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4日,一个有关承诺的故事

林老师讲作文 2016-02-04 23:58:49
2月4日,承诺

1.
 
今天离春节大年初一还有四天,王辉数了一下,公司已经拖欠了他两个月零12天的工资。

早上王辉还是一如既往地坐在自己的工位上,打开笔记本电脑,屏幕亮了,他第一眼看的就是右下角的时间,2月4日。这是公司第三次承诺发工资的日期。第二次是一个星期前,第一次是半个月前。三次承诺公司都是拍着胸脯,用规模和脸皮向所有员工打的保票。同事们都说,这哪像个大公司干的事,分明就是小老板要跑路前的惯用伎俩。

不止王辉,公司里其他同事都被欠着,无论是哪一层的员工,都喝了两个多月的西北风。有的也许比他多,有的少些,如果要算一个平均数,王辉会占中间,也就是说,在没拿到工资的人里边,欠他的不多也不少。不过现在不是一个用平均数能代表公平的时代,就像欠薪这件事,公司欠你的钱是个平均数,所以对你是公平的,这个逻辑,在欠薪这件事上无比的政治正确。

新闻里整天说,这一年全国的人均收入有多少钱,数字有整有零,一年比一年欣欣向荣,貌似真实地摆在你面前只不过想告诉你,你的怀疑在平均这个定语面前,是没有说服力的。不是人们喜欢怀疑,是这个社会把人都逼成了哲学家,老百姓不怀疑自己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好了,但看见这样的数字却仍是没法相信。

类似这样的新闻,最热闹的在评论里,要么是一片祥和如新闻联播,要么是刺耳的报怨与凄冷的嘲讽。王辉真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有人喜欢在留言里说一堆的废话,如果能派一个代表,一句话就够了,还得是个反问句:你信吗?

在一条类似的新闻里,王辉也留了言:有些人存在的意义,就是用来被平均的。敲完这行字,他在心里自嘲了一句:这话真特么有水平。一点不像一个每个月领着一万多工资的人说的。

王辉知道现在大部分人已经快揭竿起义了,一些同事找了劳动仲裁,他不想起义,也不想找什么仲裁,一是因为自己年纪大些,不能像年轻人那么爱冲动,二是他也算老员工,无论如何,就是装也要装着沉着些。还有第三点,那些找了仲裁的,也没拿到钱。

人常说,两个人在一起时间久了,就算再不相爱,也会磨出些感情的。人与公司也有些像,在一家公司久了,熟悉了周围的人与环境后,一个人是会慢慢把自己改变来适合公司。这是时间的魔力,也是内心的妥协,不是向环境妥协,是向自己妥协。

另一种客观情况是,套用“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句话,他和公司算是经历过前半句的。现在他把这后半句当成一次考验,而不要仅仅短浅的只看到钱。

这样一想,王辉还是每天平静地上班,在其他人看来。他并没有因为这件事受到任何影响。
 
2.
 
与王辉几乎同时进入公司,职位也相当的李峥此时的心情却差到了极点。他们既是老员工,也是公司的中层,每个人手底下都有五六个人七八条枪,他们算是公司的“中队长”。这种时候,他们的压力不仅来自个人,还有跟着自己的那些同事们。

与王辉不同,李峥是个急脾气,尽管他与王辉在欠薪这件事已经交流过,两人也达成了基本一致的意见,这个时候一定要沉住气,顶住力,自己不能慌,不能乱,上面有副总在盯着,下面有专员在看着,这时候他们的一举一动,都会让人浮想联翩的。不过李峥还是不如王辉表现的这么老练了。前几天还好,今天上午他先是把自己的办公桌椅虐待一番,然后是电脑,中场休息时还会和饮水机较个劲。大家看到这一幕都很木然,两个多月没拿到工资,这样的反应没什么不正常的。

王辉也发现了李峥的不对劲,下午找了个借口,拉李峥一起出去抽烟。

“是不是有什么情况,你今天不太对劲?”王辉边递给李峥一支烟,便问他。

“你不知道吗?”李峥深深地吸了一口烟,“据说有家香港公司答应给公司投资,结果老板嫌钱少,没答应。”

这一段时间,公司的各种传闻天天都有,公司的资金链断裂已是尽人皆知,但到底问题出在哪,说什么的都有。公司这么大,部门这么多,任何一个部门钱都没少烧。结果呢,赚钱的只有一个部门。现在好了,发不出工资,只能去卖股权。以前公司好的时候估值20亿,现在呢,3亿还是小贩卖菜,称高高的。

“这种传闻你又不是第一次听说,以前也没见你反应这么大,说,是不是有其他事情?”王辉太了解李峥了,他虽然是个急脾气,但不是不讲理的人,而且为人仗义,从不玩虚的。

“这还用说吗?”李峥白了王辉一眼,“再过几天就过年了,咱们再高尚年总得过吧,空着兜回去,你心里好过?你老婆不给你白眼?你回老家,就空着手回去,有脸见爹妈吗?”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嘛。”王辉也不知怎地冒出这么一句。

“那是歌词,唱得比说的好听。作用只有一个:洗脑。”李峥掐灭了烟屁,回去了。

王辉不再说话,低头一口一口地吸着烟。他知道,公司里人人都在背后议论着到底什么时候能把工资发给大家。他和李峥也是几次互相安慰,要相信公司。可是看着年一天天近了,公司领导除了承诺就是承诺,狼来了的故事说到最后,农夫们都不上当了。现在还告诉自己要相信公司,岂不是连农夫都不如,变成彻底的傻子了。

而且这几天,有些个别的年轻员工,已经做出了过激的举动,有一个员工连着三天坐在总经理的办公室要工资。他的讨薪法也奇特,鞋一脱,往地下一趟,把脚放在暖气片上。别人一看问他怎么这样。他的回答倒也是理直气壮,“不发工资,冷了我的心,还不能让我暖暖脚?”他就这样旁若无人的暖了三天脚。经理办公室也是一个公司的脸面,总不能让一个年轻员工总这么占着,再说,味也太大了。后来他的部门经理问了人资,他是打算拿钱走人的,而且,两个月才五六千块钱。就赶紧找老板签了字,打发他走了。

这样的例子不多,大多数人都是眼巴巴地等着发工资呢。
 
3.
 
离春节还有三天,也是公司第四次给员工发邮件做承诺了。越到节底,承诺的时间也相应加快了节奏。与前几次不同的是,这次没提时间,意思很明显,春节之前发工资变成了“莫须有”,可能发,也可能不发。当然邮件里还是吹了一个很大的泡泡,公司已经与香港公司达成了实质性的合作意向,现在双方正在就股权额度和注资时间进行激烈地谈判。

邮件是在晚上10点左右发的,王辉的手机里有邮件提醒。尽管知道还是老调子,但每次打开邮件,王辉心底还是有些隐隐的希望,只是火花还没点燃,就被无情地浇灭了。这是人性的弱点,王辉觉得自己修行还不够,做不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受了这么多的欺骗,依然选择相信。

王辉的老婆走了过来,看着他对着手机愣神,就关切地问了一句:“看什么呢?”

“没看什么。”王辉慌乱地关掉了手机屏幕。

妻子关切地把手放在了王辉的肩上,问他:“还有三天就要过节了,你们的年终奖怎么还没发啊?你可是承诺过我今年拿回一个大红包的。”妻子的脸上挂着甜蜜幸福的微笑。

“对了,已经发了。”王辉起身去拿背后,拉开拉链,从容地从里面抽出一只信封,厚厚的,“你数数,三万块。”

“呀,以前都是多发一个月工资,今年怎么多发了两个月啊?”妻子顺手接着信封,喜悦的表情在脸上舞蹈。

“因为今年我们……”

还没等王辉把话说完,妻子已经转身出了书房,“老公你真好,我去给你切个水果。”空气中弥漫着声音的甜蜜,比水果的糖分还高。

王辉吐了口气,三万块在身上住了七天了,就等这一刻,终于可以留在家里了。又过了几秒,他发现自己终于可以不再想工资的事情了,他想的是,自己辛苦攒了三年的私房钱,就这么一下子全没了。

“当老板比老公强,可以说话不说话”。这是王辉躺床上睡觉时脑子里闪过的最后一句话。
 
林老师讲作文
作者林老师讲作文
28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林老师讲作文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