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月浮梁买茶去

小意达 2009-12-30 17:28:04
最近没干什么。回家就在整个家里闲逛,里面外面,楼上楼下。给花浇浇水,摸摸新买的布。昨天买了十几头水仙。这成了每个冬天的习惯。晃荡过,一晚上就过去了。花开过,一个季节就过去了。也有点心慌。关于时间,和年龄。但我看周围的人也挺坦然,我也就不必紧张。





回家翻从老家带回来的少女时代的日记。零散在几乎十几个本子上。在那些封面发霉的本子里,写着高中暗恋的男生。在食堂里,在路上,在教室外,在悸动的心里。看得我忍不住想把这个人从茫茫人海里揪出来,问他,究竟有没有也喜欢过我……

他也许也在这个城市里。两年前在一个庭审现场拍摄,看到媒体里一个记者冲过去采访的背影好像,还一阵心跳加速——心脏被培养出了条件反射。


“一个年轻的女孩喜欢你,你是否也喜欢他?”我只是替那个时代的我——仿佛另一个姑娘——发出疑问。即便早已不喜欢,但当年的盛情,却在多年后打动了自己。仿佛一个姑娘的哀喜打动了另一个,她要替她打抱不平,而已。




一个晚上,把从家里带过来的书摆上书架,整理好看了一会《傅雷家书》。第二天晚上,读唐诗集,对照《傅雷家书》提到的《琵琶行》和《长恨歌》,读了一遍。想起曾经和青相约一起背诵《长恨歌》。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傅雷说,“全诗写得如此婉转细腻,却仍不失其雍容华贵,没有半点纤巧之病。明明是悲剧,而写得不过分的哭哭啼啼,多么中庸有道,这是罗曼蒂克兼有古典美的绝妙典型。”正是因为婉转绝妙,我们才会一起背诵。人事尽迁,这婉转绝妙的词句还刻在心里,没有忘记。







“十三学得琵琶成,名属教坊第一部。 曲罢曾教善才服,妆成每被秋娘妒。
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 钿头银篦击节碎,血色罗裙翻酒污。”


《琵琶行》里写这位商人妇少女时代的风华绝代。乐到极处,用银簪子击节,都敲断了,酒杯翻倒在血红色的石榴裙上。






“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感我此言良久立,却坐促弦弦转急。 ”



如今,诗人白居易和她感同身受身世的变迁,现境的凄凉。

“凄凄不似向前声,满座重闻皆掩泣。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





江州司马青衫湿。我,放下日记本,沉默进时间的洪流里。
小意达
作者小意达
296日记 45相册

全部回应 12 条

查看更多回应(12) 添加回应

小意达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