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颦轩呓梦(29):辛苦最怜天上月,一夕成环,夕夕都成玦

江有汜 2015-09-28 21:18:14
近期变故太大,心力尽瘁,根本无心上传书影。只是在广播之中略述了最近又买了哪些书,又看了哪些书,以及与买书有关的种种故事云云。这两个月内,一直在跟深圳一家线下P2P公司合作,它们是一家集餐饮、商务、休闲、酒吧、书籍以及艺术展览为主的会所,我也开始有模有样的学着做生意,因为是第一单生意,也不是以挣钱为目的,主要的发展则是为了拓展更多人脉,同时学习人家的一些商务礼仪,以便从中学到更多。算下来,第一单生意的结款还没有拿到,但是赚的钱基本上也交给了这段时间所买的书了,不过好在这些书本身的意义,因此于我也就别有了一番意义。近期最大的变故则是与相恋两年的女友劳燕分飞,总结了这次恋爱的过失,我一定是占主要原因的,一则异地恋确实辛苦,二则因为在不断自我学习完善中,这几个月都没有照顾好她,也让我心怀愧疚。虽然分开了,但是毕竟放不下这段感情,偶尔打开她的一些社交账号,看看她的近况对我来说也是一件幸福的事,只可惜近期她的社交账号关的关,注销的注销,或许她想重新开始,忘掉这段回忆吧。我只能微笑着向她道别,希望她以后的日子过得幸福,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心满意足。这些天买书的节奏已经放下来了,因为要开始考虑未来的事情,来深圳这一两年,自己也挣了不少钱,但是绝对不想向父母伸手,这是我的原则,也是我的底线。

那就从最近的一单书开始吧,这两套书是在布衣书局胡同处下单的,分别是纳兰性德的《纳兰词》与顾贞观的《弹指词》,恰逢其做活动,买两套书送装裱的《纳兰词》首页或者《弹指词》首页,另外装裱作品又可独立售卖,于是也就一网打尽将之全部收入囊中。收到之日正好是昨天中秋之时,想起了纳兰词里的那首《蝶恋花》:“辛苦最怜天上月,一夕成环,夕夕都成玦”,想来,人世间所有的悲欢离合自有定数,诚如东坡所言:“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在中秋节收到这些,也是对中秋的一个交待了。这个被誉为“满清第一词人”的贵公子痴情不改,始终怀念着他的亡妻卢氏。而顾贞观与吴季子的深情厚谊也从那首《金缕曲》中体现得淋漓尽致了。男纳兰,女太清,迦陵水云弹指词。人生倘若能得一伴侣如纳兰,得一知己如梁汾,纵然其间如鱼“饮水”,“弹指”挥间,亦可无憾。听闻胡同兄说,《纳兰词》打开会有一阵馨香,是因为在墨中加了东西,果然,打开《纳兰词》就能闻到其间的异香,很是好闻。而《弹指词》则没有。至于装裱的“词”,虽然有些许瑕疵,但是根本就无关大碍,看上去仍然非常典雅。












二十四日,看见孔夫子旧书网上正在预定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与孔夫子旧书网合作出版的《竹久梦二画集》,因那天实在太忙,脱不开身,到了下午四点半时仍然对这套做工精美的竹久梦二念念不忘,于是烦请布衣书友“丁丁在上海”代为下了一单,也于昨日下午中秋聚餐后送到。打开这本书,虽然说与日本原版的竹久梦二实在无可比性,但是内封所用亚麻布加上全彩印刷的效果,或可比国内其他出版社的竹久梦二画集要好,全书共分四卷,春夏秋冬一一囊尽,书前有丰子恺的文章,引以为序,而竹久梦二的画,让我想起了王维诗。东坡评价王维的诗时说:“品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我想搬过来形容梦二的画也是可以的。






《近三百年人物年谱知见录》,来新夏著。我收到的是二印本,整本书的颜色与色差都与一印不同,作为著名的版本目录学家,其本身师从余嘉锡。这本书收录了近三百年来人物年谱,对于有所著录的年谱都收于其中,且其中多有对于他本的引用,比如我家中另收有江庆柏所编的《清代生卒人物年表》,在该书中不止一次提到。在列述年谱行迹时,同时也略述谱主的生平事略。随意翻阅中,就看到许多熟悉的人物,作为中华书局的创始人陆费逵,也能在其中窥见其人其事,本身我感兴趣的就是他的姓氏,作为联姻姓氏,它与一般的复姓也有所区别。当然,翻到陈寅恪,却只见到蒋天枢的《陈寅恪先生编年事辑》,不见卞僧慧的《陈寅恪先生年谱长编》,施蛰存年谱也不见上海古籍出版社沈建中先生的《施蛰存先生编年事录》,想必其后人会对此书有所增补,毕竟此书成书较早,在文革时被毁,于八十年代又得以重新撰稿刊出,首稿写就费时十年,却因一时而毁掉大半,而来老竟未放弃,重新写就,其间毅力,让晚辈实在钦佩。










《1980年代的爱情》上映之后,我曾独自一人去看了首映,后来写下一篇《一生一代一双人》的影评,发在了朋友圈内,不料被本地的一位电视台的朋友看到,转发后被野夫老师看到,而后因为这篇影评与野夫老师相谈甚欢,遂重新购置一册以念,这本书已经买了不下5本,有2本是在现场请野夫老师签名,当然看完之后仍然有所感触,而这感触都写在了那篇影评之中,不再赘言。


在布衣书局拍到了买书有史以来最贵的一本书,这本书听胡同说是一位朋友的旧藏。是书《蚁术词选》,元代邵亨贞词,光绪年间四印斋刻本,晚清四大家中,王鹏运刻词尤著,上海古籍曾影印出版有其《四印斋所刻词》,但是影印效果也是差强人意,开本又十分笨重。是书卷一处钤印有“北山楼文房”,可知这本书曾是施蛰存先生的书房旧藏。作为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施蛰存晚年寓所“北山楼”正在此,其一生共有“蘋华室”、“红禅室”、“无相庵”、“北山楼”四个室名。书名“蚁术”,因为前年购置且阅读了清王鸣盛的读书笔记《蚁术编》,因此私以为该书应该也取自《礼记·学记》:“娥子时术之”,蚁术,比喻勤学,也比喻积小为大,积跬步行千里者。《蚁术词》,应是作者邵亨贞以大家词为榜样,自谦其不如名家词,以此命己词,有自谦之义。不过翻遍全书,拟前人词作而作的词亦不在少数。










买了一套新修订版的《新五代史》,看了下新修名单,陈尚君在复旦算是很出名,听说他也在整理《全五代诗》,还是坐等吧。毕竟周勋初主编的那版交给了陕西人民出版社,而且定价太吓人,实在不敢买了。看到黄巢,本能的想到了那首诗:“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新修版只出了《史记》《新五代史》《旧五代史》,基本上都已经买下了。接下来就是坐等其他正史陆续出版了。










“中国古典文学丛书”有出就买,以前只对平装本感兴趣,现如今则是平装精装一网打尽。这套书也是陪我走了10年了,从很小的时候开始买,这套书则始终没有断过,这次所买的是《欧阳修词校注》,平装精装印刷都很清晰,看上去也是十分合人胃口。







在布衣书局胡同处拍得两套八十年代的“好书”,一套是叶恭绰所编《全清词钞》,另外一套则是厉鹗所编《宋诗纪事》,前者一直再未有出版,对于我这种九零后而言,八十年代的许多好书真是让我口水直流,后者虽然出版过,但是硬纸板精装四册看上去显然没有八十年代的版本结实。拍后与胡同兄闲聊,得知这两套书都是一位九十多岁老学者的旧藏,学者故去,自此散出。细细想来,诚如庄子所言,“吾生而有涯而知也无涯”,一套三十多年的故书今入我手中,定将惜心对待。清藏书家黄丕烈佞宋,所藏宋版书百部,为一部宋版书不惜抛置千金,这样的魄力于今怕也只有韦力有这气魄。拿到这套书后,仍不禁唏嘘,虽说书与人俱老,但人走了书仍然逃不过流出的命运,轻翻这套书,我仿佛感受到了这位老教授的惜书之心。这种惜书的心怕也只有爱书人才会懂。










故宫出版社去年出版了一套非常精美的书,印数200套。定价6600元。该书便是《钦定天禄琳琅书目》,共4函20册,这套书的特点就是无论函套还是书内封均是织锦,十分漂亮。因为收了尚书吧定制版的《装潢志》,因此这本书也在所收范围之内了。









重新买了一套《柳如是别传》,在书店重新见到这套书的时候,备感亲切,离初次读它已过去五年,陈师的学术思想已根植我心。独立思想,自由精神。晚年陈老写下这部巨著,被诸多人以为是暗含有政治隐喻。本身我是喜欢柳如是的,对于钱柳姻缘也是颇为感兴趣。钱牧斋在南明危机四伏时选择苟且偷生,与古代士大夫舍身取义的价值观正好背道而驰。柳如是却是刚烈而有气节,几次欲投河。看到这本书就想到陈师为唐晓莹贺寿的那首诗,“平生所学供埋骨,晚岁为诗欠砍头”。我一直觉得陈师与苏轼有共通点,苏因“乌台诗案”下狱,却是因为舒亶、李定等人。陈师后半生不愿意问及政治,却依然逃不过政治。人生如梦,我们也是那梦中之人。




《场景革命》是老板推荐的关于场景重构的O2O,丁福保所辑的《清诗话》,也算是对清代诗歌批评史脉络的一个寻迹。王水照和孔凡礼是大陆我最为敬重的两个苏轼研究领域的学者,前者本次所辑《宋人所撰<三苏年谱>汇编》,后者本身撰有《苏轼年谱》,都是学林泰斗,其余三种也一并购之。《南唐二主词》今人所注者尤多,其中《校订》者王仲闻闻名词林,与这本《李璟李煜词校注》的作者詹安泰一样,都是民国以来词林的重要人物。最后这本《两个人》是因为她而买的,一次性买了六本,我虽然嘴上从不说,但是她喜欢的东西多是记在心里,如今散了,还是要祝福她。请人做了个闲章,“眉颦黛残”,取回文互义。










《得书记》《失书记》是当代著名藏书家韦力先生的作品,收到书后,写了一个短跋于前。两书各钤印有韦力一闲章,“自笑好书如好色,此欢能有几人知”。看拍卖场之中的得书趣闻,看错失好书的扼腕之叹。读得进度也是慢了下来,刚把《得书记》读完,才开始翻《失书记》。









京东81购得中国书店木板刷印本《柳河东咏柳州山水文》,是书一函一册,封面也是绫绢,可惜价格确实让人出乎意料。如果不是活动,也确实是不敢入手。










《词学季刊》,龙榆生主编的民国期刊合订本,国图影印,封面题字是晚清词学大家叶恭绰。其祖父叶衍兰亦名震一时,上海古籍出版社近日出版有《叶衍兰集》,上海书店出版社则出版有《清代学者象传》,该书前钤印有“龙沐勋印”,收录了近现代诸多词家的词学著作,唐圭璋、夏承焘、卢前、詹安泰、吴梅、况周颐等诸多词学名家著作均收录其中。而近代女词人吕碧城的词在此中也有收录。龙师的书,最早接触的是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忍寒诗词歌词集》,想必不久《龙榆生全集》也将出版惠及学林了吧。听浙江古籍出版社编辑说,年底《夏承焘日记》也在出版中,静候此书。







八月份在尚书吧入手一套定制版的《装潢志》,其装帧也是使用织锦,内页采用的则是净皮罗纹纸,新近雕版里算数一数二了。






江有汜
作者江有汜
134日记 10相册

全部回应 52 条

添加回应

江有汜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