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看片总结:让艺术的归艺术,体制的归体制

鬼腳七 2015-11-04 15:26:31

10月42。 1.10月的院线整体算是平淡,国产小片评价高走但是也难以成为热点话题,外片方面,无论《小王子》还是《蚁人》,都更像是大片之后的调味小品。毕竟大战在年末,观众的胃口也需要稍作休息。但是我们可以来谈谈《我是证人》,印象中近年来国片和韩国电影“走得很近”,在《重返20岁》之后,今年这是第二部翻拍自韩国电影的作品了,以及此前的《第三种爱情》和年初韩国版的《许三观》,中韩电影的频繁互动几乎让人见怪不怪。《我是证人》更彻底的地方在于,不仅是翻拍,还请来原版导演翻拍,也就是说,只是将演员替换之后重新制作一遍。如此没有诚意,也难怪影片从上映之前就遭遇恶评。只不过,平心而论,韩版故事本身在国内惊悚片制作水平不高的环境下来看,还是略高一筹的,而替换进中国版的演员阵容,杨幂和鹿晗各自的粉丝群就是票房底线的保证。显然,这是一部依靠明星们把老题材重新包装一遍的粉丝电影,只要翻拍得不失不过,整体效果也就不会太差。导演当然也明白这一点,几乎逐镜复制原版的镜头——抄自己的也不算抄,《我是证人》翻拍得如此“名副其实”,让看过原版的观众很难在片子里找到新的吸引点。当然说回到演员方面,挑战盲人角色的杨幂和表演经验尚浅的鹿晗都还算交出了合格的答卷,虽然仍然时不时会引发观众的尴尬症,但是既然整个整个片子都呈现出一种没有诚意的感觉,那也很难继续苛责演员了。 至于翻拍韩国佳片,说得好听一点,也算得上是他山之石。只不过这个“他山”多少有点舍近求远的意思。两年前韩国电影人将香港影片《跟踪》翻拍成《绝命跟踪》,一个小格局的港式警匪活生生变成了大片。这是非常好的嫁接,只不过功劳不仅在于香港电影人贡献的剧本,同时也在于韩国电影业精细的制作和控制。《绝命跟踪》和当年的《无间行者》一样,更像是用华丽裙服来打扮乡野村妇,底子重要,“人靠衣装”也重要。从这个角度来看,国片向韩国取经,其实只是借来了邻村的大闺女,而自家有没有本事把她打扮得好看,还是另一个未知数。 2.吉尔莫·德尔·托罗的《猩红山峰》已经在北美上映,对于国内观众来说,顺利看到陀螺的新片只不过是时间问题。我趁着这个当儿,一口气补完了陀螺之前的导演作品。除了为得到好莱坞敲门砖而接盘拍摄的《刀锋战士2》以外,其他影片都有陀螺自己编剧或者参与编剧,风格不一,但是气质十足。 吉尔莫·托罗当导演的时间已经不短了,但是步步高升位列名导也只不过在2000年之后的几年之间。《刀锋战士2》登堂入室,《地狱男爵》华丽亮相,然后一个回马枪,用西语拍了《潘神的迷宫》入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陀螺自己玩得团团转,片子一部部地接,投资一级级地涨,完全没有墨西哥时期好几年一部片还拍得畏畏缩缩的寒酸劲儿。这对于一个商业导演来说觉得是好事,也正是在这个捧红吉尔莫·托罗的平台之上,我们才能看到《环太平洋》和《猩红山峰》,托罗的异想才华在好莱坞找到了合适的栖身之地,或许是艺术家个人和商业体制相互妥协的结果吧。 反面的例子则是让-皮埃尔·热内。 同样属于异想奇幻类作品的爱好者,热内的电影世界同样与众不同。他与吉尔莫·托罗的区别在于,托罗由小物品和概念出发,《魔鬼银爪》中能延长寿命的小部件,《变种DNA》中对巨型变异蟑螂的面部和口器的大特写,《刀锋战士2》前作还是一个粗线条的动作片,到了陀螺这里就开始解剖起吸血鬼的尸体。而热内由整体和世界观出发——《童梦失魂夜》就是一个极佳的例子(有意思的是,童梦失魂夜的主演朗·普尔曼正是吉尔莫·托罗的御用演员)。这里并非在比较两种构思故事方式的优劣长短,只不过问题的关键在于,当需要构建影片世界的热内来到好莱坞,他无法在其中插足。热内的世界与好莱坞截然不同,所以面临着“全部或无”的极端选择,好莱坞不会让人改弦更张,热内也就只能始终徘徊在主流的边缘。 托罗的异想种子能够深入好莱坞的土壤并且成长为一株与众不同的植物,热内的整个植物园则没有办法照搬入好莱坞的大门。显然,有才华与否是问题核心的一半,有没有供才华成长的机制则是重要的另一半。或许对于热内来说,回到能够容纳他的幻想世界的语境,才是明智的选择。毕竟,你的才华由你控制,而关于如今这个时代流行着什么样的体制,就让时代自己去决定吧。 月度推荐:《贝利叶一家》(法国,2014):温暖朴素的成长和亲情故事,继多年前的《感恩的心》之后,再次被手语打动。 月度失望:《切口》(德国,2014):费斯·阿金新片,野心不小但是操作失误,流水账式的空洞故事。

《马头》(2015,法国)

《变种DNA》(1997,美国)

鬼腳七
作者鬼腳七
24日记 12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鬼腳七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