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伴而行

安冬霓 2015-10-11 12:25:03

我和阿弗走进露天大剧场时,稀稀落落有几个人散坐在座位上。
坐哪儿呢?我四下打望着。阿弗选了一个靠过道的位子坐下去。我挨着她坐到第二个位子。那么,那个人来赴约的话,就要挨着我坐了。
不,这个位置有点偏,坐到中间去。
我和阿弗坐到中间,两边长长的空座位等在那里。
那人来了的话,会坐哪儿呢?在我旁边,还是阿弗旁边?
抬头望望天,空中掠过一片浓云。要下雨吗?
演出还早呢。阿弗也望望天。还没吃晚饭呢,不如先去吃饭吧。
我们离开座位,走出了剧场。又一片浓云低低掠过天空。

小饭馆里热气腾腾,果然和剧场的空落很不相同啊。我们终于找到一个角落坐下来。
哗!
是雨声。下雨了。大雨。
我和阿弗一起望向窗外。
骤雨,下不长的。跑堂的说。

站在饭馆檐下,雨变细了,仍在下。去还是不去?那人会在剧场了吗?
下雨演出会取消的,跟我们去神庙吧!一辆巴士骤然停下,掌车的汉子大手一挥,阿弗想也没想上了车。我迟疑了一下,跟上去。
那人不会去剧场了吧。那会去神庙吗?在某个巴士掌车的鼓动下,也上了某一趟至神庙的车?

双峰并立的神庙已经和夜色融为一体,暗色的木檐浸润在细雨中,仿佛若有光。
阿弗虔敬地合掌、闭目,喃喃自语。
我仿佛听到燕子飞过,或者是蝙蝠吧。
那人会去剧场吗?阿弗忽然转头说。
不知道。
我们回去看看吧。
好。

夜色渐浓,巴士也稀疏了。等不到一辆去剧场的车。
我们是和那人约好了吧?约好了就应该赴约的吧?说过不见不散吗?阿弗嘟囔着。
我记不清了,好像是约好了,但时间并没有说得那么确定,也不记得是不是说过不见不散。我记不清了。也许那人答应了,也许根本没有听清楚我们的话。
那还要去剧场吗?
去吧。跑一趟有什么呢?
是啊,就是白跑一趟会失望吧。
为什么会失望呢?是因为抱着什么希望吗?
阿弗摇摇头,“好冷”。
我伸出手去,想揽住阿弗的肩膀。我的手扑了个空。如幻影般,阿弗消失了。
2015年10月11日星期日
安冬霓
作者安冬霓
85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安冬霓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