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姿新歌 | 我们都是在遇见和再见里不断向前

Ms Bean 2016-04-11 08:11:50
文 | Ms Bean

2001年,我在离家几百公里的另外一个城市读初中。每次回家都要四五个小时的车程,所以一个月才回家一次。记忆里,每个周五的下午我都和几个家远的小伙伴一起趴在宿舍的阳台上看着其他的同学们带着一周的脏衣服回家,看着校门口熙熙攘攘的车水马龙发呆。

周六的上午,我和几个留宿的小伙伴会被生活老师安排在教室里写作业、看电视。那时候电视里流行一种点歌台的节目(如果你没见过,说明你还年轻),观众打电话给电视台为某个人点歌,还可以加上祝福语,歌曲的MV 在电视上播出来的时候,就会带上一排字幕:某某先生祝某某女士生日快乐。

有一次,在我们写完作业终于可以屁颠屁颠的看电视的时候,点歌台正在播《天黑黑》,那时候的我还没听说过孙燕姿,更不知道这首歌已经拿过什么金曲奖。只是在听到“夏天的午后,姥姥的歌安慰我”的时候,突然在教室里嚎啕大哭。

那些在每个周五看着其他同学一个一个回家的小落寞,那些在每个周末依然在学校饭堂吃饭自己在水房洗衣服的小情绪突然全部都在听到这句歌词的时候像火山一样的喷发了。

一起看电视的小伙伴们吓了一跳。我清晰的记得一个初三的姐姐给了我一包大虾条,一个小男生看着电视里的孙燕姿小声的说:“这女的谁啊?胸怎么这么小?!”


大概从那时起,我随身听里的妈妈给我买的英语磁带就开始一点一点的被孙燕姿取代了。(对,随身听和磁带,我的天,再一次暴露了年龄)那时候还不知道什么叫做“奋不顾身的一个人”,什么叫做“我要的幸福”,只记得我一直跟妈妈吵吵着要一件白色的毛茸茸外套。因为在MV里,穿着毛茸茸衣服的燕姿可爱极了。

一年以后,不知道是我扛不住一个月回一次家的折磨,还是爸爸妈妈扛不住对我的心疼,我重新回到了家乡的小县城念书。抽屉里放着两盒孙燕姿磁带的我突然一下子成了班里高逼格的代表,因为那时候校园里还珠格格那阵风还没刮完,校园里的广播还是“有一个姑娘,她有一点任性,她还有一点嚣张……”于是我的磁带被东借西借,后来就下落不明了。

高二那年,16岁,外婆离世。爸爸妈妈一直瞒着我,直到暑假我吵着要去外婆家的时候。我没有跟他们哭喊,我知道这一定是外婆最后的叮咛。

只是突然间就意识到那个小时候给我唱歌,教我写字,陪我在河滩捡石头的人,那个在我认字以后,就一直喜欢和我写信的人,没有了。心里突然溢满了慌张和害怕。

大学报到的第一天,妈妈和宿舍里其他的家长一样,爬上爬下的给我收拾床铺。一切安排妥当以后,我和妈妈坐在漂亮的宿舍里,竟然都沉默了几分钟。妈妈突然说,要是外婆也在,就好了。而我心里想的,也是这句话。


大学里,有了自己的第一台MP3,买到的第一天,就给里面装满了孙燕姿。快歌、慢歌、新歌、老歌,一并兼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跟了新东家的缘故,08年《逆光》里,突然出现一个有点陌生的孙燕姿,短发的她穿着背心短裙狂奔在北非的沙漠里,一路哼着:“有一束光,那瞬间,是什么痛的刺眼……”


七年过去,这时候的孙燕姿真的是光芒万丈,她不再只是那个听外婆讲道理的邻家小囡囡,她就这样又酷又拽的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后来,我才发现,2001年,12岁的我在《天黑黑》里听到的乖乖女其实只是另一个自己。孙燕姿的拽一直都在她的骨子里:“奋不顾身,横冲直撞”,“用我的双眼,在梦想里找路”,“静静看着你走,一点都不像我”, 当然还有最早的:“Can you leave me alone ?”

2011年,在所有姿迷们煎熬的等待了4年之后,孙燕姿也终于带着新专辑《是时候》重新回来。3个月后,为人妻,一年后,为人母。这样的炫酷速度,让大家连祝福词还没来得及准备。


这就是孙燕姿,她认为“是时候”的时候,就真的是时候了。

那一年,我离开熟悉的北方,拖着一只行李箱来到陌生的南方小城,在《是时候》、《愚人的国度》的旋律里,开始渐渐明白,长大——就是要承认,时间和现实的力量是无法抗争的。但无法抗争并不意味着只能逃避,并不意味着可以放弃。因为每个人都完全可以学着在时间和现实里让自己更睿智,更包容,更强大。

2014年,《克卜勒》发行,孙燕姿一改常态的高调宣传,并开始了世界巡回演唱会。

那一年的4月27日,刚过完25岁生日的我拖着莎莎挤着地铁带着望远镜,去了广州场。当《天黑黑》和《遇见》的旋律响起的时候,我们才刚刚赶到检票口,心急火燎的闯进去,就一下被埋没在一片粉色的海洋里,完全找不到自己的座位,就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半山腰的台阶上。在冰冷的台阶上,一坐就是三个小时。调皮的燕姿唱完开场曲就立刻向全场讨教粤语,并且立刻现学现卖——“我好挂住你地!”


《天使的指纹》,全场大合唱。坐在我们身后的大男生大概也是个有故事的男同学,用力的吼着离开你那个人,同时释放了你,你为何不转身?” 唱的卖力,哭的也卖力。

“每次告别留下的伤痕,都是天使的指纹。”这大概也是36岁的孙燕姿想要表达的成长。

2016年,在经过了各种挣扎纠结之后,我终于在新的城市里开始懵懵懂懂、小心翼翼的适应新生活,面对新的自己。在每一次的人生选择里,我从来不是一个干脆利索的人,总是给自己和身边人带来很多困扰和折磨,但好在我一直懂得什么叫做“心甘情愿”,一旦做出选择,就全力享受。好在,现在的我终于学会时常以旁观者的姿态看看自己的内心所想,然后顺从自己的心意舒服的走下去。


前两天,燕姿的最新单曲伴随着一部新的电影出现了——《在,也不见》。没有专辑,没有MV,只是一首单曲。但似乎对于姿迷们来说,已经足够慰藉。

网络上乐评人对林夕在这首歌里过于直白的词汇和生硬的押韵几乎是一边倒的差评。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因为十多年的姿迷们都心甘情愿的当一辈子脑残粉。

或许我们每一个人的人生都是在不断的“遇见”和“再见”里向前走。越长大,遇到的分岔路口就越多,而孙燕姿让人着迷的地方,就是她的肆无忌惮和义无反顾。

这样又酷又拽的范儿,在这十几年里渗透在她每个阶段的人生里,也让奔三的我越来越明白,在我们拼命的要想充实自己,想要汲取能量的过程中,也要学会果断的为自己的生命做减法。不再浪费时间在一些让我们感到不愉快的事情上,不再浪费时间去努力取悦那些不喜欢我们的人。因为生命里真的还有太多美好的事要去做,有太多美好的人要去爱。

记得很早以前,有记者问孙燕姿:你这三番两次在娱乐圈里进进出出,你觉得是凭什么?你不怕在你离开的时间里被歌迷遗忘吗?

这个记者,大概真的不太了解孙燕姿。

早在刚刚出道的时候,她就直白的跟媒体说过:“我好累,最讨厌做宣传了。”
Ms Bean
作者Ms Bean
11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3 条

添加回应

Ms Bean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