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Open relationship的几个问题

那我懂你意思了 2016-03-20 16:04:35
Marina Abramović是当代最负盛名的行为艺术家之一,而她在MOMA举办的那场举世瞩目的、长达三个月的The Artist is Present的“对视”表演则因为旧爱Ulay的出现而使这次表演的影响力远远超出了艺术届的范畴而真正达到了万人空巷的传播效果。

而有关这次表演的纪录片“艺术家在场”则记录了她筹办此次MOMA项目的前因后果,而Ulay作为她曾经的表演搭档、爱人、以及相识相恋12年的老朋友,也在镜头前陆陆续续地讲述了他们从因为理解相爱到因为理解而分离的片段。

镜头前,一脸潇洒的Ulay说起他们分开的原因之一是“我们曾经各自都有过一些对于情欲方面的探索,唯一不同的是,她探索的对象是我们共同的好友,但我至少没有那么做。”

呜啦啦,看着画面上一脸委屈的Ulay,我瞬间觉得什么艺术气质都已经在艺术家们开始谈论他们现实中(并非理论上)的爱情那个瞬间归零了。难怪像Isaac Asimov一样要给艺术家们制定三定律的Marina在她的宣言里反复强调:An artist should never fall in love with another artist(一个艺术家永远都不应该爱上另一个艺术家)。但Marina字里行间又从不否认她与Ulay这段灵肉结合的恋情带是她曾经艺术创作的源泉以及对于美好生活的全部愿景。

然而这段全世界最有可能成功的Open relationship(开放性关系)最终都以失败遗憾收尾不得不令我等曾经尝试且从未停止向往这种终极感情状态的hardcore romantic对自己的信仰产生怀疑。毕竟在我身边而非文学电影故事中真心诚意尝试过Open relationship的人们或多或少都有着比坚持monogamy(一夫一妻制)的人有着更多的困惑和挑战,并且这些困惑和挑战很难凭借着大众现有的社会经验和知识储备给出非黑即白,甚至是能够让你这段感情变得less miserable的解决方案。

需要解决的第一个问题是,开放性关系会不会鼓励“出轨”

毫无疑问,开放性关系的初衷并不是鼓励滥交,而是“因为爱、高度尊重和理解一个人而不愿意限制他/她人生中的任何可行性,其中包括但不仅限于与其他人的精神或肉体关系。”但将开放性关系视为可以“肆无忌惮地出轨”的人显然甚至都不在这个问题讨论的范围之内,不是基于双方协商且在精神上达到某种程度上的一致性的恋爱关系更接近于劈腿狂魔而非开放性关系。

然而,这个问题就像是在一本介绍星座知识的杂志上调查人们认为星座是否真的可信一样biased(即存在样本选取的偏见),但凡选择尝试开放性关系的人们早在开始这样的关系前便已经或多或少存在着不同于当下社会对于“爱情”这一概念的界定,而凭经验而言,这种爱情理论中的极左分子很大程度上self-select自己进入开放性关系的模式,从而给大众树立起了“拥有或者期待开放性关系的人不过是戴着面具的劈腿狂魔”这样的image。

就像上面所说的,一段开放性的关系本身并不会鼓励人们“出轨”,因为首先开放性关系中的第三、四、五、六者本质上不同于传统一夫一妻制恋情中的第三、四、五、六者,因此他们并不存在可比性。其次,选择开放性关系的人群即使在正式进入或是选择这样的关系前,就已经有着不同于一夫一妻制死忠拥护者们的爱情观点,显然仅适用于一夫一妻制关系的道德准则就不能被如法炮制了。

其次,如何处理开放性关系与一夫一妻制关系中的个人情感冲突

在所有的冲突中,嫉妒心和占有欲是最难克服的个人情感之一。现代社会一夫一妻制关系对于唯一性的强调和保护使得所有进入这个系统的社会人都对这些规范过于熟悉以至于恋爱中的人们像巴普洛夫的狗一样对某些情境有着特定的经典反应:在咖啡馆看到男友/女友握着陌生女子/男子的手要上去泼水外加扇耳光;发现老公/老婆不忠行为立刻采取某些情感、经济以及社会方面的制裁,必要时刻共同财产、社会地位和名声、甚至共同生育的孩子都会变成可以操控的筹码用于“惩罚”规则破坏者。

两个人相爱这么美好事,不应该由这个社会来决定;但两个人一旦不相爱了,为了不给这个社会造成过多的负担和动荡,还是由社会来制定一些规则以免出现经济大衰退甚至于引发更大的灾难,毕竟对于这个社会而言,两个个体的爱情又算什么呢。

曾有一位在开放性关系中磨练长达10年之久的朋友坦言,只有对自己在对方心目中的不可替代性愈加自信的人才会对彼此的第三四五六号有情人愈加宽厚,但正因为每个人美丽和智慧的维度都如此不同,很难确保自己能够在伴侣重视的所有领域里拔得头筹。

尤其当你伴侣的倾心对象是拥有一技之长的艺术家或专业人士之时,你心目中那种恨不得整夜弹奏尤克里里的嫉妒而又焦躁的心情就像胸腔内那团蓝色的小火苗一样生生不息。然而其好处便是,相较于坚持一夫一妻制伴侣将大量时间花费在监督和控制另一半的情况,处在open relationship中的人为了更加健康有序地排解嫉妒、焦虑、多疑等违背契约精神的个人情感,找到了各种各样提升自我的理由和空间(至少表面上是)。

没有什么比处在一段长久充满竞争关系的且时时需要保持克制的恋爱关系更锻炼人的了。

最后,有关absolute honesty(绝对诚实)的几点疑问

当我处在一段开放性关系中,诚实的百分比绝对是我和当时伴侣争议最大的问题的之一,毕竟在任何文化中都存在善意的、言不由衷的、顾全大局的、别无选择的谎言,而在于一夫一妻制的约会文化传统中,尽管有关诚实的尺度因人而异,偏差值却很少逾越社会所划定的大范围。

诚然,能够全然放下个人情感冲突的情侣之间将不再纠结于诚实的尺度,但如果你无法心怀喜悦和祝福地倾听对方描述他/她的新伴侣是多么健美聪慧,那是否面对对方偶尔的缺席和失踪直面自己正和一个或几个陌生人“分享”着等量或不等量的情欲来的更轻松呢?

同时,用一种占有欲去平衡另一种占有欲并不是开放性关系所倡导的,因为这样只会导致自由戴上囚禁的面具,宽容生出报复的利齿,这是将是违背开放性关系最根本原则的做法。

是否看不见的就等于不存在?人类真是一种狡猾的动物呐,不满足于非黑即白的事实而偏要借着思想的名号生造出那么多介于之间的名目,拉开理性的弓,却射出一支支面目模糊的箭。

最后的最后,终结开放性的几种可能性。

你们的灵魂已经不在同一步伐。

就像蓝发的Emma和她那位温柔可爱的幼儿教师Adel,她们跨过了性别的障碍,却抵挡不住彼此精神世界的巨大落差(你看,和艺术家恋爱就是要付出代价的)。

你无法驾驭嫉妒心和占有欲这两头横冲直撞的猛兽。

就像你得知伴侣邂逅了一位面容清秀身体颀长的芭蕾舞者并与他/她共度良宵后突然气血上涌而扔掉原来的剧本开始依着人类的社会本能自由发挥时,你已经失去了一半的她/他;当你清醒过来忙不迭为了自己违反契约精神下跪道歉时,你早已被对方剥夺游戏资格。

切记,时时刻刻都要修炼自己,必要时可到深山瀑布倾泻处静坐。

最后的最后的最后,祝你能在有限的生命中爱个天翻地覆。
那我懂你意思了
作者那我懂你意思了
53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91 条

查看更多回应(91) 添加回应

那我懂你意思了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