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尊敬被指抄袭的郭敬明

王逅逅 2015-10-30 09:00:26
前两天,我在豆瓣上因为表达”我认为抄袭不能定义郭敬明“和”我觉得虽然大家都黑郭敬明,但是如果要能跟他吃饭也会去“而被攻击。有人觉得我“价值观有问题”,有人觉得“抄了就是道德败坏”,于是我去重新看了部分《梦里》和《圈里圈外》,看了判决书,约了一个文学教授,并且花了一下午时间写了这篇文章。在这篇文章中,我谈到了我对于文学”抄袭“,一个好的作家,和我对抄袭与创新的看法。




一.关于文学上的“抄袭”,和它到底能不能够去定义一个作家


我去拜访了我的文学论文导师Finley先生。Finley先生是维多利亚时代文学的专家。他在听完我的看法之后的评论是:“在文学上,’抄袭‘很难界定。这个词更多用于文学评论,专业论文,是你将他人的研究成果拿来据为己用。但是如果是最原始的创作,每个人都会在无意识下被他人的作品影响。苏联的文学解构主义学者Vladimir Propp写过一本书,大意是说这个世界上的所有文学都能够被分进31个套路,每个作家都在以自己的方式重新讲前人的故事。

这就说到了文学中的“原创”。事实上,文学中是没有完全的“原创”的。你需要去大量读书来熟悉文字,需要去吸收人类文化的精髓,而它们往往是以文字的形式呈现出来的
前两天,我在豆瓣上因为表达”我认为抄袭不能定义郭敬明“和”我觉得虽然大家都黑郭敬明,但是如果要能跟他吃饭也会去“而被攻击。有人觉得我“价值观有问题”,有人觉得“抄了就是道德败坏”,于是我去重新看了部分《梦里》和《圈里圈外》,看了判决书,约了一个文学教授,并且花了一下午时间写了这篇文章。在这篇文章中,我谈到了我对于文学”抄袭“,一个好的作家,和我对抄袭与创新的看法。




一.关于文学上的“抄袭”,和它到底能不能够去定义一个作家


我去拜访了我的文学论文导师Finley先生。Finley先生是维多利亚时代文学的专家。他在听完我的看法之后的评论是:“在文学上,’抄袭‘很难界定。这个词更多用于文学评论,专业论文,是你将他人的研究成果拿来据为己用。但是如果是最原始的创作,每个人都会在无意识下被他人的作品影响。苏联的文学解构主义学者Vladimir Propp写过一本书,大意是说这个世界上的所有文学都能够被分进31个套路,每个作家都在以自己的方式重新讲前人的故事。

这就说到了文学中的“原创”。事实上,文学中是没有完全的“原创”的。你需要去大量读书来熟悉文字,需要去吸收人类文化的精髓,而它们往往是以文字的形式呈现出来的。那么,当我们在读红楼梦,当我们在读莎士比亚的时候,贾宝玉很可能就激励了我们去创作一个柔弱多情的小白脸,哈姆雷特就激励了我们去写一个多愁善感而热血的年轻人,而安兰德笔下的炸掉自己房子的建筑师则让我们从一个个体身上感受到极端的自我主义从而创造一个相似的角色。

我在重读《梦里花落知多少》的时候,看见了其他青春文学在郭敬明身上的影响,但是这是不可避免的。没有作家可以完全不读他人的作品来创作,也没有作家,有义务把自己读过的所有作品都列在书后,像一部论文一样展现给读者(这是艺术和科研的区别)。写作是一种对于过去生活和阅读的消化和再现,它是感性,非理性。它需要真实,而这种真实则是忠于写作者内心。

在法院对郭抄袭的判决中,判决书提到“一部具有独创性的作品,以其相应的故事情节及语句,赋予了这些’人物’以独特的内涵,则这些人物与故事情节和语句一起成为了著作权法保护的对象。”而由于“‘《梦》中主要任务及其情节与《圈》中的主要任务及情节存在众多雷同之处……证明了……抄袭。” 郭的确受到了很大的影响,问题在于两本书的出现隔得如此之近,而且郭通过这本书挣了钱,所以这变成了一个很大的事件。

对我而言,重要的问题是,郭是不是想做另一个庄羽呢?他是不是有心的呢?他是不是知道自己在抄袭,对着原书在一字一句抄,还是真正在这种影响下自然写出来了很像的书呢?我觉得是后者。在这一点上,韩少功也发表过看法:“虽然每个作家都在追求个人化的叙述风格,但受到全球化趋势的影响,大家都生活在’同质化围城’中,相似的环境和生活经历,使作家很难有独特的个人经验,更难找到独特的创作素材。”

我们来看一下法院的判决书中的内容。郭的确引用了很多文字,比如他有一句原封不动搬来:“怕什么来什么,怕什么来什么,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啊!” (实际上我觉得这句话很口语,谁都可以写)但如果我用英文写小说,其中说到:”Oh my God! Oh my God! Oh my fuckin’ God!” 这可能会和好多书雷同了。

判决书还提到庄羽认为郭抄袭的内容,比如,在《圈》中:”高原一甩胳膊,初晓被吓了一跳,往后一退,踩在可乐瓶上,倒在地上,导致骨折。在《梦》中则是:陆叙一甩手,林岚顺势滚下楼梯,导致骨折。这两个对比,我想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看法。可以说是可以抄袭,也可以说是摔下楼梯去这个情节是很多青春小说中的桥段。

文学中的借鉴是非常普遍的。可以来比较一下夏洛特勃朗特的《简爱》(1847)和乔治艾略特 的《米德镇的春天》(1871-1872)。两部都是维多利亚文学中的经典,《米德镇的春天》在国内没有名气,却是西方文学课上不可少的一部书。在《米德镇的春天中》,出现了一个与《简爱》中一模一样名字的人物Rosamont,甚至,连情节都很相似,一个老实的男人,爱上了一个叫做Rosamont的女人。这个女人是如此可爱,在《简爱》中她被描述成“一个天使” (”What did St.John Rivers think of this earthly angel?”) ,而在《米》中,她也被描述成了——“一个天使”!(”In fact, most men in middlemarch, except her brothers, held that Miss Vincy was the best girl in the world, and some called her an angel.” 哇!《米》在抄袭吗?而且两个Rosamont都同时不能够理解这个男人,不能与他分享他的心事。我们是否发现了文学史上的一个丑闻?

不是的。这个情结被Rebecca N.Mitchell称作“The Rosamond Plots”(Rosamond情结),指代一系列这种女性文学中的这类角色的故事。而《简爱》也远远不是完全凭空原创的作品,一个家庭教师,一个中年神秘男人,一个阁楼上的白衣女人,早就是哥特小说中常出现的形象。那么,为什么我们对这些书就这么宽容?为什么所有西方文学都可以搬弄圣经片段,而我们却对郭敬明作为一个作家如此质疑?

因为这些书时代久远,已经成为了我们的“文化遗产”,所有人都在从中汲取灵感。而郭的灵感来源太近,又通过这个灵感挣了钱,所以就成为了问题。

是的,他做错了,他应当赔钱,他的模仿被出版了,他和出版社都有责任。

但是故事到这里并没有结束。郭并没有隐退,也没有封笔,他继续写,越写越流行,越写越来劲,然后,他还开始拍了电影,做了公司。于是,大家开始说:他不是作家!他是商人!





二. 那么,什么样的作家叫好作家?


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在任何一个社会中,群众都不免去批判挣钱的,主流的作家,但是同时又看不到那些挣扎在饥饿边缘的没有名气的作家。我父亲的很多朋友都是这些贫穷的作家和思考者,九几年的时候,冬天的晚上,他们就穿着棉大衣抱着书到我家来做客,那时我还小,记忆就是这些叔叔阿姨们并不是很开心,总是在叹气。十年过去了,他们做什么的都有,摆摊的,在家靠伴侣挣钱的,也有经商成功的,但是就是没有继续坚持写作的。作家往往都敏感而脆弱,他们要在读者和自我之中平衡,他们也要养家,也想有钱结婚,也想把孩子送出国。但是这个社会一方面在贬低商业的作者,将“挣钱”和“出卖灵魂”画上等号,一方面又在不断地淘汰这些接受了这种思想的作家。没有钱,没有读者,没有社会地位,甚至没有地方住,难道我们要将作家的悲惨遭遇跟他们的成就画成正比吗?不见得。

郭没有来自于一个富裕的家庭,他的文字记录了他的不安全感,他的影视展现了一种年轻人向往的物质生活,他表达着这个社会一个很高亢的声音。这个声音,也许是一线城市中产家庭孩子所没有的,这种对于物质的极度向往,是一种菲茨杰拉德式的虚荣,只是他需要再等八十年,可能才会被称为所谓的”高级文学“。

那么为什么我尊敬郭敬明呢?是的,他商业,是的,他的文字有很明显的目标人群,是的,你可能觉得他所描述的社会很浮华,但是他找到了在这个时代以文字为生的生活方式,并且,他养着几十个可能不被挖掘就没有资本继续写作的作者。而且,让我嫉妒的是,他非常高产。而只有高产的作家,才能够不断进步。

我还是拿勃朗特姐妹来举例。她们三人和她们的哥哥的所有出名之前的手记都收录在一本叫做 “Tales of Glass Town, Angria, and Gondal”的书中,在这本书里她们合写了一些故事。这些故事,如果在与同时期的英国文学来比较,是很做作的模仿。我记得我大二的时候专门有一节课在讨论她们是如果从这样幼稚的“神龙救公主”的套路走到《简爱》和《呼啸山庄》的。答案是:不停地写。没有人是天生的伟大作家,那是历练和练习堆出来的。

说说郭敬明的影响。我在知乎上看到过@吴逸仁写的一句话:“[他的]书里描绘了一个在压抑,沉闷,枯燥的学校生活里的男孩,怎样去买碟,怎样去写家庭作业,怎样在打开抽屉后发现原本装满的磁带变成了黄冈兵法,就像是在你心口打了一口井,不停地冒着悲伤...管他谁写的,这文章就是好看,就是能引起我的共鸣就好了(版权问题,到今天还是个问题)。那种悲伤逆流成河,成洪水,成洪灾的地淹没了我幼小的心灵。”

这样的共鸣,对于埋头在书本里的青少年,有什么不好,有什么错呢?虽然我现在在读文学专业,虽然我喜欢乔伊斯和艾略特,但是当我读到郭敬明,我想到的是零几年上高中时北京摇曳树影的冬天,我那些不再交流的朋友,一个清晰浮现在我眼前的中国青春期。

能够让中国几百万青少年有一种归属感的文字,为什么不能是好文字?




三. 抄袭、借鉴和进步


我们中的大多数人是不愿意把自己不完美的作品拿出来见人的。也许是一本书,也许是一部未完成的电影,也许是一个不完美的自己。我们身边充满着抄袭,但是它到底能不能定义一个品牌,一种体验呢?我曾在一家基金实习,见到了非常多的创业公司,有一些很明显在模仿,有一些很原创,但是明显没有市场。市场需要的往往就是那几个类型的东西,而能把这个类型做到最好,做到最细致入微的往往能够成功。

微信是凭空原创的吗?不是,但是微信把大家的需求全都整合到了一起,让人不想用都不行。而Zara,Mango这些快时尚,虽然都在模仿大牌,每年赔偿几千万,但是还是在很强势地走下去,并且开始能够有实力出更多自己原创的东西。Aquazzura出了绑带鞋,然后Stuart Weitzman也出了,这是抄袭吗?今年流行的流苏,流行的细带围巾,很多大牌都在出单品,那么我们就一定要找到这个元素的源头才能叫保护知识产权吗?

我想并不是这样。

在我看来,抄袭,借鉴是进步的前戏,当然,能够凭空原创更好,但是我们生活在一个社会中,没有什么是完全没被影响过的。那么,最后定义我们的,是不断的创造,并且越创越好。越创越有自由度,越创越像最原始的“自己”。

笔名为Why the lucky stiff的Jonathan Gillette说过一句很好的话:“当你不去创造的时候,你会用你的鉴赏力而非能力来定义自己。你的鉴赏力只会越来越窄并且排斥他人。所以去创造。” (when you don't create things, you become defined by your tastes rather than ability. your tastes only narrow & exclude people. so create.)

郭敬明是一个一直在创造的人。而我们中的大多数都只停留在鉴赏的层面。这就是我尊重他的原因。




PS:1.我不是郭粉。我本来发那条广播写的是James Franco,后来觉得可能中国大家不知道他被黑的很厉害,然后改成了郭。如果是完全来黑他然后来黑我的,没什么必要,因为我不喜欢他。

2.我对于这件事情也无感,不过自己挖的坑,再深也得跳。。于是我就想去思考一下个中道理。我是个在美国学英美文学的学生,对于文学的“剽窃”和法律的判决这两个概念很有兴趣,所以我去仔细地想了这个问题,写了这篇文章。欢迎跟我讨论。

3.我虽然现在已经完全看不进去郭敬明,我还是去读了他的书(还没读完)和庄的《圈里圈外》(要好读一点),我觉得在评判一个人之前,至少要去了解他一点。
展开查看全文
王逅逅
作者王逅逅
282日记 32相册

全部回应 227 条

查看更多回应(227) 添加回应

王逅逅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