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 她是《匆匆那年》女主, 更是摄影师何泓姗

杜扬Seatory 2016-06-17 11:44:20
采写 | 杜扬



她不仅是《匆匆那年》中的方茴,《喜乐长安》里的喜乐,还是唯一入选徕卡大师班的中国女艺人。
这篇访谈呈现的不是演员何泓姗,而是摄影师何泓姗。
见面之前,我细读过了她的每一条微博。“不拿相机不自在”,在她的个人照片中,与她同框出现最多次的道具就是相机。如果说每个人的性格都拥有一种底色,属于何泓姗的大概是烟灰色:安静而深刻,谦逊而孤独。
这静默的气质与娱乐圈浮光掠影的热闹相比,略显出离,却也一任天然,自有风度。“眼睛里容不得沙,也看不了邪气,需要小溪草地大海去远离是非。”在一帧帧定格的影像中,她不动声色而又倔强地,试图体味和发掘自己。

何泓姗摄影作品







D:杜扬
H:何泓姗

D: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摄影的,又是因为什么契机开始拍胶片?
H:我和胶片的缘分从年少时就开始了,记得小时候父亲就经常给母亲拍摄照片,然后自己冲洗放大,当时的我觉得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后来上了大学有了自己第一台单反数码相机,没有收入来源的我只能选择一款便宜的手动定焦镜头,开始手动模式拍摄。后来偶然机
采写 | 杜扬



她不仅是《匆匆那年》中的方茴,《喜乐长安》里的喜乐,还是唯一入选徕卡大师班的中国女艺人。
这篇访谈呈现的不是演员何泓姗,而是摄影师何泓姗。
见面之前,我细读过了她的每一条微博。“不拿相机不自在”,在她的个人照片中,与她同框出现最多次的道具就是相机。如果说每个人的性格都拥有一种底色,属于何泓姗的大概是烟灰色:安静而深刻,谦逊而孤独。
这静默的气质与娱乐圈浮光掠影的热闹相比,略显出离,却也一任天然,自有风度。“眼睛里容不得沙,也看不了邪气,需要小溪草地大海去远离是非。”在一帧帧定格的影像中,她不动声色而又倔强地,试图体味和发掘自己。

何泓姗摄影作品







D:杜扬
H:何泓姗

D: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摄影的,又是因为什么契机开始拍胶片?
H:我和胶片的缘分从年少时就开始了,记得小时候父亲就经常给母亲拍摄照片,然后自己冲洗放大,当时的我觉得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后来上了大学有了自己第一台单反数码相机,没有收入来源的我只能选择一款便宜的手动定焦镜头,开始手动模式拍摄。后来偶然机会拥有了一台hasselblad 500CM,我清晰的记得腰平取景器那个小小的方框里带来的震撼,那时候才真正感觉到被唤醒,原来自己一直需要的是胶片拍摄的状态和感受。

D:所以在胶片和数码之间,你坚定地选择了前者。那么对你个人而言,胶片究竟有什么不可替代的优势?
H:我喜欢胶片的质感,每一个颗粒都像是在呼吸,黑白或彩色,直接的美感无需修饰。我是个健忘的人,喜欢胶片冲洗后带来的惊喜,有些已经忘记瞬间却定在了某个时刻。

D:平时街拍用得最多的器材是哪部?为什么喜欢这部机器?
H:我是一名演员,工作中别人拍我,以团体合作的方式来创造人物、电影或者电视剧作品,是一种高强度的状态,所以休息中我爱街拍,去拍别人,也是一种心理的舒缓和放松。我会携带135相机,通常是leica M3或者nikonFM2配50/1.4。我用M机,就是情怀那么简单,旁轴还是习惯使用35定焦,单反则喜欢50。





D:如果是平时用135抓拍日常生活,你会用全自动的便携机吗?
H:好像不太喜欢用全自动的相机,可能是觉得把操作过程全部交给相机的话会没有安全感。

D:所以你喜欢操作感更强的机器?一切都可以由自己控制的那种。
H:嗯,可能是这样。

D:所以也会自己在暗房里冲洗胶卷吗?
H:对!如果条件限制、没有暗房的话,也会在洗手间里冲卷(笑)。

D:所以会有全套的冲卷道具?把洗手间当成暗房来冲卷这事我好像也干过……
H:对啊对啊,穷人的玩法,哈哈,而且有时候觉得便宜的显影罐更好用啊。





D:你的拍摄对象大多是人,在他们最自然的珍贵瞬间,留住了那一刻的情绪和绝无仅有的质感。你如何选择你的拍摄对象?他们身上的哪些气质会吸引到你?
H:拍摄对象的选择应该也是一种感觉吧。我是看气质,那种身上独有的劲儿,或许是忧伤,纯朴,冷漠,孤独,又或者是困苦或者幸福,明明白白的写脸上,我会比较想拍。但有些时候我拍摄的对象也是表达自己的内心。

D:可以说说为什么选择黑白作为主要的表达方式吗?
H:黑白是一种态度,也更能直接的纯粹的触探到我的内心。彩色也有喜欢的卷Kodak160VC,可惜我没有了。

D:我发现你的重曝作品很有趣,是怎么喜欢上这种拍摄形式的?
H:我是偶然在网上看到一些爱情主题的重曝作品,大多是数码作品,后期制作得很唯美。然后我就开始尝试用胶片机rolleiflex 2.8F和nikon FM2 拍摄重曝作品。大多表现人物自身个性,或是我自己内心的声音。







D:摄影在某种程度上是关于自我的发掘和探索,很多时候作品会与创作者的性格相互作用。那么摄影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它给你带来的最大的影响或改变是什么呢?在拍戏或者日常生活中会感受到与摄影的关联或感应吗?
H:几年前我对自己说过,30岁以前一定要找到自我,不能在重复和模仿的影子里过一生。做一名演员,就是在创造或者还原多个人的人生,在不同的剧中我是不同的角色,很享受这种抽离感。然而摄影对我来说中和了角色对自我的疏离,让我更多地去发掘和了解自我;通过摄影,我可以静下来,等待想要捕捉的画面,也更大程度地爱上观察和发现,尝试尽可能多的拍摄形式。

D:对于演员而言,可能最重要的是表现力和提供感受,对于摄影师则是更注重发现和捕捉感受,这两者似乎有所矛盾,但你同时都做得很好。你也曾在微博上说:AB双子大概藏于每个人的内心吧。那么在你心中,这两种角色之间于你来说是怎样的关系呢?
H:演戏和摄影我是没有办法去做选择的。对我来说演戏是把角色和我自己内心的情绪外化,然后传达。摄影则是全自我的表达,远的近的主观的客观的,或许不需要人知道又或许希望更多人能有同感。这AB内心应该指的我有时有些小忧伤有时又特别开朗吧,应该是不矛盾的。

D:可以谈谈对你影响比较大的摄影师或艺术家吗?
H:我喜欢的摄影艺术家很多,也很尊重每个摄影师的想法以及呈现的作品。我赞同William Klein的“摄影无规则”的观点,Bresson的“决定性瞬间”让我爱上街拍,VivianMaier的自拍让我也爱上镜子。当然许多导演和演员也是优秀的摄影家,Wim Wenders 和何藩对我影响较深。Wenders 导演的每张作品都好似有神圣的光晕,以及极强的叙事能力让我着迷。何藩的极简和神用光也是有强烈的视觉冲突和人文气息。





D:前段时间你参加了一个摄影大师班,可以谈一谈收获吗,或者印象特别深刻的事?从Matt Black身上学到了什么?
H:我这次很荣幸参加摄影大师班并且成为Matt Black的学生。他帮我理清了摄影的思绪,教会我如何把自己所拍的作品归纳为一系列,以及怎样挑选出自己比较好的作品,更教我思考取材的方法。他指导了我,一个对摄影有极大热情的演员,今后将如何系统的去展开拍摄。

D:Matt Black 获得2015尤金·史密斯人道主义摄影奖的项目《贫穷地理》,最初就是通过Instagram发布并让世人所知。目前你在图虫也开通了自己的账号。对你来说,选择网络的图片发布平台时,最看重的是什么?
H:选择网络图片发布平台时,我看中的也是大家能相互学习和交流这一点。图虫上的摄影师会上传很多好的作品,我也可以看到大家喜欢什么样的东西。推广好作品带来的正能量,我觉得对网络来说也是很重要的。



D:平时会看的摄影杂志或网站是什么?
H:平时会从不同渠道的网站上看摄影作品,比如instagram或者摄友们分享的作品,我也爱在书店看看大师们的作品。

D:你的文字也很有美感。可以给大家推荐几本你喜欢的文学书吗?
H:《动物庄园》,《1984》,《小王子》。

D:在摄影的领域,你个人有什么未来的计划吗?
H:我希望未来能去到更多地方系统的开展拍摄活动,有机会出一本影集或者办一个艺术展最好了!

*实习生朱方方亦为此文作出贡献。

原文发表于图虫网
点击这里移步何泓姗的图虫主页
更多关于摄影的优质原创内容,请移步图虫“影像频道”。
展开查看全文
杜扬Seatory
作者杜扬Seatory
49日记 65相册

全部回应 97 条

查看更多回应(97) 添加回应

杜扬Seatory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