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与伦理

#Mallory# 2009-12-19 06:20:39
不小心又要说到比G点的事,在我写这个开头的时候,希望我在结束这篇短小的感想时,可以安全地点出“发表”。

刚刚看完〈窃听风云〉,实在不好意思,从Verycd上down到的粤语版,没有为香港电影票房作一丝供献,也算是偷窃了麦兆辉庄文强的智力劳动产品。

但这个不是我要说的重点,重点在于我去查看相关评论时发现在国内上映的又是太监版。

在二十分钟前,看那个结尾时,刘青云脸上哀恸的表情,我为这个编剧暗暗叫好。很早以前,我大概写过关于小说电影中关于死亡的处理。对于香港电影来说是这样的,早先是,有英雄,英雄不死,中期是,有英雄,英雄必死,到后现代时,没有英雄,只有平民。

但当时我大概是没有想过这样的处理是与中国人的伦理有关的。怎么说?拿无间道来讲,最后粱朝伟都不用死,可以处理成,把大奸大恶的老刘交给警方就好(当然,太监版里的确是po.lice叔叔抓到了刘叔叔),最后结尾处理成在法院里对刘叔叔的宣判,合情合理大快人心正大光明。同样,这部《窃听风云》最后都抓到王敏德同学了,下面直接接个法院对他的正义宣判就好嘛,非要让古天乐叔叔搭上条命去与他同归于尽。

为什么呢?

再往上溯,杜琪峰电影里,司法审判的缺席;吴宇森电影里,司法审判的缺席;王晶电影里,司法审判的缺席;张彻电影里,司法审判的缺席。

你可以顺着香港电影的发展史来看,所擅长的武侠片,警匪片,甚至纯粹的搞笑片,正义的司法审判是缺席的。电影里的小孩都会问:为什么po.lice总是晚来十分钟?

因为中国人相信的是行侠仗义,相信的是劫富济贫(所谓富,都是为富不仁,请诸位去参考中国古典小说,或者四大名著就够了,现今仇富现象也是一样的)。中国人相信个人行为,而不是一个体制,这就是为什么李小龙能一脚踢下东亚病夫的扁牌,是因为当时的体制不足以去粉碎这块扁牌,国人只能幻想一个英雄(或者说是一个个人)挺身而出。

再说包青天,甚至已经被编排到当阴间的管事儿了,中国人信,中国人相信的不是一个司法体制,而是相信一个清官的出现,相信个人,相信侠义,相信英雄。或者,延伸大一点,一个好的皇帝,一个昏的皇帝,国人的生活是两重天的。

《2012》里说,只有中国能办成。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西方国家是用体制来运作国家的,中国是依靠某些人来运作国家的。如果你要在西方国家造一这么大船,那得公民投票啊,通过之后,还得每个月交出帐本来,让大家看看上的税钱都使哪了。在中国就不用啊,说什么就是什么,想拆你房就拆你房,想征你地就征你地,造一船还不不是一句话的事?

好吧,我说得太过,太大了。

回头来说电影。体制影响国民的伦理观。所以香港电影,以上我所举的例子,在正义与邪恶的较量中,总是某个人战胜邪恶(而不是体制)。而在美国电影里,通常都是在正义与邪恶的较量中,反派逐渐被自己邪恶的人性所毁灭(这不是讲因果报应,而是西方电影所热衷的主题----人性)。

港版电影引进到内地都要先阉成太监,再回头去看看,内地有多少上讠方的百姓,被那些头头们称作神精病?

这个世界很好理解,也很难理解。
#Mallory#
作者#Mallory#
357日记 33相册

全部回应 9 条

添加回应

#Mallory#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