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 | 那些曾和我们纠缠不清的人,还好吗

罗迪 2016-02-24 20:34:03

1. 北京春秋风大,狂起来灰土扬沙,可以说在北方就根本很难找见春风和煦这个词吧,每到风不留情面地吹过来的时候,总能让我们被迫眯起眼睛,耳边受尽呼啸,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们眼前的世界变得渺小,只剩下一线的天,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的听觉几近失聪,只剩下席卷而过的风。 走在路上遇到这样的情况,我在眼睛和耳朵都被几乎同时屏蔽的刹那,嗅觉就会自动灵敏了起来,我甚至能只用嗅觉分辨出我身旁行人的年纪、性别、甚至衣着、五官。 我很难解释这种能力是如何形成的,我脑中的思绪随着身旁不同的人经过,从而不断变化,男人走过时,我知晓他的体态身高,女人走过时,我会忍不住迷恋她身上香水是否有妖艳的味道。 我想一百个女人身上,会根据各种平日的生活习惯,产生一百种不同的气味,女人身上的气味,总是那样充满魅惑,也许,就算把我和一个女人,单独扔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一片漆黑的环境下,我觉得我也依然能从她身上味道的强弱变化,猜出她此刻是否有咬着嘴唇,是否有紧闭双眼。 对,就是这样,当女人身上的气味向我袭过来的一刻,我总是在猜想,如果我奋不顾身地扑上去用唇齿触碰她的肌肤,那么她的肌肤口感,会不会也是甜美腻人的。 在很久很久以前,我还不敢如此赤裸地形容异性,那时候面对梳着长发,带着红领巾,每天收我作业的女同学,我也只能在心里暗自地幻想和她牵手,或与她同桌的情景,尽管到最后连幻想都不再被想起,但那个时候是美好的,气味也单纯,就像是一叶薄荷,轻轻地在我的心底骚动,在自己最深深喜爱的阶段,也碰巧还没长出会后顾之忧的这层头脑,所以我不必担心她今后如何,我不必担心她假以时日后,会在谁的跨上俯身半坐,一张毕业照,离散了多少给自己一个人的铭心刻骨。 我也会偶尔想起初恋,也许男人都不好忘记,存在于自己生命中这个位置的人吧,就是那个乳房还未发育完全,每月例假都不好意思与任何人说出口的那个可爱女孩,我们肩并肩上下学,纸条传情厚厚几本,在操场上聊理想,青春,与所谓的、半生不熟的人生,我们的记忆是墨水和纸张混合在一起的味道,文艺单纯,因为那时即便千方百计的寻找单独相处的时间,做的事情也几乎从未越雷池半步,说不完的万语千言中哪怕话题重复,也从未带有任何的轻佻与亵渎,两个人的海誓山盟,也许遗憾就是少了白纱红毯和心照不宣约定好的片片落红。 2. 夜里起雾,周遭总是混沌不堪,天和地的颜色分不清楚,只有星散的路灯如同残兵败将般地苦苦支撑,在城市被这一座座钢筋铁骨组成脉络,被这油漆红白分明的情况下,也难免会有人在起雾的夜下眼中产生迷离,这种迷离像是明知道答案,却又不愿去解析,这种迷离像是懂得太多道理,却还是过不好自己。 总会有些在自己成年之后,明知道不可能会永远在一起,却还是忍不住一时色心兴起,爱怜彼此的人、无怨无悔地出现在我的生命轨迹里,她们出现的时间不如昙花短暂,却依旧灿烂,不像杂草卑微,却无比深刻,她们就好像是拿着颗颗梨子落入凡尘的仙人,登场时分就是意味着为了告别而来。 高中时的女生,有点邻家有女初长成的色彩,那时候她们都像是约好了似的,一起学会了偷偷化妆,偷偷踩高跟鞋,衣服随着上半身胸脯的隆起而多少有些变得暴露,性感两个字离她们尽管还有距离,但放在岁数也如是的我身上,便就有了情绪,我们会在学校后面的树林里接吻,接吻的时候我也会把手悄悄不动声色地伸进她的衣服里,装作手法纯熟地解开她那是或许是第一件带点蕾丝边的内衣,我们都闭起双眼,我们两人口中尽是她唇膏产生的桃子味道,虽然我们也都明白毕业都会不得不分开,但却还有憧憬,我们就这样与桃子的味道在一起,计划着等一有机会就去学校附近旅馆伤风败俗,计划着只等事情败露就携手去毫无顾忌地亡命天涯,结果最后,果然不出我们所料,我们都没能知道对方到底和哪个那时还未出出现的人走去了哪里。 没办法,人类就从不是理智的动物,所有的原始天性,都在我们跟着迷离推倒三纲五常之后得而浴火重生,就像我刚刚工作时那样,在离职的前一晚,借着酒精地催化,故作失去意识,顺其自然一样和女同事开了房间,我们在床上用力地撕扯对方的衣服,嘴里含糊不清地在咬着对方同时,也讲了太多如同恋爱般的蜜语甜言,荷尔蒙在我们身体里不断分泌,化为在任何场合下形容都被有些人认为是肮脏的液体,挥洒在对方的肉身之上,在我们筋疲力尽嘘嘘气喘的时候,我的鼻腔中尽是满满情欲的味道,这种味道很特殊,无法描述,又好像在我以后的日子里,每当遇到突如其来的激情时刻就会出现似的,亲近又梦幻,之后,我和女同事之间的关系,就和当晚的房间号码一样,被所有人甚至也包括我们自己而遗忘。 3. 那些曾和我纠缠不清的人,你们还好吗,你们当初或者毫无防备,毫无察觉地活在我的世界里,或者与我意气相投,心照不宣地在彼此生命的土壤中,埋下一颗永远不会发芽的种子。 就算我们没能走到一起,可是我想,我们之间曾经说过的一切情话,都是基于对方可以真正幸福,而才那么顺利地脱口而出的吧,就算给予你最后幸福的那个人我与他素未平生,尽管替我完成心愿、填补遗憾的那个人我与他未见片面,尽管他的出现证明了我当初的无知和现在的失言,可只要你能够幸福,我也依然满足。 最大的心事,就是你认真地陪着伤心的人喝酒,对方醉倒了而你还在醒着,最大的不甘,就是你鼓励喜欢着他人的人坚持,对方放弃了而你还在执著,我们活在各自的心事里疲于奔命,我们能懂得生老病死缺依然任性,说了不爱了,那起码还爱过,我们无论当初说过什么,彼此许下过什么承诺,既然过去了,没能做到,那就都去努力地幸福吧。 恋爱、结婚、生子、一家和睦。 这一切都将顺利美好,不再会像我们当初只凭借气味那样造就的全部都是迷离,就是那种像是明知道答案,却又不愿去解析,像是懂得太多道理,却还是过不好自己的那种亲手缔造又自我消亡的迷离。 微信@luodi617 新浪微博:@杀不死的啊迪 罗迪,青年作家,已出版短篇集《陪你一起睡不着》

罗迪
作者罗迪
75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75 条

查看更多回应(75) 添加回应

罗迪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