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圣本身不感人,感人的是信仰。——琅勃拉邦、暹粒

淇奥 2016-02-23 00:19:02
黄袍的僧人施施然走过来,民众在街边铺一块凉席或布毯,脱了鞋跪着,双手托着盛满糯米饭团和水果的圆的小竹筐,施受自然。



来琅勃拉邦的人,一定要在清晨去等待一场布施。

很多时候我在想,是什么驱使人们去朝圣?是为了获得救赎?还是为了存佛法通灵窍?

大概是信仰。信仰让琅勃拉邦的僧人受人尊崇,信仰也让琅勃拉邦的清晨布施成为了吃饭饮水一样的家常之事。也使得这一家常之事虔诚而令人感动。

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每一个国家每一个地方的人都会以同样的节奏对现代化趋之若鹜。它们只选择适合自己的步调,过舒心的生活。比如琅勃拉邦,活在这里没有时间的概念,只有天光的变化。
布施过后,你可以在琅勃拉邦的街道上闲晃,你可以有一个目的地,你可以不紧不慢地散步过去,目的地总在那里,不会走。

我从上海来,琅勃拉邦的宁静和淡然让我感动的想落泪。我走在街道上,经过无数个寺庙,大大小小,或富丽堂皇或朴实简陋,从未踏入,直到到达香通寺。听过很多人说香通寺是琅勃拉邦最富盛名的寺庙,我慕名而来,盛名难却。



10000基普买了一张票,边走边想着,译作香通寺是不是意在香火旺盛、神灵通达?进殿需穿戴整齐,主殿门口有工作人员指示着需要脱鞋。一一照做了,在佛前的蒲团上跪下来,合十,磕长头,尽是汉传佛教的仪式,我想这里的神明总不会介意。因为佛教传到世界各地,虽礼数、思想有所不同外,总是同根同源的,总能接纳一颗虔诚的心。

不是信佛之人,这些林林种种的佛像也都不能分清,我的原则是,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从大殿出来,朋友问我许了什么愿,我摇摇头说没有许愿,朋友惊讶:你可真是无欲无求的。我笑:因为我知道自己拜的是谁。



外墙上镀了金的雕刻,每一幅都是载歌载舞的各种神秘的仪式。很多地方的金色都已经被消磨掉了,露出灰的底色,寺庙也因此斑驳而真实,有了强烈的历史感。

琅勃拉邦的人民,他们贫穷,却过的闲适快乐,信仰让人内心充实有盼头。这是我从香通寺出来之后突然想通的一个问题。

坐突突车去普西山,突突车就是琅勃拉邦的出租车了。这是个拟声词,车子行走的时候会发出“突突”的声音,我觉得很有意思。



估计很多人都会把普西山纳入琅勃拉邦行程的目的地中。这本身就是一个多山地的城市,从谷歌地球上看过去,琅勃拉邦一篇墨绿。鼠标划到最高的那一座,就是普西山。

山顶的观景台上似乎无论什么时候上山都是人山人海,但是你会欣喜于能见到群山环绕,绿树掩映的琅勃拉邦。



山上的佛,或卧或站,众生百态。这么一座小山上好几处寺庙,“三步一佛,五步一寺”,老挝人乐此不疲。





听同行的游客说普西山是看湄公河日落的最佳地点。想着傍晚过来铁定已经人山人海了,也就放弃了,原路下山。

这是普西山对面的皇宫博物馆,古澜沧王国的遗迹,但是看着这黄金庙宇一样的华丽宫殿,总会让人产生强烈的物是人非之感。



不知道身居高位的人坐在这里会不会迷醉,所以说一个人真正的品质,不是看他身处逆境能不能厚积薄发,而要看他到达顶峰时会不会迷失本心。



皇宫博物馆出门向西走,就是琅勃拉邦最宏伟的迈佛寺了。我从来是不相信“最”字的,一度认为这只是招徕游客的手段,旅游局可以凭空创造出许多“最”来。

然而迈佛寺最吸引我的不是殿前奢华的装饰,也不是主殿内著名的绿宝石佛像,反而是墙上的浮雕故事,古时的人技艺高深也极聪明,仅用绘画就能生动讲述一个完整的故事,并且绘画的水平令人佩服。从佛祖的生平到罗摩衍那,从人物神态到场景再现,绘刻细致精湛。



下一站是维苏那拉特寺,同样的“最”,维苏那拉特寺是琅勃拉邦最古老的寺庙,因为外形像西瓜,也叫西瓜寺,不过维苏那拉特寺除了有个椭圆的穹顶之外,我倒真没看出来它的外形像西瓜。



寺庙这么一副断壁残垣的样子,是因为曾被一伙来自云南的土匪防火焚烧过。这世上存在的东西,一切都逃不出优胜劣汰的魔咒,这些经历过天灾人祸的历史遗迹,劫后余生保存下来了就成了遗迹,被全然毁灭了,历史就将它抹掉了。

在琅勃拉邦闲晃,不知不觉一天也就过去了。人们慢悠悠的,说话轻声细语,节奏慢的就像童年的夏夜外婆摇的蒲扇。傍晚的时候我和朋友坐在一棵椰树下发呆,我想这里真的能帮我把电子产品戒掉。

第二天醒来天光大亮,坐突突车启程去帕乌石窟,司机到了中途停了下来,说让我们坐船过去,朋友晕船,没有同意。事后很庆幸我们没有同意,也是后来才知道一般这样的情况都是捆绑消费,司机骗人去坐船,船夫收取高额的船费。

帕乌溶洞分为上下两个,洞内大大小小的溶洞成千上万,所以也叫“千佛洞”。

洞内有些地方是完全没有自然光的,洞口会有租借手电筒的地方。我观察了一下,这里每一个佛像,无论大小,从五官衣饰到结构神态,都抛光打磨的极好。我想在众多林林总总的低成本雕刻品中,佛像总是雕刻的最为认真细致,大抵是因为,关乎信仰的东西,人们不敢造次。



山上的塔蓬石窟,完全没有光,无论是自然光还是灯光,而且是限时参观。一手举着手电,洞里幽深,心里也怕,没敢走多远。

从帕乌石窟出来去光西瀑布,瀑布在湄公河对岸,坐船过去,沿途的沙滩上有人在贩卖新鲜的蔬菜水果,我之所以说新鲜,是因为现摘现卖。

光西瀑布是一个自然形成的小瀑布群,也不像国内,但凡发现一块生态湿地就要建起现代化的参观和娱乐设施。这里最著名的娱乐项目是跳水,也不是像我们通常知道的建有专门的跳水台,只是树上挂一根绳子,抓了绳子荡秋千一样跳到水里,或是直接从岸边的树上往下跳。





碧蓝色的水,瀑布流下来薄薄的一层,落到水面激起的水雾如同幻境。我是极喜欢水的人,觉得在这里待半天的时间实在太短。可惜留恋不得,明天就得飞暹粒了。

也就是冲着吴哥窟,神秘的高棉的微笑。像是某种召唤。对于吴哥窟的理解,我想现在的很多旅游指南上都有所偏差,吴哥窟不等于吴哥城,吴哥窟指的是吴哥城中的吴哥寺,就是小吴哥。而被联合国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是吴哥寺,而不是整个吴哥城。

而我对吴哥的向往,全是因为它的神秘。试想一下一座在当时发展成熟的城市,在15世纪的某一天突然人去城空,文化就此终止,人民从此消失再无后代。一座城市连同城市里的人类,在历史中被抹去,隔了好几个世纪才被人发现它的遗迹,这本身就是一件极具吸引力的事。

吴哥窟的门票分为3种:一日票20美元;三日票40美元(可选择连续三天或一周内任意三天游览);七日票60美元(可选择连续七天或一月内任意七天游览)。根据吴哥的格局,我们选择的是40美元的三日票,美元也是暹粒的通用货币,这边付款议价什么的大多都是用的美元。

穿着方面最好是长衣长裤,一是尊重当地风俗,二是防晒,柬埔寨本就是热带气候,而吴哥就像是沙漠里的绿洲一样,也是炎热无比。另外你需要多备一点文具、糖果什么的小礼物,吴哥窟内经常可以看到乞讨的小孩,碰到可以给几颗糖或一支笔,也不要给的太多。门票小心保存,吴哥窟内会有工作人员随机查票,无票者罚款80美元。

这就是吴哥城的整体布局,整个吴哥城并不是由一位君王建成,甚至在闍耶跋摩七世在位期间,由信仰印度教转变为信仰佛教,世界闻名的“高棉的微笑”正是他建造的。途中标注的小吴哥就是吴哥寺。通常的旅游线路都会把吴哥城从里到外分为三圈,所以吴哥的游览也分为三天。来之前做功课,看完了蒋勋老师的《吴哥之美》,从建国、鼎盛、领悟、幻灭四个方面分四章,很详尽地介绍了吴哥的历史文化,可以在网上下载视频慢慢看,也可以买一本书带上。





吴哥的游览顺序有很多,可以根据历史的先后从吴哥的第一位帝王留下的建筑开始,依次往下;也可以根据吴哥的布局,从王城外的景点即大圈开始,到通王城或是小吴哥结束。我拟定的游览路线是:第一天——圣剑寺、涅盘池、塔逊将军庙、东梅篷、女王宫、变身塔;第二天——神牛寺、巴孔寺、吴哥寺、豆蔻寺、皇家浴池;第三天——塔布笼寺、茶胶寺、通王城、巴肯山。

闍耶跋摩七世建造圣剑寺时已经从信仰印度教转变为信仰佛教,所以圣剑寺事实上是一座佛教的寺庙。



关于圣剑寺的得名,有说是因为闍耶跋摩七世向接班人传授宝剑,这把宝剑就存放在这座寺庙里,如今只能看到一个空空的藏剑台。而圣剑寺同时也是闍耶跋摩七世为他的父亲建造的寺庙。

涅盘池,相当于真腊吴哥王朝时期的医院。一个四四方方的大水池,池中一个圆形的岛,岛上一座寺庙,寺庙里供奉的是菩萨。



这是涅盘池周围的小水池,涅盘池的四周,东南西北方向各有一个相同大小的小水池,这是使用了印度教中药浴的治疗方法,并不是我们现在所理解的医院。



塔逊将军寺是一个比较小的寺庙,也是《古墓丽影》的一个主要拍摄地之一,墙壁上的雕刻相对来说保存的比较完整。

事实上来到吴哥,让我觉得最不可思议的是,吴哥王城所有的建筑,都是先用石块砌成,然后再在石块上进行雕刻,吴哥窟成千上万大大小小的雕刻,没有一个是完全相同的。

这是塔逊将军寺树根残绕的东塔门,吴哥奇特的景致,这也是经过精心休整后才露出了门的样子,可以看到塔门的上部已经变了形。出了东塔门塔逊将军寺就走完了。



东梅篷寺是由五座石塔构成的,分别代表了须弥山的五座山峰。

内院也有八座砖石小塔,皆朝东而建。据说东梅篷最初是建立在东巴莱湖中的一座小岛上,需要坐船才能到达,现在东梅篷寺的周围已经变成了农田。

下一个目的地是被誉为“吴哥艺术之钻”的女王宫,离东梅篷稍远,是一座供奉湿婆的寺庙。女王宫又译班蒂斯雷,之前有人从女王宫这个字面上理解为国王的妃子住的地方,事实上女王宫内并没有女人居住,而是供奉的湿婆神。因为女王宫里面的雕刻无比细腻繁复,有人猜测女王宫是由女性修建和雕刻的。

从规模上看,女王宫的规模不大,但是也挖了很宽的护城河。



女王宫离吴哥王城较远,从建筑材料和风格上也自成一格。女王宫全部采用艳丽的红色砂岩砌成,在雕刻上也更为细腻繁复,色彩及其鲜艳妩媚。

经历过十几个世纪,依然圆润光泽。



每一块门楣上都精雕细琢,甚至可以感受到,当时的工匠一定是以一种喜悦并富有期待的心情在雕刻,想要把自己所能想到的一切最美好的事物加注在这些建筑身上。

这些雕刻精细到,就连门楣上的小人,除了形体的准确,还能看到体态和神情的细节变化。

接下来去的是今天的最后一个目的地:变身塔,也叫比粒寺。通俗一点讲就是国王火化的地方。

之所以称之为变身塔,是因为在印度教义中,国王死后经过火化,可以从善恶轮回中得以解脱,变身为神。



在吴哥有很多这样镇守的石狮子,与中国的石狮子从形态和雕刻手法上都差别极大,吴哥的狮子更为突出其雄健的肌肉和高耸的脊背,从形态中透出一种鼎盛的底气。



第二天依旧坐车从暹粒出发,第一站是比较早期的神牛寺,属于罗洛士遗址群,考察发现女王宫的建筑风格就是在神牛寺的基础上继承和发展起来的。



神牛寺是由一座高高的台基上建造了6座塔,前三座塔供奉着湿婆神和国王的男性祖先,后三座塔供奉着女神和女性祖先。

印度教崇拜神牛,在印度教中把牛称为“如意牛”,在印度的国徽中就有四种动物:雄狮、大象、骏马和公牛。神牛寺中也有六座饰有砂石和灰泥雕刻的砖结构塔,属于罗洛士群中的神牛寺是由因陀罗跋摩一世建造的吴哥早期的建筑。

巴孔寺是吴哥遗迹中第一座多层式的神殿山,金字塔式建筑。也是从巴孔寺我们可以发现,吴哥的建筑材料开始摒弃红砖,使用砂岩石块。不少学者认为,这是因陀罗跋摩一世已经有了稳固统治的把握,体现在建筑上,就是石头代替了红砖。





罗洛士遗址群也是吴哥最古老的建筑群,巴孔寺当时是位于市中心的一座国庙,象征着印度教中众神居住的须弥山。

接下来去的是此行的重点之一:吴哥寺。吴哥寺是吴哥古迹中保存的最为完好的庙宇,原意为“毗湿奴的神殿“,以建筑的宏伟和浮雕的细致闻名于世。在印度教神话中,众神居住的须弥山是宇宙中心,围墙的四周被海洋围绕。所以吴哥的建筑大抵如此,包括吴哥寺,吴哥寺代表须弥山,护城河代表包围着须弥山的海洋。

这是在网上找到的从后上方拍摄的吴哥寺全景图,我们把这张图当成一个平面看,可以看到,图的最上方,隐约可见的是一条宽190公尺的四方的护城河,图的中心穿过护城河的是一条长475公尺的引道,这是一条漫长的道路,当你走在引道上,你的眼睛看着前方的吴哥寺,想着自己的终点就在那里,可是会有一种一直走,吴哥寺一直在那里,没有近一点,也没有远一点。直到你的心从急切变的平静再由平静变的虔诚。或许这正是建造者的目的。



然而引道的两旁也并非空无一物,引道的入口有两棵菩提树,经过护城河,有台阶一直伸到水下,以往的信徒会直接下去沐浴,而护城河里开满了莲花。引道的中途有两个藏经阁,再往前是两个很大的水池,然后才是吴哥寺的大回廊。





吴哥寺一共有三层回廊,根据美国学者艾丽娜•曼妮卡的说法,这三层回廊分别代表着国王、婆罗门和月亮、毗湿奴。每一层回廊又包括内廊和外廊,内廊有屋顶,可避风雨,外廊露天。



内廊的墙壁上全是浮雕,记得有人描述吴哥寺的回廊,说天气晴朗的时候走在回廊里,就像走在钢琴的黑白键盘上一样,这样一想,真是非常形象。



回廊里的浮雕,除了每个转角都能看到的女神飞天,就是《罗摩衍那》和《摩诃婆罗多》的故事了。而这些浮雕,除了令世人震惊的细致传神外,还有就是绘画雕刻工艺的精湛,以及从这些浮雕中所传达出来的属于印度教信仰的态度。







我们可以看到吴哥的女神,同中国莫高窟的飞天,存在着很大差异,吴哥的女神浮雕,除了透露出印度教对于肉体的欣赏和尊崇,还透露出一种初生的喜悦和自信,姿态极具人性化,在今天看来能给人一种神性得到消解的亲切感,一种生命本身的美。而莫高窟的飞天,除了衣饰上的华丽外,在被赋予了飞的形象之后,就与人性相去甚远了,这是优美飘逸的另一种信仰。

接下来去的豆蔻寺,就在皇家浴池之南,主体建筑是两座塔。主塔壁上的浮雕是毗湿奴骑着大鹏金翅鸟,西塔壁上的浮雕是吉祥天。



豆蔻寺是一座规模相对来说比较小的寺庙,也因此游客不是那么多。

皇家浴池原本是举行沐浴仪式的场所,印度教非常重视沐浴,皇家浴池的中心原本也有一座寺庙,现在只剩下台基。

如果是作为旅游景点来说的话,皇家浴池是吴哥看日出最佳地点之一,而且相比巴肯山和小吴哥,游客少很多。

在吴哥的最后一天走的小圈:塔布笼寺、茶胶寺、通王城和巴肯山。

塔布茏寺给人最初的震撼是建筑与自然的震撼,也是神性与自然性的震撼。我站在里面,感受到一种同自然一样的温度,不禁觉得这是印度教另一种形式的回归,崇尚“泛神论”的印度教,认为这是自然与建筑达成了一种奇妙的共生。





而塔布茏寺正好是闍耶跋摩七世为了纪念自己的母亲而建的,这种母性的特质也在自然中体现,自然孕育万物。

接下来的茶胶寺,是一座没有完成的寺庙,也是闍耶跋摩五世为自己兴建的葬庙。也正是这座未完成的寺庙,证实了吴哥的建筑工艺,都是先由石块砌成整座建筑,再在石块上雕刻。而茶胶寺的建造正是在装饰部分戛然而止。这座裸露的、质朴却已经成型的寺庙,也成为了吴哥遗址中最别致的一座寺庙。



再走也就到了大吴哥,大吴哥是吴哥王朝的首都,也是高棉帝国最后的首都。城内建筑包括巴戎寺、巴芳寺、吴哥古皇宫、大象台、癫王台、圣琶利寺、提琶南寺和十二生肖塔。如今,城内建筑均已毁坏严重,很多都只剩下台基。

位于通王城中心的巴戎寺,闍耶跋摩七世的陵寝,也是世界闻名的“高棉的微笑”所在地。这是吴哥历史的第二个巨大变化,信仰上的变化。由闍耶跋摩七世开始,吴哥的建筑体现出印度教向大乘佛教的转变。



巴戎寺塔顶的四面佛,是以闍耶跋摩七世本人为原型建造,整个巴戎寺54座四面佛,全都是低垂着眼,嘴角微微上扬的微笑状态。每一座四面佛的顶部都是一朵莲花。

在巴戎寺行走,不经意间抬头,就会看到一座微笑着的四面佛,而最为神奇的莫过于,每次看到的笑脸都不尽相同。微笑的、低垂着眼的四面佛会因为光线和角度的不同,显现出不同的意味。我曾盯着一个笑脸看了很久,慢慢的由最初慈祥的感受觉出越来越多复杂的意味。好像他把人世间的一切苦难都看在眼里,从了然于胸中生出一种先知的却又无奈的忧愁感,到最后我无法分清这是闍耶跋摩七世的忧愁,还是佛的忧愁。



在信仰的转变下,巴戎寺的浮雕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技艺上,巴戎寺的浮雕从吴哥寺的深雕变成了浅雕,可以看到巴戎寺壁上的浮雕被磨损的很严重,蒋勋老师认为,闍耶跋摩七世在位期间,是一个领悟的阶段,所以他在位期间的建筑不再追求辉煌宏伟和与时间对抗,而是一种消失的状态。从浮雕内容上,也不再是《罗摩衍那》和《摩诃婆罗多》故事里宏大的战争场面,而变成了佛教宣扬的现实生活,场面开始生活化,富有趣味性。







此次旅行的最后一站是巴肯山,907年,耶输跋摩一世决定从罗洛士一带迁都到巴肯山一带。这次重大的决定也使得,以巴肯山为中心的耶输陀罗补罗所在地,一直到15世纪,都是柬埔寨的首都。耶输跋摩一世也在巴肯山顶的平地上建造了巴肯寺。



坐落在山顶的巴肯寺,毁坏的极为严重。耶输跋摩一世将寺庙建在山顶上,体现了印度教对山的崇拜,台基为金字塔式的五层,一共有108座宝塔,而寺庙在设计上也极具象征意义,如:108在印度教里代表了生命的圆满,而巴肯寺的整个建筑形成的是一个曼陀罗,曼陀罗在印度教中是宇宙的符号。

由于巴肯山是附近的制高点,也被认为是吴哥看日落最佳地点之一,虽然不是专程到此看日落,不料正准备下山的时候有幸瞥见着惊人美景,所谓无心插柳柳成荫吧。



细想下来,这几天的吴哥之行,太过走马观花。一是自己对吴哥和印度教、佛教历史知之甚少,二是此次行程时间太赶。我从来不是一个喜欢走回头路的人,去过的大部分地方,如无必要,我都不会再去第二次,但吴哥窟是我还要再来的地方。而再来,必定是十天半月,如同十个世纪以前生活在这里的人一样,去吴哥寺的护城河边坐一坐,去巴戎寺的四面佛下站一站。

从巴肯山回暹粒,此次的老挝、柬埔寨之行圆满结束。回上海的途中我是有些气恼自己的,来之前对吴哥城的了解太少,以致站在那些失落的文明里,只觉词穷。但此次的行程也让我对信仰有了新的思考。无信仰的人追求现世的东西,有信仰的人,执着于人的一生就是一场修行,死亡即圆满。

注:图片来自网络,不做任何商业用途,侵删。
淇奥
作者淇奥
5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淇奥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