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猎人》里的隐藏Boss

辄馨 2016-03-22 22:48:40
另有其人

《荒野猎人》近日登上国内院线,这部帮助小李最终斩获小金人的影片已经被广大影评人从里到外吐槽了干净。从与灰熊搏斗,到吃生肉、啃活鱼到马革裹尸,小李在片中秀遍了各种野外生存技能,堪称贝尔附体。以至于我们对该片的故事情节几乎没有留下深刻印象。

小李在剧中化身毛皮猎人,沿着密苏里河某条支流溯流,和队友们一起狩猎、打包,准备明早回家。剧情就开始了,他们突然被一群里族印第安人袭击,忙不迭跳上木船逃生。安全起见,小李让大家登陆步行返回堡垒,此时三十多人的队伍只剩十多人。后来小李遇熊重伤,被同伴暗算、抛弃,就此展开复仇。


剧情透露,小李曾在印第安人波尼族那里娶了一个妻子,生了一个儿子。儿子在他重伤后被同伴杀死,他复仇的根源其实是为了给这个与印第安人血脉相连的儿子报仇。无怪乎,每到危急关头,总有一位印第安人出手相救,或者给他食物,或者给他搭建茅屋避寒,在他生命恍惚之际,他那位被白人杀死的妻子总帮助他打开回忆之匣,一次又一次迸发出小宇宙的力量。

然而,志在毕奥斯卡于一役的小李,把所有心思都集中在搏熊、吃生肉上了,对于他在剧中这一连串行为和遭际的根源,却省之又省。他和同伴为何要来到密苏里河深处狩猎,他们的猎物到底是什么?他明明有一个印第安血统的儿子,又为什么莫名受印第安人攻击?种种这些,使得故事更加令人费解,让观众陷入了茫然。

这个貌似简单的复仇故事之所以留下令人疑惑之处,因为在背后推动剧情发展,助小李一举夺得小金人的隐藏Boss,另有其人。

一船河狸皮引发的血案

要解开这些谜团,我们要回到故事的起因,从小李他们最初做的事情开始说起。电影开头,小李和儿子在捕猎麋鹿,其他人正在打包。打包什么,毛皮。剧中大反派菲茨杰拉德说,“我们不是十五张一包,而是三十张一包”,就指的是毛皮。可这又是一种什么毛皮呢?显然并不是小李全程裹在身上的熊皮。电影中他们弃船登岸时见到,从船上搬运下的毛皮体积不大,一个人可以用头带挑一包,说明单张更小。

其实剧情一开始就已经透露了,狩猎队里一个死得早的群众演员听闻小李猎得麋鹿,高兴地说,“我在外头这么久一直吃这该死的河狸肉 ……都开始想念我老婆做的饭了”。从他的话里可知,这些毛皮就来自河狸。毛皮猎人在外狩猎河狸,毛皮留下,河狸肉就作为佐餐的肉食。群演如此厌恶河狸肉,说明他们确实已经捕猎了太多河狸。

可惜,这位群演还没来得及吃上一口麋鹿肉,就死于来袭的印第安人箭下。这群印第安人的目标不在于小李,而在于毛皮。他们赶跑小李一行之后,酋长老大对下面的人吩咐道:“把所有我们能运得动的毛皮堆到一起,我们拿毛皮去跟法国人换马匹。”看来印第安人很有头脑,要用毛皮去换马匹,目的明确。我们已知小李是出生在美洲殖民地的英国人,应该不会像印第安人一样拿毛皮换马(影片中我们看到,小李缺马的时候,直接去法国人那里偷了一匹,还把法国人的马给散跑了),那么他们拿了河狸毛皮到底要干什么?此外,我们再多一问,法国人又为什么要用马来换印第安人的毛皮?

可小李光顾着炫耀野外求生技巧,没有解释狩猎毛皮的用途。电影里提了一句,队长让人留下照看重伤的小李,悬赏“落基山毛皮交易所七十块的奖金”,大家觉得危险没有应征,直到奖金涨到三百块,才被大反派接下。他觉得这是笔不小的数目,可以直接退休,“去德克萨斯州买一块不错的地皮”。这笔钱只相当于参与四次毛皮贸易的回报,堪称暴利。也就是说,从小李到反派和印第安人,所有的眼睛都盯着毛皮,而这才是推动影片发展的关键因素——简直可以称作,一船河狸皮引发的血案。

河狸的命运

天价河狸皮毛,说明供不应求。找到毛皮价高源头,就能对小李的命运做出合理的解释。埃里克·沃尔夫在《欧洲与没有历史的人民》中专门提到了北美洲的毛货贸易,16世纪末以后欧洲对美洲毛皮的需求大幅上升,而啮齿动物河狸的毛皮便是主要的目标。“人们要河狸皮并不是要它的皮,而是要它皮上的毛,即紧贴在皮上的那层卷曲的软毛。……这种软毛可用来粘贴在衣服或礼帽上。用河狸毛装饰礼帽在当时备受青睐。”不但英国王室及其追随者们喜欢戴一种高冠宽边的“西班牙河狸帽”,连下层阶级也热爱那种无边礼帽。

欧洲人通过两家美洲公司实现这一目的。以魁北克为中心的新法兰西公司控制五大湖区和劳伦斯河流域的毛皮。荷兰人的西印度公司则建立了新阿姆斯特丹、马萨诸塞等皮货要塞,西印度公司后来被英国人控制后,新阿姆斯特丹要塞改名为纽约。法国人和英国人对毛皮贸易的争夺就是小李命运的第一个背景。

原先的贸易由印第安人和欧洲贸易公司双方共同参与,贸易公司在水道或河流的源头设置贸易站点。印第安人将捕猎获得的毛皮和公司交易枪支弹药、猎具、衣物、毛毯、酒以及烟草。与法国人和英国人分别交易的各有一批印第安人部落。作为毛皮猎人的小李,在影片中才有机会娶了一个印第安妻子。但为了扩大自己的毛皮收获,英、法会通过给予枪支弹药的方式,操纵自己的贸易伙伴攻击其他部落领地扩大河狸的狩猎区。所以,影片中出现的印第安人几乎都是枕戈待旦的武士形象,他们之间剑拔弩张的关系也拜英、法贸易商之间的利益所赐。这种你争我夺,也因此造成了小李痛失妻子的创痛。


随着贸易需求的上涨,每一张毛皮的收入越来越高,公司方面开始不满足于印第安部落的生产效率。为了更高的利润,毛皮公司抛开了长期以来的贸易伙伴,自己组织打猎队伍,由熟悉地形和猎物分布的猎人带队,深入西部内陆。失去家人的小李混迹在这支队伍中,并能为队伍指路的原因,就来源于此。白人狩猎队伍这种无异于“抢劫”的行为,自然就引起了大平原地区印第安人的痛恨。无论是过去的贸易伙伴,还是敌对的印第安部落,都将欧洲人的狩猎队视作盗贼。于是我们才在影片开头看到了,里族印第安人追杀毛皮狩猎队的一幕。

然而,即便是学会骑马和使用长枪的印第安人,也敌不过来自旧大陆早已武装了几个世纪的人们。经过千难万险,回到堡垒后,小李带我们参观了营地。从事各种杂役的印第安人,面无表情,似乎几个世纪来印第安人命运的缩影。而小李所体验的残酷经历,也交织在这张带血的毛皮之中。

遥远的东方

但是,这还远不是故事的终结。当欧洲人由于美国独立战争等原因降低了对河狸皮的欲望之后。“1778年,库克船长的两艘船‘决心’号和‘发现’号在努特卡海湾上岸,并获得了好几张海獭皮。当这些海獭皮卖给中国时,最好的皮子卖价高达一百二十美元。这一消息很快传开,到1792年时,共有二十一条欧洲商船加入了这种获得更多海獭皮的行动。”

随着欧亚大陆北部黑貂资源的枯竭,与貂鼠同属于鼬科的海獭成为毛皮猎人的新宠。只因全球毛皮贸易市场上又出现了一位新的买家。沃尔夫特别告诉我们:“18世纪,皮货贸易的中心由黑貂转向海獭,因为海獭皮受到中国特别是满洲贵族的青睐。”这一趋势,又促使更多毛皮猎人加入了小李们的行列。

太平洋沿岸的毛皮商人开始翻越落基山脉,与一个世纪来从东海岸西进的贸易站点连在一起。而此时,原先被毛皮猎人压迫向西退却的印第安人,又遭遇了来自西海岸的进逼。曾经在毛皮贸易初期骑马驰骋的部落民,在失去他们的毛皮之后,将继续失去他们的野牛群。半个世纪后,加利福尼亚发现金矿的消息传出,沿着毛皮猎人昔日的路径,还有越来越多的淘金者将从世界各地涌来,其中也包括大洋彼岸的中国。而这里将继续上演更多“荒野猎人”的故事。


3月20日,小李现身北京为电影在中国上映造势,他用一句中文说出的“我爱中国”,或许可以看作对影片背后那只看不见的全球贸易之手的致敬。

http://dajia.qq.com/author_personal.htm#!/378
辄馨
作者辄馨
112日记 17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辄馨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