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点被伴郎团扔下水的柳岩,不过是“荡妇羞辱”的又一个牺牲品

李小丢 2016-03-31 21:41:28
文/李小丢 头条号签约作者

昨天包贝尔和包文婧在巴厘岛补办婚礼,本来也引不起多少关注,但是昨晚有网友在微博晒出包贝尔婚礼现场的视频,称伴娘柳岩差点被扔进水里,并写道:“包贝尔婚礼上,柳岩作为伴娘,结果被其他几个男的差点扔到水里。还好贾玲出手相救,把抱着她的男人们推开。结婚是个喜庆的事,但能不能别这么过分。”

△图中被几个伴郎抓起手脚四仰八叉地就要扔进水池里的人就是柳岩

没看过视频的戳我

这事儿一下子就炸了,看下今天早上微博热搜的关键词,基本上都被这件事儿包圆了,杜海涛和韩庚作为闹得最厉害的伴郎也顺带着上了热搜,瞬间黑过黄子韬:




本来吧我觉得这个事情谁是谁非特别清楚,从突然被按翻在地上到被几个伴郎抬起来走向水池,柳岩全程都在尖叫“放开我!”和“救命”,贾玲过去帮她的时候她就紧紧搂着贾玲的腰不放手,这些举动都清楚地说明她不愿意被这样闹,但是伴郎们还是违背她的意志要把她扔下水,甚至还有围观者(女人声音)在喊着让贾玲让开。

伴郎们和围观拍照的人的行为简直Low穿地心了还用得着质疑吗?他们的所作所为和之前报道过的偏远地方借着闹洞房的机会,用低俗的手段正大光明地性骚扰新娘或伴娘的伴郎们有什么区别?




但是,这个世界里有些人的逻辑永远都不懂得尊重女性,刘春是把低俗的性骚扰等同于玩笑,问题是开玩笑也要建立在你情我愿的基础上,你倒是愿意“争先恐后”被推下水,但你不是柳岩,你没有权力认为她也和你一样愿意接受这种所谓的玩笑:



至于留一手洗地的姿态就更难看了,典型的直男癌患者末期症状,觉得女人说“不”其实是“要”的意思,“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的逻辑就算存在于言情小说里也是让我非常不舒服的,它相当于给了强奸犯一个性犯罪合法化的理由,认为受害者生理上有所反应就算是两情相悦了,呵呵。



我不由得想起我一直男癌的大学同学,我们班上有个女同学大学就公开性向是蕾丝,但是人长得特别漂亮,这猥琐男就总是长吁短叹对人家有非分之想,有次甚至公然在班级QQ群里说:“她喜欢女人,那是因为她没有试过男人的好处,做几次她就知道男人的好了。”我当时特别看不过去就呛他说:“你菊花里还有前列腺呢,我找个男人去强暴你几次,你是不是就知道男人的好了?”

我尤为感到心惊的是,像留一手那样心理阴暗的人其实真的不少,如果现场没有贾玲,今天的头条很可能就是:柳岩婚礼湿身抢尽新娘风头,这才是真的百口莫辩。

李安在《喜宴》里说:“中国人婚礼中的种种表现,都是五千年性压抑的结果。”所以就算是处于社会阶层中较高地位的明星们,也在这一出闹剧里暴露了自己本质上还是不尊重女性的猥琐男。所有不舒服的玩笑背后都深藏恶意,所谓男偶像,不过是副皮囊,人前装完美先生,人后行为下作恶心臭流氓。为什么去闹柳岩而不是贾玲?看看以前的这几张图片你就大概有了答案:





因为柳岩的形象比较性感,猥琐男们就认为可以对她毫无顾忌地开低俗的玩笑,甚至认为她享受这种言语和行动上的骚扰。WTF?这种逻辑不就是不折不扣的荡妇羞辱(slut shaming)么?如果你不知道什么是荡妇羞辱,我们来看看美国一个13岁女孩告诉你什么叫荡妇羞辱的视频截图:





在互联网出现前,荡妇羞辱还只局限在人际关系较紧密的礼俗社会中,互联网普及后,荡妇羞辱已经成为针对女性网络暴力的主要手段了。一个男人如果睡的女人多了会赢得其他男人的崇拜,然而一个女人如果性经验丰富甚至只是外表看起来丰富,就会被男男女女都认为她是个应该被扔石头的荡妇。只要人们认定一个女人是荡妇,她所遭受到的一切侵害都会被合理化。

李天一轮奸案中,人们用尽各种方式去证明受害者是“出来卖的”,因为他们认为只有处女才有控诉被强奸的权利,如果你是妓女的话,你怎么会不愿意呢?你肯定会非常享受性爱的啊!这就是性侵案的受害者们面对的困境,她们被侮辱了,但是她们还需要自证清白,一旦她们有过性经验,或者仅仅是穿着性感,就会被围观群众认为她们的一切遭遇都是咎由自取。所以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为强奸案辩护的律师永远都采用对受害者人格泼脏水的这一招数,可悲的是,百试百灵。

荡妇羞辱的逻辑甚至发展到“你是个荡妇,所以你做什么都是错的,被人怎么伤害都是活该”的地步。

还记得之前我提到的当年才17岁的高中女生周岩吗?因拒绝同校男生陶汝坤的求爱,而遭到对方泼洒打火机油焚烧,惨遭毁容,周岩的面部、颈部、胸部严重烧伤,一只耳朵也烧掉了,整体烧伤面积超过30%。然而受害者周岩现在仍然被不少人辱骂,有人认为她是在和陶汝坤早恋,玩弄了对方的感情,因此被毁容是活该。



还有成都女司机被打的事件,真相几经反转,最后有人泄露出女司机开房的记录,于是看客们纷纷嘘了一口气:既然是个荡妇,那么被打就被打了吧。尽管到现在我都没搞懂,女司机开车的技术是否合乎法规和她的私人生活有什么关系,但是结局已经注定了,这位女司机不仅身体受到了伤害,沸腾的网络暴力使她的个人名誉也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她们就像《西西里美丽传说》里的玛琳娜,她唯一的错误就是看起来太性感太美丽了,以至于人们认定她就是荡妇。是的,荡妇羞辱其实更多的一种恶意的猜测,和当事人是否真的性生活开放毫无关系。



柳岩在很多采访中强调过:我穿的性感,但并不代表我放荡。性感不过是她作为明星的一种人设,是她工作的一部分,并不代表她享受那些下流的目光和意淫。

看这次婚礼的照片,伴娘合影时柳岩特别注意用手挡住低胸的礼服,这样一个拍照都如此谨慎的女生,伴郎团们有没有考虑过她被扔到水里的过程是否会尴尬、是否会走光?如果他们认为这是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试想他们会不会愿意自己的母亲、妻子和女儿被人在婚礼上如此对待?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但是男性在对待这样的问题上,一向都是双重标准。也是,荡妇羞辱本来就是男权社会对女性的束缚,是加诸女性身上的性道德枷锁,既矛盾又虚伪。不但男性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对,甚至连女性都把荡妇羞辱当做是攻击其他更优秀女性的武器。

某某穿衣服很性感!――一定是个浪货!

某某升职比我快!――一定是勾引了上司!

我们来看这个扭曲的社会双标到什么奇葩的程度:

这个女生叫Gemma Laird,今年21岁,在一所小学当助教。



然而,这份工作才做了一周,她就被校方开除了,因为学生家长在她的Facebook主页上发现了她兼职内衣模特时的照片。校长因不想要学校的声誉受到损害,也不想让家长们丢失对学校的信赖而解雇了Gemma。





“这件事让我感觉自己很肮脏,好像自己是一个妓女一样。但这是荒谬的。”

Gemma表示:“虽然这份工作有些难度,但我感觉自己做的很好。我曾经告诉过学校模特的工作经历,我并未有所隐瞒。”Gemma Laird解释说。

学校的逻辑是:如果人们发现学校里有一个老师是内衣模特,人们可能会对这个学校失去尊重。而且校方希望给孩子们做好表率,不希望学校里的孩子们认为当一个内衣模特是一件好事。

不偷不抢的,凭自己本事赚钱,也不违法犯罪,更没有什么不道德的,当内衣模特怎么就不是好事了?人类的脑回路已经发展到拍内衣广告的女生就是荡妇的地步了吗?

一个Twitter的网友把这件事和去年最性感男助教的新闻联系在了一起:



在伦敦大学机械工程学院教书的26岁的助教Pietro Boselli因为长相帅气而被学生们称为“最帅数学老师”。Pietro Boselli是意大利人,也是一名时尚模特,同样拍摄过内衣广告。





同样是内衣模特,女模特被发现了就被学校炒鱿鱼,男模特就获得了全球花痴的热烈追捧,这都不算妥妥的双标,你告诉我这是啥?

该网友还发了另外类似的两个新闻作对比,左图的同样是一位女老师,她的手机被学生偷走,学生发现她手机里有自拍的裸照,就发给了其他同学,结果,这位老师被解雇了;右图是一位男老师,他在做过脱衣舞男和AV男优之后又重返学校当起了老师,大家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嗯,即使是女性隐私权受到了损害,被动曝光了自己的身体和性生活,人们指责的仍然是女性,而不是侵犯了她们权力的人,就好像女性被性骚扰甚至被强暴,人们不去指责犯下这些罪行的人,反而调转枪头指责“你怎么穿那么少,活该被人盯上!”一样。

这就是荡妇羞辱的虚伪和可笑之处了,它只针对女性。同样是艳照门的受害者,男性尊称陈冠希为陈老师,却在张柏芝和阿娇所有的新闻下屡屡用最猥琐和污秽的语言去侮辱她们。然而,点赞者众。




艳照门事件的当事人都有了新的生活,而看客们还活在08年。不,他们还活在五四运动以前,活在那个视女性性自由为无物的封建时代。而且看客们看待女性的价值观并不因其社会阶层、受教育程度的提升而有显著提高,看看刘春就知道了,很多接受过高等教育的男人在侮辱女性的时候,仍然死盯对方的生殖器不放,通过攻击女性的私生活来赢得道德上的制高点。

一个女人穿衣性不性感,暴不暴露,说话嗲不嗲,喜欢或者讨厌性生活,这些都是她的自由,与他人无关。无论她选择用什么样的形象在社会上立足,选择了什么样的生活方式,都应该得到平等的对待,不该厚此薄彼。不应因为妄想中的荡妇推定,就认为可以不尊重他们所臆想出来的那个“荡妇”。

“我可以骚,你不能扰”是一个基本的常识,无论一名女性引发了你多少的性幻想,哪怕她的职业是性工作者,在她没有同意的基础上,你对她任何言语和行为上的骚扰,都是一种暴力犯罪。



最后提醒哗众取宠的留一手一句:就算当事人没有发声追究,也不代表性骚扰、性暴力和打老婆这些事是对的。





(有时候搬运豆瓣会比较滞后,想要第一时间看到我的文章,就扫一扫关注我的公众号吧,(* ̄3 ̄)╭)
李小丢
作者李小丢
195日记 38相册

全部回应 1144 条

查看更多回应(1144) 添加回应

李小丢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