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看片总结:俗可以,烂不行

鬼腳七 2015-11-04 15:12:32
原发于公众号“放大”(zoomin_zoomin)

9月20,新低

1.先聊聊新片。9月档,尤其下半月,基本上已经成了国庆档的预热。《港囧》在领头几乎是没什么悬念的事情,但是片子本身看下来,却发现远低于预期——即便是在预期并不高的情况下。问题当然不在徐峥,因为作为导演的徐峥已经尽其所能了,问题在于,在缺失了《泰囧》的最大卖点之后,徐峥力图找到一个替代品而不成功。这个替代品无论是角色上的(包贝尔),价值观上的(放下初恋回归家庭),还是形式上的(经典桥段经典歌曲),都沦为简单的标签粘贴,只走表面不走心。如果《泰囧》是在用低俗的桥段和保守的价值观来应和它的最大观众群的话,那《港囧》更俗更保守,有更多不必要的擦边笑话和囫囵吞枣的和稀泥式解决问题的方法。
这个俗,对于《港囧》来说,是不可避免的,甚至是必要的和成功的。在这部充满了尴尬的笑点,讨人厌的角色,牵强的情节和各种断裂价值观的影片当中,只有一个亘古不变的连贯存在的东西,就是从《泰囧》里面保留下来的那个俗的核。如果今后有一天,我们来回顾徐峥的导演之路,看到一个从《泰囧》朝向某种更高级和更有质地的喜剧的转变曲线的话,《港囧》应该就是这个转变过程当中一个过渡时期的怪胎。


2.但是《港囧》仍然是成功的,至少票房是这么告诉我们的。毕竟对于导演来讲,收益与否收益多少是致命的。所以说市场需要什么,你就需要给市场什么,这是商业,和艺术无关。不过讽刺的是,观众也不是那么好糊弄,过犹不及的道理,在哪儿都适用。这个月闲来无事补完了“三俗”的《喜爱夜蒲》系列。要细说起来,三部香港故事加一部今年新出的“番外”台北故事,讲来讲去一个主题“欢场有真爱”,你看,价值观比《港囧》前卫多了。但是它不可能卖成《港囧》那个样子,恩,题材是限制,但是说真的,就算不考虑题材的问题,这个同样以俗为自己核心的系列也不可能卖到多好。
因为太烂。
作为一部以艳遇、美女、一夜情等等相关概念为卖点的影片,首先要提供足够好的“料”——对不起,这么讲有物化女性的嫌弃,我想说明的是,你要提供让人眼前一亮的元素,而不是同质化的“美女”,夜蒲系列每部有四到五个女主角,再加上周围的配角,妆容、气质、身份、性格的高度相似性和世俗性,完全丧失辨认度。更何况故事场景还多是夜店,人物被极大削弱成“美女”这一符号,那其中的感情故事就无法成立。可以参照的是,当年更多同类型的角色例如舒淇、徐若瑄和李丽珍的影片,除了演员本身的资质出众以外,对于角色的塑造和烘托是影片的重点所在。对于以性为卖点的三级片(并不准确,姑且用之)来讲,女主高于一切,这是铁律。在色情文化大开放的当下,遮遮掩掩的三级片逐渐式微无可避免,但是一路沦落自此,也是实在唏嘘的事。

3.夏因的早期名作《开罗车站》。自导自演,埃及电影开心风气之作,让充斥着歌舞的埃及电影面目一新。说起来有意识,二战之后,各个国家出现的现实主义创作潮流都要和新现实主义扯上关系,仿佛不这样就不能说明自己血统纯正。但是夏因这部作品,除了确实是现实主义以外,一点也不“新”,影片讲述一个社会底层的卑微男人,在爱情梦想破灭之后走向毁灭的过程。值得注意的有两点,其一,几次大特写表现主人公的眼睛,在不同段落有不同含义,或者愤怒,或者震惊,或者哀求。这个表达其实并不是很新现实主义的,尤其是联系到主人公的“爱好”是把杂志上的性感女郎照片剪下来贴在墙上。毕竟影片是1958年拍摄的,欧洲电影已经进入到下一个阶段,夏因的引入和吸收自然不会停在原地。
第二个点,在影片表现主人公爱情经历和命运变化的过程当中,也安排了另一条和主线无关的副线,一个富家子弟要去外地读书,只能在火车站背着家人和心上人告别。最后在火车上挥手告别的段落尤其感人。这条副线对于主线故事是非常大的丰富和提升,对于整个影片也至关重要,夏因在这里展现出的一种更广大的人文关怀,而不是局限在对于某一阶层和社会某一侧面的批判当中。也就是说,他在悲悯,而不是同情。这种地方可以看出夏因的大师气魄,并不在于多么牛的运镜和主题,而在于眼界和视角。由此再去看夏因此后创作的亚历山大三部曲,就会明白,那不仅仅是展现埃及历史和人民生活的普通影片而已。



月度惊喜:烟霞(2015,日本,电视剧),非常自然,非常生活化的表演,轻松而且准确,而且出自年轻演员之手,已然难得。
月度失望:魔鬼银爪(1993,西班牙),吉尔莫·德尔·托罗处女作,异想和气氛都有后来先兆,但是故事本身和节奏非常糟糕。


《日出》(1956,香港)
《日出》(1956,香港)

《有顶天酒店》(2006,日本)
《有顶天酒店》(2006,日本)
鬼腳七
作者鬼腳七
25日记 12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鬼腳七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