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规划

今天活下来了💦 2016-04-21 19:59:51
昨天公司聚餐的时候,新加入的老总向全部人举杯:“各位现在都是公司的元老了,以后公司发达了肯定有各位的份!”

餐桌上一片沉默。

来北京已经两个月了,不短不长,实习期马上也要满了,好像现在已经慢慢适应了这种朝九晚六的生活。每天八点七点起床,做饭,吃早餐,八点四十五出门;工作也不复杂,每天上午发一早上的邮件,下午看一下午的电影,同事们不讨厌,老板待人也很温和。六点准时下班,晚上有时写稿,有时看日剧,也有时候跑步,总觉得读书的时间越来越少,经常一个月读不完一本书。

生活就这么平淡而舒适地过着,虽是不慌不忙,但仍然觉得怪异。我还是倚仗着我那可望不可即的电影梦,每一天忍受着这平淡的生活。虽然讲起自己的梦想越来越坚定,但心里面有个地方也会绝望发慌。面对着身边世故的,或是简单幸福人的生活,我越发不知道逃向何方。逃了一段时间以后反而有种一切都无所谓的坚定,骨子里面暗暗较劲。里面的坚硬以前就像一根刺一样扎在心上,现在呢,倒是破土而出,似乎变得越发任性自我。这是好的,我想,知道自己不属于此处彼处,终是好的。

上周看了《呼吸正常》,受益匪浅。倒不是说片子好到什么程度,而是说它告诉我有一条路已经被堵死。那天和N吃饭的时候聊到这部片子,她说:“电影这种东西果然是要有名气的人来拍,没有名气就算拍了一部好片子也不会被人发现重视。”一开始深以为然,后来看了这部片子以后发现这种想法要不得。别处的名气(影评人,小说家,商人)被用到自己的电影作品上,就好像给自己打上了“一辈子业余”的标签。隔行如隔山,哪怕影评和电影制作,也是山里的郭家村和李家村的关系,有时联姻可以成功,有时就不行,所以如果是李家村的羡慕郭家村的风景,那还是趁早搬家比较好。

不过说回我自己来,脸上也不风光。去年一直在说不要再写影评,现在还是偶尔写写赚点微薄的稿费。去年告别电影记者的身份,今年却开始做片商,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手上在拍的片子,却因为不能回家,所以也没有办法展开。昨天报了一个贵到天上的日语班,背上沉重的卡债,脑子里想要辞职的念头又赶紧打消掉。生活,生活,这电影的脊梁骨,有时就像冤魂纠缠不休。

在这条路上走的越久,就越发现自己就是一个绕路爱好者,明明应该去学法语,却先跑去花这么大代价学日语,想拍电影,却做了记者,影评,片商,选片......明明要去北极,走着却到了南极,一般人也许就这么算了,但心里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想要绕回去,这样的人生,真的过得好辛苦。

不过电影制作就好像水仙这种植物,球茎期与花期的比例几乎达到了5:1,似乎一辈子都花在了发芽上面。最近我也能感受到自己在一点一点变得厉害,创造力和想象力似乎总在半夜才活动,害得我每个星期至少要失眠三次。心中有了很多很多想做的东西,但总是没有整块的时间来完成任何复杂的创作,只好任这些念头流沙一样从指尖溜走,没有办法。

那些睁着眼睛在床上辗转反侧的夜晚,总是很美丽的。那些因为看了电影,半夜兴奋地在街上游荡着喝酒的夜晚,也是美丽的。我不断把心里复杂的思绪一点一点敲进朋友圈,像使用个人的笔记本一样贪婪地自言自语,这些文字不会有人阅读,不会有人当真,所以它仍是我自己的。拼命的,拼命的,我记录下心里的变化与成长。再等四年,希望有机会能好好写一本书,写写这些年陪伴我的导演们,侯孝贤,安哲罗普洛斯,还有杨德昌。






今天活下来了💦
作者今天活下来了💦
266日记 92相册

全部回应 9 条

添加回应

今天活下来了💦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