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同位的微信

艾弗砷 2016-02-14 18:03:38
    刚刚的事。
    我高中同位发过条信息来,QQ信息。问我“身 干嘛呢 我这会跟鸽子雪薇他们聚会?”她是我同位,鸽子是我们班同学,雪薇是我高中暗恋过的女生。得五六年不联系了吧。我已经好几年不用QQ了,账号停了,要是想回复,得再把账号找回来。于是我放下《喧哗与骚动》,书里昆丁刚回家,准备跳河自杀了。
    我赶紧加她的微信,坐着等她的验证消息过来。应该有很多话要说吧,毕竟以前关系挺好,后来我读大学,她出国,一直读到博士了现在。大学的时候偶尔也联系一下。她上的是阿肯色州立大学,还见过皮蓬。看过艾弗森的比赛。
    20分钟后,弹出一条信息。我打开——“我通过了你的好友验证请求,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然后“刷”地一下出来一个微信表情。一个郭德纲,一副吃盐齁着了的表情,大拇指举着一直不停地朝我晃。我打开文字输入框。停了一会。她这些年在干嘛呢?
    不知道啊。好几年了。

    我记起一件事来。
    是高二。有一次上生物课,下午,大概是夏天,课上让我们做张卷子,做完了同桌交换批改,然后给老师报分数。
    她把卷子扔给我。风起来,把她的卷子从窗口吹出去了,卷子舒展开,划过爬山虎,飞得那么慢,在外墙爬山虎旁边打着转,我们俩伸手抓它,可被它躲过了,手伸在空气里,拼命抓住的只是空气,其实连空气也躲开了不是吗。近在咫尺的无可挽回。它转头不再儿戏了,像用力过猛的α粒子一直栽到天上去。太阳很毒,卷子耀得刺眼,翻了几个跟头,不见了。
    我们俩傻愣着往窗外高处呆看了两秒,哀悼她刚用过的墨水。逃脱过评判的墨水。只好两个人都看我的卷子了。我生物学得一般。
    “为什么总是我。刚还想,这次答得不错……呜呜。”
    我把我的卷子放在两人中间。她掏出只红笔,一按,啪嗒,笔头露出来。再一按。啪嗒。又按一下。把下巴磕靠在桌布上,盯着笔头。斗鸡眼。滴溜溜转一下笔。
    “哎!”
    “怎么啦?”
    “你卷子,哎哎!你卷子!”她扔下笔回头看。
    是刚才那张卷子。刚飞走的那张。又回来了。
    有风。它糊在窗户上。卷子的边角啪嗒啪嗒拍打窗户,变换着皱纹,整张纸浑身颤抖。能看到反面的字,半透明,跟正面的字印在一块。爬山虎在窗外聒噪起来。
    “赶紧抓住!”
    她从窗口伸出手去,小心翼翼地,好像在捉一只壁虎。嘭。沉闷的声音扣住玻璃,像是打满水的桶磕在了井沿上。她把卷子捉住了。卷子晒得有点热了,她说觉得都有点晒脆了。
    “太神奇了。飞这么远还能飞回来。”
    “赶紧买彩票去。”

    我记得那张神奇的卷子成绩并不好。但不管怎么说,什么东西能像这张卷子一样若无其事地安然归来呢?
    十年前的事了吧。
    我按了下手机的解锁键,她发过来的微信表情还在那儿动着,不知疲倦。我点了下输入框格,输入法弹出来了。二十六个字母。QWERTYUIOP。一共三排。我大拇指在它们上方绕了两绕。把输入法又关了。

    又按了下解锁键。屏幕一团漆黑。
艾弗砷
作者艾弗砷
50日记 10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艾弗砷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