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到底敢不敢说出自己其实与众不同

roja 2015-11-09 16:24:30
《惊奇的山谷 The Valley of Astonishment 》观后感

我走过了我们人生的一半旅程,却又步入一片幽暗的森林,这是因为我迷失了正确的路径。「但丁- 神曲 第一首 森林」
  
《惊奇的山谷》里神经认知学家引用了但丁的这句诗,萨米女士失声痛哭;萨米女士被诊断出是奇人后第二天就被解雇了。那位用眼睛治好自己瘫痪和本位障碍的男人,我这个过程是在让内在的器官更加敏感,但我也要学着让别人觉得我是正常的,可以从音符里看到颜色的男孩,不敢说出自己的特长,怕被关进医院里一直到老。
  
我们到底敢不敢说出自己其实与众不同不那么normal,以及允许不允许周围出现不那么普通的伙伴。看看周遭其实大家都是胆怯的。联觉只是一个例子,在我们身边到处是看起来不正常的各类人,其实多样性和个性化才是人类的本质,“不正常”的人才是正常的;感觉大家都误解了“社会化”,好像融入社会,就应该跟大多数一样,然而不断发生的历史里最青睐的却是那些与众不同的人。
  
医生的作用是让这些奇人知道原来自己不是一个人,但萨米的记忆力的问题,还得自己解决,医生帮不上忙。
  
剧作家用很诗意的方式结束:即使一切落入虚空,从鱼到月球,我们还是能找到井底一只蚂蚁折断的腿。即使世界突然毁灭,也不能否认一粒沙子的存在。如果没有人类的踪迹,留心雨水滴落的秘密。
  
今天看到看克里希那穆提谈到关于自由的话,我觉得也是在说同一个意思。“你知道什么是一颗自由之心吗?你可曾观察过自己的心?它是不自由的,不是吗?对于心来说,从恐惧中解脱出来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因为那意味着心要从模仿、追随的渴望中,从累积财富的欲望或者臣服于传统的渴望中,真正地解脱出来。”
  
roja
作者roja
117日记 28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roja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