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29@张悬北大未名座谈会

叶子阿姨 2009-11-30 21:58:47
主持:一年前啊我到过台湾,在台湾结识了这样一把声音,自从结识了她,就再也没有割舍过,这把声音属于张悬。在以往我们在进行未名讲堂的时候,往往是让大家特别冷静的去倾听这样一把声音,今天我们换换待客之道,在节目的一开始,我们能不能秀一下我们的尖叫和欢呼,给正在后台的张悬呢?(女人出场,台下群魔乱舞)张悬已经来了,尖叫和欢呼声不能停,再来一遍行不行?(继续群魔乱舞)大家都是张悬的死忠粉丝啊,问大家几个问题:张悬的第一张专辑叫做什么?
台下:《My life will…》。
主持:第二张专辑?
台下:《亲爱的…我还不知道》。
主持:张悬什么时候开始歌唱和创作?16岁。张悬的老家是哪里?北京。让我们大家欢迎这位来自台湾,却是老家在北京的女孩——张悬。(女人出场,超正的,而且又露肩。。。。。)下面就让我们有请这位台湾流行音乐希望与偶像的张悬,为我们进行这场讲座。

台下:酒呢?啤酒!!!
张悬:今天是来砸场的。大家好,我是张悬,我很高兴居然有机会可以来北京大学,然后我要先谢谢在场的各位,就是你们愿意来我真的很感动。因为,这是延续我在台北办的两场座谈会,然后从来没有想到可以在台北以外的地方,就是小小的延续这个计划。

那我会想要办座谈会的原因,是因为我连续三张专辑,其实表现得,其实比较着重在创作者跟音乐之间的一个历程,然后所以其实三张专辑它表现的状态是很不一样的。那到了这一张专辑的时候,我会用看起来比较严肃的方法,但实际上也想要多制造一些机会,让大家知道这些作品它从何而来,然后希望能够跟别人有什么共鸣,往哪里去,所以我就办了这个座谈会。

那也因为第三张专辑,其实是我现在觉得我能给得出来,最符合自己的内心状态跟自己现在写作语法的一张专辑。它不像前两张专辑一样,当我在发行的时候,我都跳出来变成第一个去批评自己作品,怕别人不知道这个东西有缺点的人。所以到了第三张的时候,我反而想要借我自己磨练过然后比较成熟的一些写作状态,跟不一样的听众做一些分享。

那毕竟对于我来说啊,就是我听音乐,或者说喜欢音乐的青春岁月里面,其实影响我很大的不只是台上光鲜亮丽的一些现象,可能更多的是我很喜欢的一些音乐人,他们面对每一个不同的社会跟时代,他们留下来的作品,于当代跟之后的意义。所以我特别希望在我还是一个公众人物的时候,可以做一个小小的传递,然后希望透过我,你们也回头去看到说,张悬其实永远不会是一个特例,她只是一个,你知道,也受过自己很喜欢的东西的触动,所以因为这样,所以这些人的故事现在到了我身上,然后我也继续这样走的一个人这样子。

然后我今天会多留一点时间,我想说,在我讲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完以后,也许你们有一些自己的问题想要问。那我就先简单介绍一下我的第三张专辑,讲得跟真的一样(台下笑)。其实我很看重这样的一个状态,仿佛就是在我的宣传期里面,大部分的宣传内容,其实我现在,至少在第三张专辑,就是我希望周围有一些人可以接触到这张专辑,所以我出现的次数也比较频繁。但大部分的话还是比较需要讲,就是说看起来像是一个发光啊,值得被人注意的公众人物。所以难得有这样的机会我可以跟人交流,其实我很珍惜,希望大家可以包容一下,我讲的可能有一些很严肃的东西。

第三张专辑的主题是城市。然后至今啊,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就是说我不像在前两张专辑这样,看到这么多的乐评,写出在网络上或者是报纸上对于专辑的评论。这张专辑,基本上,我自己一个人在那里鼓吹,但目前我还没有看到乐评有很明确的一些集体的评论这样。我是觉得这个状态可能还蛮有趣的,但是有一些乐评私底下会跟我提到说,他们不知道怎么评论这张专辑,然后他们也都劝我说,在现在的音乐市场……

其实任何一个行业,就是我觉得到了2000年,千禧年过后,大家发现世界没有末日,你知道吗,圣经上讲的那个预言,好像晚了一些时候,所以大家就马上回归娱乐的年代。你现在看到的所有东西,都有娱乐化的倾向,就连我们看看新闻啊,或者是周遭环境的变动,其实好像也都变成一个娱乐或消费的行为。所以其实很多乐评就劝我说,你不要取城市这个主题,因为他觉得这个主题太大了。然后另外一方面就是在音乐市场,其实很少有人有这种闲情逸致去陪你分享这个主题,他们想要的其实是你帮他们唱出对爱情的看法,然后让他们觉得生活很好过,或者是失恋的时候自己最大。(台下笑)

但无论如何,我还是很喜欢这张专辑做的一些决定,包括从命名到它组织起来的这个概念,因为这是我一直很想做的事情。那我觉得至少在五年或十年内,我觉得唱片工业将会走到一个很可贵的尽头,可贵的原因是来自于就是听音乐的管道将会正式浮上台面,它会停止单一贩售的一个方式。其实现在就是这样的,不过很多人其实都还是在市场里面希望能够稳固单一的一个出口的一个销售的模式。

但是其实我从网路上啊,或者是,你们看很著名的例子就是Radio Head,你知道,电台司令,他们就很破天荒地做了在网路销售自己的新专辑,而不是先出实体专辑的一个做法。但是你仔细看他们的专辑,依然是一张专辑有一个共同的概念,而不只是这两年没事写了十首歌,然后凑起来变成一张专辑。我觉得是很酷的一个事情。因为这样子的乐团,还有这样子的做法,不但反映了现下你在面对的市场跟生态,另外一部分,我觉得他们也用乐团的方式,宣告了就是一个伟大音乐创作者,其实对于音乐的氛围跟音乐的形态,其实不只是只停留在意识形态的问题。他可能真的还架构了一个很好的状态,让人去思考说,一个人的头脑或是感官可以触动到的一个主题,说不定就是一个万千世界。

所以那其实这几年,这样子的音乐人鼓舞我很大,所以到了第三张专辑的时候,大家就劝我说可不可以继续写一些民谣的东西的时候,我就在想说,其实我私底下还是有写。但是我总觉得在我现在还是还有跟唱片公司合作的这个时光里面,我希望能够也去对得起我自己的那个美学,然后去给出一张概念性的专辑。因为我觉得概念这个东西很有趣,它可以变成一个很浮夸的一个大标语,然后让人家以为看到这个主题就以为你很有思想,或者说是其实可以退一步,很谦卑的给出一个主题。然后对于这个字眼有一些兴趣的人,说不定可以透过你看见一些对于事物新的观察或新的观点。那这样子的一个念头,就是我做第三张专辑的念头。

所以我基本上在第三张专辑舍弃了那种标语式的那种口号或号召,然后我选择的方法其实还是比较偏写作的状态。就是我把我这几年其实一直想要做的这张主题专辑,然后放在生活里面去观察各个现象,然后切中了,至少是十个啦,因为我觉得我在城市里面,就是在各个城市里面看到的一些不一样的大东西。比如说看到了《Love,New Year》,或者是专辑里面的《牡蛎之歌》,其实就是我后来给出来希望能够跟听众互动的作品。

像《牡蛎之歌》的话其实对我来讲就有很深的一个意义,因为那是我现在最想写的东西,无论是从编曲的形式,到它的旋律的走向(大屏幕PPT有同步放送歌词,可能这也就是为什么要熄灯的原因吧)。嗨,你来啦。然后它的写词的方式,也是我现在最擅长,而且我也最喜欢的。因为像我这样子的人,至少在我现在的写作的状态里面,我其实很希望能够把现实跟魔幻的语法可以混在一起。它可以是很有感官的想象力,但是它又不是要流于只是雕砌,就是辞藻的华美,这是我后来做出来的这首歌。

那这首歌比较有趣的一个地方是,我觉得《城市》这首歌,就是基本上算是整张专辑最后拿来破题的一个东西,就是一张专辑听到最后以后,你听到《城市》,你大概就知道我为什么之前要讲,就是在不同的歌里面要讲到不一样的东西。

那《牡蛎之歌》的话,其实是我(放PPT的MM被折腾惨了。。。。),对不起(大家笑)。《牡蛎之歌》其实是我对于城市的人心描述最多的一首歌,然后这首歌其实在讲,其实我在城市里面看到的人心的状态。就是有一阵子文艺青年们很喜欢引述国外作家的一句话,“文明世界里面,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但看似我们各自独立,实际上我们底下相连。”但这句话就让我想说,回到我们真正的城市生活里面,我们依然对这句话有时候感到虚无,有的时候感到,你知道吗,过分期待这句话可以给我们什么鼓励这样。

所以我就转而思考说,其实我们为什么不能承认,其实到了这个年代,其实每一个人都有不一样的价值观还有生活选择。那我们的社会已经不是建构在说,就是同一个思想,然后每个人踏着一样的脚步前进,然后去建造什么东西,反而是每个人丢出自己现下的创意,反映自己的背景,然后反映自己的品味跟你的生活状态。当你丢出来实践的时候,它可能会成为社会上一个小小的支流,或者是小小的现象,然后由此我们有一个很缤纷或者是资讯非常发达的一个年代,所以我就把人形容成一个牡蛎这样。

我看得到很多现在的年轻人,其实有很多想法,你去看一下那个,你们这边叫做博客对不对?我们那边叫部落格。就是你看一下每个人的博客,其实都讲得出两句,我觉得,哦,我好想抄袭你哦,拿来卖钱的东西,就是每一个人其实都有很有趣的观点。然后这个东西其实就是我们现在感觉到的社会舆论,它不被报纸操纵,然后它也不被单一的一个什么大名嘴所涵盖,而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发表自己的意见,这是非常可贵的。但说起我们现在的社会,其实常会产生很多只是乱糟糟的言论,却没有一个,看到一个东西你提出建议或者是支持,然后让一些新的东西发生得更快,这是我常在思索的东西。

所以我把人比喻成牡蛎,其实是在描述我们每一个人其实内心世界,虽然外面被包裹着,你知道,看似小小的,但我们每一个人其实都有一个蛮孤傲的性格,你知道吗。在我们的世界里面,我们有所自卑,但也有所自恋。但是到了这个年代,我觉得很多年轻人其实都不觉得说,我就算再怎么喜欢或讨厌自己,这关别人什么事。就是我爱的或我恨的东西,好像我也不求这个社会要陪我分担,所以这个社会也不要跟我一起分享。那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趣的状态。因为这不是一个新的状态,这是一个,我觉得啦,在娱乐现象凌驾于一切的这个年代里面,一些还有自己想法,或者说还有一些自己生活趣味的年轻一代会有的一个心理表现这样,所以我就把《牡蛎之歌》写成这样子。

因为大部分的乐评私下都有劝我说,以后不要再写这种东西了,就是说,在专辑里面占版面,然后电台DJ也不会播,然后颁奖典礼也唱不到。
台下:但是我喜欢。
张悬:啊,真的吗?但是其实我也会写这样的歌是因为,像我可能就受什么张雨生(台下有女生尖叫),very good,或者是我自己以前很喜欢张楚。我很喜欢的一些歌手,他们不见得就是什么超级无敌大英雄,但是他们都有非常非常,怎么讲,我认为他们唱的歌或写的音乐,之所以会变成诗歌,是因为他们非常完整地表现他们个人的品味,还有对于人生的选择。

但是娱乐至上的年代,我觉得啦,好像你只看得到舞台人物的所谓的性格,但是却没有看到他们看待生活的态度,我觉得这是很可惜的。因为音乐最可贵的地方,其实有很大一部分是记录,记录这个时代发生的事情,然后只有在这个时代才会产生的一些现象,然后关于自己的一些论述,还有透过你自己看到的世界。这样子的记录我觉得是很可贵的,胜过于一直去不断的复制,像塑胶拖鞋一样,每个人都可以穿,但每个人也可以随时丢掉的东西。

当然我这样讲就是比较应景一点,大家都觉得我太倔强,但我还是觉得音乐的普世价值,其实是可以最终落在这个东西上面的。所以你如果看过张雨生的《河》(同一女生再次尖叫,大家笑),对啊 ,如果你有看过崔健写的词,然后你可能就是你再回过头来,可能就不会觉得我其实卖弄文艺。其实我会希望透过这个词,看到的不只是张悬会不会写歌,而是如果我已经很努力去掉了一些文字游戏,让它变成一个成熟的作品的话,说不定回过头来可以给你们一些,你发现一个新的歌词还蛮有趣味的,一个你知道,小小的选择这样。(笑)会不会讲得太严肃?(台下鼓掌)

关于这首歌,有没有人想要讨论一下或是什么?我可以随时停下来喘口气。因为我有很多话想讲,但我今天只有一个小时,但其实无论如何我很高兴可以来北大。我奶奶听说我要来北京大学,她都要哭了(台下笑),她好像是北大第四届(台下欢呼鼓掌,你们好忙,而且变换好快XD),那个年代女发生能进北大我觉得超级酷了,她是一个rocker.。然后她一直叫我不要教坏你们,不要鼓吹什么,骂脏话是一种社会美德(台下笑)。

关于像这样子的词啊,在我的这张专辑里面,它算是我自我表现最完整,可是我也觉得是表达我的品味最完整的一首歌之一。那有没有人特别想要问什么,或者是建议我什么?
台下:唱一个。(鼓掌)
张悬:今天唱得不会比说得好听,说都已经变这样了,但是我还蛮希望北京大学会有校园唱歌的表演的话,可以不吝啬的联络一下我们,如果我可以来的话,我会很高兴。有没有人有什么问题啊?我觉得在这张专辑里面比较特别的一个地方是……

(坐在我们左边的一个男生,忽然冲到讲台上,我直到现在都没反应过来到底什么情况)
提问:我想问张悬的问题是,《牡蛎之歌》,然后在《城市》里面还有另外一首歌是《南国的孩子》,因为我觉得《牡蛎》跟《南国的孩子》都是两个人,两个具体的人,所以我就想问,他们之间,有没有发生什么故事(台下笑),你能不能给我们讲一讲,如果故事还没有发生,你预计它会怎么样发生?(台下笑)
张悬:谢谢你,谢谢这位同学。
(此男生居然跟女人索要拥抱诶,真是赚到了,台下又是一片尖叫)

主持:好,下面哪个同学有问题,请您在原地举手,我们会把话筒递给您,避免全场观众都冲上来要拥抱张悬。好,哪位同学有问题?
提问:张悬你好,青峰他曾经说你像草原一样(台下再次尖叫),那我想问你你觉得你自己像草原吗?
张悬:他一直叫我要剪头发。。。。
提问:就是如果你像草原的话,我想问,是一种天性使然呢,还是你一直在追求的一种生活状态?在台北还有像北京这样的大城市里面,怎么样才能追求到那样一种草原一样的气质?

张悬:不要追求,要实践。我其实觉得在我跟青峰身上是两个很极端的例子,他很热爱舞台,然后他也为了舞台做了许许多多的努力跟自我要求极高的一个东西。在我眼里他其实很像我以前非常崇拜的一个偶像叫张国荣(台下再次尖叫),不是私底下的性格,而是他们对舞台的那个尊敬。他们尊敬自己的方式,就是他们尊敬舞台的方式。在这个年代你很少看到有真的站上舞台的人,到了这一刻是很尊重自己踏上去的每一步,而不只是觉得有踩到我就红了。那我觉得这个不管是音乐,还是一个伟大的舞台表演者,都需要具备的一个心里面的一个条件。

换作是大家,我觉得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一个战场,或者是自己想要实践的一个小小的梦想,我觉得我可以拿我跟青峰的例子去鼓励大家。就是说,梦想这个东西不是用来使用的,它是放在你的心里头,陪你去看待人生不同的阶段反映出来的自己。有时候梦想是你可贵的对手,你知道,它会给你打击,也会给你鼓励,但它也会骗你,它会让你以为就是梦想不是太遥不可及,就是太以为自己怎样就可以做得到。但梦想这个东西其实跟人生的一个愿望有关,所以如果你真的把它当做你的梦想,那就应该是一辈子的事。

所以我以前就会私底下跟台湾的大学生说,梦想其实就跟谈恋爱一样,你要三个月激情太容易,那就不要讲梦想啦,对不对?去MSN上面聊个天就行了。但是如果你看待你眼前的这个东西,这么这么的在意的话,就用一辈子去爱它,然后也用一辈子去实践,并且从中去证明或者是去看见更多东西,我相信你得到的,会远比梦想这两字挂在头上发光要来得多。

然后我也觉得哪怕是文艺调的一个生活,或者是为了求生存拼命赚钱的生活,最可贵然后也最值得自己去做的东西,是实践。而不是一直讲,也不是一直赚钱,也不是一直泡在文学里面,而是因为这些东西的驱使或鼓舞,你为自己在生活里面踏出每一步去实践它,这其实是我的信念。

所以你看,这些文艺腔调的背后,其实我天天在家里面练字啊,写东西啊,努力地避开我喜欢的作家的句子,希望不要有抄袭的嫌疑。就是这个样子,所有东西都是一种学习以后琢磨出来的一种消化或者是发酵,只有发酵以后的东西才是自己的,这是为什么酒很可贵(台下笑)。你光拿着葡萄或者大麦,大麦只是大麦,葡萄只是葡萄,但经过了你以后,它会变成是一个醋,还是变成一个酒,这是非常非常妙不可言的事情。(台下先笑,然后鼓掌)

然后刚刚那个《南国的孩子》跟《牡蛎之歌》,如果它们真的是两个人的话,他们之间唯一的互动应该是透过我,我可能有时候会帮他们传传小纸条或是什么的。但是因为我觉得他们终究就是人鬼殊途,我觉得他们并不适合在一起,所以虽然他们暧昧了很久了,但有一天我纸条传烦了呢,我也就切断了他们的联系,所以他们一个叫《南国的孩子》,一个叫《牡蛎之歌》,不好笑(台下笑)。但是我还是祝福它们啦,因为在同样一张专辑里面,它们可以给听众那种不一样的刺激,或者是不一样的感触,加在一起说不定会让你们更了解一些对于自己的事情。

像《南国的孩子》在讲的,其实我在台北看到的一些蓝领阶级,就是离乡背井啊,从南部上来打工的一个过程。这个是我18岁写的东西,我今年决定拿出来唱的原因,是因为我觉得在唱腔或者是在情感的传递上面,我不像18岁一样,只有一股冲动,但我却只能流于很清纯的吟唱。现在的我,就是自己在生活里面也会遇到很多挫折,然后我也必须要去面对出社会以后的所有发生的事情,然后不只是坚持自己的问题啦,更是如何成全自己的问题。那我觉得这个过程,让我现在比较能够把这个东西,真的当做一个祝福去唱出来。

虽然这个词写得很美,但是你仔细看的话,比如说“你含泥土的气息”,“你握有誓言般的梦想”,“即不能停止流浪”,这其实就是在讲,我那时候很喜欢看工地,去工地里面看到工人在搬运的一个,我对他们的一个描述。就是我觉得其实所谓“誓言般的梦想”可以是很多东西,然后我那个时候并没有特别想要讲明,因为我觉得我讲不清楚,我毕竟是一个中产阶级家庭的小孩,我不会明白就是双手天天磨破的感觉到底是什么,就算我再怎么早熟。所以我就决定把它写成一个很优美的歌词,如果有人以后因为这首歌词想要去探究的话,说不定可以唤起一些大家每天都擦身而过,但是我们可能早就忘记停下来看一看,这个东西说不定可以回过来触动自己的一些景象。

然后“回声中,有人呼喊,有人悼念,有人不言不语地明白”,像这些东西看起来好像很隐晦,但其实如果你知道我在讲的其实是我们台湾东部的原住民啊,现在上台北还有很多菲律宾啊,或者是泰国来的劳工,那你就会发觉说,他们也许不是作家,不是诗人,不是那种看起来,你知道,一干二净的人,但是他们每一个人的故事,都比作家可能更可贵或更伟大。

然后这个是一直到现在我有时候想起来,都会因为这个念头所以变得比较谦卑的一个地方。每一个人如果很认真地就是在活着,不管是求生存,还是希望生活有意义,你累积下来的这个故事,是任何一个作家都没有办法模拟出来的。所以我也要拿这个东西,去鼓励一些跟我同一个时代的年轻人,就是与其去不断地讨论或者是向往一个故事写得多美好,然后去揣摩别人讲的故事的那个完美的场景。回头看看如果我们每一天,你知道,并没有去复制别人的生活,而是过自己的生活,我们自己背后其实都有一个不言而喻的很伟大的寓言,这些东西就是,你就是一个故事。

不要讲你们好了,就是我有时候看到一些歌迷讲出来的一句话,它说不定就让我当歌手可能有了新的意义。它说不定就像蝴蝶效应一样,最终各式各样的人触动了我以后,形成了在舞台上面我的一种谦卑,或者是一种诚意。那这个东西,我们都互相影响,都是非常了不起的。所以,我常常看到很多年轻人,就是看了我的故事,比如我高中休学啊,我爸爸这个那个啊(台下笑),然后我怎么样怎么样啊,不是很羡慕,就是好像觉得很不可思议,但这些东西背后,我都会建议这些年轻人回头去面对自己的背景,自己的成长岁月。因为现在你觉得好像很刺激啊,或者是很传奇的故事,当年其实也真的就是非常平凡,然后可能有一点压抑,也带着一点热情,一点一点地累积而成的。那我也要拿这样子的东西去鼓励大家,多去看些身边的事物,然后也让自己变成一个伟大的故事,而不是只想着去做伟大的事情。

《南国的孩子》跟《牡蛎之歌》,其实大概讲的就是这个东西。但是实际上《牡蛎》一开始在追《南国的孩子》,就是标准的富家千金,因为爱上了一个蓝领阶级的人,所以愿意放下身段的一个恋爱的过程,虽然无疾而终。

然后那我还想要特别讲一下《城市》这首歌。《城市》这首歌是我觉得它可能是最工整,其实它不是一个很跳跃式的性格式的人,但是我觉得这首歌,我觉得我已经尽我的能力写得很美,然后没有什么浮滥的言辞,但是我觉得它很白话。那这首歌其实是我今年发行这张专辑想要送给所有愿意听我歌的听众的一首歌,所以写这首歌花了我最多的时间。在我今年春节前后吧,一直在想怎么样为这一张专辑下一个我自己的注解,然后也让一些人真的从专辑里面得到祝福,而不只是去看看张悬的品味或张悬的个性。所以我跳脱出张悬这两个字,写出一首歌,所以里面看不到张悬以为自己是什么什么什么,而是张悬直接把自己当做一个在城市里面,你知道,还有一点热情,但其实还有一点观察的一个人写出来的东西。

然后我渴望能够用这首歌,去跟我当代能够接触到的各式各样的听众互相做一个鼓励,然后任何人如果在里面发现一句歌词,能够跟你的生活或价值观有互动,你就拥有我所有的尊敬跟祝福。我是真的这样想,但是我在颁奖典礼上都比较没有机会讲这句话,然后他们真的还是会有人问我说我到底在写什么,我就不太晓得我要讲什么。我有时候在想说,如果是我自己写了乱七八糟的话,那我可以接受别人看不懂,那如果只是因为你没有时间看词,所以就说你看不懂的话,我就没有办法为你改变什么东西。(台下鼓掌)

所以我觉得这首歌我没什么特别好解释的,但是就是有人问我说,比如“喜悦与伤痛是命运于社交中当时多嘴的舌”,然后这一段是在讲什么,但我觉得这句话写得很白啊(台下笑)。“命运于社交”其实意思就是说每一个人的人生际遇不同,但其实我们终其一生大部分的时间都在与人交际,不管是处理我们的家庭,处理我们的爱人、朋友,或者是面对你在理想上面遇到的好人、坏人,或者是你所要交流的各式各样的关系。这点尤其是在当艺人的时候我感触最深,很多东西像今天我可能要花好多时间去跟一个我再也不会有联络的人一起工作,然后我可能忙到没有时间打电话给我最在乎的爸爸妈妈。所以这一两年我一直在体会这个东西,总有一段时间你要花最多时间做的事情不是你最深爱的事情,但这一切如果你的念头够,就是你都还愿意很认真去把它做完的话,你会回到你最深爱的事物上面。这是我现在相信的,就是所有在外面的努力,最后可以让我过一个回头去照顾我最珍爱的事物的生活。

所以我会觉得有时候在我价值观里面,我们在芸芸众生忙忙碌碌里面,喜悦与伤痛,是当时我觉得情绪激动起来,或者是,你知道吗,泛滥的一个东西。有时候我自己在家里面写东西的时候,我的价值观其实就比较冷静一点,所以我会写出这样的话。就是即使我们为什么东西雀跃、伤心、悲愤,有些东西过去以后,你知道,你就发觉说你看有一天我们回过头,你会发觉我们看了很多东西,哪怕青春期也承载了那么多情绪,但我们还是在等,那一瞬间觉得可以圆满我们自己,或者是让我们觉得此生爱恨,你知道,都值得了的那个东西,不管那个东西是什么。然后这句话其实就是我对于浮世的描绘,越讲越难。(笑)

其实我觉得其他的都还好,“我们相濡以沫,长大后看晚餐时的TV Show”,就是说是曾经,我们总有一个阶段,不管是你的青年时期还是青春期,我们其实都感觉上是跟人都是很亲近的,你知道吗,但我们各自选择不一样的路或行业的时候,我觉得在社会里面,总有一个阶段的价值观是与别人互动很频繁的。不论是你渴望互动,比如你是一个青年,你有很多理想,希望这个社会愿意听;或者是说在我们年轻的时候,我们有同伴,也有家庭,然后也有花花世界想要去探寻,我们都是很渴望有东西能够跟我们互相碰撞的。然后是什么东西让我们沦落到长大以后,大家就是面无表情地吃过一天又一天的晚餐,就是看着电视,然后仿佛这一切都已经正常了。所以我后面就接到,“人们火热,宗教理想娱乐”。(台下笑)

其实这些话讲白了也不过如此,但我很认真地把它写成一个我对于我现在眼前所看到的这个社会,许多不一样的纷纷扰扰的现象的一个观察。所以我很希望有一些人也可以在里面找到一句话,发觉说其实对于一些东西我们的坚持,或者是我们心里面还有的一些蠢蠢欲动的念头,也许都是一样的,不论我们有没有机会说过对方听。也许我们在社会里面能够一起建构出来的一个眼前的这个价值观,并不是没有理由的,也许你也这样想,我也这样想,对,而我写出来了,然后你可以去做。对,所以我觉得,更多的听众如果可以看到,所以更相信自己生活的选择,并且更用心的生活,然后不再轻易的受到媒体啊,或者是政治的操弄的话,那我相信我们的社会可以越活越开放。然后也会因为多元化,而不是说只感觉到纷扰,而是感觉到更多不一样的声音。对,这个是我的一个念头,所以我才会讲说,我多爱你,我不随你而怎么。对,其实我多爱你,我其实是一个很热爱城市的人,对,虽然我很喜欢花花草草,我喜欢大自然,我喜欢古迹,但实际上是因为我知道我是一个非常城市化的人。所以我总是会选择在我认为值得努力的地方上面停下脚步,然后不只是去追求说我要去纽西兰放羊啊,你知道吗,其实是很有趣的。

我到这几年我才明白,为什么我留在这里做流行音乐,因为在做流行音乐的这个阶段,我认为因为我还有话要说。我也希望能够表达我在这个社会里面感知到的,不管是冲动,不管是一种我原谅别人,或者是别人包容我的一个记录。也许40岁以后我真的就去种花种草啦什么的,但我眼前想要表达的,就是20岁到30岁这个阶段,我看待这个社会的一个眼光。因为我觉得,我有说,就会留下记录,而这样的记录,回过头来是我自己的养分,也是我自己的一个反省,但它说不定可以跟人碰撞出一个我觉得很好的价值观,而不只是你消费我,然后我贩卖我自己,它不只是商业化的行为而已这样。

我觉得会写“交织于城市你的流行歌”,我觉得是流行歌对我来讲,现在都是贯穿整个城市的一个很大的主轴,你知道吗,就是但这个东西也体现音乐对于人有多重要。虽然音乐不能当饭吃,但是我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人不喜欢听音乐的,各式各样的音乐,大家都喜欢音乐,所以音乐才有这么大的商业的价值。但是也因为这样所以回过头来,如果因为商业价值,所以音乐只变成一个贩卖的行为,或者是一个不断被复制的产品,久了会觉得我们自己的消费生活,其实又变得很空洞乏味。这是为什么还是有些人像我一样,还是不死心,想要写出一些不一样的歌,提出不一样的观点,或者是做一些看似冷门的乐风。那不只是要让别人觉得我们特别,可能更多的是我们认为音乐可以提供可能真的就是不一样的人性面,悲伤的极致,喜悦的极致,然后虚荣的极致,可是也有繁华落尽然后谦卑的极致,我觉得音乐都可以发现这些东西。这是少数,我认为啦,可以包含这么多事情的一件事,居然还可以卖这么多钱的一个行业,是很难得的。所以我一直觉得,在城市里面,其实并不是金钱在控制我们,但有时候是一个我们很在意的东西。好,可以提问了,谢谢大家。(鼓掌)

主持:好,我来先给大家解释一下,是这样,张悬刚刚说到有的时候她需要花很多时间来接触一些以后一辈子都不会见到的人,比如说我。张悬以后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的人要告诉张悬一点,这个北大的大学文化,其实在北大里面,我们的提问更多是希望同学们思考之后写在纸头上,刚才我们收集了很多同学们的奇思妙想,现在我要向张悬一一提问。第一句话,同学们都特别喜欢你的一句歌词,“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我失去的都是人生”(台下笑)。我今天侥幸主持了张悬的论坛,我的人生注定明天就见不到她了(台下笑),这句话我要赶紧问问张悬,有什么故事,是什么灵感,促使你写这句歌词。

张悬:这句话如果大家有买专辑的话,因为我觉得引用可能会有错,但是专辑上面这两句话打的是引号。然后这首歌是我一直想写的一首歌,就是它表达了尤其是我对于家庭,尤其是亲近的身边的人的一个一首情感的歌。然后这首歌我其实很大一部分是在写我的爸爸,然后还有我的朋友们,还有我爱过的人。所以我觉得这对我来讲,也许唱成流行歌它不过如此,但是其实里面有很多我想要对我很爱的人说的话,就是你眷恋的都已离去了,但是当你不遗忘也不想曾经,我爱你。就是这些东西其实是我对我身边的人最深的情感跟祝福,就是我觉得很多时候我们爱一个人的时候,会很希望他过得好,会希望他怎样才能过得好,就不能是爸爸妈妈对小孩,而是小孩长大以后回过头去觉得爸爸妈妈可不可以怎样,这样那样可以过得比较好。

但是我长大以后突然理解说,像我青春岁月其实就比较莽撞,比较倔强,但回过头来当我现在其实也渐渐明白,就是当初的叛逆其实是因为很渴望可以讨好回归家庭。就像当初叛逆的开始,也是因为你觉得自己跟家庭的价值观格格不入,但你还会那么用力地去碰撞,很可能就代表你很希望可以挣扎出来一个回过头来可以心平气和的路。(场灯忽然就变亮了)怎么要散场了呢?(台下笑)

然后当我现在看我的爸爸妈妈,尤其是我爸爸,我爸爸现在退休了,然后大部分人跟我提到他其实都是因为头衔多于真正的询问。不会有人问我说,你爸最近身体好吗,只会有人说,你爸现在在干嘛。所以其实我很少有机会真的去跟大家分享我的家庭,大部分都是你们看到媒体上的一些只字片语的描述,但我的爸爸妈妈其实影响我的价值观非常非常的大。

我爸爸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人,我觉得他内心潇洒,但他外表拘谨到不行,然后他的拘谨其实也是有原因的。我认识的他,从小到大都受着那种古人,我都简称叫死人(台下笑),受了一大堆那种一堆死人拖在后面的一些价值观的影响。他觉得当官是一种福分,人这一辈子有机会去为别人做一件大事是很重要的,所以他不要钱,也不要名。我们家里的东西以前都很破旧,他觉得破旧是一个他的很棒的一个评价这样子,他看到自己身上的皮鞋啊或者是西装越老旧,他越觉得自己了不起(台下笑),所以我爸爸是这样子的一个人。

然后我跟他其实完全是两个极端,但其实我们的个性又其实在某部分刚刚好一样。我就是一个外表看起来完全不受任何约束,但其实我觉得我内心很迂腐,硬要在这个年代写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然后我现在回过去拥抱一大堆死人,换句话说就是我后面的鬼影比较多,而我爸爸反而越活越开朗。当他真的退休下来可以去只是专心练自己的书法或是什么的时候,我从一个长辈身上看到了人如何对得起自己人生每一个阶段的这个历程。无论中间有多少牺牲或者是委屈,我认为他在当下都选择了一个对别人伤害最小、影响最大的一个选择。这个东西其实我以前不太承认,但我觉得我爸爸的价值观还是影响我很大的。

那这个东西,今天有记者对不对,你可以不要写吗?(台下笑)拜托不要写。就是我爸爸这几年退休下来,是接下来的不要写(台下笑),就是私心讲,就是我觉得你们是大学生,总觉得你们会懂。就是说就像我爸爸这几年退下来,他看了很多人情冷暖,因为我觉得他是一个非常非常低调的人,我相信以后这种低调的人更少。他因为也没有存什么钱嘛,所以就是大家看他好像永远都是一个受敬重的、当过官的人,但其实爸爸退休下来也是在意料以外的事情。所以我觉得这几年他在默默的看着自己身边的人际关系的变化,然后感受自己人生就是如意或不如意的事情。

所以在像我这样的家庭,其实可以感觉到很多外表跟那个真实层面的那个落差,我们常常承受别人一种评论,但自己知道我们的生活可能是另外一回事。但从我爸爸如何去转换他中年到老年(笑)的一个阶段,我觉得其实依然是辛苦的,不论之前做过多少成功的事情,我认为到了某一些心境的转换,依然是不容易的。但我认为他在这个时候,至少前五年啦,五六年,他给自己最大的容忍跟雅量,去包容人世间的东西,包括对他自己,我认为他都给出了最大的风度,去接受他成功与不成功、做完了跟来不及做完的许多事情。然后这点影响我很大,虽然这些东西我其实不太爱跟媒体说。

但是因为这样,所以在今年的时候我在写《城市》这一张,我就特别觉得城市这个东西,我跟李寿全老师讨论,就是说我们希望把这首歌放第一首。因为我认为在城市里面,人的人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不论我们去讲什么道德、价值观、金钱啊,理想,没有一个东西就是最后可以跳脱出人的情感。所以这首歌其实是这张专辑里,我认为最私人,可是我也觉得我讲了最多东西的一首歌。然后我每次回答问题会回答得再快一点,对不起对不起。

主持:好,谢谢张悬。张悬来到北大我有一个感觉,我一直以为北京大学的同学说起话来已经非常有水平,但是看张悬每一个问题都能够以一种(台下笑)温柔的方式娓娓道来,而且出口成章,为了这种美丽的表达,再次给点掌声好吧。(鼓掌)说到美丽啊,经常有人说张悬长得有点像萧亚轩,但是我觉得张悬比萧亚轩漂亮对不对?(台下:对!)萧亚轩今天没来吧,记者这段也别播了。那我们刚才给了很多的赞扬,下面赞扬过后是一个要求,有同学提问,你在台湾会去高校进行演出,是否也会考虑一下来内地的高校多多演出?

张悬:其实唱片公司工作人员,我认为他们这几年为我做了很多事情,尤其是在这样子的一个情况下,他们常常会劝劝我说,你衣服应该拉一下,你应该换个衣服啊,你衣服都…或者是什么。但是他们也很尽心尽力帮我去做很多事情,所以你看我今天才有机会见到不只是什么歌迷啊,什么你知道抽奖啊(台下笑)的活动,真的可以去做一些我认为流行音乐可以做的事情。但是呢,我也常要求他们说,不要硬帮我推销这些东西,我觉得像我这种人会写这种东西,有一部分我必须要尊重,有没有人愿意听我歌是缘分,炒作没有用啊,我炒什么?(台下笑)所以就是说如果高校愿意请我表演的话,请和唱片公司联络,我们会很感激。但我有时候会阻止他们硬去帮我来安排一些什么事,因为我怕勉强别人硬要听我唱歌这样。(台下笑)我是说真的,你们不要笑。(台下还是笑。。。。。)

主持:好,我们北京大学在这个月就会有十佳歌手大赛,会有表演嘉宾,这个月底就会有新年晚会,也请张悬来唱歌,工作人员安排一下好不好?给点掌声。(鼓掌)
张悬:如果有时间,我会很高兴。
主持:今天的问题太多啊,所以我只能精选几个,下面这个问题是关于张悬的曲风。大家都知道,你从第一张到第三张专辑的曲风,不但有风格的延续,也会有很多的变化,那在处理自己风格延续和创新这两个问题之间,您是如何考虑和权衡的呢?
张悬:很简单的来说就是,我觉得我是一个幸运的创作者,就是我有一个自己天生琢磨出来的一个写作语法,而这个东西在跟别人写作上面,我觉得辨识度是比较高的。也可能是我很早开始在进行歌词或新诗创作,然后我的青春期也都没有在上数学或地理啊。那我很讨厌历史跟地理是为什么呢?因为我觉得历史有一半都在讲谎话,你怎么都知道当时写下来的东西是不是真的?(台下笑)我为什么要背?地理就是明年这个铁路说不定就被拆啦,我为什么要背?(台下再笑,并且持续鼓掌)那我现在相信大家有念还是好的,至少你知道这边曾经有过一条铁路,但是现在被拆了。

然后所以我是一个在写作上面辨识度比较高的人,也因为这样所以我比较不会担心说我写别的主题就不像我自己,这是我自己的一个衡量,你知道,有自信的地方。但也因为这样所以我比较喜欢打破大家既定的认同的乐曲形式去做尝试,所以我常常觉得就是在你的主体上面,其实你的中心思想如果能够表达得很完整,它其实可以由任何形式去做。不论你是要做迷幻的东西,电子的东西,民谣或者是什么,它可以不拘于形式,因为精神这个东西已经被巩固。

主持:张悬说她不喜欢地理,我下面问一个地理问题,如果以后您有了小孩(台下笑),您希望他在哪儿长大,为什么?具体到城市。
张悬:我其实没有太多的想法,因为我觉得这个世界其实现在变得乱七八糟,大家有没有想过,其实真正的世界末日,根本不是在某一年发生的,而是现在就已经是世界末日了,你不觉得吗?(台下笑,然后鼓掌)所以我的意思就是说,如果我在有生之年居然还可以生一个小孩子出来的话(台下笑),我会选择我当下能够有的教养方式教养他,他说不定跟着我在种花种草。但如果那个时候我还在当歌手的话,我就愿意带着他到处跑来跑去,他在哪里哭了,我下次就不带他去了,他在哪里笑了,我就让他在那边住几年,你们觉得这样好不好?(鼓掌)那我还是希望他能够在台北或北京吧,除非他一出生就喜欢大自然,我就把他送去纽西兰。(台下笑)

主持:让我们衷心地祝福张悬未来的小孩,全世界都哭,就在北京笑(台下笑,然后鼓掌)。下面一个问题啊是一个比较严肃的问题,很多人能够从您的歌声中找到一个孤独的背影,您觉得您孤独吗?(台下笑)
张悬:我觉得我是一个很不寂寞的人,在我的从小到大吧,在我活着的记忆里面,我其实很不寂寞,所以你看我写的东西,我很少有那种对别人的怨怼。就是我即使对一个东西有愤怒,我觉得好歹单挑,对不对?有种你给我出来把话讲清楚。我很少会觉得是别人特别祸害我啊,或者这个社会多不公平,我认为很多东西它其实背后,就是它们各自都有一点这样。但是我觉得孤独这个东西,每个人都有,但是说比如说你是做艺术的,或者是做心理层面的探究的工作的人,他的孤独可能真的庞大了一点。因为他可能最熟练最专长的东西就是探究内心,不管是别人还是自己的内心,所以他如果没有孤独的话,他就是骗你的钱在做艺术。

主持:好,谢谢张悬,下面一个问题是这样,就是有一个女同学啊,她说,我很喜欢张雨生,知道你也很喜欢他,还翻唱过他的歌,那请您谈一谈对张雨生音乐的感觉。
张悬:张雨生呢他整个音乐的历程非常的不容易,他曾经那么红极一时,整个亚洲都知道他,但是你看他,他没有放弃过自己被音乐触动以后的下一步。当他决定他要去做音乐的时候,我觉得他花了很长的时间,不管是韬光养晦,还是接受这个流行音乐对于他的一些拒绝。我还记得当时他做的什么《台北•卡拉OK•我》,这是一个很酷的事情,就像林强那时候出的他的实验专辑一样,但是就不受欢迎啊。但我相信他那个时候遇到的一些压力,现在大家都不会知道,因为那些话已经不可考,但那个阶段一定是非常低潮和孤独的。

然后当他在过去发的一张专辑里面,还是有自己的创作,比如说《湖心草深长》,其实是我们现在很喜欢的经典,但是那时候最红的就是大家都觉得,张雨生你回来了,你终于迷途知返了,是他唱的一首《大海》。那他其实在流行音乐跟自己喜欢的音乐品味里面挣扎了很久,但他让我觉得他最可贵的是,他从来没有想要用任何一种音乐形式,去攻击或者是消灭别的音乐形式。他很肯定流行音乐的价值,所以他没有放弃过,也是因为这样所以我们有了早年的张惠妹。

我觉得他是一个我最适合学习而且是我最尊敬的人之一,那你看他在他传奇的结束之前的这几张,其实他已经蜕变得很凶,而且他也你知道,越来越张牙舞爪在音乐的表现度上面,我认为是非常灿烂的,所以我们拥有了《口是心非》那一张专辑。无论它在词曲上面,尤其是编曲的那个精准度跟实践的完整度上面,我觉得是华语音乐市场少见的专辑,那这个东西也将会继续影响着我吧。(鼓掌)

主持:好,张雨生,张惠妹,张悬,这三张共享的不仅是一个姓,共享的是对流行音乐的热爱和执着。因为如此,您的歌如此好听,也因为如此,它才流行。那我们知道,从第一张专辑到第三张专辑之后,您有更多的通告,也有更多的活动,从小众走向了大众。您觉得自己自从第一张专辑以来,最大的变化在哪里?下一张专辑的风格,将会是怎么样的?

张悬:其实当我觉得愿意跟唱片公司合作发行专辑开始,其实从第一张,我就已经大众了。我觉得这是一个盲点,就是说不是宣传通告做得多,就是大众化,就是流行化,你知道吗。我觉得反而是你在音乐的实践上面最后完成了什么,这才是我怎么看待我的音乐历程的一些评价。宣传做得多不多根本不是重点,到底那你宣传什么,你拿什么东西来宣传。所以我一直觉得回过头来,第一张是我妥协最多最多,而且我认为它其实最讨好的一张专辑。它完全没有让任何人特别讨厌,顶多是觉得我娘娘腔而已。(台下笑)

但是问题是说第一张专辑它充满了对于青春期的一些记录,而那个东西无论如何都是很美的。你知道吗,青春很甜的。就任何对青春还有怀念,或任何正在青春期的人,都能认同这个东西,这其实很大的商业价值。但那个时候所以我才不想做宣传,因为我觉得我一旦去靠《宝贝》或是什么做过多的宣传,我其实自己也会心虚,因为我知道以后的东西,因为我当时在写的已经是我第二张、第三张的这种东西了。所以我如果那个时候觉得随遇而安的话,它真的可能会变成一个不经心的妥协,然后我就再也不可能写完像第三张这样子的东西。

所以其实前两张专辑我觉得我心机比较重,我也为难了很多工作人员,就是硬把宣传的档期或者是表演的机会压下来,因为我觉得,我希望第一张专辑,它可以用自然流传的方式,就是把我写歌的那个单纯的念头给传播出去就好。因为如果《宝贝》这个东西的价值建筑在张悬这个歌手的身上的话,我觉得《宝贝》这首歌会很可惜,但我觉得我很现在很高兴可以见到各式各样的人,比如说你知道,在婚礼上面啊,在冥乐上面啊,或者说老人家八十大寿都会有人放宝贝。(台下笑)其实这些很酷的东西,不会有人就是因为今天张悬穿了短裙,你讨厌她所以就讨厌《宝贝》这首歌。我认为这是我给这首歌的祝福,就是它不要活在歌手的形象上面,而是真的变成一首公共财产的流行歌曲。(鼓掌)

主持:好,由于咱们时间有限,下一个问到的是最后一个问题,张悬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们国内目前流行一个网站叫做豆瓣网。
张悬:我是有上去,我是有上去回留言啊。我曾经被人家怀疑,听那口气就知道不是张悬。然后我就很难过,我就说好吧我是,我真的是张悬但是我下次不会再过来打扰大家了。是张悬吗?是张悬吗?听这口气不是张悬!(台下笑)怀疑论者的天堂啊。
主持:豆瓣网上有一个小组叫做,我要做张悬的女人(台下笑然后鼓掌欢呼),听到这个小组我有两点感想:第一个,这个小组我算是加不进去了(台下笑);第二个,在座的男同学咱啥时候也建个组,叫我要做张悬的男人(台下笑)。这个小组里面有一位同学想问您一个问题:我知道您很喜欢北京,也很热爱台北,请分别用三个词来形容这两座城市。
张悬:台北啊跟北京对不对?台北啊(没话了就,冷了10秒钟)
主持:大家可以看一看张悬在创作时候的状态。(台下笑)
张悬:人情,世故,隐私。

主持:人情,世故,隐私。那北京呢?
张悬:北京啊,北京看到的东西很极端诶,尤其是以歌手来讲。看过超奢华的大饭店,或者是超炫的颁奖典礼,但我今天我们来的路上,我们吃到了烤地瓜(台下笑),我觉得这是我要看的北京,好开心啊。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去雍和宫啊,还被人家骗车钱(台下笑),在北京差超多的,不是觉得,天啊,骗了我400块人民币,觉得我自己很蠢。要不然就是,我居然吃得到路边的烤地瓜,这是我喜欢的北京。然后我不喜欢太奢华的北京,但是现在奢华是北京的一个大功课,所以如何让奢华变成一个城市本质的一种华丽,是可以制造华丽但是依然有强健的基础,而不至于被华丽的外表掏空。我觉得真的是北京城的功课,但这个东西要靠年轻人,真的是要靠年轻人,而不是靠中年人,中年人有很多不得已啊。(台下笑)

主持:好,让我们感谢张悬。(鼓掌)没有想到啊,张悬会到北京的门口买一个烤地瓜,我决定不当主持人,去卖烤地瓜,迎接张悬的到来。
张悬:我刚刚好开心哦,但我怕吓到工作人员,不敢表现我的雀跃(台下笑)。烤地瓜诶!(这句超大声超激动的!)
主持:有奢华的大饭店,有温暖的烤地瓜,两个词来形容北京,温暖和多彩。在这里,我也想用这两个词来形容我们的张悬,感谢你,今天让我们看到了温暖和多彩的张悬。
张悬:谢谢大家。(鼓掌)
叶子阿姨
作者叶子阿姨
168日记 14相册

全部回应 20 条

添加回应

叶子阿姨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