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部美幸的文学世界

雪·法妮奥 2016-04-14 13:54:39
标题有些夸张了。是为4月9日的推理圈小型聚会写的东西,内容多数不是我原创,资料来源请拉到最下面看。纯记录,不算书目推荐,当然有人能去看看我推荐的几本阿姑作品,我会很开心的【谁管你开不开心

===========================================

宫部美幸的文学世界(1)

在一些日本杂志上,偶尔能看到将宫部美幸尊称为“国民作家”的字眼。这个称谓对日本以外的读者们,可能是有些陌生的,海外读者,或说阿姑的粉丝们,更熟悉的是阿姑的另一个称谓——“松本清张的女儿”。而值得一提的是,作为“社会派”这一带有浓厚日系独创推理韵味的派系鼻祖,松本清张本人也是日本战后世代中的一位“国民作家”。

从一八六八年日本明治维新以来,能够获得“国民作家”这一殊荣的作家为数并不算多。比较著名的几位,包括战前的夏目漱石和吉川英治,以及战后的松本清张、司马辽太郎,以及作为后辈的宫部美幸。推理作家之中的国民作家,还包括日系推理之父江户川乱步,和以高产量闻名的赤川次郎。
尽管每位国民作家的写作范畴没有绝对的重叠,但有几个条件是吻合的——著作丰富、多杰作;作品具有艺术性、思想性、社会性、娱乐性、普遍性;读者不分男女,长期受到广泛的老、中、青、少,各个阶层的读者所喜爱。

就“社会性”这点来看,似乎不难解释为何为数不多的国民作家中,出现了“父女”两代的社会派代表作家。松本清张曾就“社会派”推理说道:“探讨犯罪动机和塑造人物是相辅相成的。当一个人被逼得走投无路时,此时的心理状态就形成了犯罪的动机。但是,过去总把犯罪动机一律归咎于个人原因,为了谋财或渔色,几乎成为一种公式,无一例外。我认为除了动机还应当加上社会性。”(2)总体来看,“社会派”推理作品中的逻辑推理相对较弱,而更多关注人性问题、社会问题,从而更贴近现实生活。笔者个人认为,“松本清张的女儿”这个称谓不是平白得来的,宫部美幸的确是现代作家中,最好地传承了松本清张对社会派的理念的第一人。

宫部美幸,简体版多译为宫部美雪,1960年生于东京都深川(现江东区门前仲町)。她形容自己的家庭是“高度成长时代的一个平凡的下町家庭”。宫部小时候很喜欢看书、听故事,但小学、中学的作文成绩并不出色。

1979年自东京都立墨田川高等学校毕业,宫部在二十三岁那年到一间法律事务所当速记员,晚上则到“讲谈社”主办的小说写作研习班学习写作。研习班的负责人是日本推理作家协会理事长山村正夫,讲师都是当时著名的作家。宫部随后考取了一级速记员的资格,其可能与她日后下笔极迅速俐落、能在极短时间内完成百万字钜作有关;而律师事务所的工作经验,也让宫部目睹了各式各样世界上的人生悲喜剧,其深深影响了她后来的创作。宫部后来到“东京瓦斯”担任催缴员,对此她曾表示这段工作经验“就了解社会层面的角度来看,收获实在是非常丰富”。(3)

在此之前完全没有写作经验的宫部美幸,以短篇作品《邻人的犯罪》获得“ALL读物”推理小说新人奖,就此出道。其后几近囊括各类大小奖项(4):

——1989年,《魔术的耳语》获第2届日本推理悬疑小说大奖。
——1992年,《龙眠》获第45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最佳长篇,同年《本所深川诡怪传说》获第13届吉川英治文学奖新人奖。
——1993年,《火车》获第六届山本周五郎奖。
——1997年,《蒲生邸事件》获第18届日本SF大奖。
——1999年,《理由》获第120届直木奖。
——2001年,《模仿犯》斩获每日出版文化奖特别奖、第5届司马辽太郎奖、第52届艺术选奖文部科学大臣奖文学部门奖。
——2007年,《无名毒》获第41届吉川英治文学奖
——2008年,英文版《勇者物语》(《Brave Story》)获美国Batchelder Award

私心说一句,宫部美幸在日本,以及亚洲范围内的影响之深远,甚至超出了中国市场内的当红炸子鸡——“畅销君”东野圭吾。但阿姑在简体中文市场内的接触不良,让这个市场内为数不多的铁粉们为之瞠目。笔者曾在推理小说读者的圈子内问过多次,为何不喜欢宫部美幸?得到的回答多数只有两个字:太长。

“太长”,也许是社会派的一大特色。与本格推理被外人所嘲笑的“人物扁平”不同,社会派推理的人物几乎详尽得如同活生生站在读者面前的人物,往往追溯了主要角色们的大部分人生经历、探寻造成他们性格特点和现今生活等等的原因,从而形成了作品厚重的书页。

小说的“太长”是否真的会造成读者的流失,在此不展开讨论。但既然“太长”是笔者所听到最多次的理由,那么接下去,笔者会给出一个阿姑作品中不是那么“太长”的书单,希望更多的人能循序渐进地习惯社会派作品的大长篇,逐渐感受到——“太长”也有“太长”的乐趣。

一、现代推理:《龙眠》 《火车》
看多了阿姑的作品,可以发现她是一位相当关注社会不公平现象的作家。《龙眠》有着奇幻的外壳——男女主角们拥有超能力,内核却是描写两个被社会所不容的灵魂寻求认同的过程。而《火车》一书,则展现了阿姑惊人的预见性。故事描述的是无力偿还信用卡债务而造成人生逐渐崩塌的全过程,放在现在来看,似乎很常见。而在本书出版的时间——90年代早期,别说中国读者不知道信用卡是什么玩意儿,就连走在世界最前端的日本,对这张卡片的认识也不过尔尔。但阿姑在那时就看清了信用卡的弊端,的确很超前,又极端天才。

二、时代推理:《幻色江户历》 《本所深川诡怪传说》
短篇集,以市井小民的生存百态而取胜的江户风情录。

三、奇幻小说:《勇者物语》 《英雄之书》
从篇幅上来说并不算很短,不过阿姑的奇幻作品也不是特别多。笔者比较喜欢的是没有中译本的《雾之城》,但为多数读者方便,还是推荐以上两本。

近几年,阿姑的风格似乎也脱离了一般意义上的社会派,而将更多的奇幻元素加入情节中,形成“事件起因是社会派,解谜方式为奇幻”的风格,日本称之为“社会派+Fantasy”。如同本格推理之后有了新本格,“社会派+Fantasy”会不会成为“新社会派”的一种,我们一起拭目以待。

(1)“国民作家”等内容,改写自台版独步文化“宫部美幸全集”总导读,作者傅博。
(2)《新世纪以来日本推理小说在中国的接受研究》,作者 张丽
(3)摘自维基百科
(4)根据“大极宫”相关资料整理
雪·法妮奥
作者雪·法妮奥
34日记 6相册

全部回应 10 条

添加回应

雪·法妮奥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