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的犀牛|如果我爱你是万丈深渊,那么我爱你

七月 2016-06-04 01:15:53



“只要他还能让我爱他,只要他不离开我,只要我还能忍受,他爱怎么折磨我就怎么折磨我,他可以欺骗我,可以贬低我,可以侮辱我,可以把我吊在空中,可以让我俯首贴耳,可以让我四肢着地,只要他有本事让我爱他。”
 
——《恋爱的犀牛》
 
看完话剧《恋爱的犀牛》,我深深感受到马路和明明死一般地爱情,爱的疯了,傻了,毫无尊严了,这都让我心痛。但更让我心痛的是,当明明说起她爱的人陈飞的时候,当马路说起他爱的人明明的时候,那一脸的发自内心的天真。
 
爱可以让人成为魔鬼,疯子,精神病患者,但爱也同样可以让人变得可爱、天真、纯洁、明媚。我害怕这种明媚,这种只有把一个人爱到骨头里,爱到血液里的明媚。明明她很痛,想要发疯,可是每当她痛苦纠结完之后,居然可以像个天真的小女孩一样,又蹦又跳,满脸幸福与天真地说起那个折磨她的爱人。
 
去看话剧之前,我看了一部分严歌苓的《小姨多鹤》,其中有一段话是男主角的老婆小环说得,她说,“多鹤是日本女人,没错,赌一条东海烟她也早把命化在她的男人身上了。喜爱不喜爱她的男人,另说,也无所谓。想从这男人命里掰出自己的命,她办不到。”
 
那个时候我在心里后怕,女人一旦爱上了一个人,有了肌肤之亲,这一生都难逃。懂爱的人,一旦爱上了谁,那么她从此就万劫不复了。
 
我们只是渴望爱,可是我们低估了爱的力量。它可以摧毁你的一切,只为了爱。我感受到了它的力量,所以我畏惧它。
 
可是当话剧中,看到马路为了明明发疯发狂,大喊大叫的时候,我想,人这一生,如果真能万劫不复般地爱上一个人,也值了。
 
在马路眼里,他的爱人,是不同的,唯一的,柔软的,干净的,天空一样的。
在他的朋友大仙、牙刷们那里,认为“过分夸大一个女人和另一个女人之间的差别是一切不如意的根源。在有着无数选择可能的信息时代,死心眼儿这个词基本上可以称作是一种精神疾病。”
 
所以他们觉得马路疯了,精神失常了,为了一个“带着复印机味的女人。”为了这样一个女人,他写诗、弹琴、嚼口香糖、唱小夜曲、老换袜子、不吃大蒜、天天洗澡。他们觉得马路完全疯了,所以像闹剧一样请来了“红红”,想用最粗俗最原始的肉欲让马路清醒,想让他明白,这世上,没有什么女人是不可被替代的。
 
所以马路更加难受,所以他对着犀牛图拉大喊,“可怜的图拉,我知道你跟所有人都合不来,就像我和大仙、牙刷他们待在一起不过是出于无聊,现在他们都认定我是个疯子,不再理我了。”
 
他爱得深邃,爱得不要命,爱得寂寞。
在他们的爱情面前,尊严、自我,不仅显得微不足道,更显得可笑至极。在爱情面前,没有自我,没有自尊心,只有爱,只要爱。甚至他们只求爱别人,不管那个人是不是爱自己。
 
他们折磨自己,拷打自己,他们又哭又笑,疯疯傻傻。他们一边想要忘记,一边下决心不会忘记。他们一边想尽办法如何不去爱,又一边抛弃所有地不管不顾地只要爱。
 
爱让他们变成了诗人、疯子、幻想家,爱让他们不在意一切,金钱、名誉、朋友或者其他。
 
“你是我温暖的手套,冰冷的啤酒,
带着阳光味道的衬衫,日复一日的梦想。”
 
“你是我渴望已久的晴天,
你是我猝不及防的暴雨。
你是我赖以呼吸的空气,
你是我难以忍受的饥饿。”
 
“你是纯洁的,天真的,玻璃一样的,
阳光通过你,却改变了自己的方向。”
 
这些句子,字字锥在我心上。到底是什么样的爱人,连阳光都要为她改变方向。
到底是什么样的爱人,让一切白的东西和她相比都成了黑墨水而自惭形秽。
 
如果一生之中,真的这般浓烈地死一样地爱过,不值得吗。
我想它值得,即便它万箭穿心,千疮百孔,它依然值得。因为也许一生你很难有一次这样的爱,不计得失,不求回报,只要“我爱你。”
 
人是懦弱的,软弱的,胆小鬼,很多人如剧本里说得那样,不过是个没有勇气的人,去找个女人作伴。那些花前月下,甜甜蜜蜜,山盟海誓,在明明的爱面前,软弱无力,烟消云散,不值一提。她就是这样蔑视他人的爱情,她蔑视那些所谓说爱的人,她有这个资格。
 
“明明,我想给你一切,可我一无所有,我想为你放弃一切,可我又没有什么可以放弃。金
钱,地位,荣耀,我仅有的那一点点自尊没有这些东西装点也就不值一提。”
 
马路在爱情里炽热与天真,甚至卑微,也让人心疼。明明让他回来,他就回来,让他走开,他就走开,让他坐着,他不站着,让他趴在地上,他绝不起来。他的生日明明说是哪天就是哪天……他陪着明明失魂落魄,绝望痛苦,也陪着明明跌宕起伏,发疯发狂。
 
他注定爱不到明明。这个女人的爱太浓了,太烈了,太具有唯一性,太特别,太要人命。

他注定只能得到这样一份爱情,得到一份伴随着他一生的疼痛。这疼痛让他在往后的日子里,看到所有的一切都了无生气。
 
但我知道,即便他没得到,没被爱上,他知足了的,他觉得值得的。
 
“如果是中世纪,我可以去做一个骑士,把你的名字写上每一座被征服的城池
如果在荒漠中,我会流尽最后一滴鲜血去滋润你干裂的嘴唇
如果我是天文学家,有一颗星星会叫做明明
如果我是诗人,所有的声音都只为你歌唱
如果我是法官,你的好恶就是我最高的法则
如果我是神父,在没有比你更好的天堂
如果我是一个哨兵,你的每一个字都是我的口令
如果我是西楚霸王,我会带你临阵脱逃任由人们耻笑
如果我是杀人如麻的强盗,他们会乞求你来让我俯首帖耳”
 
爱让他成为了一个真正的诗人,真正的男人,真正体会过爱的人。
 
如果此生拥有过这样的爱情,没钱、没有名誉、没有尊严,又有什么关系。让他生他就生,让他死他就死,还不够吗。
 
我再也不怕爱了,我只怕爱得不够。不够深,不够浓,不够要命。
 
我不仅看到了剧中人物的魅力,也看到这些表演者的光芒。他们单纯、可爱、坚持、紧张、多才多艺。我在想他们怎样被从众多表演者里选拔,他们经过了多少次反反复复的排练。我清楚的记得,谢幕的时候,饰演明明的女孩儿跟旁边女孩儿对视的眼神,那意思是,“结束了,他们成功了,他们很满足,很欣慰,很幸福。”
 
就像经历过无数次训练、无数个比赛,最终夺得冠军的人一样,拿着奖杯在奖台上双眼朦胧。有勇气的人,最有魅力,这句话一点不假。明明和马路很有勇气,面对爱情,他们爱到了极致,这些表演者也是有勇气的人,他们努力过,努力着,辛苦了,但也很欣慰。
 
剧中马路还有一段话,“我曾经一事无成,这并不重要,但是这一次我认了输,我低头耷脑地顺从了,我就将永远对生活妥协下去,做个你们眼中的正常人,从生活中攫取一点儿简单易得的东西,在阴影下苟且作乐。”
 
不服输的人,才是赢家。真的,即便你一事无成,一无所有,只要你不服输,不认命,你永远都是自己命运的主宰者,生活的赢家。一旦我们认了,顺从了,我们便真的彻底失败了,完蛋了。
 
结束时去厕所,还碰见一个女孩边洗手,边擦着脸上的眼泪。
这场话剧,所有人都赢了。不管是创作者,制片人,表演者,还是观众,都各有所获,各有所得。
 
“年轻一代的爱情圣经”,我信了。在此更让我佩服的仰慕的是廖一梅和孟京辉,不一样的人生路,要走就要走得彻底。
 
记得2008年《画皮》刚上映的时候,朋友跟我说,一定要看看,看完了你就知道什么是爱情。结局的荡气回肠,我一直难忘。如今我也想推荐《恋爱的犀牛》,以及廖一梅《悲观主义花朵》,看完了,读完了,你才明白什么是要人命的爱。
 
只能说,爱也需要天分的,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触及到疯狂又极致的爱情。
 
是的,如果“我爱你”是万丈深渊,那么我爱你。

扫一扫,关注我。七月微信公众号:qiyuexiezi
扫一扫,关注我。七月微信公众号:qiyuexiezi
七月
作者七月
132日记 6相册

全部回应 8 条

查看更多回应(8) 添加回应

七月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