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电影”中的“30年代的上海电影情结”

年年 2010-01-04 07:36:41
        李欧梵曾经说:“我多年追踪30年代的上海,却无时不想到香港,这两个城市形影相随”。1930年的上海已然是一个繁忙的国际大都市——世界第五大城市,她又是中国最大的港口和通商口岸,一个国际传奇,号称“东方巴黎”,一个与传统中国其他地区截然不同的充满现代魅力的世界,和世界最先进的都市同步。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香港经济和社会迅速发展,迫于大陆形势,大批爱国进步的文化界人士来到香港。香港不仅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也是全球最富裕、经济最发达和生活水准最高的地区之一。被誉为“东方之珠”。这样两个特殊的城市,在发展的路途上有着千丝万缕的相似性,在电影领域有着时空交错的密切联系。
       中国观众喜爱传统,喜欢传统所代表的所有安全感和宁静感①。他所谓的传统是指“京戏、神话和传说”,而二十年代至三十年代的上海电影则从这些旧的传统资源里汲取了不少养料,它们在观众中有着较此之前更高的人缘,能够与西方的电影一较高低。中国电影的质量在30年代有很大的提高,而上海电影就是这其中最为典型的代表。1927年中国有106家电影院,上海占了26家②。30年代上海电影流行的原因一方面源于对好莱坞优秀电影的借鉴,另一方面源于影片故事质量的提高。《桃花劫》《马路天使》《十字街头》的轰动效应使得上海电影为民族开辟了一种清新不同的风格,高度重视了情节的发展,与当时的流行小说在情节上的控制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神女》《渔光曲》等优秀影片也在多年之后逐渐绽放出更为绚烂的光芒。电影工作者们主动学习好莱坞的先进之处,积极掌握创作的主动权。一片黑白影像,映尽了上海的喧嚣与宁静。
       1945年,通货膨胀和内战使得上海的经济一度瘫痪,上海开始走下坡路。新中国成立之后,上海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还是维持着40年代的样貌,建筑在时间的流逝中逐渐开始败坏。这个城市丧失了往日风流,包括活力和颓废,30年代上海独有的都市辉煌如花凋零,而取代她的是殖民更为彻底的香港。众多的文艺人士的加盟,使得上海与香港在文化上相贯通。从张爱玲的作品中看成,她对于这两个城市差异的感受是复杂的,她认为香港没有上海有涵养,上海在异域气息笼罩的情况下,依然是中国的。相比上海,香港电影在创作上更偏向于对西方电影风格与内容的模仿套用,比起30年代的上海电影,着实差了把劲儿。
       关锦鹏在《胭脂扣》中,将女鬼的生活场景定为30年代的香,散发出旧上海的气息。与徐克的《上海之夜》有所不同,这部影片并非对旧上海戏仿,而是肯定与赞美。怀旧代表永远得不到的东西,而他只能通过感性的陈述,不断给人们一个契机去相应他——如果我们生活在那样的上海。徐克和关锦鹏的上海情应该在一个更为广阔的视野中被理解,上海与香港所共享的东西不只是曾被殖民的历史,还有让人魂牵梦绕的都市文化。
       半个世纪后,中国加入世界潮流,卷入跨国市场资本主义的市场。人们早已看到城市的重要性,上海摆脱了萎靡不振的状态,在一个世纪的战争与革命消逝后重生,以现在国际繁华大都市的面貌媲美同样发达的香港。上海和香港仍旧在源源不断的拍摄着各种类型风格与题材的电影,活跃在电影领域。我可以称现代的香港与上海“繁华、时尚、现代”,可“摩登”属于回不去的旧上海。电车声悠扬在上世纪我不曾见证却日思夜想的电影画面中。
年年
作者年年
50日记 20相册

全部回应 23 条

查看更多回应(23) 添加回应

年年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