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严肃认真的艺术对话:《猛尸镇》导演采访记录

kylegun 2016-03-11 14:30:13
猛尸在此

前段时间,著名地下说唱歌手Kyle Lee受邀录制《猛尸镇》的主题曲《Zombie Town》,在录音间隙,他与面如死灰的编剧/导演李会进行了一段关于电影艺术创作的严肃对话,以下是两人对话的整理摘录。Kyle Lee简称K,李会简称李。


K:其实我在第一次看完样片之后,就一直想在网上找你好好谈谈……你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拍出这么一个东西。

李:我觉得,每个有艺术追求的导演,都有一个拍恶趣味B级片的梦想。比如,你看塔科夫斯基最后那部电影《牺牲 Offret》,为了让时间倒流阻止核战争爆发,主角找了个女巫一起腾空滚床单,回到了过去。但具体要怎么阻止核战争爆发呢?估计他也没想明白,就把自己家的房子给烧了。还有贝拉塔尔的《都灵之马》,前五分钟长镜头就拍一匹马在走路,从马头拍到马屁股,再从马屁股拍到马头。这些神经病电影不就是恶趣味B级片嘛!

塔科夫斯基《牺牲》
塔科夫斯基《牺牲》

贝拉塔尔《都灵之马》
贝拉塔尔《都灵之马》

K:……我觉得你对这两部片子有深深的误解……

李:电影是属于观众的,拍出之后导演也只是观众的一员,普通观众的解读和导演自己的解读并不存正解误解之分,应该说,所有的解读都属于正解。

K:……你也不属于普通观众……算了,那你自己是怎么“正解”《猛尸镇》的吧。

李:(陷入沉思之后,沉默了几秒)它和《牺牲》和《都灵之马》一样——

K:并不一样。

李:——虽然有着恶趣味B级片的外壳,但其实探讨了很多深刻的问题,比如,为什么猛尸镇里的僵尸是老人儿童为主?这其实隐喻了留守儿童和留守老人的农村问题。

《猛尸镇》截图
《猛尸镇》截图

K:……

李:除了社会问题外,它还探讨了国学、暗物质、量子力学等学术问题。

K:国学……

李:曾经有一个广州的国学学院院长,和我探讨过许多严肃的国学问题。比如,他认为如今世界的各种动荡,主要原因是三从四德没做好,老婆没给足丈夫面子。

K:……

李:我把这类深刻的探讨全都写进剧本里了。

《猛尸镇》截图
《猛尸镇》截图

K:……这种学校真的存在吗?能招到学生吗?

李:在南方,许多没时间管教孩子的暴发户,都喜欢把孩子扔到这些学校里面洗脑,平时闹腾的娃,上了几堂课,就会对父母下跪磕头啥的。主要是用各种所谓的儒家仪式来体罚,摧毁正常人的意志力,比如连续跪拜20分钟父母之类。

K:Fuck da shit, man.

李:Yeah, fuck da.

某国学班结业礼
某国学班结业礼

K:那暗物质和国学有什么关系?

李:《猛尸镇》里提到的暗物质粒子探测卫星(英文:Dark Matter Particle Explorer,缩写:DAMPE)是中国第一颗科研用卫星,和国学一点关系都没有。

《猛尸镇》截图
《猛尸镇》截图

K:……给一颗人造卫星植入广告,中科院有给你们赞助吗?

李:比起国学来说,个人觉得,基础科学才真正决定了一个国家的发展潜力。未来暗物质的发现,将会是自然科学史的又一重大转折点……

K:Cut da bullshit man, 啥是暗物质?和僵尸有什么关系?

李:说到暗物质,就要从星系转动的速度曲线说起。

K:……

星系速度曲线图
星系速度曲线图

李:横轴指的是与星系中心间距离,竖轴是在这个距离点上所观测到的星系转动速度。

K:说人话。

李:呃……那就简单点说吧,曲线B是我们观测到的星系转动速度曲线,曲线A是根据已知宇宙物质而用理论计算出来的速度曲线。科学家们不知道为什么观测和理论不符合,他们就假想,除了已知的宇宙物质外,还存在着一种大家看不到的物质,可以让曲线A变成了曲线B。这些大家不知道是啥玩意儿的物质,就叫暗物质。

K:No way.

李:Yes way.

K:要寻找一个大家都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怪不得这颗卫星没啥人听说过。

李:基础科学,就是要不断地探索未知嘛。但我觉得大家对这卫星不太了解,主要是名字起坏了。本来卫星的英文缩写名字叫Dampe,是经典RPG游戏《The Legend of Zelda 塞尔达传说》里面一个守墓人的名字。咱们科研立项的PPT里还专门提到这一茬,当时所有人都觉得好酷。

《The Legend of Zelda》里的Dampe
《The Legend of Zelda》里的Dampe

李:也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却用了一个征集来的名字……


K:……“悟空”和Dampe根本没有区别……

李:守墓人Dampe!看守着暗物质的秘密!这才叫诗意嘛!为了忘却的纪念,我把守墓人Dampe这个名字写进了剧本。

K:……你天文台的师兄姐师弟妹们看了有什么反应?

李:……其实……我还没告诉他们我拍了一部《猛尸镇》……

K:你还是别告诉他们了。

李:嗯……


K:那量子力学又是怎么回事?

李:现在网剧啥的不是不能拍附身嘛。所以《猛尸镇》里的不叫附身,叫量子纠缠态。

K:……

李:里面有一段颜赤霞道长给主角解释量子力学的段落,所以《猛尸镇》是集科普和娱乐为一身的——

K:你们老板在投钱之前有看你剧本吗?

李:这一段落是临拍摄前才急忙加进去的。

K:为了应付政策?

李:不,当时还没这政策,纯粹是我希望本片能起到一点科普的作用。存在主义的思想是,在毫无意义的世界里加入自己创造的意义,就像西西弗斯要不停推石头,就像猛尸镇里要加量子力学。

K:反正就是随便扯几个高大上的名词就对了吧。

李:不,我注重的解释是物理机制。比如对于势垒的理解,由于僵尸们的能量不够,所以穿透地道势垒的几率很低。


《猛尸镇》截图
《猛尸镇》截图

李:但毕竟不是经典力学,所以僵尸穿透势垒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猛尸镇》截图
《猛尸镇》截图

《猛尸镇》截图
《猛尸镇》截图

K:……所以正常人类能看明白你拍了些什么吗?

李:电影关键不是懂不懂,而是要给人一种审美上的直观感觉。就像你看了《都灵之马》前五分钟马头马屁股的长镜头后,就能深刻领悟到尼采所体验的虚无主义一样。

《猛尸镇》截图
《猛尸镇》截图

K:《猛尸镇》还谈得上审美吗?……

李:只要有颗审美的心,任何事物都存在审美。我觉得,每个人都曾试过停下脚步,望着楼顶的落日余晖,然后估算从楼顶跳下来大概需要多少时间。很简单的估算,两倍高度除以重力加速度再开个平方……

K:这是拍完《猛尸镇》后你自己的心路历程吧。

李:好像是。

K:具体说一下你们的拍摄?

李:伍迪·艾伦说过,自己每一部电影在剧本创作阶段,都觉得自己像奥逊·威尔斯在创作下一部《公民凯恩》,但在实际拍摄中,他觉得自己就像5 dollar whore,只希望一切早点结束就好。其实,我在写《猛尸镇》的剧本时,就觉得自己像5 dollar whore了,实际拍摄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像什么了……

K:像奥逊·威尔斯?

李:也有可能。那是种极其荒诞的感觉。写剧本的时候个人当然是怎么high怎么写,但实际拍摄的时候,看着一帮工作人员凌晨赶工,无比严肃认真地要实现你脑海里那些不着调的画面,是会让你怀疑人生的。比如,一个很敬业的老演员,比我母亲还年长,要去演一个跳健美操的僵尸。老人家一脸严肃,辛苦地左蹦右跳,问我是做这个舞蹈动作好,还是那个舞蹈动作好——理论上,我希望她跳得越傻越好,但看到她对自己舞蹈表现出来的热情执着,似乎很相信自己所从事的是艺术工作,于是我要很心虚地对她解释,做出哪个动作,会更体现出“艺术效果”;之后,这位老阿姨还要演出自己脑袋被刺刀插穿的情景,我要告诉她,刺刀拔出来的时候,头颅应该怎样表现“艺术地”晃动……what the fuck da I'm doing, man! 这是我拍摄电影时内心最常出现的独白。

《猛尸镇》工作照
《猛尸镇》工作照

K:……貌似你拍每部片时都会这么抱怨。那为啥还要不停拍片子呢?

李:因为也有开心的时候。比如凌晨一两点,在雨夹雪严寒的荒山野外,一个铁杆穿透胸膛的特效道具怎么也弄不好。这时扛住所有剧组人员的诅咒,不拍出来绝不收工。到最后问题终于解决的时候,看着那根血淋淋的穿胸铁杆,就像历经千辛万苦,终于让童年的梦想实现了一般。

K:……有什么本质区别吗?凭什么老太太让你怀疑人生,穿胸杆让你实现童年梦想?

李:荒诞虚无和童年梦想之间经常一线之隔,感性的东西很难用理性来解释。就像塔科夫斯基总喜欢在自己电影里摔牛奶罐自焚烧房子啥的,大家凭什么看出了诗意而不是神经病?

K:……塔科夫斯基到底哪儿得罪你了吧。

李:他在《潜行者》里用一条下水道和一栋废墟拍出了一部科幻史诗,对我的启发特别大。

塔科夫斯基《潜行者》
塔科夫斯基《潜行者》

K:……不是塔科夫斯基就是贝拉塔尔,你把这些导演当作《猛尸镇》的参考真的好吗?

李:其实《猛尸镇》的主要参考还是约翰·卡朋特

K:……完全看不出来……

李:嗯。因为除了我之外,整个剧组没一个人听说过约翰·卡朋特。我将卡朋特八十年代那些片子介绍给摄影和后期等人看,他们觉得我脑子有病,大概是无法接受那种大全景的叙事和缓慢的节奏吧。

卡朋特《月光光心慌慌》
卡朋特《月光光心慌慌》

《猛尸镇》美图秀秀
《猛尸镇》美图秀秀

李:作为一个艺术家,我应该固执己见,把风格坚持到极致,就是要拍个五分钟马头马屁股膈应你,哪怕赚不了钱,好歹也是完成了一件艺术作品,不是吗?但作为一个5 dollar whore,除了铁杆穿胸膛菜刀爆头之类特有艺术追求的画面外,大部分时间我都觉得大家爱咋咋地吧。你们觉得按你们习惯的方式整,这部片子才可以被正常人类接受?Good,就这么整吧。本来我的剧本里写了一段情节,日本生化实验室里。衣衫褴褛的女地下党员被绑在实验台上。Well,一段SM画面。实际拍摄呢?女地下党员穿着一件大棉袄出现了……爱咋咋地吧。

K:童年梦想幻灭了。

李:作为一部理应包含情色和暴力的B级恶趣味cult片,《猛尸镇》的情色元素算是彻底泡汤了。

K:已经没人会想看了。

《猛尸镇》工作照
《猛尸镇》工作照

李:不过说真的,要真整出一个SM场景,我可能也拍不下去。当时虽然是室内,但零下三四度,天寒地冻透风又没有暖气,由于是在一个农家院的鸡窝里搭的景,前几天才刚把一整屋的走地鸡赶跑,四周充斥着浓烈鸡屎味。这时候还要让女演员衣衫褴褛,真是于心不忍。毕竟,光是叫老太太跳个健身操演个爆头就已经让我不停罪与罚了……

K:太不专业了。人家导演拍《陆上行舟》还把左轮顶着演员脑袋让演员好好表现呢。

李:也许还是认识论上的问题吧。比如帕索里尼深信自己在拍的是艺术,《索多玛120天》啥的,所以让演员吃屎都问心无愧。但我自己写的这些B级片剧本……感觉就像one 5 dollar whore to another,将心比心,大家何苦这么折腾呢?……

K:剧组通宵达旦辛苦忙乎半天,要知道导演是这种想法,会崩溃的吧……要我就杀你全家了。

李:摄影和执行导演经常问我,这个段落这样拍真的可以吗?不是太糊弄人了吗?拍完这片子我可以不署名吗?或者只署英文名算了?……

《猛尸镇》执行导演和演员
《猛尸镇》执行导演和演员

《猛尸镇》摄影和导演
《猛尸镇》摄影和导演

K:……人家要你不署名你还放相片真的好吗?话说我录完片尾曲可以不署名吗?

李:没问题,那署我的名吧。

K:我看行。

李:我们的原创配乐作曲张大雕 a.k.a. Toni Cheung 也不肯署真名,所以署了个特文艺的艺名:张天逸。他是2014曼城偶像的冠军。

R&B歌王张大雕 a.k.a. Toni Cheung
R&B歌王张大雕 a.k.a. Toni Cheung

K:配乐确实是本片的亮点。

李:片子里面最卡朋特的地方,也就只有张大雕八十年代风格的复古电子配乐了,特别是主题曲《Zombie Town Theme》,还有插曲《F#cking Tourist》。

K:向红白机致敬的《8-bit Fever》和僵尸健身操迪斯科说唱《Aerobic Zombie》也不错嘛。

李:个人最爱还是《It's a Motherf#cking Opera》。歌词就是不停在重复“It's a Motherf#cking Opera”,张大雕觉得内容太低俗,自己不肯唱,所以骗了一个当年大学声乐社团的学妹来唱,很高端大气的美声。

K:总而言之,刚录的那首《Zombie Town》唱出了你制作整部片的心声吧?

李:必须的。

《猛尸镇》截图
《猛尸镇》截图

K:你觉得拍出这样的东西你老板还会继续让你拍片子吗?

李:……贝拉塔尔觉得电影语言已经无法表达自己的艺术理想,所以打算蛰伏一段时间,我现在也有了类似的感受……

K:……你还是低调做人,别让太多人知道你拍过这部东西吧。

李:……这个当然。

--------------------------------------------------------

虽然导演立马就把以上两人严肃认真的艺术对话整理了下来。但他相信,没有正常人会读完那么冗长无聊的豆瓣日记。

kylegun
作者kylegun
265日记 9相册

全部回应 13 条

查看更多回应(13) 添加回应

kylegun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