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口札记:香蕉船来的日子

Tyger Tyger 2016-04-17 22:08:55
                                                         虹口札记: 香蕉船来的日子
                                                                    汤惟杰(tyger tyger)

        从上海大厦东侧沿大名路往北走,路西一排过去是不知哪年就开了、也许招牌哪年就换了的“村夫烤鱼”、“湘雅阁”、“火锅四川烤鱼”、“上海特色小吃”……门面好看难看不去说它,如今也都快拆了。再走两步,左手就是一条小横马路,你人在它东头,西头通吴淞路。
福德路,虹口,上海 (百度地图)
福德路,虹口,上海 (百度地图)

大名路(朝北方向)
大名路(朝北方向)

        这叫福德路,不过一百米。如今街北边是家化金融大厦,寒假里走过此地,依稀有些印象,以前应该专门来过此地一回,什么缘故到底记不起来了。回家整理书桌,看到底层抽屉里放的那台“飞鱼”,哦,上海打字机厂服务部,两个字母按键靠得太紧,曾经拿去让师傅校过一校的。
        服务部已然陈迹,服务部之前更不会有多少人记得。

福德路(自东向西,远处是吴淞路)
福德路(自东向西,远处是吴淞路)


        不会有多少人知道,此路形成于19世纪60~70年代。此地有粤地商人开的水果行、地货行数十家,福德路一度是上海人口中的“广东街”。那个年月香蕉在江南一带还相当罕见金贵,广东商贩把一船船香蕉运到上海,就在离此地不过两三百米的苏州河边售给福德路上的广东水果行老板,为了保鲜,香蕉启运时还是生的。
        不妨假想,香蕉船来的日子,苏州河两岸的本地人会看到停靠在岸边整船奇异的果实,一串串弯垂的青绿玩意,途中有些被焐熟而带了些浅黄,散发着陌生而好闻的气息。船上跟岸上讨价还价的双方,都操着本地人不懂的口音。过不了多久,这些大串的果实便在福德路的行栈里加工成熟,青绿变成嫩黄,分销到全上海甚或临近城镇的水果摊、水果铺上……
        运到上海的不止是香蕉,而这些广东人里头, 对水果之外的事物感兴趣的也大有人在。
        光绪十一年(1885年),广东海南文昌籍的宋嘉树被美国教会派回中国传教,两年后他与住在虹口朱家木桥的本地教徒倪桂珍结婚。因薪水不敷家用,宋嘉树改教阶为本处传道,不再领取教会薪水,亦可不受其差遣。他与妻子在家中自办印刷所,承印圣经和《万国公报》,因以致富,他们夫妇在朱家木桥(今东余杭路)新建了宅邸。他的印刷所还为海外的华人政治组织印制宣传品,这些组织的领导人,也是宋嘉树的朋友,叫孙文,后来成了他的女婿。
        也许,香蕉交易中心的商贩和临时大总统的岳丈都是特例,而四川北路永安里的广东人,倒是标准的沪版广东人样貌,这一三层砖木结构的新式里弄,建于1925年,共有187个居住单元,较之于老式石库门建筑,它营造上采用了现代机制砖,天井围墙减低,卫生间配有三件套洁具,起居室还专门设计了壁炉……永安公司兴建此里弄原为出租盈利,抗战胜利后其中一批住宅被永安公司用作中高级职员宿舍,而整条里弄近半数住户为广东籍人士,他们在本地住户中,一般均有着更为良好的受教育程度、专业技能和薪酬待遇,当然也享受了更宽敞的居住空间(1948年统计数字为人均14.5平方米,而当时上海的人均居住面积为3.9平方米)和生活质量(四成家庭雇用了保姆)。
        如今走在四川北路上,不会有太多的人会想起,这里曾走着吴研人、胡蝶、阮玲玉、简照南、简玉阶,在1930年前后,每一百个虹口人中,就有17个籍贯是广东,而虹口一度被称作“广东人的第二故乡”。
        在70一代的虹口人印象中,皇上皇食品店、新亚早茶和广茂香烤鸭是为数不多的岭南余响,至今记得这家名字古怪的食品店里,有卖当中嵌了一颗半透明猪板油的鸡仔饼。不过如今,它们全像苏州河中的香蕉船,不知去往何处了。
Tyger Tyger
作者Tyger Tyger
105日记 194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Tyger Tyger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