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此存照】诺贝尔文学奖社交网络装熟专业八级指南

藤原琉璃君 2015-10-09 11:17:32
诺贝尔文学奖社交网络装熟专业八级指南

五分钟包会,教你如何在诺贝尔奖各奖项中惟一最没有门槛、最没有距离,走卒贩夫皆可置喙的文学奖开奖前后天衣无缝地装熟,并且装出水平来。
尤其今年绝大部分人没可能说自己读过诺奖得奖作家的原文原著了,懂得技巧很重要。

~~~~~~~~~~~~~~~~~~~

开奖前:
这个时段最重要的是说出比其他人更多的人名来,但怎么说,说哪些,就很见功力了。

一级:村上春树
恭喜你,你的发言证明了你是一个认字的人,并且为本国岌岌可危的阅读率做出过卓越贡献。你涉略过外国当代文学,这很了不起,因为大部分中国人并不清楚诺贝尔奖不颁给过世的作家,你至少说出了一个活着的外国作家。

二级:阎连科、余华、京极夏彦、东野圭吾
能说出村上春树以外的外国或本国在世作家的人很了不起,因为他们居然能说出一个不是村上的作家,这证明他们真的读过几本书。
但是他们很可能对诺贝尔文学奖的常态不够了解,除了某个热爱东亚、娶了台湾太太的老头,通常那帮瑞典老头只能看瑞典文、英文、法文等少数几种语言的文本,作家的作品有没有译本很重要。(知道为什么现在这么积极推动中国作家走出去了吧?)
而且那帮老头是看不上推理小说的,所以您可以盼望您喜欢的作家去别家专业奖项捧个奖回来,没必要等东野得奖,直到白头也没可能的。
另外诺奖的得奖分布除欧洲以外,通常会轮流坐庄,东亚短时间内似乎很难再等到一位得奖作家。

三级:米兰•昆德拉、菲利普•罗斯、玛格丽特•阿特伍德
能说出这三位作家,说明读者有相当的文学体验,知道他们都是全世界范围内知名且得到肯定的作家,不过这三位作家都有一些劣势。
昆德拉定居法国用法语写作,这种立场不受瑞典老头帮的待见,想想得奖的哈罗德•品特、多丽丝•莱辛、赫塔•米勒等人,如果真要选择一个捷克人,他们会更愿意让伊凡•克里玛得奖。
美国文学则是一向不受北欧人待见,虽然罗斯活着入选美国文库,且年事已高,但加拿大人爱丽丝•门罗刚得过奖啊,风水没那么快轮回北美来,美国犹太人这一组已经有索尔•贝娄代表过了,你没看见阿兰•罗伯-格里耶的下场?
同样身为加拿大人和女性的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得奖概率低还有一项理由,诺奖委员会不大待见顺风顺水的作家,身为加拿大文学女王的阿特伍德是不是该考虑笔涩一点,少写一点呢?

四级:托马斯•品钦
兄弟,你品味是高,但是故意说一个十有八九会拒绝领奖的作家是不是有点那个什么……
还有我刚说过瑞典老头不待见美国文学啊。

五级:斯韦特兰娜•阿列克西耶维奇
说实话我挺佩服你的,你应该是这几年都很关注博彩公司开出的赔率榜单,所以通过某些敏锐的出版商的重新引进读到了这位白俄罗斯女记者关于阿富汗战争和切尔诺贝利的非虚构作品,可是没人告诉你博彩公司并不是瑞典老头肚子里的蛔虫么?名单是不会泄露给博彩业者的,那种赔率看着似乎是大热门,其实完全可能是博彩公司骗你投注的幌子。

六级:萨尔曼•拉什迪、A.S.拜厄特、彼得•汉德克、塞斯•诺特博姆、伊斯梅尔•卡达莱、纳道什•彼得
很好,终于有少数族裔、女性、小语种作家的名号了,但是大部分是小说家,这几年诺奖会不会继续颁给小说家还真不好说,诗人和戏剧家估计也该轮到了,但是政治不正确或者比较烫手的人应该是没戏,拉什迪虽然不被追杀了,可颁给他保不齐出什么乱子。汉德克戏剧成就高,可他在前南斯拉夫内战中站队不好,很容易被诟病。

七级:阿摩司•奥兹、阿多尼斯、本•奥克瑞、恩古吉•瓦•提安哥、努鲁丁•法拉赫
中东和非洲确实是大有潜力可挖的,而且有些作家、有些重要作品还没有中文译本,能注意到真是相当不容易。
不过凡事总有但是,有相当多能达到此级别的人士其实压根没读过那些书,全靠天生的信息收集整理能力,就能编出《十位期待引进的外国作家》《十位期待获诺奖的外国作家》《十位不可不读的40岁以下作家》《十位最值得期待的小语种大作家》……并以此确立江湖地位,行走江湖数十载,年经贴形式准时出来以瑞典文学院秘书口吻普及常识。

八级:觉得诺贝尔奖压根不重要的,可参考,不用迷信
我非常欣赏你的态度,中国需要多几个你这样的人,诺贝尔奖毕竟是人评的,一百年来漏掉的大作家两只手数不过来,得奖之后早被遗忘的也两只手数不过来,给谁不给谁自有公论,时间也会说明许多问题。没人会觉得托尔斯泰和普鲁斯特不是伟大的作家。就算靠诺奖而有了一时的译介阅读热潮,可潮有来时自有退时,去年跟你装熟的人今天在哪里?

~~~~~~~~~~~~~~~~~~~

开奖后:
这个时段最重要的是忘掉之前说过的那些今年没中的人,化身为最熟悉但不一定最爱获奖者的标准读者。保持仪态,保持镇静最为重要,但展现激动的小破绽必不可少。

一级:“诺贝尔奖又来了?去年的还没读完呢。我来晒个去年的吧”,过五分钟,“呃,搞错了,莫言是大前年的了。”
也算好歹是有在关注诺贝尔瓷砖,不,文学奖的了,千万不要搞错年份,跟红酒一样,年份很重要。

二级:第一瞬间在微博微信朋友圈等各种社交网络上祝贺该作家,并说出至少一本代表作,声称自己读过。
第一瞬间表明他们开奖前的网页就定格在诺奖官网上了,而且务求第一时间昭告天下,所以没空配图。
比较尴尬的是2013年,那一年许多人的“读过”撞车了,因为中国大陆只引进过一部爱丽丝•门罗的作品——《逃离》,所以大部分人都只能重复开发里面的某篇来做译文的文本细读或发感慨。

三级:第一时间在微博微信朋友圈等各种社交网络上默默晒出照片一张,图为该作家的原文或英语等大语种译本,构图为封面一角,黑白为佳。
第一瞬间后有第一时间,持续时间从开奖后的晚上到第二天上午不等,视po主的年龄层、所在城市、从事行业而定。
这类人并不见得是作家的知心人,在该作家有中文译本的情况下,更有可能是某些热衷收藏人人文库、企鹅当代经典的书皮派藏书家,此类人群网名或ID起名时格外注意文化底蕴。

四级:第一时间在微博微信朋友圈等各种社交网络上默默晒出照片若干,撑满九张为最佳,图为该作家尽可能全的中文译本(或该译本所在的丛书),书品相自然旧,非馆书,手略抖并为渣像素抱歉,好显得恰到好处的激动兴奋。
这种情况在法语、拉美作家得奖的年份尤其多,晒书者身份大多是某些报刊的编辑或三流文人。所晒图书书脊清一色安徽、云南、译林,偶尔有花城等杂社。(很奇怪,自诩翻译文学重镇的上海译文往往缺席。)2008和2014两个年头是此类现象的大年。
如果不是第一时间晒出,那此人很可能第一时间在孔网下单,店主手更快的话,请大家务必为含泪收书的po主点赞。

五级:第一时间在微博上表示对获奖者的赞赏,并@某些出版社的官微或某些编辑的微博,“期待出版”,然后直接微信对方(账户打理人或营销编辑)本人的此条微博。
这些人通常是跑文化线的记者或新媒体编辑,对出版动态相对了解,意思是老子替你们打广告了,有资料速发我供我发稿。还有,新书出版记得寄给我,我非常想“要”。

六级:第一时间在微博或朋友圈表示“朕知道了,尔等心中辫子太长、见识太短,AAA(获奖者)或《xxxx》(获奖者作品)虽然如何如何,但是同类型的更好作家有BBB,那才叫好,诺奖这么一颁完全是劣币驱逐良币,BBB是没机会了。”语言需呈现被编辑削删后的卡佛风,并凸显打抱不平的正义感。
此类读者属于国家一级抬杠运动员,通常这种发言转发数极高,非特级运动员不敢回复,只能转发并点赞。
如果是二级运动员发布的,往往会出现“后现代—博尔赫斯”、“新寓言派——莫迪亚诺”等只在中文语境下大行其道的对应,特级与一级运动员会及时出现并痛殴之,以维护段位和职业尊严。

七级:第一时间在微博上@出版社的策划编辑或责任编辑,更高明些的@译者,提出实际上不需要回答的问题或表示关切询问进度,并对他们参与的获奖者已出版或即将出版作品表示祝贺和期待。在实际中,也会有某些编辑或译者自己发布微博或朋友圈恭喜自己的作者(即获奖者)。
此类读者自诩或实际确实是圈内人士,作为猪圈里寥寥几只彼此脸熟的猪之一,必要的礼节是及时公开赞赏这白菜被对方拱了,无论出自真心还是社交需要。然后可能发生的续集是一两年后在跟其他业界人士或业外人士用“你也知道的”口吻提及下某年诺奖作者的书做得或卖得一塌糊涂,完全衬不上作家身份、特色,或盲目加印导致退货严重云云……

八级:第一时间在微博或朋友圈晒出与作者的合影或作品签名本。
作为国际级大师最密切的朋友、学生和读者怎能没有合影和签名?!这不科学。
合影通常由身处异乡的人士或是曾经出国进行文化交流的作家等人士晒出,作家熬到诺奖的年纪大多数不在学院任教,极少有办公室,不大出现理工科晒办公室门上名牌的现象。
中国大陆一般不请还没有诺奖加身的作家,极少数漏网之鱼来的时候无人问津,而在非专业领域曝得大名后再来则是里三层外三层,就算是奄奄一息靠轮椅撑满全程,助手或夫人代言也是极好的,尚能签字即可。
但可惜的是,某些大师死得太早或一直评不上,以致于古书店重金请回来的签名本一直无用武之处,让许多藏书家引为恨事。

~~~~~~~~~~~~~~~~~~~

今年的特色:
许多人被书商买来卖去的书号、改来改去的书名弄晕了,所以仿佛作者出过五六本书,要恭喜好几家出版商。
(此前在中国大陆其实只出版过阿列克谢耶维奇三部著作:《战争中没有女性》、《锌皮娃娃兵》和《切尔诺贝利的祷告》。
1985年昆仑出版社出版的《战争中没有女性》,作者译名为阿列克茜叶维契,磨铁旗下的铁葫芦宣布本月即将在九州出版社重版,改名为《我是女兵,也是女人》。
1999年昆仑出版社出版的《锌皮娃娃兵》,包含《锌皮娃娃兵》和《切尔诺贝利的祈祷》(《来自切尔诺贝利的声音》是该书英译名的中文翻译),作者译名为阿列克西耶维奇。《锌皮娃娃兵》单行本由铁葫芦于2014年在九州出版社推出。
《切尔诺贝利的祈祷》,单行出版有两次,都是磨铁做的,2012年凤凰出版社《切尔诺贝利的回忆:核灾难口述史》,主打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后核灾难的牌。
2014年改为旗下子品牌铁葫芦在花城出版社另用台湾译本(台版名为《车诺比的悲鸣》)重版,译名改为《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
即将首次推出的有两本:《最后的见证者》,铁葫芦改名为《我还是想你,妈妈》,本月内由九州出版社出版;《二手时间》,她的最新作品,中信宣布会尽快出版。)

还有些则被非虚构震惊了,只能翻来覆去念叨丘吉尔的梗,当年诺贝尔奖还给过柏格森和蒙森呢。
东欧非虚构写作还是有许多好手的,跟地缘政治的结合也很强,像过世了的雷蒙德·卡普钦斯基,还有中生代的沃伊切赫·古瑞茨基。
藤原琉璃君
作者藤原琉璃君
145日记 7相册

全部回应 10 条

查看更多回应(10) 添加回应

藤原琉璃君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