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江直树,也不能凑合给阿金啊。

已注销 2016-02-22 03:20:04
这是公众号猫咪说(ID:maomishuoo)的[故事.夜]的第38夜。
©️版权所有,严禁未经声明的匿名转载。

找不到江直树,也不能凑合给阿金啊。

好的爱情,就是没有保质期,只有保鲜期。它是有氧呼吸的物质,而不是陈放几个月都没关系的冷牛奶。好的爱情,就是每一次的回眸,都能追忆回最原始的初衷。


[一]我的直树,被我作死的作走了

联系起他,已经是好多年之后了。

最后一次见他的时候,我似乎还记得那件厚厚的黑色大棉袄,刚刚好到小腿肚的长度,配着简单又经典的篮球鞋。他冷漠的脸庞带着冬日的萧瑟,没有任何表情的严肃,但是眼睛里却全是暖意。然后他走过来,很轻的对我说:”哦,你来了。”我点点头,他的手自然的搭过来,搂着我往前走去。

于是若干年后的今天,隔着屏幕,看到他依旧用若有若无的口气说:”那你肯定变胖了很多吧”,我仍然能脑补到,那张面瘫脸背后稚气未减的内心。人都很会犯贱,还能在之后给自己垫一个”尊重内心,尊重爱情”的借口,这好像成了我们不言而喻的一种常态。只是,我们常常,也限制在常态面前止步不前,想珍惜的偏要去浪费,想排斥的却要留身边。


《恶作剧之吻》的湘琴,之所以能成功追到男神,不是她创造了灰姑娘逆袭白雪公主的童话,而是她很清楚自己喜欢的类型就是江直树,而这世界无论怎么变,她都没空多看别人一眼。她的眼里,她的全世界,都只有江直树而已。

而我们大多数人,只是在错过心爱的”江直树”后,除了能硬撑傲娇脸的和新朋友谈论”自己当年拐到男神有多牛逼”之外,就剩暗自神伤的感叹”时间不对却遇到对的人”了。其实,如果回忆有用的话,要爱情干嘛呢?


[二]说自己是阿金的都是耍流氓

今天认识了一个土耳其朋友S,他准备申请博士在读,开启人生新征程。和他聊天时,谈论到眼神和手势,于是他突然安静了三秒,对着我眨了下眼睛。而当时我刚用天天某图软件,拍了一组恶搞自拍照,还在纠结莫非他在哪儿看到我拍”眨眼照”了?结果,他却突然问我,你知道眨眼是什么意思吗?

我费解。

他问,如果一个男孩在中国跟一个女孩眨眼睛,是什么意思?

我说,可能是对她有意思吧!

他说,在土耳其,如果一个男孩这样对女孩眨眼睛,就是表示他对她有兴趣,想继续了解看看。

我领会的点点头,冲他欣慰一笑。后来临近分别,他邀请我去附近的咖啡店喝咖啡,我故做不懂的样子赶紧换了另一个话题。出于绅士礼节,他也并没再多要求。

其实他一切都很好。我们因工作共处的这一天,聊天话题之宽广,相处气氛之融洽,堪称我近期社交生活的升华。但是我还是不愿去喝那杯咖啡。因为你知道,在星巴克,一杯拿铁可以做出好多口味,圣诞季还能出太妃糖拿铁。但是,我就是只喜欢那杯在圣诞节才能喝到的太妃糖拿铁,哪怕我每天都去买普通拿铁,也不代表我就会因习惯而爱上普通款,然后抛弃太妃糖。

人和人之间也是这样。有的人就像是普通拿铁,他永远都不会有太妃糖甜到恰到好处的口感,也不会有太妃糖浓郁丝滑的清香。即便加了奶和糖,也仍然改变不了他的廉价感。

更别提有些伪装的”阿金”,明明居心剖测,却还给自己扣一个”我那么关心你你还不满足”的好好先生的大帽子,披着狼外套幼稚的耍流氓。

[三]一百个阿金,都比不过半个直树

那天看到一位老朋友发了状态,感觉他变了好多,心里不禁很难过。

我不能接受我心中的美好开始变坏,正如我也不能接受,我慢慢的变成我讨厌的那类人。我会怀疑我做的是不是真的那么好,也很怀疑彼此亲密的表面下,可能暗藏的界限与鸿沟。比如同一条朋友圈,有的人只能被回一个字,有的人却可以被回复一大段。所以,加那么多好友有什么意义,除了窥探私生活满足好奇心增添炫耀资本,不过是数字游戏而已。

(原谅我看到这张图,眼泪仍能夺眶而出)

所以,就算给我一百个阿金,死心塌地的油腻的关心我,我也仍然想去追那一个直树,哪怕能追到半个也好。不是我贱,是我觉得,能让我动真心的那一次机会我都不去把握,那人生就只能等着凑合吃喝无聊等死了吧?然而,就算错过或失败,也至少保留了对爱情最质朴的体会,而不是被本是讨厌的煽情弄得恶心反胃。

对啊,毕竟,我不能因为鲜奶贵,就去买便宜的长期牛奶放到牛奶盒上全是灰。我也不能,因为找不到江直树,就凑合给阿金啊。

我就是这么爱我自己。人生只有一次,不是么。


么么哒!
已注销
作者已注销
40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已注销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