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月正头

叮叮-旭珊 2016-03-01 09:14:06
文/叮叮-旭珊

也许是幽默感贫乏,无论在哪一时令,A与某某某萍水相逢之时总会来一句“新年甲想”,有时对方比较温柔,愿意莫名一笑,并赞A一句为人诙谐有趣。对此A总是自感惭愧,厌恨自己说话艺术的拙劣。于是乎又有一技,多少有些画虎类犬:打从A能搬凳子开柜子的那个岁数起,长辈们便擅用“正月正头”这四字在辞旧迎新之际诫告或警告A嘴巴要干净,要甜,粗野的字一个不能提,不吉利的话一句不能说,否则会“衰全年”。所以一直以来在A潜意识里,“正月正头”委实是四个庄严肃穆的金字,至少可以和“集美大桥”四字媲美,如果能将其与日常交流的语句融为一体,想必能产生美妙的化学反应。于是在日历左下角已写有“农历二月”甚至是三四五六七八月之时,A仍在使用“正月正头”这四个金字。比如与少时同窗狭路相逢,A可能会说出“正月正头你也跑出来溜达”之类的话,对方不知是觉得幽默还是觉得可笑,总是能愉快地笑出声。多好,虽然看起来有些蠢,但碰上这些根本没兴趣碰上的人要是不来这么一出,恐怕A无法对他挤出其他字句,面对他们那种令A无法理解的热情,A若一言不发,他们不仅会脸上无光,心里也必然会骂A无礼。这样难缠的家伙世上比比皆是,所以一年四季A都能保持过年时的精气神说句“正月正头怎么怎么”,还真是度日如年。

都说今年没年味,A只想知道年味到底是什么味,这个问题从A能写看图说话时就一直困扰着A,闻不出来,按照那些年年抱怨没年味的高朋雅士的标准,大概只有没得鼻炎的汪星人才闻得出来。本身来说逢年过节挺叫人愉快,但也有令人难受的时候。过节的好处是能见到想见的人,而坏处是会见到不想见的人,年龄渐大这种感受越发强烈,而且想见的、不想见的家伙也越来越多。

为人外婆的觉得外孙有些可怜,只能让他在竹椅里活蹦乱跳,所以买了包玩具物件给外孙玩。这小匹夫如获至宝,抓着类似沙铃的玩具禁在竹椅里活蹦乱跳,他怒吼,咆哮,瞻天观海,望着他生龙活虎的样子,A相信10后也不好对付。

“啊,惊险啊!”卖米的老叔用时代最强音杀死午后的悠哉时光,开始用言简意赅地语句重现上午的案发现场,(以下语言已由本人翻译为普通话)“阿xy兄不在家,那家伙牵着辆单车到xy兄门口晃来荡去,脑袋朝门里一伸一伸,我觉得那人看着不对哩,就走过去问他要找谁,他说要找阿z叔,A洞若观火明察秋毫一听就知道这里面大有玄机,就对他说阿z兄住在XX,你找错地方咯。他牵着车就走,不一会又转了回来,远远就听着乒乒乓乓的声音。当此之时xy兄正好回来,就跟他对峙,他立马撒腿就跑,连钳子锤子和单车都落下,嘿嘿!”

就像电视上播法治在线的流程一般,接着卖米的老叔似乎有些沾沾得意的话音,受害人xy伯开始发声。

“踏马的,我到门口一看,锁坏门开,他左手钳子右手锤子连我房门锁都拆了,刚好要开我的柜子。踏马的,我问他找谁,他说要找cba兄,我一听火就着,找cba兄找到我柜子里去了?我一把冲上去对着他拳打脚踢,他的工具落在我房里,连单车都来不及跳上去撒腿就跑,我一路追打,边追边喊‘贼将休走,路人助我擒他’(这自然也是翻译了的),但踏马的那厮实在能跑,还是让他侥幸逃脱。”

“啊,惊险啊,胆子真大正月正头偷到人家里来了!老兄也是不容易,七十多了还遭此一劫。”

“那混混有种别跑,我bong两下让他灵精!”

虽然隔着好几堵墙,但A可以想像在xy伯那枯树皮般干皱的脸上定然挂着一副老当益壮的英勇神情。

“哎,xy伯真可怜。”B叹道。

英雄的故事值得一说再说,临晚,当A从浴室走出之际,xy伯突然造访A的家,与B谈笑风生。A不太明白,明明是不好的事,人们为什么那么喜欢大张旗鼓地到处宣传。后来又想了想,大概他们只是和A一样嗜好传播社会消极情绪吧。

“今日也算大幸!差点破家!”
“怎么说?”
“白天我不在家,来了个小贼到我家门口蹭来蹭去,还拿家伙破门而入,要开我的柜!”
“那还得了!”
“踏马的,我出门回家一看,大门的锁被整个砸烂,赶紧跑进去,见房门已开,那小贼左手钳子右手锤子,站在我的柜子前在盘算什么。踏马的,我问他找谁,他说要找XX阿cba兄。XX?这里是XX?我扑上去就要打他,那厮物件扔了就跑。我实在是没追上,不然一定要打到他被人扛掉!”
“没被偷了什么吧?”
“偷什么?我有什么好偷的,金银珠宝无,钱亦无,有什么好偷的,我柜里真的一角钱都无,有什么好偷!考,还好回来得及时,不然柜里千来块就没了!”
“千来块哪?”
“前几期中的。我去,我真是衰,我老婆跑了几十年,我儿子都没有,我什么东西都没有,小贼还来撬我锁开我门,还要偷我物件!”
“你反正也没卖鱼了,没事就守在家里嘛。”
“我守什么守,有什么可守的,我现在什么都无,没老婆没儿子,更没钱,什么可守,什么都无。哼!踏马的,家伙直接丢下就跑路,连辆新新单车都落在我家门口,我就当赚的。哼!偷鸡不成蚀把米!”
“下回得注意点,正月正头,人家就是瞄你不在家才动手啊。”
“踏马的敢瞄我不在家!”xy伯怒气未消余恨难尽,他沉默了一会整理整理情绪,又静如止水说道:“我来你家主要是要跟你说,阿某个仔跟我透露这期得押只兔,有必要就得防几块钱下去。”

为B指点迷津后xy伯拂袖而去。B目送他老人家离开后叹道:“那个贼也是青盲,别家富富有有不偷去偷他家,脑子少根筋。”

突然,远方传来了喜庆的鞭炮声。

——丙申年正月廿三
叮叮-旭珊
作者叮叮-旭珊
37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叮叮-旭珊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