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知道的,你需要你亮过一切星星和灯

读首诗再睡觉 2015-10-10 09:10:07
Akira
Akira


▍等待黎明

这一夜
风很安静
竹节虫一样的桥栏杆
悄悄爬动着
带走了黄昏时的小灌木和
他的情人

我在等

钟声
沉入海洋的钟声
石灰岩的教堂正在岸边溶化
正在变成一片沙土
在一阵阵可怕的大暴雨后,
变得温暖而湿润

我等

我站着
身上布满了明亮的泪水
我独自站着
高举着幸福
高举着沉重得不再颤动的天空

棕灰色的圆柱顶端
安息着一片白云

最后
舞会散了
一群蝙蝠星从这里路过
她们别着黄金的胸针
她们吱吱地说:
你真傻,
灯都睡了
都把自己献给了平庸的黑暗
影子都回家了,走吧
没有谁知道你
需要
这种忠诚



你是知道的
你需要
你亮过一切星星和灯
我也知道
当一切都静静地
在困倦的失望中熄灭之后
你才会到来
才会从身后走近我
在第一声鸟叫醒来之前
走近我
摘下淡绿色长长的围巾

你是黎明

作者 / 顾城
选自 / 《顾城的诗》,人民文学出版社,1998年



这世上,等待的姿势有很多种,但归根到底却只有两种:一种是“不得不”,另一种是“我愿意”。顾城的这首《等待黎明》,显然属于第二种。

经历过的人也许都认同,等待这件事最耐人寻味的地方,正在于它遥不可知的
Akira
Akira


▍等待黎明

这一夜
风很安静
竹节虫一样的桥栏杆
悄悄爬动着
带走了黄昏时的小灌木和
他的情人

我在等

钟声
沉入海洋的钟声
石灰岩的教堂正在岸边溶化
正在变成一片沙土
在一阵阵可怕的大暴雨后,
变得温暖而湿润

我等

我站着
身上布满了明亮的泪水
我独自站着
高举着幸福
高举着沉重得不再颤动的天空

棕灰色的圆柱顶端
安息着一片白云

最后
舞会散了
一群蝙蝠星从这里路过
她们别着黄金的胸针
她们吱吱地说:
你真傻,
灯都睡了
都把自己献给了平庸的黑暗
影子都回家了,走吧
没有谁知道你
需要
这种忠诚



你是知道的
你需要
你亮过一切星星和灯
我也知道
当一切都静静地
在困倦的失望中熄灭之后
你才会到来
才会从身后走近我
在第一声鸟叫醒来之前
走近我
摘下淡绿色长长的围巾

你是黎明

作者 / 顾城
选自 / 《顾城的诗》,人民文学出版社,1998年



这世上,等待的姿势有很多种,但归根到底却只有两种:一种是“不得不”,另一种是“我愿意”。顾城的这首《等待黎明》,显然属于第二种。

经历过的人也许都认同,等待这件事最耐人寻味的地方,正在于它遥不可知的结局。种种不确定性,使得期间出现的一切沮丧、焦灼、懊恼、疑虑、忐忑甚至动摇,都变得顺理成章。

困倦是必要的提醒,失望也是。对此,诗人并非毫不知情。也正因如此,整首诗循环往复、毫不松懈的几个“等”字,才显得更为珍贵。当诗人用力积攒起更多的信心与耐心,用以延长等待的时间时,你可以说这是“盲目”,也可以称之为“信念”,但这些,终究已难以用“值得”与否来界定了。

放弃也是常有的事。有人被所谓“平庸的黑暗”收买,有人被日积月累的疲惫降服,更有人对杳无音讯的未来失去了期待。好在无论怎样的半途而废,都无法抵消等待给予的奖赏。

是啊。至少你曾享用过温柔的黄昏。至少你曾听到过沉入海洋的钟声。至少星辰和灯光曾与你为伴。至少过去的某些时刻不再轻描淡写可有可无。

至少在早已泛滥的自我感动之外,你还曾经历过另一种形式的抒情。

荐诗 / 楚歌(微信号:jie-shu)
2015/10/09
展开查看全文
读首诗再睡觉
作者读首诗再睡觉
1383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13 条

查看更多回应(13) 添加回应

读首诗再睡觉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