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门之娼。

十三 2009-12-20 19:37:01
《蜗居》第十集。小贝拒绝拿出全部积蓄给海萍还高利贷,海藻咆哮,小贝翻脸。我在25块钱冰淇淋球儿那段提出的观点再次得到证实——郭海藻对金钱的概念完全错误的。“我姐不幸福我们也不会幸福”——伊对的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把握也是错误的。郭海萍把生性懦弱又不自知的妹妹带到花花世界里,真是莫大的不负责任。这时候又跟妹妹说“爱情是男人骗女人的鬼把戏”一类的话,就更是在郭海藻走向失足的路上狠踹了伊屁股一脚。

小贝的内心独白:“海藻快醒了。”听了多少有点儿让人难过——有那么几年,在很多瞬间,我也突然觉得自己快醒了,可大概还是没有醒,也大概醒的方式跟大多数人不同。一个女人走向自觉的路途,往往遍体鳞伤,伴随着对一个男人的伤害和被另一个男人伤害。在这之后,曾经共有的乖巧清纯在变化,各人都棱角分明起来。

郭海藻不真的糊涂,她知道去找宋思明——听说是为了房子的事儿,宋思明扑哧一声乐了——一定很得意吧,“只要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这是所有有钱人的逻辑,普通人的问题从来都是没钱。宋思明把海藻带到她绝对消费不起的高级场所,开始谈人生谈理想。萝莉需要钱,大叔有钱;灰姑娘需要人生经验,老王子偏偏就不缺这个。奸情一触即发。“你叫我大哥也行,叔叔也行,爷爷都行”——大叔们永远都这么善于寒暄。

“6万。”这数字真值得宋思明咩哈哈哈哈哈哈一阵儿。海藻在他眼里恐怕已经成了个easygirl。老婆昨晚说对了两点:第一,宋思明的确不是我喜欢的那种有才情有赤子之心的大叔,他不是我的菜——但随时仗义疏财呼风唤雨的金刚罗汉又绝对是所有女人幻想的对象;第二,宋思明的确是在主动出轨,太主动了,全没有道德上的自责,连旁白都在鼓舞他找回”十八九岁的冲动”。说宋思明正太一样刚见郭海藻第一面就动心了,如果这动心是指类似少男少女般的萍水相逢小鹿乱撞的话,至少我不信——大叔的直接目的就是推倒,地球人都知道。

郭海藻舌头打结的嗲相,两眼走空的无辜,情绪夸大哭赖赖去找宋思明又给小贝扣上大帽子的瞬间转变,真的很双鱼女——我保留我的观点。南星在日记里写《蜗居》称郭海藻“那个贱人”,我前几天看稿子,冷不丁瞄着一个词儿,“倚门之娼”。突然觉得所谓倚门之娼就该是乖巧清纯欲拒还迎的,退可以做淑女状,进可以巧笑倩兮,让男人有去一探究竟的欲望,就是郭海藻这个造型。

苏淳虽然温良,但一打眼儿就是窝囊废。小贝其实很不错,要是有这么个体贴睿智(在正太里算睿智了)的适龄男在身边,大概我也嫁了。不过正太的通病是太黏糊,小贝也不能免俗。

为了一块钱绕着大上海数落老公的郭海萍已经崩溃了,对自己的歇斯底里和现实的强奸缴械投降——有好多男人跟我说过“你该找个人养你”的话,说是希望我今后不要因为对稳定富足生活的求之不得而走样,也看不下去我总傻兮兮地工作狂又回报甚微——大概也就是怕我成了郭海萍这样。虽然我怀疑在上海漂着的买房二人组是不是真的能紧巴到餐餐吃挂面的程度,可我还是觉得不能对郭海萍有太多指摘——生活的窘迫完全可以令人泥足深陷丧失本性。年少轻狂的时候都视钱财如粪土,以为自己能倒转地球,事实上地球常转而时运不常转,郭海萍不是不善良,只是恰好踩进了沼泽里,无法自拔。

《颐和园》里余虹在回绝追求的信里写:“一个人可以拮据度日,但两个人就会心生怨恨。”她不仅在拒绝一个男人,一种生活方式,更多的是在拒绝让自己丧失本性的可能。我很喜欢余虹,伊虽然放浪,但很诚实,连拒绝都如此中肯,一丝不苟。
十三
作者十三
518日记 31相册

全部回应 26 条

添加回应

十三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