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凡达》引发的一场制作圈内外电影从业人员的对话

蔻蔻42㊣ 2010-01-09 13:00:49
在看完第一次《阿凡达》之后,我在MSN签名中写着不要对它期待过高,本意是没必要把这部电影当做“神作”。(究竟怎样的电影才能称作“神作”?还需要更多的探讨。)但是这句话遭到一位在电影制作前线工作的朋友的反驳,他或许认为我的“不要期待过高”是对《阿凡达》某种程度的玷污。

他顺着这个话题说:“我一直认为制作圈之外的电影从业人员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要知道一部电影的完成是需要靠很多人的努力和心血,我们是很辛苦的。”当然,我不否认他这句话有一定的道理,然而,事实上,各行各业只要是认真对待自己事业的人都有各自的辛苦吧。一个只有几人的剧组制作一部电影,平摊在每个人身上的工作量,还有整个制作完成的难度不见得比超级大剧组更容易。谁更辛苦无法量化比较,而对于作品来说,我们不得不从结果来审视。费了大力气并不能直接得出做出好作品的结果。以我另一位同学的比喻就是,拉了千军万马去前线打仗,全军覆没了,那些牺牲的人固然是值得敬佩的,但是这场仗输了就是输了。当然对于《阿凡达》来说这是一个过于极端的例子并不适用。

不知道我是否过度阐释了他的意思,我听出的话外之音是——我们拍电影那么辛苦,你们说说话那么轻巧,还在那里指手画脚,挑三拣四。制作圈和评论界这对矛盾似乎是中国电影圈由来已久的痼疾。我只是以为如果批判失去了意义,这个行业有什么可进步而言?今年中国电影的火爆局面尤其需要评论、反省,但事实上评论一直都处于被边缘化的状态。

这位朋友在聊天中还感叹了一句:看完《阿凡达》我觉得在中国混没有什么前途了。我十分惊讶这个观点(尤其对方是专业的从影人员),难道电影只能有《阿凡达》这条路子么?好莱坞可以有卡梅隆,我们也可以有贾樟柯,欧洲不还有哈内克这样的吗。讨论基本到此结束了,双方都无法说服对方,于是作罢。

讨论后第二天晚上看阿莫多瓦的《回归》,其中有个镜头,佩内洛普处理被女儿杀死的丈夫的尸体,近镜,俯拍,佩内洛普用一张雪白的餐纸盖在血污上,鲜红的血慢慢浸过白色的纸,那个镜头美极了。我再次确信我所以为的并没什么问题嘛,不借用CG,没有特效,却也可以在现实的空间中制造出这样类似幻觉的景象。

最后引用一段近日在看的《等云到》中的有趣描写,是关于《罗生门》里三船敏郎和京真子的那场吻戏。

“演对手戏的三船敏郎冒着汗珠的肩膀上,摇动着树叶的影子。其实真正的树影由于位置较远,很难拍摄出清晰的效果,于是就让照明组各人手拿树枝在照明灯前摇晃。汗珠则是化妆师用一捧水洒出来的效果。需要大面积的树枝影子的时候,用手摇树枝还不够,还要在头上套上网罩,然后在上面适当地插上树枝一同摇晃。”

那是1950年,在今天看起来让人捧腹的场面。卡梅隆的执着和他所开创的电影新局面固然值得肯定和尊敬,但这只是一条路子,也还有已经在开始没落的“等云到”的精神,当然还应该有更多的路数。
蔻蔻42㊣
作者蔻蔻42㊣
46日记 14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添加回应

蔻蔻42㊣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