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蜗居生活

26亩麦田 2010-01-07 23:05:34
是的,当你看到这个题目,我不能不认为你说的有道理。这题目很雷人,尤其现在。你的想象力丰富,这可以理解,但是我还是要写,写我的蜗居生活。

前几天在考试复习间隙忙里偷闲把《蜗居》看完了,校园网VOD视频里的,全本,未删节。嗯,听起来像是以前讨论大陆被禁的书一样,全本,未删节。

被阉割后的全本书,我也读过不少,有张竹坡点评本《金瓶梅》,有春风文艺社的《上海宝贝》。前者是曾经的某人送给我的,上个学期刚让一个大三的学妹拿走,或者说是我送给了她。嗯,拿别人的东西转送另一人的确有些非议,但是,即使她喜欢,即使已经送了,罢了。后者是从学校门口一个王姓的摆书摊的人那里淘来的,和一本毛姆的《啼笑皆非》一起,5块钱。嗯,淘旧书的确比买新书合算得多。

在某个刮着大风阳光普照的午后,我和曾经的师兄去了王姓书摊主家里,又淘得几本书,列数如下:《米》《厚黑学》《权术论》《苏菲的世界》《女皇梦——江青外传》,嗯,忘了交代,还有一本古籍版本的《肉蒲团》。嗯,和上文所提《金》如出一辙。包了一张白色的挂历纸,掩盖了封面的斑驳。这本书一直放在抽屉里,未能登书架之大雅之堂。只看了一篇便搁置起来,但是这篇仍记忆犹新。是的,我可以告诉你:“太监,名为公公,实为婆婆”。古人总结得just to the point。请允许我换个说法。

这些似乎与蜗居毫无关联。是的,近期一直在宿舍蜗居着,除了吃饭和考试,约等于不出门。这确实是一种蜗居生活,我喜欢称它为冬眠。

蜗居的生活总不能什么事也不做,我只好找点事情来暂时谋杀时间。从网上买了一株双色茉莉,几个百合种球,寻思着给这个供我冬眠之地增添几摸绿色。于是,茉莉买来了,种上以后叶子逐渐干涸。百合今天才种上,能不能发芽只能看它的造化。嗯,你会问我养没养过花,其实我确实养过花,仙人球,俗称白头翁。最后,寿终正寝。其实,局外人看来,是我浇水太多使它烂根而死。

嗯,由此看来,茉莉和百合的造化,只能看它们2010年的运势了。

圣诞节前天从新校借来几本书,苏童的《刺青时代》,还有林语堂写的《武则天正传》。一向喜欢看些稗官野史的奇闻轶事,不过偶尔闲下来看看所谓的正传也不错,至少顺应主旋律也未尝不可。我也是良民,天下顺时者子民中的一员。

唐朝那些事,或者说一个大家庭那些家务事,很难断清。历史就是历史,当事人已经不在,谁能说的清道的明呢。随它去吧,历史也不过如此。想起前几天微博上有人写的一条:新闻只不过在为历史打草稿罢了。嗯,有道理。

昨天一天和icl在宿舍看书,她看高数,我研究高宗和武后那些事,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家谱。一个晚上头昏脑胀之余终于把被武后所杀之人和这位杀人魔王之间的亲属关系搞明白了。嗯,同时印象最深的还有后人评价太平公主的一句话:有其母必有其女。

晚上人人网看公共主页,蜗居更新了剧照。下载了一张宋思明的剧照存放在桌面上,未重新命名,按照本来的文件名保存了下来。想起上个月看到《信报》上所说,一个青岛小嫚看了蜗居后,毅然和相恋了4年的男友分手,原因是男友没有房子没有路虎没有六位数。

更新了个状态:《蜗居》害了多少挂羟基的小苯环啊……是的,我承认我是学化学的,一念之中想到这样一个签名。原本想写:《蜗居》害了多少小女孩啊……其实,想想,诙谐也有诙谐的好处,至少不会让某些人看后太难于接受。

很多90后小女孩想看《蜗居》,也包括一些“正统”的80后。是的,我不是一个传统的80后,但是却正。正,这个词,到底什么意思,其实我也不懂。出于一个看后的观者的内心,真的不建议有些人去看这部电视,因为,有些影响会很深远。

网上关于《蜗居》的评论有好多,不一而足。暂且笑笑而过。古代还有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呢,更何况言论自由的今人呢。

只要自己能从《蜗居》带来的影响里走出来,真的走出来,就行了。我承认,我是个明白人。葫芦僧乱判葫芦案,但明白人不做糊涂事。

嗯,就到此为止吧。虽然不考研,但是9号10号我要开始我为期两天的“三陪”生活:陪吃陪住陪考试。嗯,班里一女生因考点距学校偏远,我去当一回“护花使者”。我想,还是解释一下为好,免得你又像看到题目后一样放开思想的缰绳,把天都想开一个口子。

我的蜗居生活暂且告一段落,接下来就是做实验,看书,写论文,准备毕业。2010年了,我向毛主席保证,我是一个新时代的合格毕业生,不反对不冲动不愤青,一颗红心忠于党!
26亩麦田
作者26亩麦田
18日记 9相册

全部回应 17 条

添加回应

26亩麦田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