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风景37鲁迅阅读小史

bookbug 2015-10-19 17:14:47
在中国读书,应该说无人可以绕开鲁迅的影子。尤其是二十多年前我读中学的年代,鲁迅作品像插花一样,窈窕于十二册人教社语文课本之中,斑斓而绚丽。不仅存在,而且几乎篇篇都是精读,甚至要求背诵,以至于二十多年之后,我依然可以默默背下《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记念刘和珍君》、《为了忘却的纪念》等文章节选或全文,或者随手写下鲁迅的诗句:“惯于长夜过春时,挈妇将雏鬓有丝”、“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甚至仅仅是鲁迅文中提到的诗句,如“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等,也要比其他地方看到的文字更加张嘴就来。这恐怕既是对当年那种教育方式和效果的佐证,也是对那样的读书年代最好的纪念。


如此朝花夕拾一场,既非怀念那段被动读书的岁月,也非后悔读了很多未必值得一读的周氏文章,尤其是在今天(鲁迅先生忌日),仅仅是为了引出绝大多数人阅读鲁迅先生作品的楔子。相反,对于我曾多次写到的教我们初中语文的冯老师,我还是由衷的感激他当初乖张的教育方式的——比如除了要求背诵课内外古诗词之外,课本中每篇文章下的注释都要求全文背诵,于是“选自《朝花夕拾》,鲁迅全集第一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初版……”这样的诵读在当时的早自习课上不绝于耳,至今不忘。
然而这种被动其实与读书的我们无关,与教书的老师无关,与鲁迅的文章无关,更与鲁迅本人无关。因此上,在鲁迅身后的近80年间,鲁迅是被太多人贴上了他们想要的标签,鲁迅研究成为显学也并非鲁迅生前所能预料到的。

我对鲁迅的阅读大抵是没有太多系统性和标签化的,除了中学年代被动阅读时偶尔闪念的逆反心理之外(比如16-18岁期间曾经故意不读鲁迅,且专门寻觅鲁迅文章中的那些论敌的文字来看),成年后反倒是更愿意抛开桎梏地进行阅读,因此我收集和阅读的第一套鲁迅作品,并非人民文学出版社的《鲁迅全集》,却是毫无注释的单行本。当然这套书现在并不稀见,但考虑到我大学四年(1998-2002)在北京各种书摊搜罗完备的难度(主要是在意品相,且坚决不要馆藏),还是值得一直坚挺地躺在我书架上的。


后来还在旧书店里淘到过大半套上海书店影印的鲁迅作品初版本,品相颇佳,拆掉新的封套之后,与初版几无二致,惜乎不全。这两种大约算是我对鲁迅作品最初追求的阅读状态。



此后间或也对鲁迅惯常传世的杂文、小说、散文等文字之外的古籍辑录、旧体诗词,日记书信、序跋文章、乃至木刻、笺谱的收集等有了兴趣,于是书架上也便渐次有了《鲁迅辑录古籍丛编》(其实《古小说钩沉》、《唐宋传奇集》等也曾先行买过单行本)、《鲁迅诗集》、《鲁迅书信集》、《鲁迅序跋集》、《一个人的受难》(木刻)、《北平笺谱》等的入库。




当然,鲁迅本人的作品之外,他人对鲁迅的回忆和怀念文字,也是有助于自己阅读和了解鲁迅的,这里面除了《鲁迅先生纪念集》(天津人民出版社2007年的版本其实包含三部分:《鲁迅纪念集》、《鲁迅先生纪念集》和《鲁迅先生纪念集补遗》,算是鲁迅的悼念文章最全的收录)之外,主要是河北教育社的“回望鲁迅”丛书和上海文化出版社“大家的鲁迅”书系两个丛书,零星还有曹聚仁《鲁迅评传》、许广平《鲁迅回忆录》、周海婴《鲁迅与我七十年》等单行本,后两种主要是冲着鲁迅的妻、子买的,但读起来其实乏善可陈,基本上不读也罢。







近几年鲁迅相关及周边读的越来越少了,买的自然更少(原因自然不是鲁迅不值得读,实在是每年该读的书太多,重读越来越少),倒是以前在金融街上班时,鲁迅博物馆没事老去溜达,也捎带手买过一本鲁博出的鲁迅的画册,价值主要在书中近千幅图片上,而且部分为首次公开出版。





而早年主做电子产品电商的京东在2010年进军图书业之后,也曾不时搜罗出很多经年不见的旧版书,某次看到1998年人民文学社与广陵书社合作印制的《鲁迅小说》线装本(1版1印,仅500册),急忙下单,家中就此多了一本鲁迅的线装书,也是唯一一本非古籍类的线装书。



2012年,鲁博还曾与中央编译出版社合作推出过一套《鲁迅著作初版精选集》,限量2000册(其实个人觉得2000册之多已经难称限量了,于是出版方就拿了编号之类做噱头),原大、原色、原样、原封面地影印了鲁迅作品初版本的原版作品,繁体竖排,旧有版式,且全部毛边,原书版心、封面大小、封面设计皆不作改动,仅增加了新印的护封,将ISBN号等图书信息放至护封之上,算是对初版本尽可能的还原。随书还附赠了编号收藏证书、鲁迅铜像、裁纸刀、白手套等周边,定价则高达2280元。此类图书原本没打算买过,只不过后来被当当某次与出版方做活动的三折抢给吸引了,算是相对廉价的收下了这套所谓收藏版。打开之后,其实感觉制作一般,至少难称精良,尤其是函套颇为廉价的质地让我大失所望,不过好在其他尚可,至少在对初版本的复刻上,也算补齐了我当年上海书店版不全的缺憾。









然而我自始至终都认为,80年代以后出版的鲁迅作品是无所谓也担不起“收藏”二字的,即使是出版社不厌其烦的出版各类全集、大全集、编年全集、译著全集等;至少从版本上讲,鲁迅单行本的收藏都在民国,鲁迅全集的收藏则大半在“三十年”。因此,对于既没有民国版鲁迅,也不曾有过任何一版《鲁迅全集》的我而言(包括1980年以后的《鲁迅全集》我也一套都没有),与鲁迅有关的记忆,无关收藏,只在阅读之中。
bookbug
作者bookbug
268日记 74相册

全部回应 23 条

查看更多回应(23) 添加回应

bookbug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