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许鞍华(上):大时代下的小人物

bookbug 2016-05-31 09:04:32
喜欢许鞍华导演的作品多年,也看过其中几乎全部,因此上三十年细说从头,不难发许导大半电影视角中泾渭分明的双面:要么充满了鲜明的政治隐喻,要么弥漫着浓郁的文艺气息。所以,看许鞍华导演电影,一方面总能深深地感受到自香港电影新浪潮起,她作品当中凝重的社会历史感和厚重的人文关怀;另一方面,也总能在她娴熟的文艺改编和写实的平凡讲述中折服于她的细腻和从容。有时呼天抢地,偶尔歇斯底里;貌似平平淡淡,实则如泣如诉。许多情绪都只是一笔代过,并未刻意渲染,镜头之中那种“此时无声胜有声”的境界,既是《投奔怒海》里的满目疮痍,也是《千言万语》中的一地蜡烛。

先说社会历史感这一面。(这一面话题敏感,尽量简短和语焉不详,更多篇章留给文艺来说话。)
这一面前期主要是聚焦越南战后难民生活的《来客》(电视剧《狮子山下》中一集)、《胡越的故事》与《投奔怒海》(合称“越南三部曲”),后期则以回顾香港本土左派知识分子自觉向港英挑战历程为主线的《千言万语》为代表,即使影片被裹以爱情题材为包装,但爱情包不住满屏的家国情怀。


越南三部曲的最后一部《投奔怒海》拍摄于1982年,既是许鞍华电影生涯的成名作,也被认为是香港电影新浪潮的经典作品,当年获得的1500多万港元的票房,刷新了港岛文艺片票房纪录。影片以林子祥饰演的日本记者重返刚刚解放的越南为视角,将记者镜头下普通民众水深火热的惨淡生活和越共政府特意安排下热火朝天的粉饰太平形成鲜明对比,对所谓的“新经济区”进行了赤裸裸的展示;而投奔怒海的执着和最终的绝望,也充满了无可奈何的沧桑和悲凉,政治隐喻不言而喻。


影片尽管在次年的第二届香港电影金像奖上一举拿下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编剧、最佳美术指导和最佳新演员五项大奖,但由于全程在中国大陆取景拍摄(海南岛),也因此导致影片在台湾被禁,所有演职人员被宝岛封杀(好在绝大多数工作人员都用的假名),这也是为何电影被原本的导演严浩拒绝、同时也被原定的演员周润发辞演的原因。不过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无线艺员培训班的青年演员刘德华意外参演,就此进入影坛。


1999年上映的《千言万语》,根据真实社会事件改编,尽管以爱情题材为包装,但实际力图反映香港七八十年代的重大历史事件,风格极为写实,题材与风格均不讨巧。许鞍华为影片策划多年,并经历挫折无数,甚至因资金不够而自掏腰包,导致生活困窘而不得不到香港城市大学去教书为生。影片表面上的主线是围绕着李丽珍饰演的船家女苏凤娣一生的三角恋,足够铁三角、足够小人物,实则通过仿纪录片的拍摄,充满了对曾经风雨飘摇的大时代的回忆和追溯,足够乌托邦、足够人间世。


“不知道为了什么,忧愁它围绕着我,我每天都在祈祷,快赶走爱的寂寞。”这已经是90年代的香港第二次用邓丽君的歌曲作为电影片名提纲挈领,也是第二次用邓丽君的歌曲作为电影主旋律贯穿始终,只不过陈可辛的《甜蜜蜜》确实是披着史诗片外衣、却又缠绵悱恻的的爱情佳作,许导的《千言万语》则是彻头彻尾打着爱情电影幌子、实则荡气回肠的社会史诗。影片在当年的香港电影金像奖上仅收获一项最佳导演奖桂冠,却在台湾电影金马奖上大获全胜,一举囊括了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女主角、最佳艺术指导、最佳造型设计五项大奖,三级明星李丽珍也让诸多影迷大跌眼镜,同时不得不佩服许导调教演员的能力。

新世纪以来,许鞍华较少如前作一般直面社会历史,但即使抛开大时代,触角却一直不曾远离小人物,只是镜头语言更平实,文艺气质更浓厚,更加折射出许导内心的那份情怀。
(未完待续)
本文首发于头条号虫鱼的艺文世界
bookbug
作者bookbug
266日记 74相册

全部回应 20 条

查看更多回应(20) 添加回应

bookbug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