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翻][泡坂妻夫]绅士公园(2016.1.15完)

小忍怀居 2016-01-15 17:44:23
出自短篇集《煙の殺意》,时代有些久远,一些词查不到意思,大概不影响阅读,读者见谅吧。
=============================================================
  岛津亮彦饿醒了。

  一个三叠大小的房间,天花板上有一个大洞。饿醒实在不舒服,绝对算不上是优雅的醒来。岛津在共用的厨房喝了水,又勉强的睡下。

  过了正午终究是又醒了。岛津打开已经不太灵敏的电视机,一个陌生的男人正在高谈阔论政府的弊政。岛津认同他的观点,如果政府持续的施行善政,自己肯定能过上更好的生活吧。正当电视里的男人开始倡议如今需要革命时,画面突然转成了一片樱花。

  盛放的樱花播放了相当长的时间,旁白解说起今天是在市中心赏樱的最后机会,岛津不禁想去公园走走。到公园说不定能找到点什么,要是能捡到现金就最好不过了。

  岛津洗了脸,刮了胡子,剪好指甲,熨好白衬衣,仔细的打上领带,脸色也很健康。刚刚出狱后,生活依然保持着规律。

  岛津前往多武山公园,没有特别的理由,单是因为多武山公园不收费。

  盛放的樱花在间或的微风中徐徐飘落,游客熙熙攘攘,天气也好得没话说。不过,岛津可没有沉醉在花香中的心情,他必须尽快的找到一天的饭食。

  公园的旁边就是电视台的高楼,宛如从樱花中挺立而出。在当初建造时记得就受到了多方的攻讦,说此楼会损害公园的美观,岛津自己认为无碍观瞻,却也不觉得建了大楼会变得更好,总之就是与己无关。

  公园的一角聚集了大量人群,走近一看,有一个大笼子,里面有数只色彩亮丽鹦鹉时不时的扇动着翅膀。岛津感叹,若是能得到充足的饲料,变成一只鹦鹉也是不错的。

  此时,有人轻轻的拍了下岛津的肩膀。

  对方看了眼岛津的西服和浆洗过的衬衣,语带讽刺的说“就像是戏剧里演穷人呢”。

  不能生气,对方说的没错。教导自己在遇到困难时更要注意形象以及保持绅士之心的人,正是近卫真澄。

  近卫白了一半的头发梳理的齐整,高级的金属架眼镜挂在柔和的眼睛上,嘴边的胡子剪得又短又齐,深蓝色的西服里面打着崭新的领带,他刚才的话就像是在自嘲一样。

  “我正想着为了重新振作起来,赏夜樱时炖一锅天鹅呢。一起来吃吗?”

  近卫露出了亲切的笑容,单是听到锅这个字,岛津的肚子就咕咕叫了起来。

  “说到诹访锅,是信州的当地特色菜吧。”(注:诹访和天鹅的发音相近)

  “不,和信州没有关系,是天鹅锅。”

  “天鹅锅?”

  岛津纳闷了。近卫走近压低了声音。

  “你还记得柴可夫斯基的那个著名芭蕾舞么,‘白天鹅’的那个天鹅,吃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近卫换了只手提那只大得奇怪的包,慢步走开了。

  在挂着禁止进入的草坪上,有几群人正围在一起吃喝,有一群中年妇女跳得兴起,一群年轻人边弹着吉他边唱,一个家庭抱着孩子正在折樱树枝。广播大声的播报有孩子迷路了。

  对面有一个脸色如同褐土、全身脏兮兮的男人向这边走来,手上提着一升装的瓶子,头发和胡子都粘满土变成了灰色,一眼就能看出是个流浪汉,不知道向这边喊了些什么话,突然又在路上撒起了尿。

  “赏花的情景无论在什么时代都是同样。”

  岛津说到。

  “是啊。不过,我正要做的事情在本质上和他没有差别,所以也不好骂他什么。”

  近卫眯起眼,仔细观察着流浪汉的行动。

  此时,突然间传来了警车的鸣笛声,几个穿着警服的警察冲了过去,似乎是有人报警。

  流浪汉被带走后,人群也散了,只有路上留下了一团黑色的印记。

  “这就是所谓强者尽去,只留泪痕吧。”(注:此处疑为改写了松尾芭蕉《奥之细道》里的夏草や兵どもが夢の跡)

  近卫混杂着叹息说到。

  岛津与近卫相识是因为在同一座监狱里服刑,两人不仅是同辈,谋生的态度也相仿,十分合得来。

  近卫因伪造公文罪入狱,是个模范囚犯。岛津也以他为榜样,两人先后顺利出狱。

  所谓的模范囚犯当然是装装样子,近卫丝毫对自己的罪没有丝毫的反省,只是懊悔于自己的犯罪技术不够高强。

  “到了最后时刻,只因为吝啬了一万日元的印花才铸成大错。呀,我又说了无聊的话。”

  近卫又谈起了心事。

  “我不花想功夫消除掉印花。所谓捡了芝麻丢西瓜,就是这么回事吧。”

  “消除印花,能做得到吗?”

  岛津十分佩服。他曾经看过工作人员用带钉的滚筒消除印花的情景。

  “能消除掉。正式委托的话,大概要花掉十万日元的技术费用。”

  近卫性格温厚,博学多识,特别精通历史,外表总是干净整洁。另外最重要的是,他是个实诚人。

  他也有缺点,最大的缺点就是不执着于金钱。

  他家里本来经营着大型烧炭屋,有一所大宅子,但到了他这一代开始不再催收欠款,当然欠款人也不会主动付钱。在近卫四十岁时,店就倒闭了。

  他对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无执着,别人也相信这一点,这是他异于常人的地方。败了家里的一两栋房子没有治好他的怪癖,在那之后还会从别人那里拿走对于自己必要的东西。

  对于近卫来说,银行和保险公司“不会毫无理由的额外多出一分钱”的想法完全无法理解。所以,他会诚实的运用自己智慧去获取那些额外的钱。总之,就是别人眼中的犯罪行为。

  在那次行动之前他从未必抓到过,这极有力的证明了近卫获取额外金钱的能力十分优秀,最后只是失败于吝啬了一点印花钱。由于他那藏不住秘密的性格,坦白了自己所有的犯罪行为,加重了自己的判罚并入狱服刑。

  公园的深处有一处广阔的池塘。近卫在池子边信步而行,坐在了没人的长椅上。

  一根尤其粗壮的樱树枝正要落到水面,花瓣向着池面散落。

  近卫欣赏着飘落的樱花,心满意足的说,

  “风向也合适,要是一直保持这个风向就方便了。”

  池塘的另一端有五、六只纯白色的天鹅,羽毛白得令人炫目。

  孩子们在池子边向鲤鱼投饵。

  “鲤鱼汤我也做过,但这里的有泥味儿。那次做得太失败了。”

  他真的想要吃天鹅,在樱下开一场天鹅锅宴会,这样奇妙的风流韵事的确让人想体验一回。

  “刚才我就有些在意,那些天鹅的样子就像人养的肉鸡一样肥,吃得来的确柔软可口,但肯定会少些野味吧。算了,你就忍耐下。”

  此时,公园的喇叭响起了闭园通知。不知不觉的,电视台的大楼已经映照在夕阳中。近卫看了眼表。

  “哦,已经这个时间了。反正有的是时间,浪费一点也没关系。”

  近卫在备好的烟灰缸上按灭正在吸的香烟,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清洁车转到了此处,收集起垃圾桶里的垃圾。

  喇叭一遍又一遍的播放着闭园通知。近卫大步走向了与出口相反的方向。

  他绕着池子走了一会,似乎是在寻找目标,然后跨过栅栏走进草丛中。

  一对情侣站了起来,像是吓呆了,随后走回路上离开了。

  近卫在那对情侣后面的草地坐下。

  “原来如此,这样就很顺利了。”

  “你要用手抓天鹅吗?”

  岛津问到。

  “不,我不会用那么野蛮的手段。刚才我已经设置了一个小陷阱。天鹅很笨,肯定会顺利的上勾的。”

  “锅在你的包里?”

  “呀,被你猜到了。”

  近卫把包拿到身边,拉开拉链,敞开里面给我看。

  塑料袋里装着葱、干香茹、魔芋丝、面筋,还有几个大小不一的瓶子和万能菜刀。

  近卫轻轻的拿起像是洋酒的黑瓶子。

  ”好久没喝过法国红酒了。“(PS:此处的酒名不认识,对情节没有影响)

  这是他从别处拿来的别人喝剩下的吧。

  “差不多该收集一些枯枝了。”

  岛津完全打定了主意。

  “绝对不行。”

  近卫用力的挥了挥手。

  “要是被管理员看到了火光怎么办。”

  “难道要生吃?”

  “胸脯肉做成刺身不错。其他的部分必须要做熟。”

  “你不是说不能烧火么。”

  “不必担心。我准备了防空炉。”

  “防空炉?”

  “你没听说过吧。这个东西从来没有公开贩卖过,是我的父亲在战争时期发明的、可携带式火炉。往里面加入炭就能生火,还有机关保证从外面绝对看不到火光。在灯火管制时期和野战时最适合不过了。父亲准备大量生产这种炉子,发一笔大财,但没想到在刚完成试验品时,战争就结束了。”

  这个故事听起来有些难以置信,但在近卫从包里真的拿出了这种防空炉并做了一番说明后,我终于相信了。炉子比想像的小,似乎是用铁铸造而成。向里面窥探,已经填好了木炭。

  “要是想吸烟就告诉我。我还准备了防空烟管。”

  近卫从包里拿出了一根制作粗糙的黑管。

  在听他解说防空炉和防空烟管时,周围已经越来越暗。

  两名保安巡逻到了这边,驱逐了几对情侣。

  “要是被发现,怎么解释?”

  岛津小声询问。

  “总不能说咱们正在开宴会吧。这么办,我紧紧的抱住你,闭上眼,陶醉的贴在一起。”

  万幸的是两名保安没有注意到我们,从旁边走过去了。我也不用被近卫抱了。

  过了一会儿,我穿过草丛,走到了池子的排水口附近。

  樱花在朦胧的月色中变得模糊不清,如同一团团的云彩,池水向着岸对面的远方蔓延,溶入黑暗。山间独有的氛围飘荡着公园的茫然夜景中。只有矗立在公园旁边的方形大楼,从窗口射出了无数的灯光,让月光也显得暗淡了几分。岛津也不禁感到大煞风景,涌起了一股不论如何也要吃到天鹅肉的想法。

  近卫频频的看向闸门口附近的水面,不久后发现一个白色的物体半掩在樱花的花瓣中,像是被杂乱的木桩石头卡住了。

  近卫蹲在水边,提起了筋疲力尽的天鹅,纤细的脖子上似乎缠着什么。

  “无能者不用怜悯,这是大自然的规律,我也没办法啊。”

  近卫昂头仰望朦胧的月色,又向远处望了望大楼,提着还在滴水的天鹅回到草丛中。

  他拿来防空炉,舔了舔食指伸到空中。

  “风向不错,过一会就会飘起香味。管理员室在上风向。”

  他把火柴插进炉子,把纸揉烂折叠,放在火柴上。盖子似乎机关重重,把锅架在盖子上,按动从侧面伸出的拉杆。

  “点火成功,这样就能维持两个小时间。”

  近卫利索的用万能菜刀料理起天鹅。

  锅发出轻轻的响声,我们打开红酒干杯。

  干完杯时,似乎从某处传来了呀的喊声。

  “是鹦鹉在说梦话吧。”

  近卫说。

  “也许是梦到变成了天鹅,发现自己正要被吃,所以出声尖叫吧。”

  刺身有些奇怪的气味,但吃起来非常美味。毕竟此时的岛津极端缺少动物性蛋白,不论吃什么都会觉得香。

  近卫往锅里往入了特殊的香料,让肉的香味一下子变得更强烈。时不时的,有几朵白色的樱花落进了锅里。

  岛津好像吃进了一个奇怪的东西,周围太暗看不清楚。又细又长,一咬就啃到了骨头。

  “应该是泥鳅吧。”

  近卫说。

  “刚才我把天鹅的胃也放进了锅里。用来当陷阱的是几条泥鳅。”

  “我嚼了嚼,很咯牙。”

  “你不记得这种味道了吗?”

  “经你一提醒……也不是完全陌生的味道。小时候,我似乎有过类似非常糟糕的记忆。”

  “那就是蚯蚓吧。因为泥鳅吃了蚯蚓。你的舌头感受到了蚯蚓。”

  “蚯蚓能吃吗?”

  “呀,蚯蚓煎了后还能入药呢,叫做‘地龙’,是最有效的祛热剂。”

  “那么,今天我不会觉得热了吧。”

  “你对天气已经很敏感了吧,也是可怜。再来一口,这次我准备了味噌。”

  换了种味道后,不论多少都能吃下去。岛津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到下一顿饭,吃到最后已经像是孩子一样抱着肚子了。

  摘了樱花当作甜品,又用防空烟管吸了烟。

  “感谢款待。”

  岛津说到。

  “也没招待你吃什么好东西。”

  “然后要怎么收拾?”

  “把炉子带回去就足够了吧。会有人收拾的。”

  近烟把烟蒂扔进随身携带的烟灰缸里,回答到。

  酣醉的脸颊迎着夜风舒服极了。

  我打算绕过池子,从公园深处翻过栅栏回家。

  近卫在路的拐角处停了下来,路的左侧密密麻麻的长着山白竹,山白竹前面的路边有张长椅,旁边有一个空的垃圾桶。近卫用力的注视着向长椅对面的方向。

  “有什么东西吗?”

  岛津轻声询问。

  “你看不见吗?”

  “啊……因为刚才吃了蚯蚓吧。”

  近卫悄悄的向长椅靠近,把包放到长椅上,拨开了山白竹。

  有一个黑色的鞋底。近卫碰了下那只鞋,鞋突然动了一下。

  “鞋里面有脚。”

  “你说什么?”

  “刚才干杯时不是听到了一声尖叫么。我觉得不像是鹦鹉声,说不定是穿着这只鞋的人发出的声音。”

  “这个人睡着了吗?”

  “拿长白竹当床垫睡不舒服吧。而且,你没闻到什么腥味吗?像血一样的气味?”

  岛津战战兢兢的拔开竹子。

  “太黑了看不清。”

  “点一根火柴吧。”

  光亮很小,眼前的情况却一眼就看明白了。

  一个像是流浪汉的男人眼球突出,死掉了。杂乱的胡子中,嘴呈折线状张开,血从鼻子中流了出来。满是疙瘩的双手保持着挠胸口的姿势一动不动,还缺了左手的小指。

  死因一目了然,有一个像登山刀似的东西深深的插在胸口,一个一升装的瓶子倒在尸体旁边,瓶里还剩了三分之一左右的酒。

  “他死了。”

  岛津说。

  “大概如此。”

  近卫接手拨开竹子。岛津警戒着周围的情形,划亮火柴。

  “是白天被打的那个流浪汉吧?”

  岛津问。

  “鬼知道……样子太惨了,看不仔细。那个流浪汉应该是被警察抓走了吧。”

  “有可能是又逃回来了。”

  “也可能是拘留所满员了。”

  “还有酒剩下。”

  “对。根据酒剩的多少,也像是刚才的流浪汉。”

  “怎么办?”

  “我已经喝不下酒了。”

  “不,我不是说在喝酒,而是尸体怎么办。”

  “尸体我没办法,我可不想吃下去。”

  “呀,是不是该通知别人?”

  “嗯,应该通知警察吧。不过,现在的情形对咱们有些不利。”

  “说起来的确如此。那就放在这里不管吧。”

  “反正都是流浪汉之间的争端吧。即使今晚上没人发现,到了明天早晨肯定会有人看到大吵大闹。”

  “虽说如此,我的膝盖还在抖呢。”

  “混身都在颤抖。”

  “我也一样,只能逃了。”

  近卫抱着包,脚底像是踩上了筋斗云,逃到了公园的最深处终于松了口气。

  翻过公园的栅栏,岛津与近卫告别了。

  当天晚上,久违的沉醉和饱腹感让岛津睡得舒服极了。

  早上醒来时的心情依然畅快。

  只有一件事还让他挂心,就是昨天晚上在多武山公园见到的尸体。岛津回想起,多武山公园有一条为锻炼的人设置的马拉松赛道。尸体所在的地方虽不在赛道上,但似乎会有早晨的散步者经过。如果有人散步经过,肯定会发现尸体。

  岛津打开电视。

  时间还很早,电视的声音清楚的让人讨厌,正谈论着过激派对政府弊政的行动最近有所舒缓,这段时间里,画面一直被樱花所占据。

  终于要来了么,岛津心里感叹着,提高了注意力,旁白声意外的悠闲,报导了某个樱花盛开的公里在昨天的假日获得了最高的人流量记录。画面里依次出现了垃圾山、醉汉以及正在折花枝的孩子,但既没有尸体,也没有吃天鹅的痕迹。

  画面又一变,一些无关紧要的报道长篇累牍的播放着,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没有大新闻的普通日子。在旁白的一句“一只动物园的熊猫拉肚子得到了社会的关注”后,新闻结束了。

  岛津又打开广播,也是一样。广播里正关注着长劲鹿的脖子的伸缩。

  岛津看了半天的电视。

  等到了中午,岛津越来越急躁。焦急等待的午间新闻中也没有报道吃天鹅事件和流浪汉被杀事件,而且能看出电视台缺少可报道的新闻十分的困扰。不然的话,也不会长时间的播放公园和动物园的画面。或是说,在岛津毫不知情时,新闻报导事件的价值基准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干脆去多武山公园看看。

  岛津洗了脸,刮了胡子,剪好指甲,熨好白衬衣,仔细的打上领带。

  多武山公园的人流量与昨天差不多,只是少了些带着孩子的家庭。进入了工作日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无视警告牌在草坪上大吃大喝的人也因此明显的减少了。

  樱花宛如在一天内结束了盛放,与此同时,新鲜的绿意越来越鲜明。

  在鹦鹉的笼子前,又有人敲了岛津的肩膀。

  是近卫真澄。

  近卫依然带着大包。

  “看起来你来此不是因为难以忘记昨晚的味道吧。”

  近卫的眼睛从金属镜框的后面闪了一下。

  “我也十分在意。”

  “犯人想要回到犯罪现场的心情可以理解。”

  鹦鹉发出呀呀的声音。

  隔着两、三个人的前方,一个看着鹦鹉的男人像是受到了惊吓,从鹦鹉的面前走开了。那个男人穿着灰色的西服,打着朴素的领带。

  “你看。”

  近卫悄悄的对我说。

  “那个男人叫启。”

  “你认识?”

  近卫压低了声音。

  “他在这一行里很有名。个性有些独特,只在人群里下手。”

  “是个小偷?”

  “对。我也跟着小偷老手学过一些皮毛功夫,就是胆子太小。不过我每天都在勤奋的训练。”

  “然后你要当专业小偷?”

  “不,我盘算要是以后落魄了,还可以当个真人秀艺人,在欧美很有人气。要是我出了名,会送你张票,你要来看。”

  “谢谢。”

  “你这么早谢我,我会很难办的。我一直想看一看启的顶本事,但今天可不是打这种心思的时候。”

  近卫走开了,在周围四处打探,到处都找不到启的身影。

  我们来到池边,没有被吃掉的天鹅优雅的在水面游曳。

  “管理员没注意到天鹅的数量吗?”

  “最近人这么多,只是照顾迷路的孩子就够累了吧。”

  近卫信步绕着池子走,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在昨晚吃喝过的地方停下脚步。

  “……你敢信吗?”

  近卫张开口,用嘶哑的声音说道。

  我们在这里吃喝过的痕迹已经不剩一丝一毫,羽毛、骨头以及蔬菜的碎屑全都被收走了,连一根火柴也没有留下。

  “就像是被舔过一般的干净。”

  “看到这里的情况,我就安心了……”

  近卫慌了,同时向岛津指示“装作什么事都没有一样,慢慢的走过去”。

  我们离开池边,向公园深处走。

  遇到了那张熟悉的长椅。此处花少,人流也稀稀拉拉,此时长椅正好空着,我们俩坐了上去。

  “从白山竹的空隙能看到鞋底吗?……不行,不行,要用余光看。”

  “……看不见。”

  “昨天晚上,咱们没有把鞋按到竹林深处吧。”

  “我连一只手指都没有碰尸体。”

  此时,一个黄色的球飞来,掉到了竹林中。接着,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跑了过来,拨开了球落处附近的竹子。

  岛津吓坏了,因为尸体就在那。但男孩子捡起了黄色的球,马上就欢喜的跑走了。

  “……尸体消失了。”

  岛津发愣的说到。

  近卫点了只烟。

  “从昨晚到今天早晨,有非常喜欢打扫的人进出过这个公园呢。”

  “可以认定,那个喜欢打扫的人没有报警吧。”

  “完全没有关于事件的报道,由此来看,只能认为如此。”

  近卫吐出了长长的烟圈,本想把火柴烧剩下的部分扔进垃圾箱,却突然停下了手。

  “……你不觉得这个垃圾箱里的垃圾太多了吗?”

  经他一提醒,我也发觉了。这个长椅在公园的一处角落,有木制围墙遮挡,受光也不好,因此人流稀少,但长椅旁的垃圾箱几乎都要装满了。

  岛津不由得站起身,向里面窥探。

  “坐下,用余光来看!”

  传来了严厉的斥责声。

  “移开视线……听到了吗?放松……”

  一对情侣经过。

  岛津频频的瞥向垃圾桶,里面装满的垃圾的确非常不自然。空罐子暂且不谈,报纸的数量之巨匪夷所思。岛津注意到里面塞着一个一升装的瓶子。

  看到情侣走远,近卫用鞋底踩灭了香烟,慢慢的起身,刻意的把手中的烟蒂扔到了垃圾箱外面。然后在弯下身捡烟蒂的同时,另一只手用力的扯出了几张垃圾桶的报纸。

  报纸被扯裂了——里面露出了人类的手。

  小指缺了前端。

  近卫把报纸塞了回去,又把捡起的烟蒂扔进垃圾桶。回到长椅上时,他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汗水。

  “被包在报纸里扔掉了。”

  “为什么要扔掉?”

  “因为不需要了,对吧。”

  “为什么要包上报纸?”

  “不希望被人发现。”

  “到了晚上,清洁员会来收垃圾。到了那时,肯定会被发现。”

  “遗弃尸体的人认为到了那个时候,尸体被发现也无碍了。”

  近卫站起身

  “我坐不住了。”

  “咱们不能报警吧。”

  “所以,逃吧。”

  近卫把包拉到身边。

  走到公园出口附近的梧桐树附近时,近卫停下了脚步。

  “启选定了目标。”

  岛津看向了近卫指的方向,是启。目标是一个中年的胖男人。启若无其事的向猎物靠近。

  “有点遗憾,离得太远了,看不太清楚。让咱们欣赏下他的本事吧。”

  启与胖男人轻快的擦身而过。

  “成了!”

  近卫低声喝彩。

  就在这个瞬间,胖男人转了向。

  “被发现了?”

  岛津设身处地的大吃了一惊。

  “有小偷!”

  启开始逃跑,胖男人追在后面,但怎么也追不上。

  须臾之间,启跑过了岛津的身边,赏花的游人只能发呆的目送他远去。

  “有小偷……”

  胖男人痛苦的大喊,还在坚持追赶。

  “逃掉了。”

  岛津看着启跑远了。

  但是,突然发生了意外。一个年轻的男人伸开双臂拦在了启的逃跑路线上。

  “别捣乱!”

  启正要撞过去,腿却被年轻的男人抱住。

  接着,两、三个年轻人扑了过来,按住了启。

  “对不起。我还钱包,请放了我吧,很疼。”

  启的胳膊被反拧,发出了哀嚎。

  年轻人取回了钱包,跑向胖男人。

  “查查里面的东西。”

  事件完解。胖男人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接过了钱包稍稍打开。

  “万分感谢。里面没多少钱,但装着很重要的字条。”

  胖男人低头致谢。

  “我已经还给你们了,放开松吧,疼死我了。”

  启闹起了情绪。

  “不要再靠近这个公园。”

  年轻的男人把启推开。启愣了一下,马上站起身,掸落身上的灰尘。

  “你给我记住。”

  启留下了这句话就逃走了。

  “我最近刚被人被偷过东西,已经非常小心了,但没想到那家伙的手脚这么敏捷。当时我都快要放弃了。请问您的尊姓大名……”

  年轻人们笑着挥了挥手,有礼貌的点头行过礼,各自消失在了人群中。

  胖男人在原地傻傻的站了一会。

  “真了不起。你不这么认为吗?”

  近卫抓起在旁边观望的岛津的胳膊,说出了自己的感慨。

  “制服恶汉的力量以及做好事不留名的心态,怎么样,社会上有这样的青年真是无上的快事,此前我一直感叹现在的年轻人不行,他们让我感到羞愧不如。亡国什么的言论简直荒谬,我心中涌起了对明天的希望……”

  胖男人最后哗哗的掉起了眼泪,把钱包收进了内侧的口袋。

  近卫对岛津递了个眼色。

  “看到了这样的事情,我真是一刻都没法在这里呆下去了。”

  然后大步流星的走开了。

  “你要去哪?”

  “去其他的公园赏花,让自己冷静一下。”

  “在这个公园不行吗?”

  “不行。赶快去坐电车吧,越远越好,尽量的远离此处。”

  “在哪个公园赏花不都一样么。”

  “对,花是一样的。但这个多武山公园充满了骗子的味道。”

  “你是说刚才的事件?说起来,的确有种在看廉价电视剧的感受,你觉得那是在演戏骗人?”

  “不,刚才的事件本身不是在演戏。启的确偷了那个胖男人的钱包。但是后面发生的事让我看不下去。岛津,你说说启为何被抓?”

  “因为他偶然的撞到了令人钦佩的年轻人。启的运气真差……”

  “不可能的吧。刚才的年轻人马上就采取了那样的行动,还很有礼貌。而且有四个人,四个人一起!启是老手,技术拔群,虽说人都会失败,但失败后的行动与他心里计算的不同。启在被发现后没有扔掉钱包逃跑。为什么?因为在以往的类似情况中,他都能成功逃脱。今天公园里的情况却不同,四个年轻人制服了他。就连启这样的老手,也做梦都想不到会有四个正直的年轻人突然出现在眼前。”

  “你的意思是,那群年轻人在搞什么鬼?”

  “正是如此。仅从刚才的那起事件来看,我也找不出什么不自然的地方。不过关于这个公园,我还知道许多其他的事情。其一是昨晚吃喝的痕迹被打扫的干干净净,其二是流浪汉的尸体被藏在了垃圾桶里……”

  他们来到了一处面向湖水的公园。

  站在湖堤上远望,能看到急切散落的花瓣以及夹杂其间的赏花人群。

  花的样子与多武山公园没什么区别。各自行动的赏花客的喧嚣在所有的公园都是一般。

  近卫从刚才就眯着眼睛俯视着赏花客,他发现了什么罕见的事么。

  “这也就是个普通的公园吧。”

  岛津说。

  “对,普通的公园就是最好的地方。”

  岛津没有说话,近卫继续往下讲。

  “正因为是普通的公园,才能安心的赏花。如果在这个公园里发现天鹅被吃掉的痕迹,周围的人肯定会发生骚动,或是有个流浪汉的尸体扔在脚下,也没有人能保持沉默吧。启要是在这个公园里下手,我认为也不会失手被抓。”

  “这话是什么意思?”

  “岛津,你对比一下此前咱们所在的多武山公园与这个公园,没发现什么不同之处吗?不,若是不好与这个公园比较的话,那就对比下昨天的多武山公园和今天的多武山公园。昨天与今天的赏花客有什么不同,你没察觉到吗?”

  “你这么一问……昨天的公园里更有赏花的氛围吧。在禁止进入的草坪上有好几群醉汉大吵大闹,有孩子折樱花枝,有流浪汉惹事被警察带走……。与此相比,今天的多武山公园相当的沉静。踩踏草坪的人数少了很多,既使偶然出现小偷,马上就被正直的年轻人制服,公园迅速的恢复了平静的状态。”

  “正是如此。沿着这个思路,对比下昨天的多武山公园与此处公园。”

  岛津再次眺望整座公园。

  “结果是一样的。禁止踩踏的草坪上有醉汉,也有人在吵架。你看,那边还有迷路的孩子在哭闹。”

  “对,这才是公园的正常状态。”

  “但是,赏花客能像绅士一样赏花不是件好事情吗?”

  “没这样的道理。”

  “忘了是什么时候了,报纸上曾有一条这样的报导。外国的一家大型超市苦恼于防治扒窃的对策。这份担忧对现在所有的超市都是同样。对于超市来说,削减店员就能以更廉价的价格出售商品。但因为店员少了,就会有许多客人监视不到,导致扒窃增多。超市调查了所有店面的扒窃率,来研究防治的对策,有在大都市的中心区的、郊外的、地方的,其中还有文化程度较底的国家的超市。结果将每家店的扒窃率统计成了表格,你能想像得出了怎样的结果吗?”

  “我想是……文化程度高的国家的超市,扒窃率比文化程度低的国家低,对吧?”

  “不对。”

  近卫笑了笑。

  “每家店遭受扒窃的比率几乎相同。不论是在都市中心区的超市还是文化程度低的国家的。”

  “怎么会这样?”

  “会做出扒窃这种有些不道德的行为的人,在任何一个国家都保持着相同的比例存在。所以,如果此处的某家超市某天突然没有一个窃贼了,不是一件相当瘆人的事吗?”

  “你指的是多武山公园吧。”

  “对。你再看看此处的赏花客。有人像绅士一样遵守公园的规程,文明礼貌的吃东西,这些人在吃完后会带走垃圾,应该也不会折断花枝。与这些人相反,公园里也确实存在着非常自由奔放的赏花客,他们折取花枝,随地小便,酒醉闹事,放任孩子不管。有常识的人与没有常识的人的比例,与超市统计的扒窃率有相似之处吧?”

  “我知道你在意的地方了。就是说,踩踏草坪、乱扔垃圾的人在任何公园都如影随行。”

  “对。只有道德高尚之人的世界、只有绅士的世界也许是人类的理想,但是,如果真的出现了全是道德高尚之人的世界,我只能认为全人类都疯了。在有常识的人中必须混杂着没有常识的人,这才是人类世界的正当状态。这一点也不限于人类,老实的鸡群必然被会狐狸盯上,稻穗结出麦粒,雀类就会来啄。如果出现了一片没有一根杂草、一只害虫的土地……”

  “肯定是一片有毒的土地。聪明的人会感到害怕。”

  “多武山公园就是这样。今天的多武山公园人流量很大,可没有常识的人看起来却相当的少。若只是如此,也不必多加留意。可是,咱们又目击了一起意外事件。启下手失败,被几名正直的青年制服。将启——也就是脱离常识的人根除的意志正笼罩在多武山公园中。”

  “脱离常识的事件——比如吃天鹅事件和流浪汉被杀事件,都不能在那个公园发生。”

  “是的。那个公园非常讨厌有没常识的人介入,掩盖了有人吃过天鹅的痕迹,甚至连杀人事件也藏了起来。当然,对启也不能放置不管。那个公园里必须全都是绅士。”

  近卫饶有意味的打量起岛津的衣装。

  “谋划着脱离常识的事件的人,总是会注意自己的着装。”

  “我明白了。有些人正图谋在那个公园做坏事。为了那个计划,若是被一些没常识的人招来了警察就麻烦了。”

  “我明白了这个道理,心里不禁愕然。”

  “那个计划有这么可怕吗?”

  “你仔细想想。养鸡场的鸡能得到充足的饲料,还能生活在遮风挡雨的小屋里,而且想吃鸡的、没有常识的野兽被杀得一干二净。但是,对鸡来说,存在着最为可怕的事情吧。它们必须面对被杀掉变成食物的命运……”

  “就是说,人类在杀掉鸡这件大事之前,先做了杀掉野兽这件小事。”

  “做大事前,不能在小事上有疏漏。就像我吝啬了那一万日元的印花一样……”

  近卫露出了认真的表情。

  “但是,多武山公园的流浪汉尸体在黄昏前就会被发现,清洁员会去收集垃圾。”

  “在那之后,多武山公园就会恢复自然的状态。所以在那之前肯定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在黄昏之前……”

  近卫仰望天空,鸢悠闲的在空中划出一个圈。太阳稍稍西沉,风势渐强。

  “可怕的事是什么?”

  岛津看向近卫的脸。

  “我也不知道。应该是比杀了咱们更加可怕的、骇人听闻的事件。”

  近卫望向远方的山。

  “此前我在和歌方面也下过一番工夫,仔细研读过的万叶集中出现过多武山这个地名。虽然同名,但不是那个公园,而是奈良的名山。记得多武山前面的枕词好像是‘うち手折り’。”

  几小时后,在四处集结的反政府派革命军发动了政变,以电视台为目标的部队伪装在多武山公园的赏花客中,意图占领。

  这起死亡人数超过五千人的事件在黄昏前被镇压了。

  
小忍怀居
作者小忍怀居
26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7 条

查看更多回应(7) 添加回应

小忍怀居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