浴衣而男孩穿便服,两人走在一起时中间隔半米远的组合,我总是会多看两眼。并且脑补出少年如何鼓起勇气邀约,但友达以上恋人未满又不好意思穿情侣感爆棚的浴衣前来,于是站在约定处忐忑等待,当穿着浴衣与平日截然不同的女孩出现在面前时,少年眼里猛然闪闪发亮的故事。

你们好,我是一个编剧。
你们好,我是一个编剧。


想起岩井俊二的《烟花》,几个孩子因为花火升腾而起时是圆是扁而争论不休,决定去发射花火的灯塔上一探究竟;《我们与驻在先生的700日战争》,无聊的夏天里跟警察捣乱的七个少年,用烟花进行了一场终极大战……年轻真好啊。我们的青春虽然没有浴衣和花火大会,但也有很多这样闪闪发亮的时刻。

这样一飞冲天的时刻
这样一飞冲天的时刻

这样接连盛放的时刻
这样接连盛放的时刻

这样照耀万人的时刻
这样照耀万人的时刻


整整放了一个小时。就这样仰头看着,眼泪都要掉下来。青春跟花火一样,浓烈绽放而又转瞬即逝。大概,这就是我喜欢花火的原因吧。



✿ 函馆港まつり花火大会 ✿
时间:8月1日(台风天延至8月5日)
花火数:1万发
人数:7万人
难度系数:一星

花火大会的绝配是什么?当然是烧鸟(烤鸡肉串)和啤酒。这几个词排列在一起,夏天简直扑面而来。函馆的名物便是烧鸟便当,来了岂能错过?临近花火会场有一家著名的ハセガワストア分店,不过大会当天人非常多,外卖都要等一个多小时,于是中间抽空去了函馆山看百万夜景,冲下来的时候烧鸟便当刚好到手,花火大会正要开场。完美。

迫不及待开吃忘了拍照,参考网图吧~
迫不及待开吃忘了拍照,参考网图吧~


函馆花火大会的优点在于临海,可以看到花火映在海里的倒影。我去的是西波止场附近,人不会水泄不通,大家都坐在滨海的阶梯上,即便晚到了,也能见缝插针在人群中找到位置。

像海上升起一颗钻石
像海上升起一颗钻石

偶尔虚焦也不错
偶尔虚焦也不错


用iPhone的“慢动作”拍了一段花火视频,简直是宇宙大爆炸的完整过程有没有:



日本花火大会的节奏都是先一个个、一双双,中间有一些小高潮,然后临近尾声的时候百花齐放推到最高点。“砰砰砰砰”,听觉和视觉都密集到人喘不过气。每到这个时候我只想说,谁发明的花火请给他颁诺贝尔奖好吗!

闪瞎
闪瞎


如果在函馆看花火大会,推荐住民宿“じょう蔵”(http://j-kura.com/)。一个非常温柔的欧巴酱开的家庭旅馆,离花火会场不到两分钟路程,看完以后晃荡回去,完全不用担心人流和交通。具体的试睡报告请参见稍后的《睡遍霓虹国之北海道》篇。



✿ 仙台七夕花火祭 ✿
时间:8月5日
花火数:1万6000发
人数:45万人
难度系数:三星



从北到南,这是第三场花火大会,花火数量在递增,人数在递增,观赏的难度系数自然也在蹭蹭蹭往上涨。看过《在仙台走进伊坂幸太郎的<金色梦乡>》一文的盆友应该还记得,这场花火之所以意义重大,因为电影《金色梦乡》最后那场精彩绝伦的烟火就是在这里拍摄的。

有料席
有料席


日本的花火大会都设有料席,有椅子坐,视点较佳,可以付钱购买。仙台花火大会的地形比较复杂,人流相当拥挤,鉴于这是一场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赏花火行动,我决定斥巨资买一张设于广濑川旁边的有料席——其实也就3000日元而已,在当时也就150RMB,太划算了有没有,毕竟,可以在雅人叔当年的位置看同样的花火!(可怜天下迷妹心♥_♥)

《金色梦乡》原景重现
《金色梦乡》原景重现


有料席的购买方式具体可以上花火大会的官网查询,一般在便利店的自助机上就能买到。但仙台这种远近闻名的花火大会,开卖没多久就会售罄,我是抱着赌一把的心情在现场设立的售票点买到的。四点左右时票量还不少。给海外无法在便利店购买的盆友做个参考。

买到有料席之后石头落地,在周围闲逛,顺(zhuan)便(men)捕捉美丽的浴衣。怪阿姨OS:穿浴衣的年轻男女多美好啊,就是看不够嘛↓↓↓



大会开始前回到了有料席,买了烧鸟和啤酒,但在椅子上正襟危坐地看烟花总觉得有些拘谨,没有了在人群中席地而坐的那种生活感和随意。一个人看到最后,简直有点撒比西。



伊坂幸太郎在《金色梦乡》里写,“同样的烟火,总是有形形色色的人,在不同的角落看着,说不定自己现在看到的烟火,在另一个地方,有一个老朋友也正在看着。这么一想不是令人开心吗?而且啊,那个老朋友很可能也跟你想的一样呢。我一直这么认为。”

可是我那些一起看烟花的老朋友们,都在千里之外呢。

有好多事情想跟你们一起做,但现在,只想跟你们再看一次烟火。





✿ 东京湾大华火祭 ✿
时间:8月第二个星期六
花火数:1万2000发
人数:70万人
难度系数:四星

东京三大花火之一的东京湾,从今年开始停办,原因是2020东京奥运会的会场和选手村在区内修建,避免影响工事。对于游客来说当然是一个遗憾的消息,这样一来能在东京市中心看的花火大会只剩下隅田川和神宫外苑。虽然我去年看的那次已经成为绝唱,但东京湾的经验仍然适用,毕竟所有大型花火大会,要克服的问题永远是1.人多,2.交通。

东京湾和隅田川的情况比较类似,观赏烟花的方法有这么几个:1.现场占位 2.有料席 3.租屋船在河上看 4. 住在能看到烟花的酒店 5.订可以看到烟花的餐厅,另外隅田川花火大会还可以上晴空塔看。但是除了1和2,其它几项都价格不菲,屋船三万日元起跳,酒店房间五万日元/人起跳,稍微便宜一点的有料席和晴空塔都要抽签,对大多数人来说,最可行也最Hard模式的就是占位。不,这哪是占位啊,这根本就是一场战争。

话说我事先经过了周密的部署,选了非主流会场的竹芝ふ头公园,订好了公园旁边的酒店,自觉万无一失。到了花火大会的那天早上,我九点多就下楼占据高地,然后——懵逼了。

作战要诀是:1非主流场地 2一大大大清早来 3派人驻守一天
作战要诀是:1非主流场地 2一大大大清早来 3派人驻守一天


三十五六度高温的酷暑早晨,整个公园就已经被占满了,而且经验丰富的日本人民都是有备而来,一顶顶帐篷,一箱箱水,摆明了在要在烈日下守一天。我只能干瞪眼:轻敌了啊!四处搜寻,终于在一个视线稍有遮挡的方找到了一块小小的空地,赶忙铺上在百元店买的塑料席,用胶布牢牢地贴在了地上,并在上面贴了姓名的字母。然而当玩了一天黄昏时分回到会场,那里坐着一位带着女儿的年轻妈妈,原来我的席子不知道被谁扔到了草丛里。一波三折啊!年轻妈妈特别温柔,英语也不错,我拿出早上拍的占位照片给她看,大家很快便欣然地达成共识:这块小小的位置,我们一人一半。那晚剩下的部分,就是我一边逗她的小女儿,一边看完了花火大会。我们交替赞叹着“きれい”(漂亮)和“すごい”(厉害)——请记住这两个看花火的高频词汇,每次我转过头,都看到小姑娘圆圆的脸在花火的照耀下明灭。



作为首都的花火大会,有一些别的地方没有的品种。我最喜欢的一种,是呼啸出膛后一团火光直冲上天,飞很高,很久,所有人都抬头仰望着,等待,等待,它越飞越高,感觉如此漫长,然后,终于“砰”的一声绽放。巨大的花朵仿佛扑面而来,所有人忍不住“哇”地赞叹,像一切守候都是值得的。

那晚没有拍太多照片。只是拼命地想用眼睛记住。还有一个星期就要离开日本,这场花火意味着整个夏天的结束。花火真是一个奇怪的东西。它明明那么炽烈地盛放,然而黑色的天幕上转瞬便了无痕迹。它向死而生,绽放就是它的全部形态,亦生,亦死。照亮望向它的每一双眼。

无常、侘寂、生死壮烈,烟花跟樱花一样,是永恒的软肋。

不知道下一次回日本看花火,会是什么时候?






萨库拉
作者萨库拉
77日记 37相册

全部回应 4 条

添加回应

萨库拉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