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翻】この人に話を聞きたい第40回 今敏访谈(三)

ample 2015-12-27 22:51:22
    全访谈翻译完毕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

——《未麻的部屋》制作完成后,有没有产生过“今后也要以监督的身份活跃在业界”的干劲?
今 没有,我自己并不觉得作为电影的《未麻的部屋》能取得让人注目的关注度。因为离达到电影水准的完成度还有许多不足之处,我想可能再也没有下一次的制作机会了也未可知。
——是指作为剧场动画还有一点不足的地方吗?
今 不,不仅仅是作为剧场动画的部分,以OVA的角度来看也是如此。
——不不,完全不会!是非常厉害的OVA啊。
今 未能达成的部分非常多。觉得真辛苦啊。基本上是以OVA为标准进行制作的,所以作为电影拿到电影院放映这事本身是无可奈何的。可是却在蒙特利尔获了奖(注10),然后被邀请参与了许多国际电影节,在那些地方与喜欢这部电影的人有了直接地接触。这些事情的发生是让我有了“也许还有再次制作的机会”想法的最大原因。
——《未麻的部屋》之后的工作是怎样的呢?
今 有一小段时间在给大友先生的《蒸汽男孩》提供帮助,不过Madhouse的丸山(正雄)先生告之我“与下一部作品之间的空白期不要拉得太长比较好,差不多该拿出企画了吧”。这就是企画开始的开端。当初考虑的是OVA的企画,接着有了比起做几话OVA,还是制作剧场动画比较好的商谈。在最开始的阶段有过5个左右的方案,一度进行的是另一种方案。可是到了决定下来制作剧场动画的阶段时,从这个角度最能找到方向性看上去适合扩展的方案是哪个呢?经过再一次的考虑,《千年女优》是最……
——看上去适合扩展是指长度方面的问题吗?
今 不是。是指点子上可能比较容易扩展的部分。在那个时间点,不是每一个方案都有能填满一整部电影的点子。没能产生“啊,如果是这个的话可以一直做下去”这样感觉的方案是不行的。
——啊,一定要是能够在两年的期间里持续制作的企画才行。
今 是这样的。不仅仅是在构思情节、写作剧本的时候如此,有时在制作过程中都有发生改变的可能。因为想法上有了进一步的考虑,想要更深入一点,结果导致了最初的想法在途中完全改变了这种事也是有的。正因为如此,《千年女优》做为看上去能够一直制作下去的构想被选中了。我认为《千年女优》成了一部幸运的作品。集结了相当多的优秀原画师,还在制作商谈途中就成了我自己相当中意的作品(注12)。
——听说今先生曾说过这样的话,“要完成10部动画电影的制作”。
今 一部动画的制作从企画开始到大致完成必须要有2年时光。企画的反复变动,进行各种事情的调查,准备阶段花去近半年的时间。完成剧本和人设,进行分镜的准备过程中,又过去了半年。完成作画要1年不到点的时间。然后呢,把之后的工作全部算入的话,大致2年。这样计算一下,情况好的话10年能完成5部作品。但是实际上把企画无法通过的情况包括进去,10年最多能完成4作就不错了,也可能只能完成3作。我离60岁还有20年的时光……应该完成不了这么多作品(笑)。但是还有数不尽的想做的事,从今往后也会不断的有新的主意产生,我想我会1作1作慢慢地完成它们。还有并不会去碰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的大作。当然,我也想制作回大规模的作品。只是结合目前自己的状况,我想自己还是会先考虑制作数作以构思决定胜负的作品。
——你自身认为目前制作的作品并非是“大作”吧。
今 我想《千年女优》绝非是部大作。
——这样吗,那这是电影长度的原因吗?还是预算的问题?
今 单纯是预算的问题。如果预算增多的话,当然需要花费的时间也会相应增加。还需要做更多麻烦的事。现今,剧场大作都达到了超过10亿的规模。与这些作品比起来,《千年女优》并不是能说的上是大作的作品。如何使用预算更有效率,如何在有限的作画枚数中呈现出何种效果,这些都是在制作过程中不得不常常思索的事。
——离公开上映还有一段时间,所以我想不要过于触及《千年女优》的内容本身比较好。不过对喜欢《未麻的部屋》的人来讲,这是一部能够收获快乐的电影吧。
今 怎么说呢。原本这就是以“想要做成类似《未麻的部屋》这样,像是错觉画一样的电影”这种地方开始的企画。所以当然会有现实、梦境与记忆,也会有剧中剧,虽说是把这些完成得浑然一体的电影……不过,在这之中,并没有追求类似冲击这样的效果。
——啊,是这样啊。不会出现《未麻的部屋》那种偏执诡异的效果。
今 是的,没有那种成分。对主人公来讲,现实也好,梦境也好,记忆的偏差也好,或者说关于电影的回忆也好,虽然在旁人看来是各自不同的事物,以主人公的角度看来,这一切或许全都能归结为真实吧。次元的差异,现实也罢、梦境也罢、记忆也罢,全都以主人公的主观感受联结成一部的内容。该说是谎言中固定下来的真实吗。虽然许多的谎言并排出现,可是如若以俯瞰的角度仔细观察,就会从中浮现出一个真实。这部作品就是根据这种印象而制作的,所以我想能把这种部分的有趣之处传递出去就好了。
——如同SF幻想的作品,可是既非SF,也不是幻想剧。
今 我觉得单纯地想象成内心的内在之旅就行了(笑)。与他人一起旅行的内在之旅这样。
——虽然觉得可能重复了刚才就问过的问题,今先生为何会从漫画家转而成为动画监督呢?
今 为什么、吗(笑)。说起为什么,那个……
——首先,通过参与《老人Z》等作品的Layout工作,感受到了动画制作带来的乐趣吧。
今 嗯,是这样。动画片是十分令人愉快的。从那时开始,制作Layout,留心东西的配置,构图的表现。然而有时候,也会有负责背景的人员用了像是让Layout失去生气的打光手法,互相间无法进行很好的意思疏通的部分。对于色指定之类的工作也会有“这样做不对吧~”的想法。自己如果在这些事上有更多发言权的话,明明可以完成得更加出色的。要做到这个地步,只有当监督了。既然这样,就一直抱有想要自己亲自做一回的想法。就是这类事的不断累积。如果有了恰当的时机,想着务必让我当一回监督。
——在制作电影的过程中获得了在创作漫画里无法得到的喜悦,有过这样的事吗?
今 有的。果然,虽说让画动起来这点是最为显著的,但是关于声音表现这一点也十分有趣。然后说到与漫画之间有何区别,“观赏作品所需的时间,动画这方是固定下来的”这一点是最重要的。关于漫画,想着“在这里,需要类似表现速度感分镜的感觉”然后拼命地堆叠出一堆小画格,可是也有那种慢慢地阅读这种部分的读者吧。反过来说,正因如此才有趣。把读者的个性都考虑进去才能完成所谓的漫画,这样也有这样的好处,可是果然我还是想要能够控制节奏啊。然后就是在画漫画的场合,因为是个人制作的原因,自己思考的事能直接地表现出来,这是一大好处。可是这也意味着并不会出现自己之外的点子吧。动画片的话,就会有能想到比自己所考虑的事情更加有趣的人存在。就这样意象慢慢地丰富起来。自己所产出的想法,经过了许多人意见的孕育。因为有这个变化过程,我觉得动画非常有乐趣。更多地深入到漫画中去的话,可能也会想出许多只有漫画才能有的表现和想法。可是现如今,我热衷于动画片的部分。……想要制作动画片,真的是这样。假如被问到“不画漫画了吗?”,目前只能说不画了。
——《未麻的部屋》和《千年女优》两部作品在剧本构成上都带有很强烈的欺骗性,可是意外的通过作品本身所要讲述的事情,该说是标准吗,总之是常态的事情。
今 是啊。我不想讲过于奇特的故事。《未麻的部屋》在作品的性质上有观看后令人不悦的部分。而《千年女优》,我是抱着想要拍出一部积极进取的电影而着手创作的,如果观众看了能够充满朝气就太好了。把焦点放在人们不怎么想看到的部分不是挺让人厌恶的吗(笑)。
——还有一点,像是会大声诉说作品主题这点。
今 呃。说起来这部分,会有种青涩不成熟的感觉挺让人厌烦的吧。但是意外的,反而是用一种非常直率的态度制作的(笑)。现在,《千年女优》之后的第三部监督作品正在制作中,不过正是有了《未麻的部屋》和《千年女优》才会有现在在做的作品。《未麻的部屋》之后的现在想要做什么样的作品,果然无法推测。1次做过事,就从中毕业了。有的只是从那里所得到的东西,这其中想到的事情,“想要更多的做些这个”,就会反映到下一部作品里。像这样关系紧密地创作作品是十分快乐的。可能马上就会产生下次想要做哪类作品的想法了。
——呃?是指第4部作品的事吗?
今 是的。果然会有“这次的作品是这样完成的,下次想要往那个方向走”这种想法。与本来自然产生的流向毫无关系,突然地想到什么,我认为这种想法是很难完成的,这种样子所制作的作品马上会进展不顺。并不是硬要做出什么,而是让像是在自己心中流动的东西能自然地反映在作品里。
——确实如此,正因为有连续制作的经验才能说出这种事啊。
今 也有这种意味在里面,主要是我想要把握住创作的步调。像是不切断流动的想法进行创作,想要相比之前在不同的方面进行深化的工作。虽说是自己性格的原因,我不想等到万事俱备慢悠悠地进行创作。虽然花费时间下去的话,各种各样不满的部分都能得到消解这点是事实,但是总觉得随着时间流逝出现的不满会越来越大。在条件尚不充足的时候,在这个框架里竭力想要达到最完善的地步,用这种方法,点子和有趣的事物都会不断出现呢。什么都具备的情况下,反倒会变得散漫起来,想到的构想的实质也会变得稀松平常……这个不管真人电影还是动画都一样……我觉得自己身上总有这种倾向。所以宁可跟着自己的节奏进行创作。不过,还是想要有更多的预算啊(笑)。
——哈哈!
今 不管怎样,能被人催促着进行创作这点十分幸福。


                                                                                                   2001年12月8日 东京·Madhouse







注10:《未麻的部屋》在韩国富川奇幻电影节、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等电影节上上映,博得许多好评。

注11:丸山正雄是Madhouse的代表取缔役社长及制作人。(译注:目前已经离开Madhouse另行创立了MAPPA)
ample
作者ample
22日记 10相册

全部回应 3 条

添加回应

ample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