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馔小札丨那一块风花雪月的饼

鱷魚飛行曹亞瑟 2015-09-25 14:01:03

生活的乐趣,在于享受那些美好而无用的事情。

比如享用点心。

周作人先生说:“我们于日用必需的东西以外,必须还有一点无用的游戏与享乐,生活才觉得有意思。我们看夕阳,看秋河,看花,听雨,闻香,喝不求解渴的酒,吃不求饱的点心,都是生活上必要的——虽然是无用的装点,而且是愈精炼愈好。”但是,周先生最终遗憾地告诉我们,“我在北京彷徨了十年,终未曾吃到好的点心”。

于是,我想到,有一块饼,我们虽年年吃它,它也在花样翻新,但我们就是没有吃出它的好来。

那不过平素再普通不过的一块饼:外面裹以面皮、压花,内瓤或夹杂以豆沙、枣泥、桃仁、杏脯、青梅、葡萄干,或裹以蛋黄、叉烧、云腿乃至海鲜,再或者出新一些,杂以鲜花或冰淇淋;然后用烤箱烤制,酥皮、脆皮乃至冰皮,如斯而已。

你吃,或者不吃,它都在那里,等你。

你这时候不吃,也要装吃,那是在中秋节。

我们之所以不太爱吃它,是因为它已经不是普通的饼,而是一块充溢着文化的饼。那寻常时节用来点饥的糕点,竟被赋予了如此沉甸甸的内涵,沉得载不动许多愁,圆得那团圆之意不可有丝毫或缺。



此刻,云淡风清,月色正好,“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你高翘兰花指,拿起一块月饼,为了这份仪式感,即使没有吃兴,也要装模作样吃上一口。

我们仰望头顶的浩瀚星空,咬一口;想着心中的道德律令,嚼一下。就是品不出味道。

送月饼的,其意已不在饼,而在里面的高档茶叶、时尚茶具,或洋酒、咖啡,甚或金项链、瑞士表。月饼,变成了由头。

原本那么风花雪月的一块饼,竟变得如此世俗、如此势力。

遥想畴昔,我们的糕点就是糕点,软糯而类多,而不是打着糕点旗号的东西。周作人先生曾把糕点分为五类:一是糖属,甲类有松仁酥、核桃缠,乙类牛皮糖、麻片糕、寸金糖、酥糖等;二是糕属,甲类有松子糕、枣泥糕、蜜仁糕,乙类有炒米糕、百子糕、玉露霜,丙类为玉带糕、云片糕等;三是饼属,甲类有各类月饼,限于秋季,乙类红绫饼、梁湖月饼等,则通年有之;四是糕干类,有香糕、琴糕、鸡骨头糕等;五是鸡蛋制品类,有蛋糕、蛋卷、蛋饼等。

如此丰富的“嘉湖细点”,让人望之而垂涎欲滴。喜悦时,吃一块糕点;失恋时,吃一块糕点;闲暇时,吃一块糕点;忙碌之余,吃一块糕点。如此,人生真的意趣满满。

“此生此夜不长好,明月明年何处看”,在银汉玉盘的照耀下,我们岂不是应该吃得更惬意?

2015-9-23,中秋前夕
鱷魚飛行曹亞瑟
作者鱷魚飛行曹亞瑟
297日记 18相册

全部回应 7 条

查看更多回应(7) 添加回应

鱷魚飛行曹亞瑟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