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骨火箭】宇宙尽头的跳蚤市场

小姬 2016-03-18 21:45:24
首刊于《文艺风象》。

图by BUTU
图by BUTU



人群涌来涌去,锅碗瓢盆砰砰铛铛,叫卖声一浪淹没一浪,一种的语言滚过另一种语言,声音恨不能跳出人群踩着人们的头和背一路跑到更远的地方。
我挤在一个大胖子和一个壮汉中间动弹不能。这个胖子一看就是旧纽约来的,穿着随便的T恤和宽大的牛仔裤,他艰难地举起一个铜色的古典盘子想要询价。这壮汉穿着一身复杂花纹的暗红色皮袄,带着一个皮草帽子,不知道是哪种生物制成的,在这个时代,想要什么都是自由的,没人会因为你杀了一只别的生物做成帽子而有意见,即使你们都是智慧生命。
我很想挤到面前这个摊位的一个雕塑上去,这个雕塑材质不明,应该是附近的海蓝贝塔星球上的粘土烧制成的,是一张线条明朗的人脸,胡须是海浪,里面卷进小鱼,他的头顶是一座颜色鲜艳的城,他的眉毛和眼睛透露出这座城应该有的智慧和淡然。我正要把手伸向这个雕塑,忽然,人群全部安静了。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被已经很挤的人群涌到一边,我伸出的手挣扎了一下连雕塑的鼻尖都没有碰到。我气愤也来不及,都快呼吸不上来,忽然看到一张快被挤变形的椅子,就在人群流向这个方向的时候,我抓住机会脱身,跳了出去,站在椅子上。
忽然一切都明朗了。
我看见人群像摩西面前的大海一样裂开,神性的安静降临在这座吵到爆炸的跳蚤市场上。来自宇宙各地的所有商品像猫一样安静下来。
一个女人。
她穿着一袭薄纱,边角都被金色丝线编织过花纹,顺着每一根柔软的红色蚕丝爬上她胸前的开襟。她的脚面在薄纱下若隐若现,每一步,薄纱拂动,像一条流动的红色的河。
她的头发散落在红纱上,瀑布一样跟丝线的质感融为一体,随着她的步幅跃动起来。人们还没有看清她的脸就像喝了迷幻剂一样眩晕,一场关于美的海啸让周遭的每个人像是漂浮起来。这里每个人都不缺故事,他们来自宇宙的各个角落,身后拖着长长的人生轨迹,卷了一身的故事和杂物来到这里。有的人负责交换杂物,有的人选择交换故事。
每个人的经历都是宇宙复杂度的表现,这些迷人的细节在这里愈发杂乱愈发失去规则。
每个人都看得出自己身上的故事不及这个女人的百分之一,而她的生命看起来并没有经过漫长的岁月。
她脚步不疾不徐,仿佛有某种音乐隐藏在里面,人们的目光随着她游移,她像一道光一样劈开人群慢慢移动,毫不斜视,毫不迟疑,没有人看见她的眼睛,却被她睫毛上挂着的光斑闪过。
我站在椅子上失去重心。
她是谁?她要来这种地方做什么?她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故事?她有多大年龄?她来自什么地方?
我掉在一群人中间动弹不能,脑袋里都是问号。
尽管从小营养不良让我细胳膊细腿,轻得像只猴子,可被我砸到的人还是非常不满。人们七手八脚把我架起来,很想扔掉我,但其实扔到哪儿都一样,哪儿都是人。
毫无疑问,她身上所携带的故事让她成为这里最富有的人。我不知道她要去找什么,但却感受到她有明确的目标。
我被扔来扔去竟然离她越来越近。
我的心脏怦怦跳起来。那种距离一个秘密越来越近的感觉压迫着我的呼吸。
她举手投足散发出来的波浪一浪一浪扑在我脸上,越来越近。那是什么,我说不清楚。我引发的人群中的这一小串骚动丝毫没有影响到她,她似乎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只是自顾自走着,她面前的人们不断让开,鱼群般听话。
就在我被人们扔得受不了的时候,扑通,我掉在了她的脚边。
我被这一下惊呆了。
我周围的人也吓坏了。
她又走了一步。停了下来。
我的目光顺着金色花边一路奔到她的脸庞,却被一条薄薄的丝巾挡住了。她遮住自己的脸,却让人们对她的美深信不疑。
我以为她的眼睛会停留在我这个突然降落的物体上,但是她没有。她站在了一个男人面前。我以为这个男人是她的旧情人,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可是这个男人却因为受到了过度惊吓无法动弹。他只是一个长得敦敦实实的老实人,胡子拉碴,脸因为常常喝酒而乱七八糟地形复杂,眼睛倒是炯炯有神,可惜也放着酒精气。
她抬起手,面纱掉落。
人群发出一阵惊呼。
她的脸散发的光芒让我不敢看她。饱满的脸颊衬出小巧精致的红唇,鼻子微微翘起,发丝收在额前,额头干净敞亮。最后才敢看的是眼睛。
她的眼睛并不是很大,却有种说不清的魔力把人往里面吸进去,我跌跌撞撞爬起来,目光无法离开她的眼睛,那里面装满了宇宙星辰,深不见底,似乎是通往宇宙深处的一条秘密通道,如果跌进去,所经之处会充满时间的漩涡和细碎的星辰。
这不是一种普通的力量。
“我要卖我的记忆。”她说。
她张口说话了!人们都在细细品味她的声音,来不及听懂她说的内容,尽管她只说了几个字。那婉转回旋的几个字在她嘴边停留了一小会儿,但人群的耳朵里盘旋了很久很久。
那男人呆住了很久。可她并没有多说一个字。男人忽然意识到这笔交易的巨大,睁大了眼睛,然后张大了嘴,许久,他咽了一下口水,粗大的手抓住脏透了好几层的围裙上摩擦起来。
她盯住他,也许是因为想起了很多回忆,也许是为了展示她的回忆,我感受到强烈的情绪波浪一样穿透了我的身体,直杀向人群。人们不由自主连连后退。
先是愉悦。这样的愉悦带着我离开地面一厘米。我身体轻盈得如同一颗水珠,感受到自己在轻微的宇宙辐射中旋转,旋转。
紧接着是巨大的悲伤。我像被什么东西击中腹部,重重一拳,我捂着肚子弯下腰,又被一种疼痛揪住胸口一簇神经,拧了一下,忽然就呼吸不能。
忽然被放开,我大口大口呼吸。我扶着腰抬起头看着她。她一直没有表情,眼睛里看不明白的星系转动了一下。
人们正从巨大的悲伤中复苏。有人在人群中发现了尸体。悲伤是可以杀人的。可是此刻没有人尖叫,也没人去搭理死掉的人。人们的目光都集中在这笔交易上。
男人忽然意识到他成了问题的中心。他到底凭什么购买这些?难道平平常常的外表之下是富可敌国?
她的回忆足以买下整座市场和市场里面的人,以及附近的所有星系。
他不可能买得起。可她那么确信他一定会买。这到底是为什么?我怎么都想不通。
而且,这么强大的东西,为什么要卖掉?
我数了数自己的回忆,可能目前这一个是最强大的了。
而她,要卖掉整座城池和亿万星辰。
男人狠狠在围裙上擦了擦自己的手。拿出一把刀。她一点都没有慌张。
刀光一闪,宇宙好像震动了一下,略微错位。
一切都没有变化。
但好像一切都变了。男人回转身,一刹那身材变得瘦高,细细纤长的手指拉过披风盖住自己,在人们还在震惊中回味的时候迅速消失在人群。
原来他是一个收割者。只有他们有能力真的带走故事和情绪。
瞬间,市场上暗下来。那道光消失了。她还站在那里,只是一切都变了。
她变成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样貌迷人,举止优雅,但她身上的光彩全部消失了。人们好像忽然从魔障中醒来,四散开来,只有我还看着她。
原来收割本身就是交易。她不想要了,那些回忆,带着,太累了吧。
她看了我一眼,她的眼神有邻家小妹的可爱。她合上纱巾,匆匆离去,消失在熙熙攘攘之间。


后记:
从莫斯科飞回来的飞机上,云层厚厚的,有一个穿着厚冬袄的漂亮女人出现在云层里面,软绵绵,轻飘飘。
莫斯科跳蚤市场里见到的一切图案毫无道理地在我眼前闪过。我被街头一张张好看的脸迷住了,无论男人女人小孩老人,总有那么好看的脸,我会盯着看一直不放开。
这些画面催生了这个故事。我没买到那个漂亮雕塑,心心念念到现在,把它放进故事里,也算自己和它发生了故事。
总觉得回忆的力量太强大。人是由回忆组成的,人因为回忆而放射光芒,也因为没有回忆而显得平庸。出现是一种偶然,做个好看的回忆就跟雕塑一样迷人。
小姬
作者小姬
108日记 36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小姬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