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波与《绿毛水怪》

颜彦清 2016-04-25 13:11:21
1977年,光明日报的女编辑看到部奇形怪状的小说,细读下来的确有点意思。吃了鸡蛋还想看看母鸡长啥样。借着机会瞄了一下,这位仁兄长得不是一般的难看,面如黑塔,远看如同一团黑雾笼罩,一瞧就有不祥之相,走在大街上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认为是流氓。

当然自古文人多难看,民国文人魁首鲁迅走在大街上也经常被人视为刚从牢里放出来的,朱自清最损,说他看见鲁迅那张脸,感觉自己重读了一遍《呐喊.序》。鲁迅对自己的学生动心思,这位仁兄对编辑也起了念头。

你以为认识就完了?到嘴的肉能让你飞了?此公第二次见面就死皮赖脸地问:“你有男朋友吗?你看我怎么样?”作家耍流氓,谁也不好防,疯狂的情书攻势之下,这位刚大学毕业的女编辑沦陷了。真应了那句老话:流氓其实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女编辑是李银河,颜值奇低,面如包公在世的仁兄是王小波,那篇奇形怪状的小说就是《绿毛水怪》。

谈恋爱,男女都是文青,就比较难办,都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眼高于顶的货,你捧不出有分量的作品,镇不住。这就有点像接头暗号。胡兰成读了《封锁》,问苏青:这是什么人?苏青很狡黠,回答两个字:女人。胡兰成拿了地址兴冲冲地去拜访张爱玲,张爱玲也读过胡兰成的政论,天枰上都称了对方文字的几斤几两,一约见面,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王小波捧出的“接头暗号”俘虏了李银河的好感。

初读《绿毛水怪》,手舞足蹈。文字鲜,生,而且漂亮。初恋情节的模套,借题发挥,弦外有音,骂了父母,贬了老师,顺带着还损了田间,杨朔朱自清一通。小说的前三分之一,异常灵透,一个孩子横着膀子乱逛,对成人世界的污糟洞若观火,有着孩子的精明与算计,时不时捅你一下肺窝子。与王朔的蔫坏不同,不油腻,王小波青年时代这篇练笔之作出人意表的清爽。

从窗户跳出,反抗成人世界的规则与惩罚,处处溢出“做贼的甜蜜”;空着肚子,像“饿狗看着空盘子”;谈及父母凶不凶,孩童世界最隐秘的话题。读书的如饥似渴,“我永远也忘不了叶菲莫夫的遭遇,它使我日夜不安且我灵魂里好像从此有了一个恶魔,它不停地对我说:人生不可空过,伙计!可是人生,尤其是我的人生就要空过了,简直让人发狂。还不如让我和以前一样心安理得地过日子。”

曾经儿童时期我们的循规蹈矩,张牙舞爪,没心没肺一点点都浮出来,他的笔触一丝丝沉下去。

初恋的悲剧引出的不是怀念,而是绿毛水怪。我似乎都能看到王小波的坏笑:我就借壳生蛋,不用套路,你来打我啊!

小说结尾: 可是你们见过这样的人吗?编了一个弥天大谎,却硬要别人相信?甚至动手打人可是我挨了打,我打不过他,被他骑着揍了一顿……世上还有天理吗?

看到这,忍俊不禁,王小波简直坏透了!


文章多在公众号更新:颜彦清的书房


颜彦清
作者颜彦清
137日记 34相册

全部回应 53 条

添加回应

颜彦清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