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外杂记

康夫 2016-02-10 20:39:17
因为工作上的关系,最近一两个月反复思考一个十分简单的问题:在一出戏里,人物情感线如何达到高潮。有的戏,看的时候心神激荡,禁不住为主人公的爱恨情仇捶胸顿足,到了高潮部分,不需要飙车斗殴枪战,一个小小的举动也能触发巨大的情感共鸣。有的戏,情感高潮靠音乐,靠闪回,靠天打雷劈演员泪崩,但效果讪讪。我常为了那些写得好的例子魂不守舍,反复去体会作者所表达出的丰富情感,也常翻来覆去地看不幸失败的典型,试图从狗血中找出端倪,避免自己掉进类似的坑里。

最近几天一点点的想通了这件事。答案很简单:把基础写好。这个基础指的是情感和关系的起点。让起点符合逻辑,后面才能上去。比如《霸王别姬》,两个人小时候在戏园子里相依为命的情感、蝶衣对小楼的认定,是全剧情感线的基础,没有那个部分,后面就立不住。再比如去年的国产良心腐剧,男一号与男二号青梅竹马,芳心暗许,后来却不得不因为强大的外部阻力天各一方,见面了也不能相认,变成一种无情的、互相利用的冰冷关系。虽然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剧中的故事主线是权谋和复仇,实际上这部戏真正的主线是情感。他们儿时的情谊是这个戏的根基,根基成立,后面男一号舍己为人的行为在情感上才是有巨大意义的。不然观众看什么,看雷锋么?同时这个设定也为人物情感留出了足够大的发挥空间,作者可以随便给读者插刀子。

今天忽然想通这件事,是因为陪父母去看《三打白骨精》。三打白骨精这个故事人尽皆知,但留白不少,可以延伸的主题很多。我理解这是一个关于“信任”的故事。信任在忠诚和猜忌之间历经磨难,是这个故事的主线。孙悟空和唐僧在菩萨的授意下共同做任务,他们之间关系的起点有两种可能:第一种,相见欢。唐僧把孙悟空从五指山下放了出来,孙悟空打跑妖怪救了师父,他们是彼此的救命恩人。以此为起点,把“相依为命,互相感恩”的感情基础写好,后面两人发生分歧,矛盾,滋生怀疑,猜忌,到最后的决裂,唐僧赶他走的一幕才有意义。第二种,一开始就不合。孙悟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信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白净和尚,唐僧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信一个手握核武器的猴子。他们之间的情感线应该是 敌对--初步信任--猜疑再起--矛盾扩大--割袍断义--回心转意--情比金坚。在这条线上,他们跨越自我去信任对方的时刻,是全剧的高潮。在传统的三打白骨精故事当中,并没有在这两条线上给出答案。吴承恩的版本里,两人一见面就是顺理成章的君臣关系,不管唐僧怎么作、怎么怂,孙悟空都必须剖肝沥胆追随到底。这种处理在明清小说里成立,在电影银幕上不成立。电影剧作必须对动机的部分给出足够的理由,不然就是和稀泥。这部电影中,孙悟空和唐僧见面,两人是互相不认可的,接着唐僧第一次念咒后,孙悟空的情绪不是愤怒(合作伙伴闹掰),而是委屈伤心(情侣闹别扭)。这中间难道发生了什么男男剧情?貌似没有啊!唐僧把孙悟空哄好后不久,第二次念咒并坚决分手,孙悟空怎么也不肯走,唐僧泪流满面。感情什么时候深到这个程度了,无辜观众表示不知情。正是因为主线没想清楚,前面基础没打好,所以后面这些戏都没有了着力点,孙悟空回归也轻飘飘的,不觉得有什么分量。作为一部资源丰富的类型片,在主线剧情上失控,是一部很有价值的(反面)教材。

在“信任”主题之外,“三打”还有一处可做文章。这是关于唐僧的。唐僧这个人物到底有什么意义?在传统戏文里,唐长老百无一用,有眼无珠、陷害忠良,恨不得直接把丫喂了妖怪。电影比传统故事处理得好,唐僧拥有一个伟大的功能:救赎。老故事里,唐僧分不出妖怪还不信孙悟空,智商下线,在新故事里,唐僧即使知道自己面对的是妖怪,他依然坚持不打,坚持度化,因为他的价值观就是博爱拯救世界,这让他看似迂腐的行为有了根基。在这个意义上,这个人物的存在就有意义了。更进一步,唐僧不仅救白骨精,还能救孙悟空。孙悟空是一个相信胜者为王、个人能力无限的人,正是这一点困住了他,让他不知道去哪里追寻自己,只好大闹天宫。唐僧对他的救赎功能绝不仅是揭下封印那么简单,他那套理论可以引导他从向外追寻变成向内追寻,他的菩萨心肠又足以帮助他完成这一成长。在这个意义上,唐长老就不再是过去那个废柴和尚,而是一个比齐天大圣更厉害的角色。

我理想中的三打白骨精,是一场惊心动魄的关于信任的较量,是一个和尚拯救超人的传奇。然并卵,这两条线都排名不分先后的失败了。电影就只剩下特效。然而特效也败了,不败在视觉效果,而在于无所指,似乎放在任何一部电影中都可以用。这么说起来,给三星完全是因为帮我想通了这么多事情啊。
康夫
作者康夫
34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4 条

添加回应

康夫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